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慈善法限制个人网络募捐?看看国外“捐赠众筹”如何做

爱有财资讯 · 零壹财经 2015-11-03 09:36:16 阅读:7717

关键词:众筹项目公益众筹

零壹研究院原创 by牟里楠 据新华网报道,10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草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这一酝酿10年之久的法律终于提交审议。慈善法草案在慈善组织的公开募捐资格方面有所放松,但明确规定“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不得采取公开募捐方式开展...
零壹研究院原创 by牟里楠

据新华网报道,10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草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这一酝酿10年之久的法律终于提交审议。慈善法草案在慈善组织的公开募捐资格方面有所放松,但明确规定“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不得采取公开募捐方式开展公开募捐”。

而对于互联网募捐,草案规定:“在省级以上民政部门登记的慈善组织可以通过其网站或者其他网站开展募捐。在设区的市和县级民政部门登记的慈善组织,可以在其登记的民政部门建立或者指定的慈善信息平台开展互联网募捐。”

两条规定相结合,很可能意味着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或不在民政部门指定的网站上(省级登记的除外)开展募捐,都是非法的。由于这一法律还是草案,后续可能进行修改,本文暂不做过多评论。但个人互联网募捐这事能不能搞成,可以怎么搞,我们不妨看下国外的典型案例。

10月21日,美国著名众筹网站Indiegogo将旗下主打慈善、捐赠等以个人募资活动为主的众筹板块Indiegogo Life独立出来,成立了新的捐赠众筹平台Generosity,突出捐赠众筹方向。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不是一次简单的业务调整,而是Indiegogo向捐赠众筹老大GoFundMe发起挑战的标志,后者在2014年底一举超越Kickstarter,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众筹平台。

捐赠众筹平台代言人--GoFundMe


GoFundMe是一家美国众筹网站,于2010年上线。不同于专注、精致的Kickstarter和开放包容的Indiegogo,GoFundMe从运营伊始就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GoFundMe的目标是建成一个为个人需求、个人活动或是个人目标提供众筹募资服务的平台,它的服务范围十分广泛,例如为患病的亲友募捐,为一场体面的葬礼募捐,为社区的橄榄球队募捐,或是为一场旅行募捐等等。目前,GoFundMe接受来自于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一些使用欧元的欧盟国家的众筹项目,全世界各地的人都可以在GoFundMe上进行捐赠。

与行业大佬Kickstarter和Indiegogo相比,在GoFundMe上发布的项目更接地气儿,更贴近个人生活。GoFundMe将项目分为21个大类,包括重大灾难、医疗、志愿者、紧急事项、教育、纪念、体育、动物、生意、慈善、社区、竞赛、创意、节日、信仰、家庭、重大新闻、婚嫁、旅行、心愿和其他等。先锋金融综合研究所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8月30日,GoFundMe上有约17%为医疗众筹项目,11%为筹集学费项目,10%为筹集旅行费用项目。

GoFundMe要求发起人使用实名,保证项目的真实和信息的透明,但捐赠人可以保持匿名。一般情况下,众筹项目通过社交媒体分享后,所受捐赠基本都来自于发起人的亲友、同事、同学、邻居等生活中的熟人。对于项目的真实性,GoFundMe不予以百分之百的保证,仅是鼓励捐赠者只对认识和信任的熟人进行捐赠。除此之外,GoFundMe还要求发起人保证个人信息与Facebook信息一致。

在GoFundMe上发起众筹项目十分简便,项目可以不设定时间限制和目标筹款金额,这意味着受赠人可以随时提现而不会影响众筹进程;捐赠者进行捐赠也很容易,还可支持月捐。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GoFundMe上进行众筹并不免费,平台会从每个项目的募得资金里抽取5%作为手续费,第三方支付机构也会收取一定的手续费。

GoFundMe对收费原因的解释是:GoFundMe所收费用主要是运营费用,用于网站维持、人员工资等。GoFundMe的收费政策使其具有很强的盈利能力,无需外部资金输血。所以它直到2015年4月末才传出准备融资的新闻,那时其估值已超5亿美元。

福布斯中文网数据显示,按现有收费政策测算,GoFundMe在最近12个月内实现营收5,000万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利润,而Kickstarter的年利润仅在500万到1,000万美元之间。2011年至今,GoFundMe取得的数据在众筹行业内十分亮眼:

1、腾讯科技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4年9月,GoFundMe平台上共发起了近15万个教育类众筹项目,总筹资额达到1,777万美元。2011年至2014年,有关学费的众筹项目已增长了约45倍;

2、2014年,GoFundMe为一个绝症女孩筹集了183万美元的医疗费用,这是GoFundMe平台上筹资最多的项目;

3、2014年底,GoFundMe在筹款额上一举超越Kickstarter,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众筹平台;

4、2015年5月18日,GoFundMe平台上的筹款额已经达到10亿美元,这些筹款来自于100多万个募资活动的1,100多万捐赠者;

5、2015年7月,GoFundMe的联合创始人向Accel Partners和Technology Crossover Ventures等投资机构出售了多数股份,完成了首轮融资,估值达6亿美元。


