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数藏平台世界杯“赌球”,玩火?

肖飒 · 零壹财经 2022-12-07 14:45:17 阅读:6510

关键词:数字藏品积分代币赌球营销

作者:肖飒法律团队    来源:零壹作者专栏  近期以来,随着各地促进经济发展政策的不断出台,整体经济发展形势向好,数字藏品行业也迎来了一波发展契机。但飒姐团队观察到,随着世界杯盛大开赛,部分数字藏品平台趁势推出了一些涉及“赌球”等内容的新玩法或营销手段。目前来看,各平台...

作者:肖飒法律团队    来源:零壹作者专栏 

近期以来,随着各地促进经济发展政策的不断出台,整体经济发展形势向好,数字藏品行业也迎来了一波发展契机。但飒姐团队观察到,随着世界杯盛大开赛,部分数字藏品平台趁势推出了一些涉及“赌球”等内容的新玩法或营销手段。目前来看,各平台的赌球玩法或赌球营销都普遍存在行政违法甚至刑事犯罪(开设赌场罪)的风险。本文将从目前数藏平台普遍存在的赌球玩法和赌球营销出发,为大家分析其中存在的法律风险。
 
一、  目前数藏平台存在的赌球玩法
 
 不同平台玩法不同,大致可以抽象概括出三类。
 
 第一类玩法为积分兑换型。这种玩法要求用户将自己持有的几种特定数藏以包括但不限于合成、拆解、兑换等方式,永久地(一般为单向转换,积分无法再恢复为原来的数字藏品)转换为某种特殊积分代币(此处所指的为游戏代币,而非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虚拟货币)。用户随后可以使用该种积分代币参与赌球玩法,通过押注猜输赢的方式赢取积分代币,积分可以兑换上至房屋汽车,下至家电日用的实物奖品和服务权益。
 
第二类玩法为积分抽奖型。这种玩法与前述兑换型类似,需要用户先行通过购买或消耗持有的数字藏品来获取积分代币,用户同样需要使用该类积分代币进行彩球押注的活动。该种玩法不同的是,代币无法直接兑换为特定的商品,而是成为一种抽奖凭证/抽奖资格。用户后续可以使用积分在平台的奖池中抽奖获得奖品。部分平台还增加了奖池分类的玩法,用户可以选择消耗更高的积分在高级奖池中抽取价值更高的实物奖品或各类权益。
 
第三类玩法为权益赋能型。这种玩法同样需要获取积分代币,但一般无需消耗特定的数字藏品,而是平台根据用户持有数字藏品的不同直接发送特定数量的积分(在活动期间购买正在发售的数字藏品同样可以获得积分)。这种积分仅能用于押注世界杯赛事输赢和赢取一些限定数藏或权益,一般不支持兑换或进行实物抽奖。
 
 以上三种玩法的法律风险需要分情况讨论,但总的来说都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特别是对于第一种和第二种玩法来说,甚至有可能构成开设赌场罪和赌博罪。另外,对于没有开设二级市场或已经关闭二级市场的平台来说,使用上述三种赌球玩法有可能被监管机构视为变相开设二级或变相回购行为,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谨慎对待。
 
二、关于行政违法的分析
 

飒姐团队认为,前述三种玩法涉嫌行政违法的概率较高。具体而言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平台可能因此承担相应行政责任。
 
前述玩法皆涉及利用积分代币押输赢、猜比分的行为,从而被认定为赌博。通说认为,所谓赌博,即行为人以偶然的输赢而得失财产的情形。由于积分代币的获取直接与数字藏品挂钩,部分开通了二级交易市场的平台允许用户间以现金作为对价交易数字藏品,因此,这些积分代币实质上具有了“财产”属性。据此,可以认定行为人利用数字藏品猜足球比赛输赢的行为符合“以偶然的输赢(足球比赛的输赢)得失财产”的情形。因此该行为被认定为是赌博行为的风险较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由于2022年修订的《体育法》尚未生效,故本文依然使用2016年修订版)第三十三条第三款规定,严禁任何组织和个人利用体育竞赛从事赌博活动。第四十九条规定,利用竞技体育从事赌博活动的,由体育行政部门协助公安机关责令停止违法活动,并由公安机关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有关规定给予处罚。在竞技体育活动中,有贿赂、诈骗、组织赌博行为,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三、关于刑事犯罪的分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开设赌场罪】规定,开设赌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处罚金; 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所谓开设赌场,是指为赌博提供场所、赌具、筹码、资金、设定赌博方式,以从中营利的行为。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等组织赌博活动的,可构成开设赌场罪。构成开设赌场罪,应当以“营利为目的”,即“营利为目的”是开设赌场罪的构成要件。
 
