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快手字节的“造芯”运动

一点财经 · 零壹财经 2022-08-22 15:52:27 阅读:10397

关键词:AI芯片TO B字节跳动快手造芯视频云芯片

作者:一点财经    来源:零壹作者专栏 在全球缺芯的当下,任何一家企业进军芯片领域,都不会让人意外。 光是在2020年,国内就有7万多家芯片企业新成立。去年,国内芯片领域共发生约287笔投资,同比增长67.8%。在大量瞄准芯片的企业中,互联网大厂的身影格外匆忙。 今...

作者:一点财经    来源:零壹作者专栏

在全球缺芯的当下,任何一家企业进军芯片领域,都不会让人意外。

光是在2020年,国内就有7万多家芯片企业新成立。去年,国内芯片领域共发生约287笔投资,同比增长67.8%。在大量瞄准芯片的企业中,互联网大厂的身影格外匆忙。

今年以来,各互联网大厂接连开启“减员增效”节奏,但在芯片上的投入有增无减。8月10日,快手推出首款自研芯片,并正式宣布进军TO B市场。快手的老对手字节跳动,也在芯片领域频频动作。7月,字节披露自研芯片的最新进展,还被曝出用行业3倍薪资挖芯片人才。

后浪跃跃欲试,老将早就建立起稳固地盘。

从2018年百度率先发布昆仑1芯片开始,阿里、腾讯等老牌互联网大厂相继进军芯片领域。此后的时代沉浮中,BAT曾先后撤掉多条业务线,但依然牢牢守住芯片这块战场。

对于互联网大厂而言,做芯片需要有具体场景承接,不能“为了做而做,或是短视频或是云计算或是自动驾驶。当然不管是哪些场景,他们造芯大多出于两个目的——对内满足自身业务量爆发带来的算力需求,对外开拓市场空间寻找新的增长点。

提到芯片,我们往往会想到此前被卡脖子的华为。事实上,在这位科技老大哥之外,互联网战场上早已掀起轰轰烈烈的“造芯”运动。

接下来,《一点财经》将推出系列文章,讲述互联网大厂的“造芯”运动。

本篇为该系列报道第一篇《快手字节的“造芯”运动:压强原则,后发制人》。
眼下,互联网的共同命题是TO B。

当老一代的互联网大厂纷纷转向TO B领域,后浪们也在跟上。

如果用“基因论”来看待快手,这家面向C端用户的短视频平台,在诞生之初并没有多少TO B基因。但互联网最令人激动的地方,就是用跨界打破“基因论”。

8月10日,快手推出视频云服务品牌StreamLake,进军云服务市场。同时,它还发布云端智能视频处理SoC芯片SL200。据其官方介绍,这款芯片视频压缩速率是世界上最快的。

也就是说,快手“造芯”的逻辑是:用自研芯片加固视频云服务的底座,并以此将触角蔓延到全新的to B领域。

那么,它为何发生在眼下这个时间点呢?

《一点财经》认为,这背后有两方面原因:对内降本增效、对外寻找新的增长点。

去年9月,快手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将“降本增效”放在核心位置。目标是提升商业化运营能力,而不是单纯地追求用户量。

降本增效,在视频处理上表现地尤为迫切。快手的日活已经从2015年的千万级,飙涨到到今年一季度的近3.5亿。如此高的日活下,快手每天处理的视频量级有数千万个,视频播放量级几百亿。

这也就导致,快手在视频编码、压缩、传输、播放、分发等全链路上的处理变难,同时也消耗着大量的带宽成本。目前,快手的带宽量级已经接近上百TB。

此时,就必须要用芯片节省大量带宽成本和提高视频处理效率。而且,这活儿还就得快手自己来干。因为相比通用性的芯片厂商,快手显然更明白视频处理中的算法痛点,从而设计出更能攻克难关的专用型芯片。

在降本增效之外,芯片还能为快手打开新的破局路。

如今的快手,已经摘掉了“佛系标签”。今年一季度,快手营收210.7亿元,同比增长23.8%;经调整净亏损收窄至37.2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34.1%。

但是,快手依然面临着增长的瓶颈期。整个短视频赛道的流量增长放缓,线上广告也在下滑,快手的股价一直起色不大。它需要用新的赛道打开局面,但又不能跨界太远避免经营性风险。

在此形势下,视频云无疑是条合适的增长赛道。本身,内容视频化已经是大势所趋,而且这也是快手熟悉的领域。另外,这还是块庞大的蛋糕。根据艾瑞数据,2021年中国视频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达到448亿元,预计未来三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9.5%。


相对BAT,快手入局TO B以及云服务市场的时间相对较晚。但快手做对了一件事,也就是挑选垂直赛道切入,不去碰自己不擅长的。

后发也可以制人。

华为有这样一个战略理念:比别人晚一步不要紧,关键是实施“压强原则”就可以后发制人。
任正非曾用坦克和钉子的比喻说明“压强原则”。沉重的坦克可以在沙漠中行驶,原因是宽阔的履带分散了单位面积上的重量。钉子虽轻却可以穿透硬物,是因为将冲击力集中在小小的尖上,压强更大。

同样的道理,应用到快手进军TO B上,就是往垂直化的视频云进军,发挥出冲击力更足的压强效果。

当快手首次推出芯片踏入TO B领域时,隔壁的字节也在阔步前行。

在7月的 “2022 火山引擎原动力大会” 上,字节披露了芯片自研进展。目前,字节的芯片团队分为服务器芯片、AI芯片以及视频云芯片三大类。它并没有开发CPU、GPU等通用芯片,已启动的各芯片自研自用,不会对外销售。

支持芯片业务的是团队力量。《晚点 LatePost》报道,字节确定造芯起步于2020下半年,目前芯片团队的规模已经超过 200 人。而且,它还在以三倍薪资从高通、ARM等公司挖掘芯片人才。

事实上,字节和快手进军To B业务的逻辑基本一致。上层的视频业务对下层基础设施提出更高的要求,平台必须不断优化用户体验。

而市面上的通用型芯片,往往不如专用型芯片在优化视频体验上做的出色。于是,快手和字节必须自己出手自研自用。只是两家不同之处在于,快手把自己的解决方案输出到了行业内,寻求新的赢利点,而字节目前还只是自研自用。


2022年是传统产业加速数字化转型的一年,也是数字经济全面发力的一年。在顶层设计牵引下,围绕疫情常态化的宏观环境,产业数字化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主战场。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数字科技,与产业转型深度结合,构建新型生产要素和生产力,为数字经济发展带来关键助力。在这一过程中,无论是科技公司还是转型中的传统企业,行业标杆案例不断涌现。在数字科技应用全面发力的背景下,2022年,零壹智库联合《陆家嘴》、《价值线》推出第四届数字科技兵器谱系列榜单评选【点击了解详情】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陆家嘴》交流会第6期(共14篇)

2022第一届中国数字科技投融资峰会(共44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19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