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圆桌讨论:不良资产市场春天在哪里?

观点 零壹财经 零壹财经 2017-11-09

关键词:不良资产贷后处理资产证券化汽车金融租赁

投资经营不良资产别只看差价,别只看信息不对称的差价,大家要多想一想怎么抓住信息价值作为未来的回报。
从2016年起,中国整体经济下行压力仍较大,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随着“三去一降一补”战略的深入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取得一定成效,国民经济持续平稳发展。受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的影响,中国贷后处置行业出现了新的变化和特点。

此外,由于互联网金融、消费金融等新型金融模式的快速发展,导致相关风险不断积累。据专家分析,2017年下半年由于政策不断收紧及可客群不断下沉,贷款质量会进一步恶化,贷后处置市场将迎来爆发式的增长。

基于此,零壹财经和览雨信息于11月9、10日两天联合举办了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本次会议意在整合贷后处置相关的各方机构,为行业搭建合作沟通平台,探索贷后处置的新模式,包括贷后处置市场及政策解读、金融科技及大数据对于不良资产处置的助力、不良资产包定价及交易、细分领域(汽车金融、融资租赁、小微企业贷、信用贷)贷后处置模式、行业投资机会等。

会议邀请北京市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郭大刚、毕马威中国特殊资产组主管合伙人彭富强、前海航交所首席风控官董爱国、鼎晖投资夹层与信用投资助理副总裁焦青伟、仲财通CEO丁志刚、华创证券固定收益部高级分析师周冠南登台参加以“不良资产市场春天在哪里?各方机构应该如何布局”为主题的圆桌论坛。

以下为速记原文:

主持人 郭大刚:我现在是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加了行业两个字。今天话题是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这是很大的主题,刚才发言人也提到,目前行业处于蓬勃发展,但是这里边到底有哪些机会?我这里介绍一下各位:彭富强是毕马威中国财务咨询、特殊资产组主管合伙人、董爱国是前海航交所风控官、焦青伟是鼎晖投资的、周冠南刚才做了精彩的演讲、丁志刚是仲财通CEO,他在仲裁提供创新方面的建议。

主持人 郭大刚:下面进入讨论,第一个问题不良资产这么多年下来,从早期的金融资产一直到现在,原来出表甚至回表数据非常多,不仅仅不良资产,大家先自我介绍一下。

彭富强:回到第一个问题,不良资产市场是一个机会,第一从监管角度来讲,他们要求不良资产处置达到合法合规市场化,在合法合规市场化里边怎么组资产包、怎么定价、怎么回收?每一个环节里边都有很多很多机会,尤其怎么配合做资产处置这是非常重要的课题,另外产品角度来讲,很多人觉得不良资产只是银行对公贷款,今天提到消费金融领域,其实对公不良贷款到民营企业的不良,到民营和国有不良的情况,整个市场机会非常大,可能大家关注单位资产的处置,其实很多未来要整合、结构化、改革等事情,这里边涵盖重组里边。

我们因为有很多盘活存量,很多重组的机会,所以从不良里边,怎么从专业角度做好合法合规市场化,从产品角度上怎么从普通的不良、传统的不良,到重组,然后做到再生股、再未来盘活上市等。

主持人 郭大刚:传统对公业务大家能看到是现实业务,而且这个环境下受到挑战,做结构有更多新的机会,下面请董总。

董爱国:不良资产是四大管理公司,现在不良资产参与主体越来越多,除了四大行有股份制银行、包括农商行,除了主体银行之外,现在还有信贷、资产证券一体化,持牌金融机构,除此之外还有融资租赁公司、保底公司、互联网金融、消费金融、担保公司都有大量的不良资产存在,除此之外实体企业也有大量的不良资产,参与主体增加,不良资产多样化给大家提供很多机会,这是从主体多样化和资产多样化来讲,整个不良资产亮点来讲,除了银行贷款和社会融资现在有200万亿,如果按1%不良,那就是新增2万亿市场,这个市场规模非常大的,这是第二个方面。第三个方面整个不良资产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不光参与主体市场化,现在有卖方资产管理公司,还有买方资产管理公司,包括服务机构越来越多,处置主体、方式越来越市场化,市场化给大家提供更多的机会。总的来说不良资产市场有很多机会在里边。

主持人 郭大刚:在我看来交易所对不良资产认定有优势,交易所在不良资产周期里边什么位置?