司法实践中开设赌场罪主要有以下几种表现方式:
 
1. 不分输赢均抽头渔利。在开设赌场罪中,行为人主要的获利方式是通过经营赌场,抽头渔利,间接获得赌博利润。不论赌博各方输赢,均会抽头收取费用, 且一般获利较多。
2. 参赌人员数量具有一定规模,有专门化的经营场景(如物理场所或互联网场地),以此不断吸引赌博人员加入,扩散知晓范围,扩大经营规模。
3. 具有较为完备的组织架构和细致的人员分工。
 
其中最为本质的表现方式即为“不分输赢抽头渔利”。这亦是“以营利为目 的”的认定重点。另外,读者们还需要明白,开设赌场罪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聚众赌博罪”也有区别:

1、聚众赌博的规模一般较小,赌头通常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在小范围内组织他人参赌,聚众赌博行为中成员相对固定,赌头一般也参与赌博;开设赌场则具有一定的规模,参赌的人员众多,内部有严密的组织架构和明确的分工。
2、聚众赌博一般具有临时性、短暂性的特点,组织参赌人员在一次赌博结束后,下一次赌博又须再次组织;开设赌场具有持续性和稳定性特点,在其存续时间内赌博人员来到赌场均能进行赌博活动。
 
对数藏平台在世界杯期间进行“赌球玩法”的合规建议:
 
1、通过数字藏品换取积分代币并非不可行,但最好是免费向用户提供(参照玩法三的积分代币获取方式,不可通过售卖积分代币的方式获利,也不可允许用户间互相交易积分代币的行为,更不可通过用户交易积分代币抽成获利。
2、收取的相关费用务必以必要技术支出或其他必要支出为限,不可从中获得额外利润,否则有可能被认定为构成“抽头渔利”,进而在客观上肯定“以营利为目的”。
3、对于抽奖类玩法平台,务必按照事先公示规定的中奖概率、奖品种类、兑换券比率开展游戏,最好不要在奖池中设置价值过高的奖品。

写在最后
 
世界杯开赛以来,官媒就通过各种渠道发声,明确表示要严打各类违法赌球活动。我国目前仅有中国体育彩票和中国福利彩票为经国务院批准并授权的合法体育博彩渠道,无论线上线下,私自“开盘”赌球极易触碰法律红线。由于经济发展形势依然严峻,保障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将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我国监管机关的重要目标,飒姐团队提示读者,数字藏品在经历了非理性繁荣后已经进入发展瓶颈期,此时重要的应当是埋头搞建设,把聪明才智用于创造数藏应用场景、增加数藏价值赋能实体经济方式上,至于各类“赌球玩法”还是远离为好。
 
新模式、新体系、新空间:信用经济开启大发展时代

一年多来,我们经历了最严酷的疫情,社会经济发生很多变化,信用经济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方面,征信体系和社会信用体系都在进行相关的制度建设推进,尤其是征信体系相关政策和制度落地,正在深刻改变征信及其相关生态体系的格局;另一方面,数字经济依然保持在高速发展,对社会生活的渗透进一步加深,而数据要素市场相关制度的逐步确立,尤其是“数据二十条”提出的四大数据基础制度建设,将为信用经济打开全新的市场空间,并催生一个丰富的数据和信用生态体系。【更多信用经济探讨,请关注专题“第二届中国信用经济发展峰会"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陆家嘴》交流会第6期(共14篇)

2022第一届中国数字科技投融资峰会(共44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19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