GoFundMe在众筹行业内一直都不能算是明星企业,没有像Kickstarter和Indiegogo们那样备受关注,可以说是一直在“闷声发大财”。然而,随着业绩的突飞猛进,GoFundMe的行业地位开始凸显,也越来越多的受到业内同行的关注和效仿。这也正是Indiegogo将聚焦于个人募资活动的Indiegogo Life板块独立出来,推出Generosity的主要原因。

“闷声发大财”的秘诀

GoFundMe的追随者们包括Generosity(Indiegogo Life)和Tilt(原Crowdtilt)等,他们都采取了各种方式与GoFundMe展开竞争。新成立的Generosity表示他们不会向个人募资活动收取费用(支付手续费除外),将以较低的价格进行竞争。而Tilt自更名之后,对原有网站进行了重新设计,希望通过顺畅的用户体验来吸引用户。

然而,这些举措在短期内似乎无法撼动GoFundMe在捐赠众筹领域的老大地位,因为GoFundMe拥有独到的“发财秘诀”。

为了一切众筹

与Kickstarter只关注创意项目相比,人们在GoFundMe上几乎可以为了一切众筹--或者说任何什么人都可以因为任何理由在GoFundMe上众筹。2013年时,曾有一位美国女职员为了偿还从主管处盗取的钱,在GoFundMe上发起了众筹,最终得到了一定数额的捐赠。她表示,众筹的目的只是为了说明“自己并非是一位坏公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走错了路而已”。另一则事件发生在今年,美国一家“反同”披萨店为弥补因坚持立场而遭受的财务损失,在GoFundMe上发起了众筹,两天时间就筹集到约84万美元。除此之外,GoFundMe上还发起过为杀害黑人少年的警官达伦o威尔逊提供支持的筹资活动,虽然该活动最终因为争议太大而被发起人关闭,但筹资总额已高达43万美元。

在对众筹原因的接受程度上,GoFundMe显得更加开放,它一直强调平台的中立地位,认为“最开放的平台将拥有最大的影响力”,正如Facebook、Twitter们做的一样。

病毒式传播

GoFundMe要求每个发起人都具有真实的Facebook信息,在发起项目之后可以将项目信息分享到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站,让自己的亲人、朋友、同事、邻居等熟人都参与其中。同时,GoFundMe强调故事真实、信息透明,一个真实感人的故事往往能快速吸引人们的注意--人们即使不直接进行捐赠,也会愿意通过社交网络把项目分享给其他可能进行捐赠的人,毕竟点击分享按钮只是“随手之劳”。基于以上两点,再与时下热点或敏感话题相结合,很容易造就病毒式传播的募资活动。

2013年12月,美国佛罗里达州居民Curtis Shannon在社交网络上曝光了一段自己被警察暴力威胁的视频,该视频在社交网络上迅速传播开来。人们在对Curtis Shannon表示同情的同时,也在GoFundMe上用于支持其法律费用的众筹项目上慷慨捐款,使筹款金额很快达到了3700美元。除此之外,上文中提到的捐赠“反同”披萨店的众筹活动和警官达伦o威尔逊的众筹活动都是利用热点事件和敏感话题进行病毒式营销的典型案例。

在病毒式营销的过程中,GoFundMe实际上完成了对平台的品牌推广,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GoFundMe和其从事的工作。

去XX的规则限制

与Kickstarter繁琐的规则限制相比,在GoFundMe上发起众筹项目显得十分简单。“发起-募集-收款-管理”四步便捷的流程,项目没有时间限制和目标筹款金额限制,受赠人可随时提现又不影响众筹进程,没有杂乱无章的广告,这些使得用户几乎无需花费太多时间成本和学习成本即可轻而易举的发起一项属于自己的众筹活动。

即使与其他捐赠众筹网站相比,GoFundMe也有其独特优势。页面风格上,同类网站Generosity和Tilt虽然更加酷炫但不够接地气儿,强调发起项目而不是展示项目;GoFundMe页面简洁清晰、分类明确,强调展示项目而不是发起项目。发起流程上,Tilt需要设定筹款时间(最长60天)和目标筹款金额等,对发起项目的原因也有所限制(不允许发起与虚拟产品有关的项目)。Generosity发起项目则需要8个步骤,比GoFundMe更加复杂,并且它推荐发起人优先使用Email而不是社交网站分享项目信息。

总体来说,GoFundMe抛开了众筹平台应有的大部分规则限制,无论是从页面设计还是从用户体验上看,它都显得平实又贴近生活,使人人都可参与,没有距离感。

超越众筹本身

成立于2010年的GoFundMe与Generosity(前身Indiegogo Life成立于2014年)和Tilt(前身CrowdTilt成立于2012年)相比,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形成了大量的用户沉淀和网站流量,使其成为了个人募资活动发起者的首选网站。现如今,在GoFundMe上发起众筹项目已经不只为寻求资金了,人们或是为了引起他人对某些事件的关注,或是为了推广某些产品或品牌,或是为了宣传某些理念,这已经超越了众筹本身。