董爱国:我们交易场所主要交易盘活和金融资产交易,现在已经有几千亿资产交易,也在探索相关不良资产的交易。

主持人 郭大刚:丁总有什么想法吗?关于不良资产处置方面。

丁志刚:这几年不良资产也好、现金贷可以说利益销售的皇冠,销售体量达到万亿级别,而且持续往上涨,在行业大布景下,不良市场分布率高过总量市场斜率,这么多小额的信用贷款,实践当中认为最主要的关卡,卡在法律确权方面,原有成本太高,仲财通主要工作连接仲裁委来做到高效、低成本的确权,使大量债权成为司法确权的不良资产也好,使之变现和处置手段更加丰富,我们主要做这个。这个圆桌会议也是向不良资产处置各位专家讨教,一旦有新的做法之后,后边如何更好对接。

主持人 郭大刚:仲财通就是不良资产处置市场重要的环节。

丁志刚:金融类可能是重要的环节。

主持人 郭大刚:请焦总谈一下。

焦青伟:我结合业务方向,如果这些障碍妥善处理可以出现新的投资方式,首先个人资产不良方向,一个不良资产证券化,我跟彭总去年市场重起,在家里边就做一些投资,到现在一直看这个方向,这个方向主要有两个问题,一个证券化产品虽然企业有各种各样问题,中小微机构不可能真实参与资产处置过程中,不良资产后端有没有松动?我们跟很多银行合作过程中也探讨过,一开始是拒绝的,未来可能有松动,如果有松动的话,刺激个人投资人问题,后端安全把控解决掉,让资产证券化发展更好一些;另外车贷不良,我们也做过一些,不良车贷一手市场核心面对问题,面对车比一般对公特别分散,而且金额相对比较少,尤其中低档,买了车之后要折价八折到七折以上,普遍市场价格六到七折之间,这个市场一分散面临怎么标准化的问题,再往下就是投机的问题,很多机构想做标准化,包括第三方机构大大降低资产估值问题,增加透明性,但是目前工作我们看到没法真正批量化由独立机构收车站的车去做估值,大量的自己公司做估值,轻易不会卖出来。第三个房抵贷,这是非常大的市场,银行在这方面布置非常多,收了也不能卖,资产出现这个问题。

非银行合作有抵押问题,根本不会收回来或者动它,有可能拿回来没法处置,这是一个问题,还有今年出了一些新的监管规定,可以要求放贷抵押担保,你如何跟房地产风险,你收不良,如何保证前端符合当时约定的理由,或者先达成交易条件落实,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第二个违约债权,我们也做过尝试,目前市场没有大规模、批量做违约债权机构出来,可能有的机构在做,这里边有一些问题,没有违约之前是正常交易,这个资产才有议价,一旦违约之后,各家机构因为不能交易,原来机构也不赚钱,卖什么?这是一个问题。关键有没有这样机构或者有没有这样能力把背后事情看透,到底背后大家博弈什么,如果摸透的话可以做的。

第三方向我觉得是行业场所,在座有很多资产方向的高手,我想说在这个行业非地产行业,比如钢铁行业,大产品是国企、央企做,以前没有机会参与,大的行业中间有大量中小民营企业,规模大概100亿左右,厂家也就十来家,这个行业普遍过剩、大面积出现不良有机会,问题怎么找到产业公司一块做,作为我们去谈、去做可能有现实的问题,商业合同怎么谈?怎么落实?我们遇到很多实际的问题。

总的觉得不良资产市场,我们关注很多机构都在做新的努力,而且发现新的问题,以后新的问题得到有效解决,或者有其他更好的模式出来,可以有更好的发展。

主持人 郭大刚:我想问他一个问题,你是做基金的,做过什么有意的探索或者新的探索?民间资产细分领域非常多,专项基金来讲对风险定价有好处的,有没有做过尝试?

焦青伟:定价确实区别非常大,对公不良资产我知道四大公司,还是做一些定价的资产,真正定价比较有限,有些公司做的比较好,有些比较困难,消费金融我们看到一些模型,市场上没有出现特别有效的模型出来。

主持人 郭大刚:周总,行业布局上是不是有需要改善或者提高的?

周冠南:前面几位嘉宾也讲到,整个不良资产市场处置市场和不良经营空间大家都看得见,我感觉新的机会更多细分市场、细分的领域,我这个市场过去没有被大家太多开发的领域,过程中有很多利益驱动者,比如仲财通关注细节,提供中介服务、中介信息机会,可能对于互联网公司或者没有政府背景的公司参与不良市场会有比较大的机会和吸引的地方。

举简单的例子,我们在做资产证券化的时候,不良资产证券化一般会把风险评估前置操作,可能产品设计初期中介机构介入做细评的工作,包括每一项顶层资产的评估,这个工作量非常大的,有没有做信息中介的平台包括顶层资产、不良资产分期交易的登记,甚至未来出现交易提供更多的产品,在我前端定价或者信息披露前端服务的机会,包括刚才中末端法律诉讼这一块,发挥金融分工和专业化精神,去做一块事情,在大的市场参与,可能对于没有政府背景,很多运用互联网手段,大面积铺开难度铺开有更多的机会。

主持人 郭大刚:现在细分市场很多,你觉得这些市场有没有提升空间?

