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栏

【专栏】区块链带来“资产荒”背景下的供应链金融新希望

苏宁金融研究院 · 零壹财经 2019-01-08 15:02:16 阅读:2937

关键词:供应链金融区块链资产荒

摘要:
国民经济“新常态”下,产能过剩与融资成本高企的大环境,让“资产荒”成为了金融机构普遍面临的困境,无论是银行信托或是大型资管,还是新兴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均概莫能外。试想,就连银行都在竭尽脑汁寻求好的贷款企业,为稳住信贷资产质量东奔西走,足以见得一份优质资产是多么稀缺与珍贵。 ...

国民经济“新常态”下,产能过剩与融资成本高企的大环境,让“资产荒”成为了金融机构普遍面临的困境,无论是银行信托或是大型资管,还是新兴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均概莫能外。试想,就连银行都在竭尽脑汁寻求好的贷款企业,为稳住信贷资产质量东奔西走,足以见得一份优质资产是多么稀缺与珍贵。

资管行业的本质是管理资产,而管理资产的核心是管理价值和风险。管理价值,就是要使资产取得收益,保值增值;管理风险,则是将资产损失的可能性控制在资金所有者可承受范围内。

从这个角度来讲,低风险、高收益的优质资产自然会是备受青睐的。而时下发展得如火如荼的供应链金融,或许会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突破口。

供应链金融:优质的金融资产

在国民经济持续转型升级与产融结合、脱虚向实的大背景下,供应链金融应运而生,它不仅对实体经济有着强大的赋能作用,还正在成为商业银行、电商平台和互金平台竞相争夺的“金矿”,并普遍被业内人士认定为是优质的投资资产。

供应链金融,是指以核心企业为依托,以真实贸易背景为前提,运用自偿性贸易融资的方式,通过应收账款质押、货权质押等手段封闭资金流或者控制物权,对供应链上下游企业提供的综合性金融产品和服务。供应链金融以核心企业为出发点,重点关注围绕在核心企业上下游的中小企业融资诉求,通过供应链系统信息、资源等有效传递,实现了供应链上各个企业的共同发展,持续经营。

相比传统供应链金融“商业银行+核心企业”的模式,当前整个供应链金融市场已经有了新的变化:

第一,真正实现“四流合一”。数据是开展供应链金融的核心,数据方从原来的核心企业拓展到物流公司、电商平台和ERP厂商等,从而有效实现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四流合一,这与产业的互联网化与信息化程度提升有着直接关系。

第二,融资渠道更为多元化。除了传统的商业银行外,融资租赁、商业保理、小贷公司、担保公司和P2P平台的加入,大大拓展了供应链金融的融资渠道,不同的资金来源匹配不同的业务模式,从而让供应链金融的开展更为灵活。

第三,覆盖行业更为广泛。随着市场容量的不断扩张与信息化水平的持续提升,企业之间乃至行业之间的关系都变得更加紧密。由此一来,供应链金融正在从围绕着一个核心企业向形成一个关系到所有相关行业的产业生态圈转变,进而创造出更多的商机。


1

之所以称供应链金融是优质资产,最主要原因便在于其风险可控程度较高。

首先,所有融资的信息可控。这当中包括资金流信息、票据凭证类信息以及物流信息。这些信息能确保真实有效,一来可以明确资金用途,并掌握资金款项的流向;二来可以确保借款人的真实信息及实际经营活动;三来可以掌控相关质押物,必要时可对质押物及时进行处置。如此一来,便将单个企业的不可控风险转变为整个供应链企业的可控风险,在给投资人提供安全的投资项目的同时,还能为企业上下游商家提供盘活资金的需求。

其次,有比较稳靠的还款来源。具体表现在通过操作模式的设计,将授信企业的销售收入自动导回授信银行的特定账户中,进而归还授信或作为归还授信的保证。典型的应用产品如保理,其应收账款的回款将按期回流到银行的保理专户中。

最后,资产端经营模式促使风险降低。由于资产端的经营模式基本上属于订单销售,确定性很高,经营风险或者销售风险大为降低。

此外,供应链金融还具有贷款周期较短、资金成本较低、收益率较高等特点,这些同样都是优质资产理应具备的要素。

供应链金融ABS:监管新规后的新蓝海

2018年4月27日,在征求意见稿发布将近半年之际,“一行两会一局”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资管新规”靴子正式落地,开启了大资管行业的统一监管的新时代。其中诸多条文都指向了对非标资产融资来源的进一步限制。在监管政策的步步紧逼下,非标资产规模萎缩几乎已成必然趋势,标准化资产的比例势必要继续加大。

在资管新规影响下,供应链金融同样面临着合规的问题。严格意义上来说,供应链中保理债权、租赁债权等底层资产并不属于标准化资产,要想通过融资途径来盘活上下游中小企业的资金需求,必须要通过某种途径来解决供应链资产标准化的问题。

资产证券化是非标准化资产转标的主要合规手段,而在供应链金融中,较为常用的方式则是供应链金融ABS。具体来说,供应链金融ABS是一种由券商、保理服务商、供应链中核心企业和中小企业共同参与的一种供应链金融模式,其本质是将资产(主要是债权作为底层资产)发行ABS进行融资。


2

根据资管新规第三条,银行、信托、证券等七类金融机构的各类“代客理财”产品被列为资产管理产品,并纳入严格的监管之中;而第十五条则拓宽了非标的界定范围,并对非标资金池和期限做出了禁止。但对于ABS,资管新规则是持“豁免”态度的:“依据金融管理部门颁布规则开展的资产证券化业务,不适用本意见。”

