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12家城商行将成历史!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步伐加速

董云峰 · 零壹财经 2021-01-29 13:56:10 阅读:43314

关键词:中小银行大连银行盛京银行辽宁城商行改革辽宁银行

1月28日,央行网站头条刊登了一条消息:辽宁省将有效推进省内城市商业银行整体改革。 这篇转自辽宁省人民政府网站的新闻稿称,辽宁省将通过申请新设,组建一家省级城市商业银行,合并省内12家相关城市商业银行。 参照过往的省级城商行组建经验,不出意外的话,这家银行将被命名为辽...

1月28日,央行网站头条刊登了一条消息:辽宁省将有效推进省内城市商业银行整体改革。

这篇转自辽宁省人民政府网站的新闻稿称,辽宁省将通过申请新设,组建一家省级城市商业银行,合并省内12家相关城市商业银行。

参照过往的省级城商行组建经验,不出意外的话,这家银行将被命名为辽宁银行。

相比去年末成立的四川银行,以及正在筹建的山西银行,辽宁银行的组建,有着颇多耐人寻味之处。

上央行网站头条就是极其特别的。

01 不同寻常的重组

新闻稿不过两段,信息量却很大,其中第二段提到:

1月25日,辽宁省委、省政府向国务院金融委汇报了城市商业银行整体改革的总体思路。下一步,辽宁省人民政府将牵头整体改革工作,引进辽宁省金控集团等、全国大型优质企业以及中国存款保险基金管理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

一是事情到了国务院金融委的层面。从公开资料来看,在四川银行与山西银行的组建过程中,并未涉及到金融委。

可以理解为,相关的风险隐患比较突出,处置压力较大,辽宁方面主动向中央寻求支持,或者回应中央关切——监管部门早就关注到了。

二是存款保险基金管理公司将作为辽宁银行的战略投资者,这是四川银行与山西银行的组建过程中没有出现过的。

存款保险基金管理公司成立于2019年5月,是央行旗下的专业处置机构,在包商银行的接管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是新成立的蒙商银行主要股东之一,并出资参与了锦州银行的风险处置。

这或许意味着,即将组建的辽宁银行,面临较大的资金缺口,需要中央支持。

与四川省相比,辽宁省的经济与财政实力相对偏弱,何况四川仅仅需要解决攀枝花与凉山州两家城商行的历史问题。

至于山西省,涉及重组的城商行只有5家,而且单个银行的规模不大,历史包袱同样较辽宁要轻。

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想让地方政府一口气献出12张城商行牌照,又谈何容易呢。

央地博弈向来是波谲云诡的。

02 都不是省油的灯

辽宁的城商行从来不缺故事。

目前,辽宁省内共有15家城商行,分别为锦州银行、盛京银行大连银行辽阳银行营口银行葫芦岛银行营口沿海银行阜新银行抚顺银行丹东银行朝阳银行鞍山银行盘锦银行铁岭银行本溪银行

其中,盛京银行、锦州银行均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大连银行已经被纳入央企东方资产旗下,三家银行体量都不小。

盛京银行前身是沈阳市商业银行,是东北最大的城商行,资产规模超过万亿;目前恒大集团是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超过36%,该行现任董事长邱火发之前是恒大常务副总裁。

锦州银行,曾经的城商行明星,尔后沦为问题金融机构。过去两年,这家银行引进工商银行、中国信达、中国长城三家央企入股,此后央行又通过成方汇达与存款保险管理基金公司继续注资。目前该行资产规模超过8000亿元。

大连银行也不一般。2015年,东方资产通过“增资入股+承接百亿风险资产”的方式重组大连银行,此后进一步取得控股权。尽管如此,这家银行的经营状况依然欠佳,截至2020年9月末,其不良贷款率为3.78%。

所以基本可以确定的是,被合并的将是其他12家银行,它们加起来资产规模超过万亿,将超过盛京银行成为东北第一大城商行。

遗憾的是,这12家城商行,大多不是省油的灯,经营状况一言难尽。

鞍山银行的不良率在2018年一度达到13.25%,拨备覆盖率仅为44.54%,资本充足率更是低至5.58%。

丹东银行在2018年、2019年的最大单家客户贷款集中度分别为66.00%、62.45%,远高于10%的监管红线。

营口沿海银行在2019年11月一度出现流动性风波,导致大量群众到该行提取现金。

从去年中期业绩来看,辽阳银行、葫芦岛银行和鞍山银行的净利润同比跌幅高达88.21%、86.22%和70.45%。

03 大洗牌及其代价

在辽宁银行诞生之后,这12家城商行将成为历史。

近年来,中小银行的合并重组步伐在加速。2020年,陕西榆林的两家农商行合并组建榆林农商银行,江苏徐州的3家农商行合并组建徐州农商银行,还有四川绵阳2家农信社与1家农商行合并组建绵阳农商银行。

此外,去年末,重庆万州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吸收合并重庆万州滨江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宁海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则吸收合并宁波宁海西店中银富登村镇银行

据银保监会公布,截至2019年12月末,我国共有银行业金融机构法人4607家,其中包括国有大型商业银行6家、股份制商业银行12家、民营银行18家、城市商业银行134家、村镇银行1630家、农村商业银行1478家、农村信用社722家等等。

如今的形势是,中小银行步履维艰,它们面对数字化的冲击力不从心,而大中型银行的业务又在不断下沉,可谓腹背受敌。如果身处欠发达地区,就连生存都是个问题。

正如技术进步从未缩小社会贫富差距,技术进步也在加大金融业的分化,令中小银行的处境雪上加霜。

洗牌是必然的,成百上千家银行终将烟消云散。
从美国来看,随着管制放松,20世纪80年代至今,美国商业银行数量从1.4万家左右减少至5000家左右。

遗憾的是,与美国相比,中国银行业的这场洗牌还很难完全市场化。

诸如四川银行的背后是四川金控等地方国资主导;山西省政府拟发行153亿元专项债,通过山西金控补充山西银行资本金;辽宁银行的组建也只能是辽宁金控唱主角,还要拉上央行。

纳税人注定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以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生物科技、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技术不断成熟,推动了保险科技的蓬勃发展。保险业加速数字化转型,新型的保险商业生态应运而生。《保险科技行业观察》专栏跟踪研究保险科技行业发展、企业案例、技术创新和资本投入,并根据市场热点撰写专题报告。每周更新!
点击下方图片,阅读完整报告专栏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18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