周冠南:刚才交流已经说到非常多的不同产业,以前大家更多关注银行领域,新出来的包括消费金融、包括涉房领域,这些机构过去可能没有市场化处置手段行业机会就是新的方向,这些方向大家在初期很难说完全评估它的市场占比或者整个市场占比,因为我们能够拿到不良数据可能相对有限的,大家挖掘市场的时候,第一做好传统市场的理解,第二个做新的领域多做探索和尝试。

主持人 郭大刚:在我看来互联网金融监管是新生领域,特殊资产有限,换一个资产推出规模很大数千亿,从这个角度讲,我们看到互联网资产表外资产进行大量市场化,包括对不良资产的研究非常不充分,这是我看到这个领域的问题。假如基础做好的话,我相信在座机构都是有巨大的空间,大家能不能给后阶段发展提一些设想,哪些业务需要提高,哪些业务类型有困难,在座专家对这个行业、不良资产领域能不能做那些努力?

彭富强:过去几年我看到咱们中国不良资产发展,过去不良资产就是所谓信息不对称的产品,未来是否对所有信息通过不同科技手段收集起来,这是很重要的方向,未来大数据怎么运用,IT科技给大家更多的参考、作为工具比对,给大家定价也好、处置策略也好都有参考价值。这是一个事情。

另外今天讲的是处置峰会,过去十年所有参与不良资产人说我做不良资产处置,似乎大家改改思维,不良资产不仅处置,我们应该经营角度、投资角度看一看今天所谓的不良资产在它的行业、在它所谓对应抵押物也好、什么资产也好,确实有没有其他机构,这个行业都要追求资产最大化,只要经营角度、投资角度想办法,让这个资产做的更好,在过程里边怎么通过科技、数据等信息做的更好,甚至下一步在解决方案里边,有没有以产业角度找能力的人对接这个事情,不仅我带来资金买不良资产,我为这个企业、为这个事情有没有带来新的价值点,产业对接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主持人 郭大刚:董总你有什么想法,从我们角度看,创新上应该着力于哪些点,针对不良资产盘活、针对流动性需要做的?

董爱国:整个不良资产市场非常大,如果不区别做很多有专业化问题,还是需要细分,每个不同不良资产特征、处置手段都不一样,对公和个人零售、有抵押和担保,还是其他的,它处置方式都是不一样,对专业人知道这个资产的价值。就像我们在古董市场上有些专家能识货,有些人检漏、有些人买到假的,对于不良市场上也有专业能力去识别不良资产价值,才能做到有效进行处置,这是做不良资产应该走专业化道路,现在我们所在航空航天领域,也走这个道路。

主持人 郭大刚:航空航天价格波动性比较高,其实蛮好的不良资产,这里边又遇到大的挑战,交易所、交易中心提供所有人开放的场所,不太清楚对公业务是否能转移到新的不良资产领域,还是新建一些平台进入新的领域。

董爱国:原来金融资产信息披露了解资产包情况,如果不良资产和正常资产定价机制完全不一样,这个确实对我们提出更高的要求,我们逐步探讨,不良资产信息披露相应定价提供相应的投资者。

主持人 郭大刚:在座朋友提一些问题,想多了解对于不良资产方面业务,对于汽车金融业务开展有哪些条件更有利于后期不良资产交易?

彭富强:其实现在大家看到整个不良资产尤其对公贷款里边,除了购买,首先银行必须卖,现在看到很多参与方得系资产管理公司和债权管理公司,背后也有很多所谓投资者参与这个事情,目前国家没有完全开放,中国银行不能转给其他第三方,如果发展不良资产领域,最重要有没有专业团队对不良资产做充分的了解,充分了解不仅做尽职调查专业人,更重要的解决不良资产过程里边,很多人觉得不良资产有点像房地产一样,很多都是抵押物都跟房地产有关,我们处置角度上,更重要的一点  有没有经营能力、有没有投资能力在里边?如果财务投资方不同意大家参与不良资产,今天价值已经比较高,不良资产均价都在五毛以上,以五毛以上有一年15%以上回报,大家真的赚多少。传统不良资产处置不是传统的投资简单,目前需要大家有没有能力、有没有渠道、有没有用心经营投资者不良资产,你的客户、你的经营伙伴有没有办法行业对接起来创造新的价值,你的团队是否很专业做这个事情,这个很重要。

当然你对于所谓交易平台渠道,刚才简单讲到交易所,交易所是新的渠道,我觉得也是挺好的平台,也算专业的平台。不良资产也是金融产品,需要相关的经验,从人才角度、后续处置经营投资来讲都需要具备。

主持人 郭大刚:周总有什么想法?

