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OpenAI换血大震动始末:“ChatGPT之父”奥特曼,缘何被“扫地出门”?

时代周报 · 零壹财经 2023-11-21 08:43:16 阅读:14024

关键词:ChatGPT-4OpenAI奥特曼微软

作者 | 时代周报 何珊珊 来源 | 零壹财经专栏 谁也没料到,2023年以ChatGPT掀起人工智能技术革命的科技巨头OpenAI,先革职了自己的首席执行官(CEO)奥特曼,震惊整个科技圈。 截至时代周报发稿前,奥特曼最新动态是对后续股权切割事宜表示担忧:“如果我要“开...
作者 | 时代周报 何珊珊 来源 | 零壹财经专栏
 
谁也没料到,2023年以ChatGPT掀起人工智能技术革命的科技巨头OpenAI,先革职了自己的首席执行官(CEO)奥特曼,震惊整个科技圈。

截至时代周报发稿前,奥特曼最新动态是对后续股权切割事宜表示担忧:“如果我要“开火”,董事会应该会追着我索要我全部的股票。”

另据彭博社11月19日最新消息,有知情人士称OpenAI的投资者正在向董事会施压,要求撤销罢免奥特曼的决定。微软CEO仍与奥特曼保持联系,并承诺无论如何都会支持奥特曼下一步的决定。

时间倒回美国时间11月17日,OpenAI突然发布公告称OpenAI创始人兼CEO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将卸任CEO之位和董事会席位,公司首席技术官(CTO)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将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立即生效。同时公司已经在寻找正式的继任者。

更令人吃惊的是,OpenAI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随后在社交平台宣布离职。

据格雷格社交平台动态显示,在OpenAI宣布创始人奥特曼离职前,他对此似乎毫不知情,得知消息后,对董事会的动作感到震惊和难过,并选择向OpenAI团队发送了辞职消息。

本次OpenAI高层突发换血之震感,并不亚于当年乔布斯离开苹果。当日OpenAI大股东微软股价出现下挫,微软方面随后回应:“将继续保持对OpenAI的投资与长期合作。”看似对市场投下定心丸。

对于将奥特曼请出局的原因,OpenAI方面表示,董事会曾在其离职前进行过审慎核查,结论是奥特曼对董事会并不坦诚,妨碍了董事会履行职责,以至于董事会对其继续领导OpenAl的能力失去信心。

而本次事件的中心人物奥特曼并未对公告中的指责有所回应,反而在社交平台深情表态:“我热爱在OpenAI的时光,我爱你们所有人”,并暗示事情似乎并未结束“晚些时候会有更多话要说。”
 
OpenAI作为Chat GPT的创造者,也是今年在全球点燃AI大模型技术风潮的引领者。2015年成立之初是非盈利机构,运营全靠捐款。现今“被”离职的山姆·奥特曼与格雷格·布罗克曼都是其创始人,而汽车品牌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曾是OpenAl最大金主,牵头捐赠1亿美元。2019年马斯克因分歧退出,奥特曼正式接管OpenAl,随后微软加大投入成为OpenAl最大股东。

近年来,在对外事宜上,奥特曼长期作为主要人物出现,被外界视为Chat GPT之父。在10天前OpenAI旧金山首届全球开发者大会上,奥特曼还对ChatGPT-4的最新升级进行讲解。
 
可是作为ChatGPT之父,奥特曼为何会被扫地出门?
 
01
高层变革始末与导火索
 
尽管奥特曼目前在公开渠道对整个过程闭口不谈,但格雷格在社交平台初步透露对此事深表震惊和难过,并写下这次变动的大致过程和时间线。

根据格雷格的描述,11月16日,山姆(Sam Altman)收到公司首席科学家伊利亚(Ilya Sutskever)的短信,要求周五中午进行谈话,山姆随后参加了一场谷歌会议。会上除了格雷格,整个董事会成员都在。伊利亚告诉山姆他即将被解雇,并且消息很快会外传。

11月17日中午12:19分,格雷格也收到伊利亚的短信,要求快速进行通话。中午12:23分伊利亚向格雷格发送谷歌会议链接,随后格雷格被告知,自己将被从董事会除名(但因他对公司至关重要,仍然保留职位),而山姆已被解雇。大约同一时间,OpenAI发布了公告。

