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调研

算话智能科技蒋庆军:风控内功决定谁能熬过眼前的寒冬 | 兵器谱访谈录

调研 阿是 零壹财经 2019-01-07

关键词:智能科技大数据风控算话智能科技信贷风险管理

算话正在做什么?打算如何应对行业的变化?
在网贷市场监管趋严、暴雷频现的2018年,包括第三方数据服务公司在内的大数据风控公司似乎最先感受到了寒意。“百分之九十的大数据风控公司将被淘汰”,不止一家媒体援引不同的信源这么写道。行业洗牌期已然降临。

虽然市面上大量大数据风控公司都有推进联合建模和系统部署等业务,但目前其主营产品大多还是“评分与标签”,最主要的收费方式还是依据查询次数。市场上的钱少了,借钱的人少了,查询次数自然也随之下降。更不必提大量入局不久的数据公司,尚处在产品打磨、客户试用阶段就遭遇了市场紧缩,连陪同头部客户一起熬过寒冬的单衣都没有。

另一个方面,寒冬对于金融机构的风控能力和成本把控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也意味着具备独家数据源、优质场景和强技术能力的第三方数据公司更有可能熬来下一个春天。熬过去则意味着更强的黏性和议价能力。

寒冬之中,已成立四周年的算话智能科技在近一年的业务表现却呈现出一个“V”字型,在经历行业低潮的拐点之后,逆势上升。而这家具有征信基因的数据公司在2018年2月才刚刚完成一次转型,从“征信”一脚跨入“风控”。

算话正在做什么?打算如何应对行业的变化?近日,零壹财经在上海采访了算话CEO蒋庆军,希望这次专访能给同业们一点启示。

风控也讲性价比:反欺诈联盟模式实现行业共赢

“不能用大数据风控简单定义算话”,蒋庆军甚至认为大数据风控这个标签应该打上问号,因为从“效率、合规、稳定性上都比较弱”。

算话的能力来自基于跨机构数据连接的数据洞察能力,运用复杂关系网络甄别借款人的恶意欺诈风险,提供零售信贷行业迫切需要的早期风险识别产品及服务。

这种反欺诈联盟模式的门槛在于时间。算话的先发优势或许在创始团队离开国内第一家个人征信试点机构上海资信的时候就奠定了。国内最懂征信的几个人,连接起了“目前国内最大的反欺诈联盟数据库”。运营四年,算话拥有800多家合作机构、9亿次风险评分、将近8千万人的客户风险画像。而以秒级速度完成每一次贷款申请的数据连接和数据分析,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竞争优势和技术门槛。

基于强大的数据连接和分析技术,构建多重关系网络,算话推出了从贷前反欺诈与早期风险识别、贷中行为监控到贷后监控管理的全流程产品。其早期风险识别产品的评分及变量,除了传统的变量(多头借贷情况)外,还融入了如动态描述客户申请行为变化趋势,申请行为偏好情况等变量;基于机器学习算法进行建模,通过关联关系网络识别高风险客户;在反馈上支持实时调用模式,毫秒级返回,助力机构快速审核放款。

“这项业务的品质除了技术以外,还有对底层数据质量的管理,这是不可忽视的一面。”蒋庆军说。

去年以来持续关注信用风险

针对缺乏信用记录的白户,算话也打造了基于大数据的信用评分与变量集产品。“有总比没有好”,更何况没有记录的占到了中国人口的大多数,在征信信息全面覆盖之前,市场化公司依然具有满足客户特定需求的商业机会。

“长期来看,信用风险造成的行业损失比欺诈要大得多。”蒋庆军判断,这两年行业爆发的危机,其根源还是在信用风险,“他还不起钱,却被过度授信了。”

然而怎么用大数据判断一个人的信用?关键还是在数据源的独特性、丰富性和建模的专业性。

除此以外,蒋庆军指出,“并不是所有的数据都适合用来加工信用评分产品,建模过程中要回避敏感数据,有失公平的数据。第三方公司不能随意采集个人数据,这个不光是合规的自律,也是为了避免开发的信用产品稳定性受冲击。”

除了云服务评分,算话也在做整体解决方案的输出,帮助金融机构建立起自己的风控模型和系统。

团队成员来自商业银行、央行征信、国际评分咨询机构、数据服务公司等多类型机构,同时具备甲方和乙方、银行和互金、线上和线下信贷产品、跨机构和单机构的多维度风控经验,为算话服务金融机构带来了先天的优势。

算话目前拥有信用卡中心、网贷、消费金融公司、小贷、保险、第三方支付等多重场景800多家合作方。为不同类型机构的不同使用场景和需求提供咨询和解决方案,进一步加强了团队对于各类数据痛点、风控痛点及可行解决方案的理解。

以下是零壹财经对于算话智能科技CEO蒋庆军专访的节选。

初心和聚焦

零壹财经:算话目前的定位是什么?


