首页 > 专栏

【专栏】对消费信贷的几点质疑

雷帅快与慢 · 零壹财经 2022-08-18 14:26:59 阅读:22993

关键词:复利价值小额信贷次贷消费信贷现金贷

作者:雷帅快与慢      来源:零壹作者专栏 我虽然在做大数据风控,但我从来不盲信它,甚至常常心存质疑。对风控技术,也对消金业务。 今天我们不从数据科学的角度看风控,我们从社会科学的角度来看风控。 社会科学的百科词条说的是用科学的方法,研究人类社会种种现象的各学科...

作者:雷帅快与慢      来源:零壹作者专栏


我虽然在做大数据风控,但我从来不盲信它,甚至常常心存质疑。对风控技术,也对消金业务。

今天我们不从数据科学的角度看风控,我们从社会科学的角度来看风控。

社会科学的百科词条说的是用科学的方法,研究人类社会种种现象的各学科总体或其中任一学科。那就是说,它是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世界以及这个世界运转背后机制的科学。用人话说,社会科学就是来回答why的。

基本共识还是要达成先,信贷肯定是有价值的。人们为了达到整个生命周期内消费的最佳配置,实现一生消费效用最大化,会在收入较低的年轻时期将收入的很大一部分用于消费,不足时需要贷款,到中年时期还掉年轻时的负债,还要把一部分收入储蓄起来用于养老。

存疑的是消费信贷应该为谁而做?怎么做?有什么问题?

最近在看《理想国》,我有时候很分不清楚他们是在思辨,还是在歪理。这篇文章,我会陈述一些观点,它可能是有效的,也可能是无效的,至少是有些问题的。我解释不清这些逻辑关系,但何必解释清呢,大家都比我聪明,会自己想明白的。

所以,大家阅读过程中,可能会很懵逼和质疑,这是对的。声明到此为止。

01  消费信贷为谁而做?

这个答案很明确,消费信贷就是为穷人做的。不然谈什么普惠。你可以做的不普惠,但不能说做的不是普惠。

有钱人都是复利价值的一把好手,他们不会用消费信贷,因为利率太高了。

《贫穷的本质》中说,从市中心前往较为贫穷的乡村地区,都会发现那些未建成的房屋。如果穷人仍然一砖一瓦地节省,那么原因一定是,他们没有省钱的更好方式。

由于自我控制很难,减少自己将来受到诱惑的可能性就很明智。所以,穷人借钱不能用于消费,必须用于生产。谁说消费信贷一定是得用于消费?买辆摩托车开摩的不行吗?

如果小额借贷是用来生产,那延长还款周期就会使得人们做更大更冒险的生意,意味着他们将来或许能赚到更多钱。然而,延长还款周期,客户满意度是出现了明显的上升,但逾期率却比原来变高了。

小额信贷精神与真正的企业家精神之间显然并不是一致的,放贷家不是企业家。企业家精神常常意味着冒险,而且无疑还有偶尔的亏损,但是放贷不行,逾期上涨就免谈。

消费信贷服务于穷人,却让他们去生产,但借款周期不能太长,导致无法进行有效生产。那就只能用来消费,但穷人应该做的是尽可能方便地省钱。

难道,消费信贷也许并不应该存在?

02 穷人比富人更讲信用?

乡村银行的贷款偿还率高达99.02%,小额贷款之父尤努斯曾深有感触地说:穷人是讲信用的!

奥秘在于:一个人如果很穷,又不被别人信任,那他就真的无法生存下去了;反过来,对一个富人来说,则无论他怎样声名狼藉,毫无信用,只要他仍然有钱,他就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所以,从动机来讲,穷人比富人应该更讲信用。你说不能光看动机,动机还不重要吗?

当然了,你也可以说,因为富人有财产,要承担风险,所以只能更讲信用,反之穷人没有信用。
我相信动机,不相信有罪假说。

至于为什么更讲信用的人总是被支配,马克思早就证明过了:那是因为穷人不出卖劳动力就无法生存。

03 那风控看收入是不是错了?

根据以上逻辑,风控看收入就很不对了,都是穷人哪有什么收入。统计局数据显示,交税的用户也就占总人口的一成,不服务这些人没影响吧。

但现实是,每家做信贷的,风控都要用收入,除非他们拿不到。

可能真正的问题是,现在在做的主流信贷,是不是做对了?

