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互联网金融监管,考验智慧与耐心

李虹含 · 零壹财经 2018-11-07 12:59:49 阅读:1187

当前,互联网金融乱象频发,无论是处处暴雷的P2P投资平台,让众多投资人血本无归;还是许许多多归零的虚拟货币,让投资人哭爹喊娘。这都使得众多的金融科技拥趸者开始疑惑:互金要不要管?怎么管?毋庸置疑,互金已到了必须当头棒喝的地步了,但是除了醍醐之外,是否还要继续用奶与密糖饲养这个行业,让其不置于倾塌于瞬间呢?

谁曾想过,8年之内,始于余额宝的互联网金融,可以长成如此庞然大物,涉及用户8亿(含支付用户),P2P平台注册用户超8000万,虚拟货币投资人超300万,互金(投融资)规模约2万亿人民币。每天你我进入无现金时代,都在用手机支付买单付账,现在最流行的投资方式也是互联网金融的推销,甚至连传统金融机构也加入到营销大军中来。

已经深入到金融腹地的互金存在着天然的缺陷,其自带浮躁秉性,极易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那么怎么管呢?

2018年,将互金机构纳入到系统性风险的监管当中,已成为监管的意向之选。同时,几家互金巨头企业被纳入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那么规制传统金融机构的方式,是否适用于管理互金机构呢?把互金机构的管理类同于银行等机构是否可行?

互金的模式、思维、用户与传统金融机构完全不同,对传统金融机构监管的基本逻辑只有一点:控制风险,保障利润。

而互金路线是:亏损、获客、盈利。从一开始来看,使用传统金融机构监管模式来监管互金,将使互金的亏损、获客两个阶段遭遇挑战和问题。

烧钱是互金机构在获客阶段的第一杀手锏。例如,支付宝在推出财富号(基金代销)等新产品时,将产品收益调至比余额宝等普通产品高10%左右,同时减免佣金。如果按照国家发改委关于金融产品销售服务费等监管要求,毫无疑问,折扣力度过大的产品将触犯恶意竞争条款。

更让人担忧的是,部分烧钱获取流量的产品为提高产品收益,事实上采取的产品运作模式是“监管套利”形式——利用监管部门法律法规尚未涉及之处,设计产品收益实现机制,对产品实施包装运作。

对传统金融机构的监管遵循的是防风险的逻辑,这个逻辑时时刻刻在机构头顶悬挂达摩克利斯之剑与增长天花板,限制其过快、过大增长扩张,防止风险外溢。

这样的监管逻辑用于互金,与互金快速成长、努力壮大的经营思路有所悖离。

但,所有的金融机构,包括对互金的监管都离不开:防风险三个字。

互金机构的风险仍然不容小觑,如何将传统金融监管的逻辑更加润物细无声地用于互金机构?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八个字应当是其真诀要义。

回溯互金来时之路,可以发现,其诞生于居民投资品匮乏、中小企业融资难的中国金融大背景下,成长于中国经济快速腾飞的八年间,科技与移动互联网的兴盛,又为其插上了飞翔的羽翼。

互金并非是天生的撒旦或者天使,逐利与套利才是其增长的根本要义。

他更像是金融的私生子,而非嫡传,处处不在监管父母的荫庇与照看之下,吃着百家饭,却茁壮疾速成长,仿佛吃了激素,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100%。

对于金融来说,时刻不要忘记其根本要义是:服务实体经济,而对于互金来说则多出一条:防范金融风险。

对传统金融机构的监管措施如果从顶层制度设计上看,无非是两条:一是风险控制,二是风险传染;从手段上来看,无非也有两条:一是规模限制,二是服务要求。

综合来看,制度与手段两者加起来就是标准的要求。

我们通常会说:对成长中的年轻人要多一些宽容,对于互金机构也是一样。

从风险控制上讲,传统机构的风险控制方法包括各项风险指标(存贷比、流动性比率、存款准备金率等要求),如果单纯套用的话,互金机构将分分钟全部倒闭;

从风险传染上讲,传统的风险隔离措施主要是监管机构联席会议、约谈和风险监控、行业自律等,但对互金机构来说,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等还未起到真正的行业自律性要求,而技术的进步,使互金更容易出现跨机构、产品的套利行为。

顶层制度上来看对互金机构更需要从风险传染的角度加以关注,风险控制方面尽量放低要求,鼓励其发展,最好实施沙盒监管(试验性监管),而非一棍子打死。

从手段上来看,对于传统金融机构规模、体量、盈利性的要求限制较多,而对互金机构而言,尽管稍有放松,但不至让其漫无边界的生长。而一切以用户体验为中心的互金机构其服务标准肯定是好于金融机构的,但为了效率牺牲安全也是互金机构经常做的事情。

如果说“沙盒监管”属于监管思路,那么在监管方法上,探索国外先进的监管科技(Regtech)是现在进行互金监管的重要手段。RegTech可以定义为科技和监管的有机结合,主要作用是利用技术帮助金融机构满足监管合规要求。对科技金融的有效监管,最后还是需要用科技支持,就是通常所说的RegTech,而如何创设和尝试RegTech,需要金融机构和监管部门之间更多的合作,共同尝试有效的监管框架。中国应学习识别具有系统重要性的数字金融机构,对其采取压力测试等办法,对其资本金、流动性、业务范围等做一些特殊的监管要求。

在微观功能监管方面,要建立行业监管规则,实现风险监管的全覆盖,避免监管空白。要进行穿透式监管,把资金来源、中间环节和最终投向,穿透、连接起来;在宏观层面,则要完善宏观审慎监管体系,采取逆周期的操作,避免顺周期的风险。

综上来看,从效率、安全、规模、效益几个方面统筹考虑用传统金融机构监管的模式去规制互金机构是可行的,但是这四个方面如何取到平衡点也十分考验监管的智慧与耐心。作为当代中国金融体系当中不可忽视的力量,互金机构已经成为未来的监管核心,因此创新传统监管方式来监管互金机构也是未来的必由之选。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互联网金融监管,考验智慧与耐心”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登录纽交所微贷网上市全解析

    登录纽交所微贷网上市全解析

  • P2P网贷备案进度监测

    P2P网贷备案进度监测

  • P2P平台测评

    P2P平台测评

耗时 364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