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我来贷,IPO缘何折戟?

新金融女记 · 零壹财经 2019-01-09 09:00:12 阅读:3585

关键词:IPO折戟我来贷我来贷IPO招股书

风口瞬息万变,也许下一刻,风就就会停下来的。 提交IPO申请半年后,我们没有等来我来贷的好消息,相反的,在港交所的上市信息里,我来贷香港WeLab申请上市状态悄然被变更为“失效”。 对于「失效」,我来贷方面“不予置评”。外界对于我来贷的资本之路何去何从各有看法——有人...

风口瞬息万变,也许下一刻,风就就会停下来的。

提交IPO申请半年后,我们没有等来我来贷的好消息,相反的,在港交所的上市信息里,我来贷香港WeLab申请上市状态悄然被变更为“失效”。

对于「失效」,我来贷方面“不予置评”。外界对于我来贷的资本之路何去何从各有看法——有人说,我来贷需要等待资本和行业寒冬过去,蓄势待发;也有人说,属于我来贷的资本故事已经“凉凉”。

我们今天聊聊,一度屡屡斩获阿里巴巴、红杉资本、建设银行子公司、TOM集团等一众明星资本资金的我来贷,为何拿着一手好牌,却缘何IPO折戟?

1、抽得一手好牌

我来贷港股上市状态“失效”了!上周,我来贷首次冲刺资本市场失败的消息如一盆凉水,浇在互金行业的寒冬里。在行业人士潜台词里,不少人认为,连资本宠儿都IPO折戟,这真是寒冬啊。

确实,我来贷一度是这个行业低调当充满光环的资本宠儿——三轮融资,资方皆为“名门闺秀”。

2015年1月,我来贷宣布完成2000万美元A轮融,包含俄罗斯投资机构DST创始人、美国ICONIQ资本和战略性投资者中国邮政与TOM集团旗下的邮乐网,及红杉资本和TOM集团。

这一时期,是资本对于互金概念热情最高之时。以红杉资本为例,在2015年~2016年期间,陆续投资了大数金融拍拍贷、京东金融、融360随手记金斧子等多家互联网金融公司。

当时,红杉资本副总裁李张鲁曾说,10个投资人有4个在看互联网金融。我来贷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更体现在此后的两轮融资——不仅能够获得不同背景资方的“加持”,更是在行业集体进入资本寒冬后,巨额融资体现出资本对其青睐:

2016年1月,我来贷宣布B轮融资,资方包括马来西亚国家主权基金——马来西亚国库控股公司、欧洲大型银行ING(荷兰国际集团)及广东省政府旗下国有独资企业粤科金融集团等机构。

2017年11月,我来贷宣布完成15亿战略融资,此次新增投资方包含阿里巴巴集团旗下阿里巴巴创业者基金、瑞士信贷、建银国际以及IFC(国际金融公司)。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BInsights数据,这笔融资成为了2017年中国金融科技企业第二大融资案,更是位列全球融资十大案例之七。

正是因为前半场的顺风顺水,让我来贷首次IPO冲刺失败显得那么扎眼——资本宠儿为什么反倒上市难呢?是timing不对,抑或其他的问题?

2、成也助贷,败也助贷

在女记看来,与上市困局同样困扰我来贷的还有其商业模式——助贷。

WeLab最早2013年1月在香港成立,2014年8月进入中国。我来贷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可谓是赶上了好时机——2014年的中国助贷市场正值“风口”。特别是以BATJ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先后设立金融服务公司,银行同大机构的合作成为助贷业务的主流,合作对象向上拓展至股份行,向下则延伸至更小的城商行、农商行,如今已经延伸到国有大行。我来贷乘上中国银行业零售业务开疆扩土的快车,以助贷模式,成为银行开拓零售业务的“小伙伴”。

2016年9月,我来贷宣布与广东南粤银行联合推出借贷App“薪粤我来贷”,提供50万元以下的纯信用金融服务,然而该合作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便宣告结束。

在2017年初举办的“2017年度战略发布会”上,我来贷还宣布将和11家银行、消费金融、小贷公司已达成战略合作联盟,包括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广东南粤银行、营口银行、华兴银行、华润银行、四川锦程消费金融有限责任公司、广东省粤科科技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北银消费金融公司等。

……

在这个时期,市场中涌入了一批类似我来贷助贷模式的金融科技公司,如趣店、大数金融、飞贷等。因为模式较轻,具很大市场空间和想象力,风险相对较小,一时间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迎来了三四年的高速增长期。