可见,供应链金融ABS将会成为非标转标、打破非标限制的一大重要途径;而监管层对ABS业务的有意鼓励,则极有可能让ABS市场成为金融机构的新蓝海。

除了合规之外,供应链金融ABS还能够大大提升资产质量,具体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第一,可以有效结合互联网金融和供应链金融的双方优势,提高资产池质量。基于互联网的供应链金融ABS产品可以充分利用互联网金融成本低、效率高、发展快的优势,又能依托供应链金融的贸易自偿性和大数据风控模式,减少管理弱和风险高的劣势,从而提高资产池的质量。

第二,可以分散风险。与其他资产证券化相似,供应链金融ABS给投资方带来的好处之一便是能显著分散风险,因为在各种产品的背后,所对应的是资产池而非某一个资产,而资产池的存在恰恰是为投资方提供风险分散的有效机制。

第三,提高核心企业的占款能力,营运资本需求下降。通过组织发行供应链金融ABS,相当于核心企业给其供应商提供了一条边界稳定的融资渠道,有利于提高核心企业对供应商的占款能力。而储架发行制度的实施又进一步为供应商形成稳定的预期。占款能力的提升使得发行人所需营运资本规模下降,有利于其经营性现金流的提升和有息负债率的下降。

足以见得,供应链金融ABS的应用前景十分可期。

区块链赋能:保证供应链金融资产更高效安全

尽管供应链金融拥有种种优质资产的属性,但不表示它是完美无缺的。

相比于传统供应链金融,而今随着技术的发展与市场的放开,现行的供应链金融已经在参与主体与融资渠道更为多元化、信息流转效率提升巨大的助力下,彰显出与日俱增的活力。然而,一些棘手的问题依旧存在:

一来,应收账款无法直接流通。核心企业与一级供应商之间的应收账款由于有核心企业的资质承诺,因此一级供应商可以据此进行融资,但是往上游传递受阻,二三级供应商无法利用核心企业的资质,存在融资难问题。

二来,融资成本较高。供应商以应收账款质押获得的短期资金,融资成本较高的同时,占用银行风险计量资本,提升了杠杆率。

三来,信用环境差。在仓单质押等场景中,频发伪造虚假仓单骗贷的案件,各个环节的真实性、可靠性存疑。

此时,区块链技术的成熟,为供应链金融行业的种种痛点提供了完美的解决方案,而“区块链+供应链”的模式,也为资产更安全高效提供更为可靠的保障。


3

信用是金融的核心,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上述供应链金融中种种问题,归根结底其实都逃不开“信用”二字。区块链提供的恰恰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信任机制,这正是用来解决供应链金融痛点的最合适的技术。另外,区块链打造的分布式共享模式,还可以吸引全国和地方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商业银行、供应链核心企业等接入区块链节点开放共享信息,为供应链上下游中小微企业提供高效便捷的融资渠道。

具体而言,区块链技术将从以下四方面为供应链金融加以赋能:

第一,助力供应链金融资产数字化。资产数字化对于企业来说,是能够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最优解决方案。通过在区块链平台上进行各项登记,可以实现供应链金融各项资产的数字化,进而使之流转起来更容易;而对于资产不可拆分问题的克服,也方便了企业根据自身的需求转让或抵押相关资产,以获得现金流的支持。如此一来,一方面可以大大降低融资成本,另一方面也可以凭借可靠的数字资产来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第二,推动多主体更好地合作。供应链金融围绕核心企业,覆盖其上下游中小微企业,这需要商业银行、保理公司等资金端的支持,物流、仓储等企业的参与,以及企业信息技术服务、金融科技服务等。在多主体参与的环境中,协作是良好运转的核心,但协作的基础是信任与利益分配。为此,作为一种信息可追踪与不可修改的分布式账本,区块链技术为各参与方提供了平等协作的平台,能够大大降低机构间信用协作风险和成本。各主体基于链上的信息,可以实现数据的实时同步与实时对账。

第三,实现多层级信用传递。在供应链链条上,经常会有多层供应销售的关系,但在供应链金融中,核心企业的信用往往只能覆盖到直接与其有贸易往来的一级供应商和一级经销商,无法传递到更需要金融服务的上下游两端的中小企业。而区块链平台的搭建,能够打通各层级之间的交易壁垒,从而实现对与核心企业没有直接交易远端企业的信用传递,将其纳入供应链金融的服务范畴当中。

第四,智能合约防范履约风险。所谓智能合约,是指一个自动执行区块链上合约条款的计算机程序。通过智能合约的加入,贸易行为中交易各方即可如约履行自身义务,确保交易顺利可靠地进行下去,而链条上的各方资金清算路径固化,可以有效管控履约风险。

不过,尽管区块链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使合作与利益透明化,但也存在着先入为主的优势,早期参与者更有利于游戏规则的制定,因此难免会对除了自身供应链之外的企业吸引力较低。这一迷局又当如何应对?或许这也是留给人们思考的一道难题。

综上所述,区块链解决了供应链金融企业间的信用问题与中小企业融资难、成本高的困境,让金融机构能够更高效、便捷、稳健地服务于中小企业客户,确保借贷资金基于真实交易,同时依托核心企业的付款,使得整个产业链条上的企业都能融资,且是安全的融资。从这个角度来看,区块链无疑是供应链金融优质资产的“健身教练”,让供应链金融的优质资产变得更加优质——而这,也为金融机构面临的“资产荒”顽疾开出了一剂良方。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2019(共28篇)

2018新金融行业年度盘点(共12篇)

金融业装备竞赛(共7篇)

金融科技兵器谱访谈录(共12篇)



耗时 97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