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村镇银行生死局:有的沉沦,有的雄起

观点 李亚鑫 · 零壹财经视频号 2022-07-11 阅读:3094

关键词:村镇银行村镇银行生死局中小银行农村金融宝生村镇银行

有的村镇银行,真赚钱。

来源 | 零壹财经视频组
作者 | 李亚鑫 编审 | 肖世海

 

编者按:

村镇银行为何屡上热搜?

7月6日,据河北银保监局网站消息,河北银保监局批复同意武强家银村镇银行阜城家银村镇银行解散,业务由张家口银行承继。而村镇银行改革重组此前已有先例。今年4月,宁夏银保监局的批复显示,同意宁夏平罗农村商业银行吸收合并平罗沙湖村镇银行,并承接后者的债权、债务。

同时,2022年4月的河南村镇银行事件,更是持续发酵到现在。村镇银行的由来是怎样的?目前中小银行存在哪些问题?有哪些值得学习的中小银行“重生”路径?下面为大家分享一篇文章,一起探讨中小银行路在何方?


“ 宝生村镇银行、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典型的中小银行发力金融科技“样本”。”

我们常说“理财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只是在过去,大家觉得所谓的“风险”只存在于以股票、期货为代表的高风险投资领域。偶尔有一些人因为高额利息落得人财两空,也往往是因为误入了非法集资的骗局。然而,今年4月份发生的一件事,或许为大家敲响了新的警钟。

4月18日,河南安徽等地多家村镇银行在没有提前发布通知的情况下突然关闭线上系统,致使在多家金融平台上购买存款的储户无法进行存取。随着事件的发酵,其波及范围也进一步扩大,据不完全统计,此次村镇银行风险事件可能涉及到近百万储户,总计金额高达400亿。无论是低息、存款,还是银行,每一个词都能触动大家脆弱而敏感的神经,一些人不禁感叹——存款有风险,储蓄需谨慎!


关注“零壹财经视频号”,看更多精彩内容!

以下为零壹财经视频号“中小银行困局”的主要内容:

大家好,我是零壹君,欢迎来到我的频道,了解数字科技,读懂数字经济。近期部分村镇银行暴露的问题不仅损害了自身形象,也危及到了整个中小银行群体的信誉。有鉴于此,今天的视频,就让我们一起来探索一下以村镇银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路在何方!

对于很多生活在城市的朋友而言,村镇银行是一个相对比较陌生的事物。久居大城市的人们,身边遍地都是国有大行和地方龙头银行,如果偶尔看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某某村镇银行”,不免有种李逵遇见李鬼的错觉。事实上,村镇银行不仅不是山寨“小作坊”,而且是根正苗红的正经商业银行。具体来说,所谓村镇银行是指经中国银行保险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依据有关法律、法规批准,由境内外金融机构、境内非金融机构企业法人、境内自然人出资,在农村地区设立的主要为当地农民、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提供金融服务的银行业金融机构。

虽然村镇银行是我国银行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相较于其他银行机构而言,村镇银行的起步要晚很多。回顾历史,村镇银行的起步最早可以追溯到2006年,当年年底,银监会出台了《关于调整放宽农村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准入政策,更好支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在四川、吉林等6个省开展试点。07年伊始,银监会又进一步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在为村镇银行的发起设立和经营管理提供制度保障的同时,也将试点扩大到了全国 31 个省份。同年3月1日,我国首批 3 家村镇银行正式开业。

随后在2008 年至 2009 年间,经过前期的摸索后,村镇银行发展开始进入催化期。这一时期,农业银行作为大型商业银行代表,率先在湖北和内蒙古发起设立了汉川农银村镇银行和克什克腾农银村镇银行两家村镇银行,在开创了大型商业银行设立村镇银行先河的同时,也吸引了建行、交行、民生、浦发等银行纷纷入局。

随后村镇银行发展进入提速期,从2010年到2014年,5年间新增村镇银行超过1000家。据银保监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银保监会共核准成立村镇银行1651家,覆盖全国31个省份的1300余个县(市、旗),县域覆盖率超过71%。虽然单个客户交易规模不大,但整个村镇银行市场却是一块儿“大蛋糕”。据有关报告显示,2018至2020年,全国村镇银行资产总额分别为1.51万亿元、1.69万亿元和1.94万亿元,总资产三年平均增速为13%,增速位居传统银行金融机构首位。

