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解读:转型潮下,再议P2P的价值与未来

陈文 · 零壹财经 2019-12-02 09:52:44 阅读:2332

关键词:P2P普惠金融监管网贷转型

近期关于P2P网贷政策层面的消息不断,监管的总基调是支持合规头部平台监管试点及积极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或者消费金融公司的。11月27号媒体披露的P2P转型网络小贷的试点指导意见好于市场预期,在一定程度也体现了监管在强调防范金融风险的同时重视P2P社会价值的务实态度,创造各种...

近期关于P2P网贷政策层面的消息不断,监管的总基调是支持合规头部平台监管试点及积极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或者消费金融公司的。11月27号媒体披露的P2P转型网络小贷的试点指导意见好于市场预期,在一定程度也体现了监管在强调防范金融风险的同时重视P2P社会价值的务实态度,创造各种条件让P2P平台平稳转型,以全新的姿态服务普惠。

从Lending Club的缘起谈P2P的社会价值

海外P2P兴起于美国次贷危机以后,作为一种全新的模式,P2P更多被拿来与银行做对比,相比较银行而言,P2P的优势在于:第一,P2P推动的是资金和资产的直接对接,减少了中间链条,能够有效减少金融中介的道德风险;第二,“点对点”分布式技术有效防范金融风险聚集在作为信用中介的商业银行身上,提高金融市场抗风险的韧性;第三,以线上化的手段更为高效地撮合资金,减少了中介费用,降低了居民负债成本。

在诸如美国这样的发达经济体,金融市场已经相当发达,市场放贷主体竞争也较为激烈。新的融资模式的出现及发展壮大要充分体现其相比较传统金融的优势。美国大量个人消费者通过Lending Club融资偿还银行信用卡欠款,实现存量债务组合朝着更低成本方向的优化,体现了Lending Club的生命力。

如何看待国内网贷的社会价值和风险暴露

美国的P2P更多是应该被拿来跟银行比的,但我们国内过去的思维误区恰恰是总把网贷跟银行比。对比银行体系,我们发现网贷的放贷利率实在是过高了,而相比较持牌机构来说网贷也是问题不断。但我们要深刻认识到,普惠金融解决的首要问题是能不能拿到资金的问题,其次才是以多少成本拿到资金的问题。P2P与银行服务的客群并不一样,更多解决的是能不能拿到钱的问题,其所服务的借款人客群风险天然更高。P2P与银行的可对比性并不强,其更多应当与线下民间金融对比。

与线下民间借贷相比,从减少道德风险、防范风险以及降低借款人负债成本等三个维度看,网贷都是更加有效率的融资方式。2018年年中以来的P2P暴雷潮,表面上看是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暴露,其实质则是经济形势不佳情形下民间借贷风险转移到了线上。在过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区域性的线下民间金融风险层出不穷,诸如温州等地更是几年就会有出现一次区域性的民间借贷危机,现在是线上网贷风险短期密集暴露。由于服务的主要是长尾客群,P2P实际上是为过去经济体的加杠杆买单,而在2016年以来的去杠杆中则受伤最重。但无论怎么说,尽管行业风险在去年风险密集爆发,但真正坚守P2P模式带来的总体风险一定比线下民间金融小,也更为可控,因为线上化运营的模式注定其信息披露较之线下民间借贷更为充分,相关金融风险的防范也更能做到未雨绸缪。

如果一刀切取缔P2P网贷,长尾客群的金融需求仍然真实存在,这些需求只会由地下金融满足,风险只会更大。我们注意到网贷行业整顿持续加码下,部分现金贷甚至超利贷在去年年中开始死灰复燃,给社会带来了诸多不稳定因素。对于已经在地方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实质监督下、仍在努力寻求备案试点的P2P网贷而言,无论是客户获取、放贷利率以及催收等方面已经能够做到相对合规化,但完全游离在监管视野之外的现金贷机构则真正通过(移动)互联网将传统线下民间借贷的乱象进一步扩大化。

如何看待近期的网贷政策及未来的网贷发展

金融创新和风险防范永远是个二难选择,当下部分地方政府对于本地平台一刀切强行退出的政策,更多是风险维度的考量,而忽视了互联网金融创新的社会价值。部分地区对于本地平台的强行退出,可能带来的不是风险的化解而是短期风险的进一步加剧,也对其他地区正常运营平台带来风险传递的压力。从中央层面上,从来没有“一刀切”的提法,在支持绝大多数不具备持续经营能力或者不具备合规条件的平台平稳退出的同时,也在支持合规大平台的监管试点,多方面创造条件让平台积极转型。

当下监管积极给予部分具备条件的头部平台创造各种转型持牌机构的机会,诸如陆金所在暂停P2P业务后平安消费金融公司顺利获批筹建,而玖富普惠的母公司玖富数科集团则在今年9月份顺利获得监管批准入股湖北消费金融公司成为第二大股东。此外根据11月27日媒体披露出来的由互金整治办和网贷整治办共同发布的《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P2P转型后的网络小贷的杠杆倍数设定为5倍,按照首期实缴货币资本“不低于转型时网贷机构借贷余额的1/10”的规定,以实缴货币资金而言的实际杠杆倍数空间更大,大幅高于市场先前的2-3倍杠杆预期,大幅降低了相应转型机构的资本金压力,使得其转型真正具有可操作性。事实上,在去年就P2P网贷备案实缴注册资本需要达到5亿乃至10亿的传闻,在这一传闻下,百亿级平台大多追加实缴注册资本到5亿乃至10亿级别,其中玖富普惠更是在2018年下半年实缴注册资本达到20亿;参考现在转型全国性网贷要求的“首期实缴货币资本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头部平台转型已经没有太多资本补充压力。

然而在这个市场上有人离场,有人转型,我坚信最后会有少数人能够成功留下来,而且这必然是真正坚守服务普惠初心、牢记规范民间借贷使命、定位纯粹信息中介平台的P2P。事实上,这样的P2P可以视为线上版的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关于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在2012年-2013年被社会各方面普遍寄予规范民间借贷市场的厚望。但即使作为其中典范的温州民间借贷登记中心,于2012年4月开业后,经过长达六年多的发展,迟至2018年6月底才实现民间借贷累计备案金额突破百亿大关;整体看来,国内数百家民间借贷登记中心在规范民间借贷市场中的成效一般。相比较而言,P2P在推动民间借贷线上化方面体现了自身模式的生命力,百亿级余额平台层出不穷,累计撮合金额达到千亿级的也不在少数。

部分头部大平台当前已经事实上形成了线上民间借贷撮合的规模优势和效率优势,其存在能够成为国家规范民间借贷市场的核心抓手之一。而9月初监管推动存量P2P全面接入央行征信和百行征信,构成了行业的一个重磅利好。对于普通的出借人而言,自己作为纯粹民间借贷方式出借,其无法对接央行征信和百行征信,相关债权债务关系的履约无法得到国家征信基础设施的支持,但通过P2P平台进行出借,借款人的相关逾期及违约信息接入央行征信,由此形成较强的还款约束,能够充分保障出借人的利益。对于借款人而言,只有在出借人的利益得到较强保障下,借款人的借贷资金可获得性以及借贷成本情况才能得到显著改善。接入征信使得纯粹信息撮合平台定位的P2P对于撮合的借贷双方真正产生价值,从而使得商业模式真正能够立足。
12月20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年度峰会“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即将召开。本次峰会将打造50+银行与消金、100+媒体传播、2项榜单、1000+嘉宾的行业盛况。12月20日,北京东方君悦大酒店,期待您的莅临!报名通道:http://hdxu.cn/iqGSK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17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