2015年2月,一名波士顿男子在GoFundMe上发起了一项目标金额为300亿美元的众筹,目的是要用筹集来的资金修缮波士顿的交通系统,使其变得更加安全舒适。300亿美元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目标,该男子发起众筹的真正目的只是为了引起政府和公众对交通系统老化问题的关注。

通过GoFundMe发起众筹项目越来越多地成为人们寻求帮助、传播信息的一种生活方式,而并非众筹本身。这种趋势引起的结果很可能是使GoFundMe成为如Facebook、Twitter、LinkedIn之类在其领域拥有世界性影响力的网站。

在GoFundMe奠定了用户基础、产生了一定的业务壁垒之后,收取费用成为了水到渠成的事情。并且,从发起方考虑,大部分个人募资活动都具有急迫性(如医疗费用项目和学费项目等),在发起人急需资金时,少量的费用与时间相比就已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了。

当然,GoFundMe的强势并不意味着其他捐赠众筹平台没有机会,据GoFundMe的首席执行官Rob Solomon表示,美国每年至少有3,00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到非营利组织上,这表明其中与个人捐赠相关的市场仍具有很大潜力。

捐赠众筹,国内也可以玩吗?

一直以来,捐赠众筹与公益众筹、网络募捐等概念在我国处于混淆的状态,没有一个清晰明确的区分。通常来说,公益众筹和捐赠众筹都是网络募捐的行为,我们认为,二者的关键区别在于:公益众筹更多由第三方公益、慈善机构发起,捐赠方赠予的财物一般通过第三方公益、慈善机构转赠给受赠方;捐赠众筹则更多由个人发起,且发起人一般即为受赠人,捐赠方一般直接将财物赠予受赠人(发起人)。

在国内,以公益众筹项目为主的众筹平台并不鲜见,代表平台包括腾讯乐捐支付宝公益平台、米公益等。但以捐赠众筹项目为主的众筹平台(如点赞网、好愿网等)则屈指可数,平台上的项目成功率不高,筹款金额也很有限,为了活跃用户,部分平台不得不将运营重点放在社交而不是捐赠上。

据《2014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境内接收国内外社会捐款捐物总额共计1042.26亿元,这说明国内公益捐赠市场颇具潜力。但是由于一系列公众事件的影响,人们普遍对于官方捐助渠道产生了极大的不信任,民间的公益组织、非营利组织也经常爆出信息不透明、运作不规范、物资浪费、甚至贪污挪用的丑闻。

在这样的背景下,利用互联网众筹平台实现点对点的个人捐助,让公益情怀得到更透明、高效、顺畅的释放,具有一定的市场可能性,原因在于:在资金需求(求捐助)端,国内很多急用资金的人在微博和微信里发布求助信息,仅微博“微公益”栏目里的个人求助信息就已达15,580条;在资金供应(想捐钱)端,因不信任官方渠道而捐赠无门的,同样大有人在。与此同时,社会化的网络传播渠道已经极为顺畅,曾经在微博红极一时的“冰桶挑战”活动就是通过社交网络进行病毒式传播的典型捐赠案例,这也为捐赠众筹与中国式社交网络的结合留下想象空间。

当然,在践行捐赠众筹的过程中,国内的运营者也必然面临各种“中国式”问题,例如道德压力(我捐钱,你绝不能收手续费,可是不收手续费捐赠网站怎么活?)、信任问题(求捐的人会不会是骗子?你这个平台会不会是骗子?)、法律问题(你公开让人募捐,民政部批准了吗?相关部门同意了吗?)、机制问题(你怎么披露信息,你怎么监督资金的使用?)等等。

已经形成草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对慈善组织的“信息公开”(涉及信息公开的平台、内容、时限等方面)做了规定,或将具有极大价值。但如果不给互联网募捐留下一定的“豁免”规则,这些“中国式”问题将直接演变成法律问题。同时,计划经济时代的科层管理思维与“互联网+”的普惠性可能产生更大冲突。

观察国外最典型的捐赠众筹网站,权衡各种利弊,可以发现点对点式的捐赠众筹能够较好改善信息不透明问题,让捐赠者清楚知道自己把钱捐给了谁、如何使用,以及获得来自受赠者的直接反馈,在理论效果上显著优于各种“官方”渠道和线下渠道。同时,我国互联网行业的很多突破主要体现在 “众包”(包括任务众包、知识众包、资金众包等)上,在“众管(大众监督)”方面成就寥寥,捐赠众筹事实上完全可以成为一个互联网众管的试验场。

至于我国的捐赠众筹平台能否采用收费模式,关键要看运营者是不是让捐赠者(而非被捐赠者)感觉到这笔钱收得值、收得放心、收得透明。从小范围调研数据来看,捐赠者的核心诉求在于钱能到达正确的地方、被正确使用,为此可以忍受部分资金支出。在这方面,GoFundMe其实已经做出了良好的示例。
 

零壹智库推出“金融毛细血管系列策划”,通过系列文章、系列视频、系列报告、系列研讨会和专著,系统呈现“金融毛细血管”的新状态、新功能、新价值、新定位。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第四届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5篇)

《陆家嘴》交流会第6期(共14篇)

2022第一届中国数字科技投融资峰会(共43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耗时 204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