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被“过度金融化”毒害的年轻人

新金融洛书 · 零壹财经 2022-09-28 13:47:20 阅读:11443

关键词:P2P租金贷蛋壳公寓金融资金池模式长租公寓

作者:新金融洛书 · 雷慢   来源:零壹智库 2022年以来,北京、深圳和上海广州等地的法院,陆续宣判了几百件租客们起诉蛋壳公寓要求退还租金的案件,大多租客获得了法院的部分或全部支持,但租客们很快又发现了另一个问题: 蛋壳公寓的各地运营方们,赔无可赔。 雷慢翻看企查...

作者:新金融洛书 · 雷慢   来源:零壹智库

2022年以来,北京、深圳和上海广州等地的法院,陆续宣判了几百件租客们起诉蛋壳公寓要求退还租金的案件,大多租客获得了法院的部分或全部支持,但租客们很快又发现了另一个问题:

蛋壳公寓的各地运营方们,赔无可赔。

雷慢翻看企查查数据,蛋壳公寓在北京的运营方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自2018年以来,背负了707件房屋租赁诉讼案件,其中超过680件是2020年11月蛋壳公寓暴雷之后。

在上海,紫梧桐(上海)公寓管理有限公司2018年以来背负了443件房屋租赁诉讼案,405件发生在蛋壳公寓暴雷后。

在深圳,运营方深圳市蛋壳公寓管理有限公司共背负了134件房屋租赁官司,其中118件发生在2020年11月之后。

这些案件,租客们要求退还租金的官司大多胜诉,但在执行阶段,他们遭遇大多一样,蛋壳公寓无钱可赔。

上个月底,湖北人夏先生申请执行他在深圳蛋壳公寓租房时,损失的7682元租金及利息,深圳法院裁决词是:

本案被执行人目前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且申请执行人在指定期限内无法提供财产可供执行……需要等待继续执行的条件成就后再恢复执行。

在上海,租客们得到的裁决词大致相似:

经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本案被执行人紫梧桐(上海)公寓管理有限公司、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暂无财产可供执行,故无继续执行的条件……

在涉及蛋壳公寓租客要求法院执行退还租金的裁决书中,这句话是重复得最多的。

这样的遭遇,在裁判文书网上,还有江西的钟小伙、深圳的洪先生、北京的黄先生、上海的周女士……

01

大概从2018年开始,长租公寓们玩得一手好空手套白狼。他们从房东手里高价收房,低价出租年轻人。模式自然是亏损。但另一招“长收短付”——即利用“租金贷”大捆大捆地收租户租金,小张小张地给房东房费。


长租公寓常见模式,制图:雷慢

这时,便牵出一个金融玩法来了——以租金贷收入填补经营中的亏损现金流,维持资金链不断裂。蛋壳公寓还发明了“长租公寓租金收益权ABS”,自诩为业内首单。

一个二房东,也敢搞金融“创新”了么?

长租公寓这么做,无非是为了抢占原有租房市场,大多公寓都想放长线钓大鱼,用当下的亏损占领市场后,获得议价权后,再考虑提价盈利。这种行为成本很高,大多要靠烧钱支撑,商业模式本不可持续,明知不可为而为,是典型的“非蠢即坏”。

这招,活生生将一个租房中介模式,做成了金融资金池模式。

02

动不动就将服务业做成金融业、搞“资金池”的人,十有八九要资金链断裂。就是对金融略懂的P2P做资金池,6000多家如今也死得一家不剩了。但长租公寓祸害得比P2P更厉害,P2P还单单是祸害出借人,长租公寓不仅祸害租房人,还祸害房东。

2018年8月,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就炮轰长租公寓说:如果再继续高价收房、重装修,继续违规的N+1出租,

“会出现比P2P爆仓厉害得多的后果。”

他说这话后不到一周,杭州长租公寓“鼎家”办公地就人去楼空了,4000户交了一年房租的租户和无数没收到房费的房东成为受害人。

从P2P到共享单车、长租公寓,都存在一个问题——将服务业金融化,将服务业做成了金融业。P2P信息中介偏要做成了银行吸储放贷,租房的偏要搞资金池、发ABS,搞培训的也要做培训贷,拿着贷款去开新店。

