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市公司

从财报看广州浪奇:销售毛利率持续垫底 现金流五年负值

上市公司 郑自豪 零壹财经 2020-10-15 阅读:2154

关键词:广州浪奇现金流毛利率存货消失之谜广州浪奇亏损

2015到2019年间,广州浪奇营收规模上升的同时亏损也在逐步加大。
最近,A股又发生了一个奇葩事件,广州浪奇(000523)的价值5.72亿元存货离奇消失。这是堪称继獐子岛“扇贝跑了”之后,A股上演的又一奇葩剧情。扇贝可以“自己跑”,几亿元的存货能去哪儿?

我们通过研究广州浪奇的财务报告,发现了一些端倪。

在当今日化用品企业尽力利用品牌效应去打开市场时,广州浪奇生存的方式仍然像一家代工厂,尽管有着很高的营收水平,但只能获得很低的销售毛利率。广州浪奇长期的低毛利率、负净现金流,不得不通过一些手段去维持公司的经营发展。

存货消失的秘密或许就在于此。

离奇事件始末

9月24日晚间,广州浪奇公告,公司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情况。经公司财务部门统计核实,截至2020年9月24日,公司逾期债务合计394,974,881.42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74%,涉及被冻结银行账户12个。

9月27日,广州浪奇再度发布公告称,公司此前分别与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燊公司”)和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丰公司”)签订协议,将公司货物分别储存于二者的瑞丽仓和辉丰仓。但这两家公司,目前均否认保管公司的货物,所涉库存货物账面价值合计5.72亿元。

此时,5.72亿元的货物到底有没有存在,如果存在的话是如何“不翼而飞”的,这一问题属实令人疑惑。

9月28日,深交所下发了关注函,要求广州浪奇说明与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关于第三方仓储业务的开展情况,要求公司披露“所有存货存放地点、金额、库龄、第三方仓储业务合作方、近期盘点情况等,全面核查是否存在其他存货异常情形”。

根据广州浪奇的公告显示,原定于9月30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公司以“对关注函所提有关事项尚需进一步核查”为由,又将关注函回复推迟至10月15日。而10月10日,公司再次发布了关于延期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公告,公告称公司预计于2020年10月31日前完成对关注函的回复工作并及时履行相关信息披露。


10月10日,广州浪奇对外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下发的《民事裁定书》和《冻结/查封扣押财产清单》,申请人立根公司与公司仲裁程序中的财产保全一案,立根公司向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冻结本公司的银行存款人民约6717.77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等值财产,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已立案受理并作出裁定,裁定立即开始执行。目前收到冻结账户实际受限金额合计1152.60万元,对公司经营产生一定影响。该事项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仍具有不确定性。

非同寻常的洗衣粉企业
  
广州浪奇主要生产、销售洗衣粉,日化业务是该公司的主营业务。该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广州浪奇在2019年的总营收为123.98亿元,其中在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日用品零售业(主要为洗衣粉)收入为111.83亿元,占比超过90%;此外,广州浪奇还有少量的糖业及食品、饮料零售业业务,这部分业务贡献了公司绝大部分剩余的营收,但总体来说占比不高。
  
作为一家日化企业,品牌的溢价对于公司的盈利能力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品牌知名度和商誉溢价力是衡量其核心竞争力的关键因素。然而对于广州浪奇来说,它非常低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完全不像是一家品牌驱动型企业,更像是一家主要负责加工的来料加工型企业。品牌驱动型企业通常拥有比较高的销售毛利率,且倾向于投入较高的营销费用来维持其产品的品牌形象;而来料加工型企业通常毛利率很低,且很少投入资金用于品牌推广。
  
从公开的数据可以看到,近三年(2017—2019)广州浪奇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2.82%,3.37%,4.85%。其中,核心产品(洗衣粉,即工业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1.73%,2.15%,2.56%。而在营销投入方面,该公司的营销费用分别为1.30亿元,2.10亿元,2.26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10%,1.59和1.82%。如此低的核心产品的溢价,导致公司难以投入过多资金用于品牌和产品营销,其毛利率和销售费用率处于一个极低的水平也并不意外。
  
为此,我们在日用化学产品行业中寻找几家类似企业的2019年数据进行相应指标的对比。

  
可以看出,广州浪奇的销售毛利率和销售费用率远低于同行业的其他企业,说明其在产品战略选择和营销模式存在问题。然而,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却远高于其他企业,这不免让我们对其盈利质量的实际水平产生疑惑,为何能够在如此低的毛利率之下仍保持如此大的营收规模?其存货的变化对于公司经营的影响有体现在哪里?

现金持续流出,何以维持运营?
  