格雷格还提到:“据我们所知,管理团队随后才知道该消息,除了米拉(临时接任者)是在前一晚发现。”毕竟不久前,奥特曼还在社交平台展示他的AI画作。
 
此外,格雷格又单独发了一条消息表示:“自从8年前创立以来,我对大家一起创造的事物倍感自豪。我们一起经历了艰难而又伟大的时光,尽管苦难重重,但我们还是取得了如此多的成就。但根据今天的新闻,我辞职了。衷心祝愿大家一切顺利。我仍然坚信创建造福全人类的AGl(通用人工智能)使命。”
 
此事的发生确实出乎所有人预料,而导火索很可能是10天前那场过于成功的OpenAI首届全球开发者大会。

在11月7日的开发者大会上,OpenAI宣布API(提供给开发者搭建第三方服务的应用程序接口)价格由原来的每1000输入2.99美元降至1美元。
 
价格跳水带来的巨大反响差点冲垮ChatGPT。发布会后,ChatGPT和API接口出现“严重停机”,全线崩溃持续约100分钟,让众多赶工作的用户不禁在社交平台“哀嚎”。奥特曼不得不公开致歉,称使用量激增超出平台自身能力,需要暂停新付费用户注册,而原计划本是“能够对每位订阅用户提供GPT能力。”

这次ChatGPT崩溃受到的流量冲击导火索可能是大幅降价,但背后意味着奥特曼激进的“盈利策略”之一。

这种对盈利的“渴望”要回溯至2018年。据当时媒体报道,马斯克曾认为OpenAI严重落后于谷歌,并向奥特曼提出全权接管OpenAI及亲自运营,但奥特曼和其他联合创始人拒绝了该提议。

最终,马斯克与奥特曼决裂,在2018年2月离开,并停止了对OpenAI的资金支持。这对于当时非营利性的OpenAI来说,技术研发所需要的高昂资金也对公司产生巨大压力。

此后奥特曼正式主导OpenAI。2019年,OpenAI为进一步获得外部资金,由非盈利转为盈利性公司,增加了红杉资本、微软等投资人。

据中国证券报消息,微软2019年向OpenAI提供了10亿美元的投资,2023年4月又再投资100亿美元,目前控制OpenAI 49%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OpenAI估值随后达到约270亿到290亿美元。

据悉,马斯克后来曾对OpenAI重组为盈利性公司一事颇有微词。
 
今年2月,ChatGPT推出个人付费版,每月19.99美元。不久后马斯克公开表示:“OpenAI初创时是一个开源、非营利性质的公司(这就是为什么我将其命名为“Open”AI),以作为对抗谷歌的力量,但现在它已经成为一个闭源,由微软有效控制的利润最大化的营利性公司。我仍然很困惑,我捐赠了约1亿美元的非营利组织如何成为了市值300亿美元的营利性组织。如果这是合法的,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做呢?”

此前投资“打了水漂”的马斯克表达不满的方式也很直接。比如去年他收购社交平台X(原推特)后,关闭了OpenAI对Twitter数据的访问权限,而这项权限在马斯克收购Twitter之前原本是开放的。

今年10月,奥特曼还曾向员工表示2023年OpenAI营收预计涨至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5亿元),同比去年全年营收2800万美元增长超4500%。
 
然而,OpenAl董事会对公司盈利的增长似乎并未抱有认可态度。

在OpenAI宣布高层变动的公告结尾,公司将经历的增长称为“戏剧性的”,并提到“确保通用人工智能造福全人类”的核心使命仍然是董事会基本原则。董事会大部分成员是独立的,独立董事不持有OpenAl的股权。

这句话可能折射出OpenAl公司层面3个关键态度:第一、虽然2019年OpenAl为获取资金进行重组,但非盈利的初心和使命仍然很重要;第二、独立董事不持有公司股权,所以清除创始人并不影响公司未来架构;第三、公司营收增长是“戏剧性”的。

不过除了公司策略方面的分歧,关于人工智能“安全”实践方面的也分歧可能是引发该事件的由头。外媒有消息指出,在OpenAI首席执行官奥特曼被解雇前,公司员工曾对“AI安全性”发生争论。在本次事件发生后,OpenAI还有其他高级研发人员离开。

总而言之,在OpenAI的ChatGPT用户达到一亿之际,ChatGPT之父“被无情的失业了”。
 
那么,是谁主导了今天的局面?
 
02
谁是布局人?
 