但这趟高速行驶的列车,去年以来,被按下了刹车键——监管的规范也让助贷业务的好日子戛然而止。

2017年年底,网贷整治办141号文《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规定,银行不得为无牌机构提供资金放贷或联合贷,外包风控,接受无担保资质公司兜底增信,投资现金贷、校园贷、首付贷及其为底层资产的产品;助贷机构不得发放现金贷、校园贷、首付贷,且以信贷资产转让、资产证券化融入的资金需与表内融资合并计算并达标地方监管部门设定的杠杆上限。

在强监管环境下,各家公司的助贷业务收缩。据女记独家获悉,一家同样获得过知名资本入股的助贷企业,其去年初将原定的新增业务,大幅收缩三分之二,去年上旬该公司中高层也出现了离职潮;再比如2017年底,就有消息爆出佰仟金融大规模裁员,究其原因是深度合作伙伴哈尔滨银行“分手”。同样以助贷业务起家的趣店也遭受了同样的打击,其助贷业务收入从去年第二季度的4.52亿元下滑至去年第三季度的3.38亿元。

3、转型不易

监管环境的变化,毫无疑问直接冲击了主要靠助贷业务我来贷。

根据Welab此前披露的招股书,其其收入包括贷款撮合服务费、信贷服务费、逾期相关收入等。其中在2017年,我来贷前两项收入占比分别为42.9%、37.6%,也就是说,WeLab超八成的收入来源于助贷业务。

来自银行“水龙头”的突然收紧必然直接导致我来贷业务规模。我来贷的资金结构从相对稳定、资金成本相对较低的银行转至P2P。其招股书显示,截止2018年一季度,来自P2P贷款平台投资者的资金分别占我来贷所撮合贷款总额约85%,而2017年、2016年和2015年仅为57.7%、50.8%、30.9%。

但当前国内P2P行业发展仍面临政策不确定性。受到监管影响,我来贷招股书中透露并未直接与持牌机构合作,选择“曲线救国”,其招股书披露,目前我来贷仅与一名资金促成方合作,这名资金促成方为我来贷提供多个资金来源的资金,但是招股书中并未透露神秘的资金方是谁。

对于我来贷来说,也许如今最为遗憾的事是,未能在最高速运转时上市,获得一笔过冬的资本。

相比与我来贷,趣店在融资上的时间显然把握更为精准。上市获得大笔融资,为此后的布局汽车金融、在线教育储备了足够的弹药。

尽管我来贷也在谋求转型,但步伐相对较慢,突破不大。此前有媒体报道,在现金贷监管后,我来贷曾涉足贷款超市业务,不过女记发现,我来贷APP中的贷超业务已下架。

从去年开始,我来贷仍在摸索转型之路。目前,我来贷官网显示,公司新的三大业务类型为:消费信贷、消费分期和信用租赁。消费信贷则还是以前的现金贷业务;消费分期目前已推出车险分期和教育分期;信用租赁目前只有手机直租。

对此新业务转型,有业内人士分析表示,发力消费金融首先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其次,没有场景优势,能否支撑我来贷的未来发展也是一大难题。光大证券《百舸争流千帆竞,借海扬帆奋者先——助贷的发展、规范,与未来》研报中,在论述助贷行业前景时提到,缺乏场景和数据再生能力的公司,即使银行无意同其争夺客户,路也会越走越窄。

还值得注意的是,在我来贷的官网“热门推荐”频道中,为诸多公司如百度有钱花、宜人贷卡牛玖富等导流。而需要查看贷款详情则需要付费2元。有自媒体报道解读,我来贷已经沦落到了靠低价导流费增加营收。

但女记看到了事件的另一面——这也许是我来贷转型之路尚未明朗之下的一种无奈选择——保持用户粘性。根据其最新披露数据截止2018年6月,我来贷注册用户3000万人。用户是我来贷最重要的资产之一,资金受掣,没想明白下一步走向何方,先靠导流留住用户。
点击图片查看会议详情
5月10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在北京召开“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春季峰会”。本峰会从全球金融科技数据分析与研判出发,聚焦风投、交易所、科技企业、监管层等众多领域精英,共同探索科技价值与资本力量。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备战科创板(共11篇)

金融业装备竞赛(共13篇)

金融科技兵器谱访谈录(共16篇)

P2P网贷备案进度监测(共26篇)



耗时 10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