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限期已到!支付机构告别备付金账户 野蛮生长时代告终

夏心愉 · 零壹财经 2019-01-15 09:07:10 阅读:2961

关键词:备付金账户备付金集中交存央行支付牌照支付行业

听支付行业里的人说,今天,是一个历史性的节点。客户备付金的集中缴存,意味着支付行业野蛮生长时代的结束,靠吃利差“躺着赚钱”已经成为历史。 据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下发《关于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有关工作的通知》特急文件,1月14日是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

听支付行业里的人说,今天,是一个历史性的节点。客户备付金的集中缴存,意味着支付行业野蛮生长时代的结束,靠吃利差“躺着赚钱”已经成为历史。

据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下发《关于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有关工作的通知》特急文件,1月14日是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的大限之日,换言之,也是支付机构备付金100%交存的大限。


这事怎么看?对于支付行业而言意味着什么?如果您懒得阅读文字,我们为您附上一段语音解读。(不过由于这段语音制作于去年12月初,有些时间用词放到今年已不准确,烦请您略作脑补更正。)

备付金集中交存,支付机构该有多哭瞎呢?给大家讲几个“愉见财经”观察到的小故事吧。

海航系最近想出清下面的某块支付牌照,想赚FA的中介一路找下家找到我这里来。我看了一下牌照资质,很全,最值钱的移动支付、互联网支付、预付费卡发行受理等都有。

这种接近“全牌照”的资源,放在前两年动辄10个亿朝上,搞出20亿我也不会太惊讶。但对方说,现在报价能上10亿的接盘方几乎绝迹,最近一段时间支付牌照贬值得厉害——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备付金没得玩了。

是呵。备付金账户,那可是一张支付牌照里,曾经最性感的支点。有了它,路子野的支付机构简直可以干起理财、投资、放贷……

明明只有一张收单牌照,业务却做得像拿了“银行牌照”。

彼时,不少支付机构,靠备付金账户里的资金沉淀做“饵”,到银行那里钓两下,台词一般是“你不跟我合作,我就找XX银行了”,一些银行就乖乖地从了,比如给支付机构“放通道”。

再者,就算是同一家银行,在其内部,个金、网金、总行、分行都掌握一些支付接口,形成“九龙治水各管一段”的格局,支付机构也可以拿着备付金的“饵”来各个击破。

还有的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账户多而分散,从而导致支付机构可通过客户备付金,多头、超额获取银行授信额度。这笔发财钱,就妥妥地被用来运作了,比如去理财、甚至是去做风险投资。

性感的玩法是,本该“T+1”的支付结算,被做成“T+N”(资金留存)或“T+0”乃至“T-N”(信用放贷)。

对此银行们啥态度呢?咳咳,“愉见财经”给您扒扒银行人肚子里的那句顺口溜:存款立行、贷款兴行、结算瞎忙。

您知道了吧。跟支付机构只搞死脑筋的结算,没啥钱好赚,接近义务劳动。考核最重要的因素是存款。所以备付金账户,就是支付机构在银行面前最大的谈判筹码。

现在玩完了。大限已至,意味着筹码被“央妈”没收了。

第一道原因,备付金账户统一管理能保障资金安全,说白了,这本来就是咱们这些客户留在账户里的、属于我们的钱呀(好比网购买完东西付了钱,这笔钱还没到卖家账上;好比趴在余额里但没投货币基金的钱等等)。

第二道原因,有什么牌照做什么生意,只有支付牌照就老老实实做支付嘛。“央妈”一看备付金模式都被你们玩坏了,能不管管吗?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杨涛指出,备付金在成为支付账户功能拓展和支付机构商业模式创新的载体的同时,也出现了信息不透明、资金挪用、功能模糊等问题,这已成为监管者、支付机构、公众所面临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其实,支付机构在商业银行多头开户、多头连接,他们通过在各银行开立的备付金账户办理跨行资金清算,属于超范围经营。

这轮管教的发端,是人民银行在2017年1月13日下发的《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对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实施集中存管,亦即第三方支付机构在交易过程中,产生的客户备付金,今后将统一交存至指定账户,由央行监管,支付机构不得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

这轮管教的衍生,是2017年底的《关于调整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的通知》,强化备付金集中存管,规定从2018年起,1月仍执行当时集中交存比例20%,2月至4月按每月10%逐月提高,至4月份将集中交存比例调整到50%左右。

去年6月29日,人民银行再发《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宣布自去年7月9日起,再按月提高缴存比例,直到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

既然截至今天,备付金都要100%集中交存了么,那支付机构们原来自己的客户备付金账户就没啥存在的必要了,所以干脆斩草除根也关关掉算了。于是《关于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有关工作的通知》中就规定了今天作为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的大限。

除跨境人民币备付金账户、基金销售结算专用账户、预付卡备付金账户和外汇备付金账户外,支付机构应于2019年1月14日前注销在商业银行的其余备付金账户。

从备付金集中缴存的进展来看,更新到去年8月末的数据是,第三方支付机构交存客户备付金规模已达7638.43亿元,环比增长1225.12亿元。

对支付机构的影响几何?

首先表面来看,支付机构们涉及备付金的盈利点,无非是:

1,备付金产生利息;

2,赚赚手续费差价。

那么OK,反过来,影响就是:

1,减少利息收入,现在的利息显然不比往日了(估全行业备付金近一万亿);

2,跟银行谈判的筹码没了,底气就不足了,银行收的手续费可能会变高,银行以前愿意合作的灰色地带也会大面积收缩。

再深一层次,就是上文里依托备付金的类存贷玩法基本告终了。

此外,银行的“合作”收缩,势必也包括“断直连”。截至2018年12月31日,支付机构与银行间合作开展的支付业务99%已经通过银联、网联处理。

严监管之下,摆在支付机构们面前的或许也是生死命题:老的模式路到尽头,新的合规模式路向何方?

平安壹钱包CEO诸寅嘉表示,随着备付金集中存管、断直连等监管政策的持续推进,支付行业必然会有一段行业阵痛期,但这也推动行业向更为纵深的科技服务方向的转变。

支付行业新媒体“支付百科”分析称,备付金交存之后,支付场景成为第三方支付机构发展的重中之重,在这一方面,支付宝财付通也已通过不断拓展生态版图来增加支付入口,而中小支付机构由于自身实力等问题将面临转型难题。

2019年8月22-23日,“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暨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夏季峰会”将在贵阳召开。本次峰会由零壹财经·零壹智库联合中国零售金融智库共同主办,以零售金融研究为主题,齐聚100+银行嘉宾与顶级金融科技公司高管,通过“政策解读+案例分析+项目研讨+圆桌对话+晚宴交流”的形式,全方位探索科技赋能时代,零售金融发展。

活动报名链接:http://www.huodongxing.com/event/2497465700900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全球央行眼中的数字货币(共9篇)

Facebook 数字货币实验(共19篇)

网贷大转折——备案进度测评(共17篇)

保险业数字化转型探究(共11篇)



耗时 12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