经过近16年的发展,深耕“三农”领域的村镇银行,在激发农村金融活力和助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不过,由于以“三农”为代表的下沉金融市场相对分散,难以进行规模化、系统化的管理,即便是深耕农村地区的传统大型银行也力有不逮,未竟全功。而村镇银行发展时间较短,资本实力和管理能力以及人才储备与传统大型银行当然不可同日而语。换句话说,要让能力最弱的员工去干最难的活,当然是难上加难。近期发生的一些事件,也正是以村镇银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所面临困境的集中体现。从现有公开资料和数据来看,一些专家认为目前中小银行存在的问题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吸收存款能力较弱,盈利空间不足。根据相关规定,在乡(镇)设立的村镇银行,其注册门槛低至100万元。一百万不一定能买一套房,但却能开一家银行。相较于大型商业银行动辄数百亿甚至上千亿的注册资本,村镇银行的资本实力要薄弱很多,相应的其抗风险能力以及品牌形象也就大打折扣,进而导致在其主打的农村地区很难赢得储户信任。

不仅仅是村镇银行,一些县级农商行、信用社等其他中小银行也面临着同样的难题,虽然贷款主要投向了本地,为本地经济作出的贡献不比大型银行少,但在吸收存款过程中却面临大型银行的碾压式竞争。

因此,为了吸纳存款,中小银行往往只能采取高息或送礼等变相高息的方式。比如某些村镇银行的违规线上存款产品给出的一年期存款利息普遍在4.1%到4.9%之间,而目前五大行5年期存款利息也不过才2.75%。随着大型商业银行在市场下沉方面达成共识,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的生存空间也被进一步挤压。高吸低贷的经营模式在压缩中小银行生存空间的同时,也提高了其潜在的经营风险。

二是,股东资格审核不严,公司治理混乱,内控不严,存在一定的监管死角。以近期出现风险事件的几家村镇银行为例,根据“天眼查”显示,柘城黄淮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和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均由许昌农村商业银行控股或投资。值得注意的是,许昌农商行的注册资本为10亿元,但根据其2021年年报显示,其实缴资本竟不足7千万元,这意味着70多位股东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足额缴纳投资款,而且这70多位股东中有25人因为各种问题而成为被执行人。不仅如此,从明面上看,实缴资金最多的德亿田公司应该是第一大股东,但根据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该公司只是为开泰商贸代持股份。

当然以上只是中小银行股权治理混乱的冰山一角,根据媒体报道,类似的情况数不胜数。如晋州恒升村镇银行,赵强名义上仅是一个占股5%的个人股东,但因监守自盗骗贷26亿案发被抓后,赵强称除了发起法人瓯海银行占股40%外,余下股份都归自己所有。总的来说,因为未对资金来源进行严格的穿透审查,导致中小银行股权代持现象较为普遍,以至于股权过于集中,实控人权力缺少监督和制约,严重影响了中小银行的公司治理,并衍生出极大的风险隐患。

三是,数字科技水平偏低,风险管理能力、客户服务能力较差。从总体水平来看,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普遍面临着信息系统建设滞后、金融科技支撑不足以及渠道拓展能力较弱等问题。以风险识别和评估手段为例,村镇银行风险识别、评估主要依靠经办人员的主观判断或传统的定性分析,在大数据应用、定量分析及前瞻性风险识别应用上存在滞后现象。在产品线方面,村镇银行金融科技配套设施相对落后,网点自助服务设备投放少、智能化水平不高,缺乏手机银行、网上银行等金融服务投入和产品创新,进一步降低了其市场竞争力。

解决上述问题并非一朝一夕,不仅需要在顶层设计上继续优化,还需要大刀阔斧的整改、整顿和整治。但现阶段,通过金融科技支持和数字赋能,提升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竞争力和安全性,或许是当前更务实更可行的选择。业内一些中小银行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金融科技作为发力的方向。

我们找到了两个非常典型的中小银行发力金融科技的案例,第一个就是位于深圳的宝生村镇银行

老话说得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虽然都叫村镇银行,但各个村镇银行所处区位、面对的市场主体等千差万别,只有因地制宜,走差异化路线才更有可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在这方面,深圳南山宝生村镇银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该行地处有着“中国硅谷”之称的深圳南山区,虽是村镇银行,但它面对的市场主要以新经济和年轻人为主。为此,该行决定大力投资新经济、重仓年轻人。具体来说就是根据地区特性,将主要客户群体锁定在A轮及A轮以前的有一定核心竞争力的中小微科技企业或创业团队。

具体做法上,宝生村镇银行通过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深耕,打造出了科技金融子品牌“青赢”。经过5年的技术积累和体系筹划,“青赢”成功整合了各方资源,构建起一条集“政府+客户+宝生+专业机构+风投机构”为一体的“青赢”生态圈。

在生态圈中,“青赢”推出了金融科技专属产品服务——“青赢计划”,该计划包括:创客信用支持计划;初创期、成长期的投贷联动计划;政府贴息扶持计划;企业增值福利计划等一系列内容。不仅如此,“青赢”生态圈根据客群的不同特点和需求,推出了定制化的“创客贷”、“孵化贷”、“成长贷”和投贷联动业务模式及增值服务等产品。