蒋庆军:我们现在的定位是零售信贷风险管理专家。最主要的客户群是银行的信用卡中心、银行的零售信贷部门、消费金融公司、网络小贷公司、P2P,还有履约险的一些业务。

零壹财经:算话目前有哪些产品?

蒋庆军:有评分类的和系统、模型输出类的。评分类产品又可以分成反欺诈评分和信用评分。

零壹财经:我看到算话最近和汽车金融公司也有合作,具体是怎么落地呢?

蒋庆军:算话主要有两种产品:一个是风险类评分,一个是本地部署的解决方案、联合建模。我们服务不同行业、各种规模的客户,除了汽车金融、汽车租赁,我们还有医美分期、教育分期、消费分期等场景。

我们产品的优点就是跨行业、跨机构。这个人可能在现金贷或者其他场景也欺诈过,虽然对于汽车金融行业来说是第一次来欺诈,但实际上在我们平台上是个已经有风险画像的“老人”

零壹财经:那算话目前是否有拓展新场景的计划?

蒋庆军:目前还是专注做零售信贷这一块的风控。因为你进入一个行业,需要场景理解、业务经验什么的,本质上还是数据加技术。如果你做了一个事情,不能对另外一个事情,形成数据、技术或者规模上的协同优势。做那个有意义吗?

零壹财经:您认为还有哪些场景能为算话带来数据、技术或者规模上的优势?

蒋庆军:目前没有,没有找对的话就不合算。你可能花了大力气去开拓一些新的产业,但是新的产业形成的数据对其他产品或者主业产品没有多大协同作用,那就只能独立发展。但是在同一个行业积累的话,你对数据的理解越来越深刻,可以帮助我来提升这个产品的质量。

零壹财经:从贷前到贷后再到催收,很多公司在做这种全流程的金融科技输出服务,这是个必然的现象么?

蒋庆军:必然也不必然。做到全流程,会有一些增值和叠加的效果,本质上是在同一个客户上不断地挖掘更多的服务价值,具有协同效益。另外一方面,有技术、能做当然好,不做也不是说不行。但它是一个内在的有利方向,相当于不断地往上下游去扩展,上下游能通吃也是不错的。去做的话就水到渠成,但不做也是OK的。

逆势增长

零壹财经:暴雷潮对于算话有没有什么影响?

蒋庆军:那批以现金贷为主要客户群体的机构都死掉了,因为现金贷业务可能是他们的主要现金流。我们没有,因为在互金机构群体里面,我们的客户都是头部的,从我们客户名单里消失掉的(机构)数量很少。而且我们没有在现金贷中赚到什么钱,那些客户中大部分都还在试用期,这块对我们倒没有什么影响。但监管趋严,整个行业的业务量还是有明显的影响。

央行征信报告一天查询量估计300万量级。正常来说,我觉得中国一天发生的借贷人头次数可能也就是百万级,一两百万人一天。但他有可能会分散到多家机构,理论上,市场上一天可能会有1000万人次借款行为发生。算话现在一天查询次数是150万,这个数字在2017年底的时候,大概一天才百万不到的样子。2018年收入也比2017年翻倍。这个就意味着我们在更艰难的一年,实际上收获了更多。

零壹财经:怎么会出现这样逆势的增长呢?

蒋庆军:一方面我们在不断地接入新机构,另一方面得益于我们的客户结构,因为头部机构的业务量虽然暂时有些收缩,但付费意愿却是增强的。这是因为算话的产品效果在试用阶段得到了验证。另外,行情不好的时候,客户对风控的要求其实是更高了。

原来可能是拒绝20%最坏的人就可以了,因为钱很多,利率很高,坏账高一点也不怕。但现在是可能要留下20%的好人我才能放款,因为市场上的钱不够了,利率得控制,坏账也不能太高。逻辑发生了根本的颠倒,我们这种专业度很高的风控产品就恰恰满足了客户的要求。其实一定程度上监管加强对专业的风控公司来说也是塞翁失马。所以我们服务的机构数量在2018年也是有增加的。

零壹财经:很多人都说现在是行业寒冬,您怎么看?

蒋庆军:我觉得行业经历的最大困难,反倒不是2018年这一段,可能是2019年。2019年整个行业的景气度都是一个考验。而发展传统金融机构客户,需要更长的一个市场拓展周期,这也是一个困难。另外无序竞争可能还会存在。
 

上一篇>人工智能+金融的2018:科技穿过资本寒冬,落地加速 | 兵器谱报告

下一篇>集奥聚合冯宗欣:大数据企业应提升科技含量 以突破瓶颈 | 兵器谱访谈录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网贷大转折——备案进度测评(共12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0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