周冠南:我们提供资产处置角度转化,来自于提供一揽子经营服务,相当于烂尾楼,有没有办法资产重组之后注入持续经营的能力,把资产盘活,更多关注未来不良资产议价的过程,因为传统资产包如果面临在整体环境转化以后,可能未来面临不良资产市场种类就会增加,包括我可能不仅仅以前传统资产,在我拿到资产包,比如我资产升值空间不是很大,但是又有投资者愿意买的时候,我比较好的方式拆包再卖掉,如果当我资产未来升值空间很大的时候,这个时候关注他经营议价空间,提升他议价空间这一块获取更多的收益。

焦青伟:我补充一下,往后一点,假如我们有足够长期限的想法不是问题,去年跟彭总看到一个资产包,发现它资产旁边是高速公路,四周都是荒草地,估值按照工业用地价格作为仓储用地,另外一家对资产估值非常高,在那么高的估值就没有市场,我觉得资金期权找到长时间的钱投资这个方向还是有优势。

主持人 郭大刚:对于新资产进入市场流动蛮好的,我也想听听丁总有没有新的尝试,或者对未来市场有没有新的变化?

丁志刚:首先咱们是不良资产议题,从个人小额消费信贷资产展望来看,我认为它排除欺诈黑户,本身是不良资产,过了两年三年,这些人还款能力或者还款意愿比较看好,现在行业面临一个困境,这些东西根本不值钱,有可能小小百分比,也有可能小小千分比,为什么不值钱?我本人玩赌石一段时间,赌石有一个规律,卖家一定比买家多,所以买家买到手东西叫石头不骗人,实际上你收这笔资产,没有卖家更懂这个资产质量到底好不好?里边有没有欺诈,这个人前期数字怎么样你是不知道的,这个需要标准化,大家都能认可的方式,来拉平信息不对称。

第二个我们做司法仲裁,我们接触的平台里边,没有发现平台不管P2P、还是三方借款协议也好、四方借款协议也好,再加上合同履行过程,罚款凭证诸如此类证据链东西非常好,拿过去当法官、法院认可的基本没有。目前大家不是太重视这一块,实际上也是造成这批资产没有办法给他定价。

有很多债权人是谁都搞不清楚了,这种情况个案是蛮多,我也呼吁一下,如果大家对这一块重视,认为几千亿里边可以淘金的话,这一点点功课要补上去。

主持人 郭大刚:这个市场发展很快,留给大家讨论并不多,各位从不同角度分析了一下市场,我建议从周总开始给大家提一点建议。

周冠南:因为我们做固定收益,想给大家提一个建议,我们讨论市场机会的时候特别是投资这一块,一定设置风控的底线,我们很容易看到市场的机会,其实现在不良资产价格已经比较贵,比以前随手检白菜的时间不存在,比如做的非常好海外不良资产投资主体的话,他投资的时候会设定明确的风控线,比如投资某一笔项目不会超过总资产的5%,类似风控线可能参与新兴市场容易忽略,这个是长期经营不良资产参与经营、未来盈利需要设一个底线,这是我的建议。

焦青伟:谨慎出手、尽量源头找不良资产。

丁志刚:互联网化业务越来越多的占比在信贷规模里边,欢迎大家多关注新的方向、多关注新的投资或者处置领域,因为存量市场毕竟发展空间有限,关注新的市场可能会有惊喜。

董爱国:不良市场还是大有作为大家要有信心,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不良资产风头太高,所以大家要做精。

彭富强:几个点,第一个我觉得咱们今天不良资产,大家都说不良资产,其实只是刚刚开始,从国家发展里边,不管深化改革、整合等,不良资产会持续这是第一,第二在做不良资产所有从业者,我的建议大家要做的专业化、系统化,争取通过数据做好所有信息不对称的事情;第三投资经营不良资产别只看差价,别只看信息不对称的差价,大家在参与过程里边,想一想怎么抓住信息价值作为未来的回报。

主持人 郭大刚:在上一个周期看到四大发展,未来周期也会看到银监会改革,也会感受到机会,希望在座各位这个周期里边,通过几位同事经验分享,找到自己市场定位,也获得自己该有的收益,谢谢大家。
 

上一篇>毕马威中国特殊资产组主管合伙人彭富强:从四个领域看中国不良资产市场

下一篇>招商证券李晓冰:未来两年不良资产ABS规模可能达到900亿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保险业数字化转型探究(共10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2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