总之,通过“青赢”生态圈,宝生村镇银行打造了一条贯穿初创企业或团体生命全周期的特色化产业链,向初创企业提供全方面的专业服务。截至2021年12月末,“青赢”累计服务了339个创业团队,实现了50家投贷联动项目落地,累计贷款金额近22亿元,贷款规模增长近10倍。

自力更生固然是好,但对于一些区位一般、实力薄弱的村镇银行而言,借助同行的帮助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便是同行帮助下的受益者,该行位于我国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隆德县,在没有得到同行帮助进行数字化升级之前,该行一直被科技力量薄弱和科技系统建设滞后所掣肘。拿最普通的银行卡来说,该行直到2018年都还不能办理银行卡,所有业务都是通过存折办理。如此种种,使其业务发展一度陷入瓶颈。

好在,随着2017年兴业银行正式入驻宁夏,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的发展也开始迎来了曙光。在深入了解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信息系统建设的需求和痛点后,兴业银行有针对性地为该行提供了一整套信息系统建设和运维保障方案,包括核心业务系统、信贷管理系统以及人民银行大小额支付等外围系统。

经过改造升级后,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正式告别了过去手工统计数据的原始做法,实现了线上客户数据收集、整理和归纳,贷款审批速度和质量显著提升。不仅如此,在兴业银行旗下科技公司兴业数金的技术支持下,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也优化了自身的经营分析系统、综合报表系统、监管报送系统及反洗钱系统等诸多系统,在系统上线的当年,其反洗钱报送的准确率就达到了98%以上,彻底解决了监管报送的质量问题。

此外,通过借助兴业数金的平台,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在2020年5月进一步上线开通了超级网银,实现了转账秒到,当年6月又顺利加入了上海票据交易所,并具备了申请证券债券市场会员的资格。这一系列帮助改造,使得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成功破除了业务瓶颈,实现了“鸟枪换炮”的巨变。据年报显示,2018年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的资产总额为6.37亿元,全年净利润仅为973万元,到2020年其各项经营指标均发生了可喜的变化,贷款余额达3.6亿元,其中涉农贷款余额2.7亿元,总资本也达到了7.8亿元,净利润增长至3466万元。

最后,虽然数字赋能和金融科技能够有效提升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的服务能力和影响力。但中小银行的盈利能力弱、安全性低、监管存在漏洞等问题依然是制约其发展的重要因素。根据《2021年度村镇银行调研报告》显示,2020年村镇银行不良贷款率已达到4%,净利润较上年下降24%。随着大型商业银行的下沉,村镇银行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压。而随着近期风险事件的曝光,村镇银行潜在的监管漏洞和风险也进一步暴露。

就维护金融市场稳定出发,未来很可能会对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进行一轮大的改革,除了监管和问责方面的收紧,有分析人士预测,盈利能力弱和股权结构混乱的中小银行可能会被合并或拆解,余下的中小银行在保持服务“三农”核心理念的同时,也会朝着专业化的小众银行进行改造升级。总之,中小银行的存在符合现实的需求,顺应国内金融市场的诉求,但未来并非每个中小银行都能存在!

好了,今天的视频就先到这里。了解数字科技,读懂数字经济,我们下期再见。

参考文献:
[1].中国经济网:4家村镇银行取款难后续:股东涉嫌违法犯罪,储户不知道河南新财富.
[2].澎湃新闻:从“破局者”到“取款难”,村镇银行怎么了?
[3].新浪财经:河南多家村镇银行400亿存款暴雷,百度、小米、360或牵涉其中.:
[4]. 戴薇,边皓,刘新媛. 村镇银行发展问题研究[J]. 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13(Z1):81-83. DOI:10.3969/j.issn.1671-511X.2011.z1.026.
[5].产业信息网:我国村镇银行发展历程及2016年村镇银行经营现状分析.
[6].中研网:2022年村镇银行行业现状及发展前景分析.
[7]. 融信云特:《2021年度村镇银行调研报告》.
[8]. 网易清流工作室:村镇银行事件惊天内幕:河南新财富团伙至少渗透13家银行.
[9].金融界:深圳南山宝生村镇银行“青赢”计划荣获深圳银行业优秀案例.
[10].新华网:村镇银行蜕变背后的科技智囊——兴业银行.



零壹智库推出“金融毛细血管系列策划”,通过系列文章、系列视频、系列报告、系列研讨会和专著,系统呈现“金融毛细血管”的新状态、新功能、新价值、新定位。
 

上一篇>“算法新规”施行四个月后,我在“算法透明”上看到两个问题

下一篇>场景、技术与资本,谁在阻碍机器人变智能?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第四届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5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6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