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拆解易鑫2020:担保服务收入猛增723%,助贷业务营收占比超三成

新流财经 · 零壹财经 2021-04-01 16:40:50 阅读:3411

关键词:信用减值助贷易鑫易鑫逾期率融资担保

近日,易鑫发布2020年全年财报。经历了数年的奋斗,终于实现扭亏为盈的易鑫,却经历了自成立以来处境最严峻的一年。 2020年,易鑫总收入33.25亿元,同比减少43%;录得亏损11.56亿元,2019年则录得利润3100万元;经调整后净亏损为8亿元,而2019年这一数字...

近日,易鑫发布2020年全年财报。经历了数年的奋斗,终于实现扭亏为盈的易鑫,却经历了自成立以来处境最严峻的一年。

2020年,易鑫总收入33.25亿元,同比减少43%;录得亏损11.56亿元,2019年则录得利润3100万元;经调整后净亏损为8亿元,而2019年这一数字为4.39亿元。

去年收入同比减少43%背后,易鑫的两大业务板块——贷款促成服务(即助贷业务)和自营融资租赁服务收入均大幅下跌,分别同比下降29%和48%。

之所以多项数据出现下滑,主要是在去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以及易鑫主动降低风险、收缩业务规模等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在现有业务之外,去年下半年易鑫开始发力新业务——汽车后市场服务,并取得了2800万元的营收。

但在大额亏损面前,刚刚起步的业务尚难堪力挽狂澜的重任。

大力转型助贷业务,自营融资业务交易量同比减少66%

易鑫去年全年促成的融资笔数、融资总额的同比下降幅度均超过30%。

2020年,易鑫通过贷款促成服务及自营融资业务促成的融资总额约为270亿元,同比下降33%;融资交易总数约为35.6万笔,同比下降32%。

但去年下半年,易鑫的销售交易回升,融资交易总数为23.5万笔,与较2019年下半年的23.7万笔基本持平。可见上半年疫情“黑天鹅”对全年业绩的影响之大。

新流财经总结了近三年以来,易鑫两大业务的收入变化情况——


从上表中不难看出,近三年以来,易鑫一直在将重心往助贷业务方面倾斜,在2018年、2019年此项收入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的姿态,尽管2020年助贷业务收入增速下降,但在总营收中的占比进一步上升至35%。

截至2020年底,易鑫的助贷业务促成约29.6万笔融资交易,占总融资交易笔数的83%,但交易量同比下降15%。财报解释,这主要是由于交易量受去年初疫情爆发的影响,随着中国经济及汽车行业复苏,2020年下半年的贷款促成量为19.3万笔,较2020年上半年的10.3万笔大幅增加87%。

助贷业务仍将是易鑫接下来的发力重点,目前,易鑫已与17家银行及金融机构(作为合作伙伴)合作。

反观易鑫的自营融资租赁服务,则呈现出不断收缩的趋势,去年此项收入同比下降48%;其中,年内新交易的融资租赁业务规模收缩最严重,收入同比下滑82%。

截至2020年底,易鑫透过自营融资业务促成约6万笔融资交易,交易量同比减少66%。
 
易鑫转型也是大势所趋。有分析认为,中国的汽车金融市场非常庞大,新车和二手车加起来已超过两万亿元规模,要知道,仅仅依靠自营融租业务无法快速做大自身市场量,而借助助贷模式可以撬动更大的市场。

此外,在风险控制上,自营模式和助贷模式有着显著的区别,前者平台可以自己把控,对风险的容忍度高;后者则需要保持优质的资产质量等,对风险的容忍度也相对较低。

2020年,易鑫的逾期率相较往年均呈翻倍式上升。截至2020年12月末,易鑫包括自营融资租赁和贷款促成服务在内的所有融资交易180日以上逾期率为1.62%,90日以上(包括180日以上)逾期率为2.28%,而在2019年,这两项逾期率分别仅为0.33%和1.30%。


为控制逾期率,易鑫做了多项努力,比如在贷款逾期初期加大催收措施力度、提高二手车处置效率以及增加诉讼数量及提高诉讼效率等。

但易鑫的逾期率仍并未能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

这也就不难理解易鑫的信用减值亏损为何由2019年底的11.08亿元大幅增加64%至2020年底的18.12亿元了。

财报解释,信用减值亏损包括三方面,一是应收融资租赁款预期信用损失拨备,二是风险保证负债及因风险保证下付款确认的贷款的预期信用损失拨备,三是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项减值亏损拨备。

