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云南信托大股东易主,消费金融大玩家的业务会趋于保守吗?

消金界 · 零壹财经 2021-11-19 11:20:40 阅读:7140

关键词:云南信托小象优品消费金融涌金实业涌金系

11月16日,银保监会行政许可信息显示,11月12日,云南银保监局批准了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信托”)的股权变更请示。 根据批复,云南信托股东之一云南省财政厅变更为云南省国有金融资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股权变更之后,云南信托的注册资本金保持不变,股东构成...

11月16日,银保监会行政许可信息显示,11月12日,云南银保监局批准了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信托”)的股权变更请示。


根据批复,云南信托股东之一云南省财政厅变更为云南省国有金融资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股权变更之后,云南信托的注册资本金保持不变,股东构成和持股比例为:

云南省国有金融资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5%。
涌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4.5%。
上海纳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3%。
北京知金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7.5%。
深圳中民电商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7.5%。
云南合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5%。

值得注意的是,在云南信托上述股东中,第二大股东涌金实业、第三大股东上海纳米、第四大股东北京知金是一致行动人,其大股东均为陈金霞,也就是说“涌金系”共计持有云南信托65%的股权,为云南信托的实际控制人。在创始人去世以后,“涌金系”退出了多个上市公司,但仍然保留了云南信托。

业内一直传闻,云南信托在寻找战略投资者,但直到此次股东变更,还没有看到实质性的进展。

云南信托的消费金融业务曾经做的风生水起,是信托行业消费金融赛道名副其实的头部玩家,但是在资管新规、互联网贷款严监管等一系列严监管措施之后,再加上踩雷“承兴案”的云涌系列产品,云南信托陷入了一段“低谷期”。

云南信托消金业务的起伏,其实折射了整个行业背后的发展趋势。

2020年的顶峰期,云南信托曾对接上百家消金资产端,合作的平台包括京东金融、今日头条乐信360数科、小象优品、51信用卡、掌众等等。

但在与小象优品的合作中,云南信托因部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给第三方以及利率过高问题,被云南银保监局责令整改。

信托发展消金业务,风控一直都是个关键问题。只有解决了自主风控的问题,信托才能发展消金业务。

云南信托曾经与百融云创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由百融云创为云南信托大数据金融信息服务。云南信托还投资了“随地付”,主要解决客户推送、资产核对、贷后管理、催收等助贷服务问题。然后云南信托对外称自主研发了“普惠星辰”系统,具备了自主风控的能力。

即便如此,信托行业仍然会出现核心风控外包的问题。实际上,拥有自主风控能力的信托公司并不多,大部分的公司采用的是自建加购买的方式来建设系统,投资动辄千万元以上。

这样很多信托公司在发展消金业务的时候开始考虑“性价比”,一家信托公司从业者告诉消金界,他们公司消费金融业务的量,本来就没有做起来,严监管一来,消费金融业务对他们来说,开始变得“不经济”,目前消费金融业务已经“停了好久了”。

所谓的严监管,其实有两个,一个是对互联网贷款的监管,一个是信托行业整体要压缩融资规模。2020年上半年开始,信托行业有了融资额度管控,这直接影响了消费金融业务上量。

一位信托普惠金融部门人员对消金界表示,现在整个行业都不大好,甚至表示信托做消金“没有意义了”。他表示,融资额度管控是一方面,就信托能做的消金业务来说,风险和压力都很大,客群呈现次级化,高风险高收益的逻辑单独来说是成立的,但是动辄30%左右的利率,放在现实的环境中,并不符合整个社会发展的逻辑。他认为,这些因素导致了,对信托来说,风险和受益开始不匹配了。

这表明,在监管政策变化的大环境下,曾经对消费金融业务趋之若鹜的信托行业开始了反思。

当然这并不代表信托行业就退出了消费金融领域。

某信托从业者向消金界介绍了他们最近在卖的一款底层资产为消费金融资产的信托产品。该产品50万起,信托受益6.6%—7.1%之间,资产来自助贷机构推荐,由信托公司审核,资金用途为有具体消费用途的消费信贷,每笔贷款余额不超过2万元,每笔贷款不超过12个月。

消金界注意到,该产品引入了担保公司,作为坏账的受让方,逾期30天以上的债权,即履行坏账受让。

这位从业者表示,他们还是会接入消费金融资产,只不过要求更高了,必须是头部平台,有具体消费场景的小额消费贷。

可见在经历了一段狂热期之后,信托行业对消费金融业务开始进入了冷静期。

而这对信托行业在消费金融垂直领域的发展来说也许并不是个坏事。

回到云南信托,云南信托也曾推出自营现金贷产品,但后因为高投诉、严监管而陷入停滞。

其实也正是因为这些困难,才让信托业的消金玩家们开始了深度思考:目前信托行业的消费金融业务模式,为信托带来的是哪些客群,哪些风险,信托行业到底要怎么做消金业务。从这个角度讲,云南信托后续消金业务如何调整,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谁是数字科技之王?五大年度榜单评选启动

2021年,数字科技在产业转型、小微金融、绿色经济等方面发挥不断发挥作用,成为我国新一轮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之一。在这一过程中,行业标杆公司也不断涌现。基于此,零壹财经·零壹智库推出第三届数字科技兵器谱榜单评选在今年的评选中,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将联合更多权威机构一起参与,并将评选设置为五大榜单、年度数字金融机构以及数字化专项奖,通过发现和展示行业标杆机构,为业界的数字化发展提供参考。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204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