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回归本源”使城商行、农商行承压,BATJ面临机遇还是挑战?

互联网+ 杨茜雯 零壹财经 2019-01-31

关键词:城商行农商行batj互联网联合贷款不良率

城商行及农商行回归本源对其自身的发展影响究竟有多大?不良率及资产利润率又会受到何种影响?
在“回归本源”的政策引导下,部分城商行及农商行的互联网联合贷款业务不得再跨区域。那么,城商行及农商行回归本源对其自身的发展影响究竟有多大?不良率及资产利润率又会受到何种影响?据此,我们选取了6家农商行及城商行以两个维度进行了压力测试。同时,BATJ们及其他金融科技服务机构又该如何这样的政策中找到机会?

一、城商行及农商行资产规模逐年扩大,农商行资产利润率增速最快

城商行及农商行随着近几年的发展,存款规模逐年扩大,增速可观。同时也随着规模的逐步扩大,城商行及农商行在我国银行业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开始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一)城商行、农商行存贷款规模逐年扩大

笔者整理了自2010年起,城商行在商业银行中的总资产占比及城商行、农商行的资产规模,见(图1、图2)。

图1:城商行及农商行存款规模
资料来源:wind

农商行资产规模及增速均同比显著上升,城商行资产规模逐年扩大,但增速不及农商行稳定。截至2016年初,城商行规模达到18.5万亿,农商行资产规模达15.3万亿。

图2:城商行及农商行在银行业金融机构占比
资料来源:·www.cbrc.gov.cn·零壹财经

2014年以来,农商行在银行业金融机构中总资产占比均高于城商行。自2010年起,城商行总资产在银行业金融机构中同比增长,且增速一直高于农商行,但自2015年起,城商行总资产在银行金融机构中占比增速下滑,与此同时,农商行总资产在银行业金融机构占比不断增加且增速加快。

(二)城商行资产利润率稳定上浮,大型商业银行及农商行增速反向变动

2014年至2016年,大型商业银行资产利润率增速同比下滑,但农商行及城商行资产利润率增速加快,但2016年后,农商行资产利润率同比增速放缓,大型商业银行开始回升。见(图3)。

图3:资产利润率
资料来源·www.cbrc.gov.cn·零壹财经

(三)城商行和农商行不良率有所分化

图4:不良率
资料来源·www.cbrc.gov.cn·零壹财经

我们由上可知,农商行及城商行的总资产在银行体系中占比逐年提高,重要性逐渐加强,与此同时,自2016年起,农商银行的不良率有所攀升。自2019年1月14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强化治理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下称《意见》)后,农商行及城商行要求放贷本着“立足当地,不跨区域”的原则。那么农商行及城商行吸收本地及异地存款后,放贷不能“跨区域”,将会对城商行及农商行的不良率、资产利润率会有哪些影响呢?我们先来看看城商行和农商行的存贷款等业务现状。

二、部分城商行存贷款业务及同业拆出

据统计,截至2016年底,全国农商行总计1055家,资产规模达20.2万亿,其中有5家规模超5000亿,1000至5000亿的农商行达23家,500至1000亿的共计27家。就区域而言,东部地区农商行资产规模最大,江苏、广东、山东三个省份的农商行资产规模最大。笔者随机选出了共6家银行(其中3家城商行、3家农商行)对其主要业务进行了整理(表1)。

表1:城商行、农商行主要业务整理(单位:亿人民币)
资料来源:各机构报表·零壹财经

(说明:2018年三季度报表中未披露的信息我们以2017年12月的数据为准,并以(2017)结尾做出说明。(数据截至2018年三季度报表))

上表中,拆出资金占资产总额的比例在0.57%-4.37%之间,占比1%左右的机构占多数。不良率在1.22%-2.2%区间,总资产规模较小的机构不良率普遍较高。且值得注意的是,上表中拆出金额占比最大的两个机构:农商行A及农商行B的不良率却在6家机构中最低。接下来,笔者将试着测算一下“回归本源”对其不良率和资产利润方面产生怎么样的影响。

三、回归本源政策对城商行和农商行影响几何?

城商行及农商行被要求“回归本源”,在开展互联网联合贷款业务方面将会受到限制,一个影响是因为当地优质企业太少,资金放不出去,从而导致收入减少,另一个是因为要求立足当地放贷,资金投放方面审核可能进一步宽松从而导致不良率上升。

(一)“回归本源“对整体不良率影响较小

笔者假设:样本银行将拆出资金的30%、50%、80%投放本地,且不良率为原来的2倍,将会对上述银行的不良率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表2)。

表2:不良率压力测试
资料来源:零壹财经

可见,当上述城商行将拆出资金的30%投放当地信贷时,若不良率控制不到位,可能将对原银行不良率造成万分之一至万分之四不等的影响,而贷出金额达到原拆出金额的50%至80%时,对整体不良率影响有所增加,可能达到万分之九,但整体而言尚可接受。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压力测试下对银行资产利润率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二)资产利润率将承受较大压力

我们同样以30%50%80%为标准,假设这30%、50%、80%的拆出资金均无法投放市场,则将导致收益降低,笔者以2019年1月22日的1YLRP(一年期贷款基础利率)为基准(4.31%)测算了6家样本银行的收益损失情况(表2)。

表3:收益损失情况(单位:亿元人民币)
数据来源:wind·零壹财经

上表中,拆出资金的机会利息对资产利润率可能造成万分之零点一至千分之一的影响不等,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看起来数值很小,但银行资产利润率一般不会超过1%,压力情况下,闲置资金对资产利润率的影响的变动可能高达10%!故而,在两种压力测试下,闲置的资金对样本银行产生影响似乎压力较大。故而,在适度增加不良率的情况下,加强本地投放,或为一种选择。从这一角度讲,“回归本源”对当地小微企业的支持或将会是行之有效的。但同时更加需要注意的是,如何在放贷过程中更加有效的控制不良或将成为城乡行及农商行业务开展的重心。这也为BATJ以及相关企业带来了机会与挑战。

四、回归本源对BATJ们机会与挑战?

我们发现,农商行及城商行在回归本地投放的背景下,其不良率及资产利润率均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而这也为BATJ的获客、风控技术提供了机会。

在控制不良率方面,BATJ可做一定程度的风控技术输出,城商行及农商行将对此类风控技术和风控模型的产生更多的需求;另一方面,为保证资产利润率波动在可控范围内,城商行和农商行对BATJ等机构的获客、引流技术将存在较大需求,以增加本地投放。见表3

表4:独角兽技术及合作银行
资料来源:零壹财经

同时,随着175号文件的下发,政策除了对出现问题及暴露问题的P2P机构进行清退外,对于规模较小的平台指引了良性退出机制,即转型。这一机制主要引导网贷平台向网络小贷、助贷机构或者为持牌资管机构提供导流!在网贷平台自身具备一定流量优势的情况下,为城商行及农商行进行导流服务将会是双赢的抉择。

五、小结

在“严控风险”,“回归本源”的监管背景下,农商行及城商行在短期内可能在不良率及资产利润率方面承压。但同时也正因为业务承担压力,才更需要与金融科技技术服务方加深合作与交流。届时,会放开更多与金融机构合作的机会。随着金融科技技术的发展,银行自身,互联网金融巨头(BATJ),也包括越来越多的科技服务机构已逐步形成了自身的科技服务体系。在这样的情况下,BATJ产品的有效性及合规性也在接受着考验。如何更好的赋能城商行及农商行,对他们而言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上一篇>P2P分叉,转型or备案对BATJ们有影响吗?

下一篇>瑞穗集团牵手中关村,共同推动中国金融科技发展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7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23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