2008年之前,美国华尔街的精英们将买房贷款合约,做成了MBS在资本市场发行,购买了的券商又将MBS的资产作为抵押证券打包,做成无数层CDO,最终引发金融危机。

做租房,本是有多少本钱做多少事,却要拿了租户的钱去烧市场,结果烧出一个大窟窿来。就等于将自己“高收低租”致命缺陷转移给了普通租户。

这就是风险转嫁的割韭菜大法。

03

雷慢写过,不光消费是有阶级性的,资本也是有阶级性的。

1836年,美国纽约20家最大银行里的18家、10最大保险公司和10家铁路公司组成了一个共同网略,它们在19世纪末的反“托拉斯”垄断运动中,用组织的形态,彼此调节不利于彼此牟利的竞争,并用组织对抗中产阶级的反托拉斯运动、农场主和社会改革。

长租公寓的事,若不是风投资本助力,蛋壳公寓也不至于从成立初的2434间扩张到倒闭前的43万间。共享单车要不是资本哄抬,创业者挪用押金扩张市场,也不至于烧出个数十亿计的押金窟窿来。

最可怕的是,长租公寓爆雷,引发了一个互害的社会局面:房东因为没收到房租而驱赶房客,房客因为交了房租被驱赶而怨恨房东。而那些引发矛盾的,一拍屁股跑路了。

长租公寓利用资本和商业模式,将风险转嫁给了租房人和房东,这种转嫁模式是有阶级性的,初出校门的学生或者说租房人本是底层,和据有房产的阶层隔了一道鸿沟。长租公寓爆雷,加大了两个阶层群体的矛盾和隔阂。这一现象,在“外卖系统算法压迫外卖员”的舆论潮中也出现过,在那里,资本利用算法和系统把风险转嫁给底层外卖员和消费者,让消费者和外卖员在矛盾中互害。


截图:蛋壳公寓微博下的留言

社会总是在思潮中演变的,一战后满是怨恨的德国社会,最终将纳cui推上了执政台。从P2P网贷到共享单车、长租公寓,我们这样把创新当镰刀使,逮谁割谁的商业行为,进而引发社会阶层互害,又能吃着什么好果子呢?

04

如果一个年轻人足够倒霉,他可能投P2P被诈骗,孩子培训被卷款跑路,骑自行车被侵吞押金、租房被骗房租。

这就是当前要避的坑,培训,不敢,怕跑路;租房,不敢,怕跑路;投资,不敢,怕爆雷;就是骑车交押金,也要掂量点:你够寿命排队吗?

这一切都有一个鬼魅在作祟,就是“过度金融化”。

细细思考这种悲剧背后,发现几个问题,即创业朝着“服务业金融化”“过度金融化”方向前进。P2P、培训贷、租房贷,都是这种金融化的产物。

服务业的过度金融化不一定改善服务业的水平,也不是管理风险的工具,而是被企业用来满足他们的贪婪,投机套利的冒险工具。

这种市场,兴,资本受益,亡,用户背锅。

蛋壳公寓上市的辉煌和租户无关,也和房东无关,他只和资本回报有关。


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

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美国,继续着“经济金融化”的结构性转变,这种转变让更多的财富笼络在金融从业者手上,结果2019年美国前1%最富有的人口掌握了全美42.5%的财富。人们以为美国疫情期间的抗议活动和暴力骚乱交织,是防疫失控和种族歧视的问题,更大的原因却是越来越严重的社会贫富两极分化问题。
 

2022年是传统产业加速数字化转型的一年,也是数字经济全面发力的一年。在顶层设计牵引下,围绕疫情常态化的宏观环境,产业数字化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主战场。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数字科技,与产业转型深度结合,构建新型生产要素和生产力,为数字经济发展带来关键助力。在这一过程中,无论是科技公司还是转型中的传统企业,行业标杆案例不断涌现。在数字科技应用全面发力的背景下,2022年,零壹智库联合《陆家嘴》、《价值线》推出第四届数字科技兵器谱系列榜单评选【点击了解详情】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陆家嘴》交流会第6期(共14篇)

2022第一届中国数字科技投融资峰会(共44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20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