奥特曼离开后,当前OpenAl的董事会成员组成分别是OpenAl首席科学家llya Sutskever、独立董事首席执行官Adam D'Angelo、科技企业家Tasha McCauley和乔治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的Helen Toner。

对于临时接任奥特曼成为首席执行官的CTO米拉,OpenAl的评价是:“米拉在OpenAl发展成为全球人工智能领导者的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她带来了独特的技能组合,并已领导公司研究、产品和安全职能部门,鉴于她的长期经验,她非常有资格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我们对她在这一过渡时期领导OpenAl的能力充满信心。”

资料显示,米拉曾在特斯拉工作三年,2018年加入OpenAl。但值得注意的是,米拉同样不具备董事会成员席位。这意味着当奥特曼能被轻松驱逐,即使成为临时CEO的米拉也不具备实际话语权。

尽管董事会当前成员有4名,但据彭博社援引一位知情人士透露,OpenAI解雇阿尔特曼是因为首席执行官与董事会之间存在广泛分歧,尤其是伊利亚。

综合多方信息可以发现,伊利亚是OpenAl首席科学家,同时也是董事会成员,更是在格雷格的事件梳理中,通知奥特曼和格雷格开会并通知解雇消息的人。

相比奥特曼,伊利亚鲜少接受外界采访。公开资料显示,伊利亚2013年成为谷歌大脑的研究科学家,2015年离开加入OpenAl至今。既是ChatGPT关键技术路线领军人,也是大语言模型GPT-4的主要创造者之一。
 
在今年10月一次采访中,作为OpenAl首席科学家的伊利亚却说:“ChatGPT发布之初,OpenAI还不知道这能带来什么,我不得不承认,公司内部对此的期望再低不过了。当我们创造ChatGPT时,我甚至不知道它是否能带来任何好处。”
 
奥特曼出局事件发生后,伊利亚并未公开表态。不过在今年9月29日,伊利亚曾在社交平台提到“自我是成长的敌人。”最新一条动态在10月7日发布:“如果你把智慧看得比其他人的品质都重要,那你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似乎意有所指。

而在最新动态下方,几小时前一名坐标班加罗尔,标签为软件工程师、投资人的用户留言道“你犯了个错。”伊利亚没有回应。

一名投资人在该事件发生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奥特曼和格雷格被逐出公司真是可悲,但对于OpenAI的未来我个人并不感到担忧。毕竟,伊利亚作为技术前沿人员还在位,相信OpenAI能够继续创造奇迹。”
 
03
“地震”之后
 
无论如何,“地震”已经发生。
 
创始人的离职,很可能会影响公司未来的发展和战略方向,更不用说是一家人工智能领域的科技巨头。

若要讨论这场突发变革对OpenAI可能产生什么影响,很难不让人联想到1984年被苹果董事会辞退的乔布斯,历史似乎正在重演。国泰君安的首席市场分析师蒋亦凡甚至感叹:“莫非奥特曼拿了乔布斯的剧本?”

而眼下更为重要的是,如果OpenAI不认同“盈利的激增”,那么坚守“最初非盈利、造福人类使命”的资金将从何而来?投资者是否认同董事会的这种原则?

今年大股东微软向OpenAI投资约100亿美元,当前持有OpenAI 49%的股份。不久前的OpenAI首届开发者日上,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现身捧场时,奥特曼问他:“你觉得我们之间关系如何?”

纳德拉的回答是,今年OpenAI营收增长良好,两家公司的合作进展相当好。OpenAI与微软的合作将确保“我们都从对方的成功中赚钱,每个人都会很满意。”

看起来,“确保双方赚钱”似乎是微软CEO的态度。

微软确实从这笔投资中获益颇多。今年AI大模型席卷全球后,微软作为OpenAI的股东,股价也水涨船高,今年整体上涨超50%,当前总市值达到2.75万亿美元。

不过,马斯克对这场合作的评价是:“人类创造的最强大的工具(OpenAI),现在掌握在一个无情的公司手中。”

变动发生后,微软股价微跌1.68%。随后微软回应:“微软将继续与OpenAI保持长期性的合作关系,恪守对OpenAI的投资承诺,为我们的客户带来下一个人工智能时代。”
 
而曾与奥特曼不欢而散的马斯克既未对奥特曼出局表示震惊,也未落井下石。这位世界首富在格雷格发布的事件时间线下评论的关注点令人倍感幽默:“等等,你们用谷歌开会?OpenAI的合作伙伴不是微软吗?”


零壹智库推出“金融毛细血管系列策划”,通过系列文章、系列视频、系列报告、系列研讨会和专著,系统呈现“金融毛细血管”的新状态、新功能、新价值、新定位。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第四届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5篇)

《陆家嘴》交流会第6期(共14篇)

2022第一届中国数字科技投融资峰会(共43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耗时 17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