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以太坊市值蒸发65亿美元,区块链信仰岌岌可危

一本财经 · 零壹财经 2018-08-17 10:25:48 阅读:2755


12小时,20%跌幅,65亿美元市值蒸发。从昨晚至今,以太坊(ETH)频频遭遇生死大考。

面对它的暴跌,哪怕在币市看惯大涨大跌的数字货币投资者们,都手足无措。

这是因为,与众多小币种不同,以太坊在区块链世界的地位不容小视。它的市值仅次于比特币,是全球市值第二大的数字货币。

“世界计算机”、区块链2.0的代表、智能合约与第三方Token运转的基石……以太坊的身上,承载了太多人对于区块链的期望。而信仰,不容摧毁。

但如今,在暴跌的币价面前,信仰岌岌可危。

以太坊为何暴跌?以太坊的矿工们将何去何从?以太坊未来将走向何方?一切都是未知数。

01两轮暴跌

8月13日这个夜晚,很多数字货币投资者难以成眠。

当晚11点起,ETH价格在短短两小时内跌去近10%,下探290美元点位。大量ERC20代币随ETH同步下跌,很多币种的跌幅甚至比其更甚。

在恐慌中艰难入睡的人们,在第二天一早,又见证了ETH的新一轮下跌。

8月14日早8点,ETH第二轮下跌启动,两小时内,再次跌去30美元,触及250美元点位,跌幅逾10%。


市场恐慌瞬间蔓延。AICoin数据显示,24小时内,价值92亿元人民币的ETH由市场流出。

实际上,从今年4月之后,ETH曾迎来一波小阳春,价格最高达到了840美元,但此后却一路下跌。

很多投资人因此被套牢。不仅如此,很多区块链从业者也深受其害。

作为区块链2.0时代的代表,以太坊一直是众多区块链创业者的首选平台。项目方借以太坊ERC20协议发币,投资方也大多选择通过ETH投资创业者。

“拿完融资的3个月后,我们手上的钱,也正好变成了原来的三分之一。”某区块链项目负责人张平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3个月前,他完成了项目的基石轮、私募轮融资。那时,ETH还处于小牛市。此后,ETH的价格开始下跌,张平每次打开公司的交易所账户,都会看到资产不断缩水。

“我们员工的工资都是通过ETH发的,但数量却是按照法币折算的,所以现在员工的工资一直在‘翻番’。”张平说,“还好,现在区块链行业的宣发,基本都是通过ETH收费。”

然而,他的庆幸似乎来得过早了。

今天早间,区块链媒体从业者李卫东被老板通知,召开一个紧急会议。会议的主题,就是如何处理公司账户上的ETH。

忍痛割肉,还是继续持有?这家区块链媒体的联合创始人们争吵不休。但很快,他们得出了一个共同结论:删掉刊例价中的ETH报价,以后只收法币和比特币。

02以加密货币避险

在ETH的下跌中,受影响的远不止是投资人与区块链从业者。首当其冲的,是靠挖矿获利的ETH矿工。

“要么关机,要么咬牙挺住,选择哪个?”今天,在一个ETH矿工群,以太坊矿工小齐闷闷地问。

在牛市时没几个人说话的矿工群,突然变得活跃。大家纷纷倒苦水,求安慰。

“ETH回到‘9·4’时的价格了。”

“我300美元抄底进了几个ETH,结果现在260。”

“关机了,还要跌,估计ETH价格到150美元会稳定。”

“收机器,型号1066或以上。”

……

在币价跳水的非常时刻,人们似乎只有抱团取暖,才不会情绪崩溃。

尽管如此,选择在今天关机的个人矿工,却寥寥无几。

“稳住,现在还能赚个电费。”山东矿工王瑞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自己觉得没必要关机。

作为ETH的信仰者,他仍然相信,它迟早会涨到460美元——“只要区块链还在”。为此,他愿意梭哈。

做电脑维修生意的矿工唐辉,更是决定一挖到底。

“打死也不关机,就是一个币只赚10块钱也挖,一直挖到机器烂。”

但他的本钱早就回来了,大不了剩一堆机器。

相对于用芯片矿机挖矿的比特币矿主来说,用显卡挖ETH的矿主承担的风险要小很多——即使哪天挖矿不赚钱了,二手显卡也可以折价卖出去。

比如一个600美元的显卡在用了一年之后,可能卖100美元左右。

挖ETH的,除了个人矿主,还有矿场。相对于个人矿主来说,矿场在面对此次价格跳水时,要淡定得多。

矿主吴迪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现在并非真正的矿难时刻。因为他所了解到的ETH关机价,在116美元左右,比现在的价格低一半多。

他认为,如果ETH低于那个价格,矿机停机,几千万张显卡流入市场上,而市场消化不了了,真正的矿难才会来临。

对于矿场来说,游戏规则并未改变:谁的电费成本高,谁就先被淘汰。

03未来

截至发稿时,稍有反弹的ETH,又迎来一轮下跌。

250美元,会是ETH的价格底线吗?

“短期有小反弹,长期继续下跌。”财经专栏作家殷浩天的看法是悲观的。

“ICO已经彻底丧失共识了。发Token的以太坊,也已经没有什么想象空间了。”他认为,这是ETH价格下跌的主要因素。

他还表示,在技术角度上,ETH的日线MACD、周线MACD、12小时MACD全部大开口向下,这预示着ETH价格短期内不会走高。

而ETH矿工丁凡则表示,比特大陆以太坊矿机AntMinerE3的出现,对ETH的价格走势来说,也不是一个好消息。

在此之前,矿工们是用显卡挖ETH的。2018年是个分界线:此前,ETH价格暴涨,矿工盈利丰厚;此后总算力上升,挖矿难度增加,加之显卡价格居高不下,挖矿成本不断攀升。

到现在,一台六显卡矿机连续运行24小时,一个月只能挖出约0.33个ETH。除去电费,单机月收益是几百块——这还是在设备不出故障的情况下。

今年4月,比特大陆推出了首个专为ETH挖矿研发的ASIC矿机AntMinerE3。

根据比特大陆官网给出的数据,与显卡矿机(八显卡)相比,用单台AntMinerE3挖矿,月挖矿收益将提高11%左右。

某种程度上,ETH因此变得“廉价”了。

ICO共识丧失,加上新的挖矿设备出现,预计在一段不短的时间内,ETH还会命途多舛。

作为区块链2.0的代表,以太坊至今仍是行业首选。但从矿工到区块链从业者,人们对于以太坊的共识,似乎在发生动摇。

然而,以太坊的自我进化仍未停止。以太坊社区仍然高度活跃。以太坊项目的未来,仍然掌握在社区手中。这些,或许能帮助它熬过寒冬。

而在技术迅速迭代的区块链世界,以太坊显然不是终点。

它的诸多竞争对手们,正在跃跃欲试。

(文/比萨棘轮;应受访者要求,部分人名为化名)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以太坊市值蒸发65亿美元,区块链信仰岌岌可危”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P2P网贷备案进度监测

    P2P网贷备案进度监测

  • P2P平台测评

    P2P平台测评

  • 上市互金平台监测

    上市互金平台监测

耗时 38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