在取得如此高的营业收入数据下,广州浪奇近五年的净利润也去确实显示盈利,2015年—2019年的数据分别为2967.02万元,3899.21万元,3379.96万元,6915.97万元,6237.22万元。然而,更能反映其经营实际状况的现金流量表却表现出不同的结果。该公司在近五年中经营活动现金流均为负值,即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呈现出连续净流出的状态,2015年—2019年的数据分别为-0.41亿元,-6.95亿元,-1.88亿元,-4.42亿元,-5.57亿元。


从上表可以看出,在2015年—2019年间,广州浪奇营业收入从75.70亿元上升至最高的132.45亿元,并在2019年少许回落,然而其同期的净利润却仅从2967.02万元上升至最高6915.97万元。与其如此大规模的营收水平相比,该公司净利润水平过于低下,体现出其盈利能力显著不足。

尽管该公司实现的净利润水平较低,但至少利润表仍显示出持续盈利的状态。而现金流量表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景象。

该公司近五年的经营活动现金流每年都持续净流出,其流出的规模从0.41亿元至6.95亿元不等。而仅在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广州浪奇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净流出6.61亿。可以看出,近年来其实际经营现金流净额赤字远高于同期净利润。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在2015年—2019年间,广州浪奇营收规模上升的同时亏损也在逐步加大。

之所以该公司看可以连续保持利润表的盈利,主要得益于大规模的筹资活动。近五年来,广州浪奇筹资活动现金流净流入累计超过8.5亿元。这体现在其大量举债及增发再融资。

在此情况下,广州浪奇可以在过去五年经营活动现金流持续赤字的情况下,仍然有足够的账面资金去弥补现金上的漏洞,并且能维持账面利润的盈利。但与此同时,仍需要注意到其资金链存在的风险。如果广州浪奇不能有效地解决经营现金流持续净流出的问题,一旦其账面资金耗光,融资途径受阻,资金链出现断裂,那么该公司的账面盈利也会出现影响。

存货消失之谜

接下来,回到一开始提到的问题,为什么价值5.72亿元的“存货”会突然失踪?该公司实际存货的质量如何?
  
首先我们关注到近年来,广州浪奇账面上的存货有一次猛增。在2015年至2017年间,该公司存货一直保持在较低的水平,然而在2017年至2018年间,该公司账面存货产品从3.50亿元猛增至13.59亿元,增长了288.29%。


这就让我们对这笔失踪的“存货”的真实性产生怀疑,因为当时其在资产负债表上出现就十分可疑。截至今年6月30日,该公司账面存货余额仍为15.71亿元。这就说明本次失踪的5.72亿存货达到其存货账面价值的三成以上。
  
一般来说,前一年产品销售情况良好,为了进一步实现市场规模上的扩张,存货规模才会相应扩大。然而,根据广州浪奇的财报数据,2018年的比较低的营收增长率和销售毛利率并不能支撑其如此大规模的存货扩张。

相反,广州浪奇更应该适当减少存货规模,提升存货流动性和运营效率,以规避存货和流动性风险。

由此可见,这些存货“走”的有问题,“来”的时候更有问题。

此外,我们可以看到广州浪奇过去几年的应收账款规模总体上也在不断扩大,最可能的原因就是广州浪奇一直不停地用应收账款去换增长,存在长期大量地扩大赊销以换取客户订单的情况,这正是该公司营业收入和应收账款账面上很高、净利润账面盈利而经营现金流却持续净流出的原因。

另一方面,我们关注到之前广州浪奇的公告,称关于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事项,公司已将一名涉案人员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据报道,这位涉案人员名为黄健彬,担任奇化网财务总监。该公司允许供应商和采购商进驻并在线交易。在2018年,广东奇化的营业收入达到53.49%,相当于广州浪奇当年全部营业收入的44.67%。

鸿燊公司实控人黄勇军曾公开表示,鸿燊公司确实与广州浪奇签订了仓储合约,但并未实际入库,这期间曾应上市公司要求帮其“完善数据”。此外,黄勇军还向媒体透露称,“瑞丽仓”并非鸿燊公司的仓库,而是从别人那里租来的仓库。而且据他了解,这个仓库是背后的公司也与广州浪奇有扯不清的关系。

这场戏,越来越好看了。


2021年10月21日,由零壹财经·零壹智库主办,深圳信用促进会、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研究会数字经济研究小组、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的“第一届中国信用经济发展峰会暨2021第三届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将在深圳举办。
本次峰会聚焦征信、大数据与风控实务,邀请政府、学术界、金融界、技术界专家和高管共同参与,助力深圳数字经济行业创新发展,探寻信用经济与风控的新征程。同期峰会还将发布信用经济发展系列报告之一《隐私计算技术应用发展报告》,为业界提供更加全景、更贴近实际的认知,助力市场的繁荣发展。

点击下方图片,报名参与秋季峰会

上一篇>600亿蚂蚁战配基金,是“偷袭珍珠港”还是互补共生?

下一篇>聚焦陆金所赴美IPO(上篇): PK蚂蚁、京东,为何放弃科创板与港股?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8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