实际上,这已经是易鑫信用减值亏损连续两年涨幅高达60%以上,背后与易鑫面临更严格的催收监管环境有关。

受去年扫黑除恶行动、打击暴力催收等一系列影响,易鑫在收回欠款方面面临更加严格的监管环境,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开始通过诉讼的方式并将其作为催收的主要解决办法。

诉讼这一催收办法显然更加合规,但较长的处理时间对收回欠款的效率产生了不良影响,导致不良欠款比率和应收融资租赁款的预期信用损失拨备有所上升。

担保服务收入同比增长723%,新开拓后市场服务

在一众下滑的业绩中,易鑫有两项服务的收入呈增长趋势——担保服务收入6059万元,同比增长723%;汽车后市场服务收入2770万元。

先来看新业务——汽车后市场服务。2020年下半年开始,易鑫推出质量保证等汽车后市场服务,截至2020年底的半年的时间里,这项新服务带来了2800万元的收入。

可以说,今年上半年疫情暴露出来的弊端,让易鑫意识到,公司亟需此种无信贷风险业务来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

实际上,灿谷早在2017年下半年便开始探索汽车后市场服务业务,2020年其汽车后市场服务业务收入为2.41亿元,而2019年这一数字为2.06亿元。在去年严峻的环境挑战下,此项业务仍实现了同比17%的增长速度,为灿谷稳住了业绩基本盘。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近年来,有不少互联网公司看中汽车后市场的潜力,直接入局,但往往“铩羽而归”。相对而言,易鑫、灿谷这类拥有大量存量客户、且客户粘度较大的企业,更适合入局汽车后市场。

虽然当前易鑫的后市场服务在总营收中占比较小,仅有1%,短时间内难以支撑起带动整体收入增长的大梁,但好在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易鑫方面也预计,此项业务未来将随着渗透率的提高而不断增长。

再来看另外一项增长较快的业务——担保服务。这项收入是由持牌的融资担保公司——大连融鑫就易鑫的贷款促成服务提供贷款担保所产生。

在易鑫的助贷业务中,会由第三方担保机构或保险公司为其提供增信并承担风险。但就近年来险企踩坑信保业务来看,第三方增信渠道多数已经收紧,甚至连“行业大佬”人保提供的汽车金融履约险业务也在去年5月左右几乎暂停了。

因此,融资担保成了各家汽车金融公司实现增信的最后途径。再加上监管多次强调,助贷机构“未经批准不得提供或变相提供融资担保服务”,去年不少开展助贷业务的汽车金融公司开始通过自己成立或者收购融资担保公司的方式来获取融资担保牌照。

易鑫也是受此大环境的影响,2019年8月,易鑫集团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鑫车投资、北京易车与大连融鑫订立投资协议,鑫车投资或其指定实体作为投资者将向大连融鑫投资4.75亿元。投资后,北京易车及投资者将分别持有大连融鑫约67.80%及32.20%股权。

自此,易鑫拥有了这张融资担保牌照,不仅为其助贷业务正常开展保驾护航,并在去年贡献了6000多万元的收入。

另外,2020年11月初,易鑫宣布由腾讯牵头的财团对易鑫当时的母公司易车的私有化完成,也就是说,腾讯成为易鑫的大股东。

如今,与腾讯生态绑定更深的易鑫,仍在流量、资本等方面仍具有足够多的优势,随着疫情影响散去,易鑫下一步会如何扭转乾坤呢?
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发展目前在全球受到普遍关注,相关的技术创新及模式创新不断涌现,并催生了一批在全球产生影响力的区块链企业。 为了对数量众多的全球区块链企业在当前一段时期内的创新发展有清楚的认识,零壹智库、01区块链联合上海金融信息行业协会等机构特别推出《2021全球区块链创新50强》评选活动。
 
这是继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区块链主题论坛推出「全球区块链创新50强」榜单后第二次举行的相关评选活动,国内外区块链领域的优秀企业将同台竞技。榜单将于7月初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区块链主题论坛现场发布并颁奖。

报名请点击2021全球区块链创新50强评选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17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