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舆情 > 零壹智库闭门会·第3期:互金发ABS,难在哪?怎么解决?

零壹智库闭门会·第3期:互金发ABS,难在哪?怎么解决?

闭门会 孙爽 · 零壹智库 2016-11-23

关键词:消费金融互金abs评级FICO互金

“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时间点,通过你的技术和专业知识获得溢价,当这块资产没有人懂的时候你懂,你肯定能拿到比别人更好的回报。”

 


 

背景资料:"如果你有一个稳定的现金流就将它证券化吧"是坊间流传甚广的"华尔街名言"之一。然而,什么是资产证券化?

通俗来讲,资产证券化(Asset Backed Security,又名资产支持证券,下文简称"ABS")是指将缺乏流动性、但具有可预期收入的资产,通过在资本市场上发行证券的方式予以出售以获取融资、提高资产流动性的手段。

2005年12月,我国首单ABS--开元2005年第一期信贷资产支持证券由国家开发银行发行于银行间市场,发行金额41.77亿元。据零壹财经统计,截至2016年10月31日,我国共发行ABS 854支,累计发行金额接近一万七千亿(具体为16,837.33亿元)。


近日,零壹财经联合华创资本举办了"新金融ABS创新与实践闭门研讨会"。本次闭门研讨会上,与会嘉宾坦诚交流了互联网金融企业发行ABS的困难之处,并探讨了可行的解决之道。

互金企业发行ABS的动机
——低成本机构资金的诱惑

宜信ABS业务高管秦琴称个人资金好拿,但成本太高,机构资金成本低,但非常难拿。她认为谁先拿到低成本资金,谁就能给投资人更大收益空间。

互金企业发行ABS,难在哪?
——难以实时追踪资金流向、无资产管理人

数信互融CEO罗杰认为其实投资者很愿意看互金企业的资产,因为传统的国企债、地方融资平台债和地产债等对投资者来说是"资产荒"的状态,但是由于以前国内是刚兑环境,没有风险定价,以至于投资者没有能力去看资产,没有办法穿透主体看资产本身。罗杰具体讲了投资者在评估互金企业发行的ABS时面临的三个挑战:
 

1、投资者不敢相信发行人样本池跟发行人总体资产池的资产质量相同,害怕发行人给投资者看的是"好"的资产,但是在总体发行资产里掺杂一些"坏"的资产。这个问题事关发行主体的道德风险,也和我国没有如FICO评分和LTV(贷值比)之类的"灵魂指标"有关。

2、互金发展历史还不长,很多互金资产没有很长的表现期。没到表现期的话,资产质量通过什么样的方法模拟到表现期和它的违约分布是怎样的情况是最大的挑战。

3、知道违约率的分布后如何把它转化成未来现金流。



秦琴也认为监管对互金企业发行ABS的顾虑在于其认为难以实时追踪资金用途,没有场景,比如借钱给客户后并不清楚这些人是买方了还是将资金用到了别的什么用途。

第一车贷CSO褚华骏提到了互金发行主体倒闭的风险,"在ABS里面提前清偿提前还款,如果弱循环下去这一期就没有循环购买了就解除掉了,但是这对投资人来讲不好,它投资了24个月只拿了18个月利息。这个事情还需要专门机构做这个事情,主体真的不行了谁是后面的人,资产是很好的,谁来管理,像收那种垃圾债,那原始权益人都没有了,那后面的人是谁呢?"他认为ABS发行生态中需要有资产管理人的角色。

怎么解决?
——确立标准、加强系统建设、引入资产管理人、引入持牌金融机构

秦琴称过去网络小贷受注册资金的限制,很多都没有展业,比较赞同带牌照的机构的市场空间会迅速的增长,其目标是拿到金融牌照,在金融机构里面拿到低成本的融资。

奥纬咨询合伙人盛海诺称其针对互金企业发行ABS的特点解决方案主要是两方面:

第一方面是说引入有信贷风控体系的中介机构,像信托或类信托的平台,放款的时候都通过信托来走提高资产风险管理的标准化程度和透明度;

另外一方面加强市场数据分析基础设施和系统的建设,让资金方可以查到底层资产的现金流并进行主动管理。

中信证券资产证券化业务线副总裁张志迪也提供了一些解决思路:
 

首先,在内部创造包含违约率、逾期分数等指标的标准;

其次,要建立一个系统。ABS尽职调查(下称"尽调")与其说是在尽调资产,不如说是在尽调系统的有效性,在尽调是否每一笔资产是否符合标准,因为很多循环购买的互联网消费金融资产在监管无异议函下发后会已经变成现金。如果系统是有效的,以后尽调只要监督系统就可以了。



开通金融副总裁任远提出了两种预案:
 

1、与多家从事类似业务的资产方合作,互为备份服务商。

极端情况下一家机构出现问题,把它的资产交给另外一家管理,因为是从事类似的业务,不管在系统还是流程上都更容易的接管资产。现在大部分资产方的业务都是很常规的,3C分期,车抵,房抵等,很容易找到多家类似的资产方;

2、信息本身的问题——如果资产方已经出现了问题,往往无法配合做资料和信息的转移。而没有借款人的联系方式等基础资料,也没有历史的还款情况,谁也无法接管这些资产。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又回到了(前面讨论过的)中介和系统的问题:

在项目正常存续期间就要未雨绸缪,除了资产方自己管理资产,记录借款和还款情况,还要把这些信息同步到开通的资产管理系统中。开通替资金方管理这些信息:在正常存续期,生成资产质量报告;而如果资产方出现问题,资金方依然持有完整的数据,可以安排其他机构接管资产。



阳光信保总裁张见称引入保险是互联网金融可以考虑的增信方式。

北京市汇融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稚萍认为对互联网平台公司来说,有几条红线不能碰:
 


第一资产必须真实;

第二一定不能碰钱直接收钱,资金要通过平台委托银行收或者信托收,由第三方机构收取资金;

第三不能做不实的宣传。



关于投资者担心的主体消失问题,张稚萍表示“法律体制上可能有一些需要引入SPV的机制,我们的公司法里面没有SPV,我们的信托法律也有待于完善,包括互联网金融协会应该承担很多的责任,比如说在互联网平台从事的交易应该自动天然有一个备份,出现问题有取证或者利益继承也好。

“但现实是新的事物产生以后法律都是滞后的,需要我们从业人员慢慢形成规则、形成交易惯例再反映给国家相关部门,以便制定出相应的规定,使我们相关当事方的利益得到比较好的保护。”

前途光明
——更规范、更高回报

中泰证券债券与结构融资部执行总经理段涛说:“ABS不光是融资手段,客观上也能对企业进行规范和标准,因为大家在开展业务的时候会考虑到证券化的问题,所以需要尽可能的标准、规范。

“企业包括中介结构根据监管和市场投资人的需求把业务的规范性和风险控制做好,只要是好的东西市场上肯定有投资者认可的,除了公募的ABS以外也会有私募ABS的渠道。”

张志迪勉励各位嘉宾称"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时间点,通过你的技术和专业知识获得溢价,当这块资产没有人懂的时候你懂,你肯定能拿到比别人更好的回报。"

耗时 20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