真正需求这笔钱的人可能根本就不是主流信贷覆盖的人群,信贷做的都是本不需要这笔钱的人。

对这些来说,看消费能力是合适的。

日本新世相里有一类典型的人,就是存在业绩指标压力的公司员工,他们为了完成KPI,常常会自己掏钱做业绩。尤其是那些有升职机会的人,他们更是会以负债冲好业绩,结果走向灭亡。

这些人为什么能获得贷款?这些人就不应该获得贷款。

消费信贷的主流人群不会是这类人吧?

我想到了几个词:飞蛾扑火、虎口拔牙、饮鸩止渴、自寻死路。

04 这就是次贷。

现金贷用户都是低信用的用户,用途很多都流向了黄赌毒,以及借新还旧。这些用户,很多都会逾期、赖账,甚至本身就是骗贷。谁来为他们买单?比他们更为优质的用户,用高额的利息,为这群老赖买单。这个暴利游戏中,吃亏永远是“老实人”。

可以说,消费信贷就如同一朵双生花,一边让一帮人(平台)瞬间暴富;另一边,却让一些人(消费者)陷入深渊。

好的时期,这个“美好”的故事可以持续。

但人们还款是因为别人都在还款,而一旦人们都停止还款,便很难再重新开始。这一点,现在正热的强制停贷潮是最好最新鲜的证据。

次贷的概念就不是看理想情况,也不是看正常时期,而是应该看压力测试,看恶劣情况下有多糟糕。除了头部少数几家,消费信贷,尤其是小贷,它就是次贷。经济一遇冷,疫情一冲击,就会覆水难收。

消费信贷当然不是天然是一个坏东西,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是一种有效的工具,但是这有一个条件,你不把这个工具作为巨型武器去使用。当它发展太快太猛的时候,当次贷发展太快太猛的时候,会有人在担心吗?

05  扶贫还是逐利?

逐利容易扶贫难,信贷领域也如此。所以信贷不扶贫,只逐利。

几年前,网上流出了王健林到贵州丹寨县扶贫时的一段视频,徐刘蔚县长要求万达在丹寨的企业利润一份都不要带走,全部留下,声称由当地政府将资金按“普惠性原则”分给贫困户。

然后,王健林毫不客气地说,如果要搞利润,还不如每年固定给你五个亿,你自己去分得了,五个亿很简单,节约点成本就出来了,何必要脱了裤子放屁,累得吭哧吭哧地投资建厂。

王健林的想法是,在丹寨投资建企业进行扶贫,这样能做到长久。同样的,穷人要致富光有贷款是不够的,他们还需要经营思路上的帮扶。

这种对企业家的严格的道德要求,非常不符合资本逐利的本性,几乎所有放贷家直接无视。但,万幸,并不是所有。

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的官网上,能够看到很多受到帮助的人,有需要钱置办摄影设备的爱好者,有资金周转困难的葡萄园果农,有手机摔坏了要换但手头一时紧张的聋哑夫妇,有需要给孩子买奶粉但资金短缺的焊接工人。

我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被帮助,让信用成为梦想的助推力量,或许就是这个行业的终极奥义吧。

06

以上,就是几点乱七八糟的质疑和思考。

知行合一,这四个字可以作为永远的座右铭,所以我们还得再说一下怎么办。

北京大学周其仁教授说过,他认为一个持久得到别人信任的人,收入就越高。有比知识、技能更加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信任。他们的团队在研究了农民工的收入以后发现,收入最高的人,往往并不是体力最好、技能最好的时候,而是最受信任的人。

所以,成为一个受人信任的人,非常重要。至于消费信贷,你不应该成为它的用户。

我信奉一种思维方式,那就是和平台的期望反着来,因为平台希望你做的是对平台有利的,很少对你也有利。金融平台希望你是它的生息资产,故,不要成为它的生息资产。
 
 
为了进一步了解信创产业链、市场格局、发展进程和优秀案例,零壹智库持续推出针对信创的系列内容。借由此系列,我们将逐一盘点信创细分产业及服务领域,描绘信创行业的全景,提升行业及公司的市场认知度。目前,零壹智库正在梳理信创参与方名单并将形成研究报告,欢迎各企业与我们沟通交流,提交案例(点击“信创案例”填写问卷)。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零壹信创研究团队(邮箱:lixin@01caijing.com)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陆家嘴》交流会第6期(共8篇)

2022第一届中国数字科技投融资峰会(共44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23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