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独家:拒不退货,比特币矿机商亿邦遭索赔5000万,上市路再起波澜

业界 雨林 零壹财经 2019-03-07

关键词:亿邦上市比特币矿机

亿邦的赴港上市之路可谓一波三折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法庭,2019年1月16日亿邦矿机买卖合同纠纷案在18号法庭首次开庭审理。[1]

 

导语

2017年,全球比特币矿机91.5%的销售收入和93.8%的已售算力被三家比特币矿机厂商瓜分,市场已经形成了由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以下简称亿邦)主导的格局。2018年几家厂商不约而同地选择赴港上市,成为了去年受关注度较高的行业事件之一。

 

第三大比特币矿机厂商亿邦于去年6月24日首次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之后就因一桩矿机买卖合同纠纷于去年9月被告上法庭,原告声称亿邦生产的矿机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并涉嫌虚假宣传,因此提出除了退还全部货款外还要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索要三倍赔偿金,索赔额共计5千余万元。亿邦方面则认为其不存在任何虚假宣传,而是原告在恶劣的环境下不当使用矿机才发生了高故障率与返修率,同时认为与原告签订的合同不是消费合同,不认可原告的消费者身份。

 

零壹财经·Binary就本案做了数月的跟踪采访,与矿机销售经理、“矿工”及法律顾问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1月16日,我们走进了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18号法庭,旁听了矿机买卖合同纠纷案的首次庭审。

 

亿邦:电信业务到区块链业务的彻底转换

 

2010年,胡东出资创立了亿邦,主营电信业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以及中国电信均为其主要客户。

 

从2014年开始,亿邦转而着手研发比特币矿机(亿邦称之为区块链处理器或BPU)。2016年12月,亿邦推出了首款比特币矿机“翼比特E9”。从发布翼比特E9开始至2018年上半年,亿邦先后推出了数款比特币矿机,其间比特币价格一度涨至近2万美元,亿邦的比特币矿机营收在加密货币市场火热行情的推动下不断增加。亿邦招股书显示,2017年,亿邦录得9.8亿人民币的营业收入,其中94.6%来自矿机业务;2018年上半年,亿邦的营业收入就达到了21.4亿元人民币,而其中99.3%来自矿机业务。

 

亿邦的营业收入来源,2018年上半年有99.3%的营收来自于区块链业务(矿机的生产和销售)。[2]

 

亿邦已经彻底转型成为了一家以制造和销售比特币矿机为主要业务的矿机厂商。根据艾瑞咨询报告,按全球销售收入和已售算力计,2017年亿邦为世界第三大比特币矿机厂商。按全球销售收入计,亿邦的市场份额为9.2%;按全球已售算力计,其市场份额为10.9%。

 

2017年全球比特币矿机的市场份额,按全球销售收入及已售算力计,亿邦均排名第三。[3]

 

500台矿机返修873台次

 

彼时伴随业务成功转型与营收获得巨大增幅的是加密货币市场的大牛市,市场上对矿机产品的需求出现了井喷,一位头部矿机厂商的销售经理回忆到,“根本不是买矿机,而是在‘抢’矿机“。在这样的背景下,亿邦加快了新产品的研发速度。2017年12月20日,亿邦在杭州召开了新品发布会,根据宣传材料,会上发布的“翼比特E10”矿机的算力[4]可达18TH/s,功耗比[5]为90W/T。

 

2017年12月20日亿邦新品发布会上“翼比特E10”发布。[6]

 

从发布日开始到2018年的中旬,翼比特E10矿机在功耗比这一项指标上始终领先其他主流比特币矿机。2018年6月就有媒体做了九款主流比特币矿机参数的横向对比,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翼比特E10的算力功耗比最优” [7]。

 

据此次亿邦矿机买卖合同纠纷案的原告马丽讲述,2017年12月20日,她的朋友参加了亿邦在杭州举办的新品发布会。马丽通过她的朋友得知,翼比特E10相比当时同类矿机产品性价比最高。于是马丽联系了亿邦的销售经理刘豪,想预订一批翼比特E10。

 

据马丽反映,亿邦的销售经理刘豪曾声称由于预订火爆,“不立即签合同就没有货”,并且如果想要早点拿到矿机还需要“加价”,每提前10天就需要按照矿机算力每T加价100元。翼比特E10矿机的算力官方宣传可达18TH/s,也就是说,2018年2月底发货的矿机价格要比3月底发货的矿机价格高5400元(100x18x3)。

 

马丽于2017年12月25日以每台23400元的价格购买了200台翼比特E10,发货日期定在2018年3月底;2017年12月27日,马丽又与刘豪联系,以每台28800元的价格购买了300台翼比特E10,发货日期提前了一个月,定在了2018年的2月底。然而直到2018年3月中旬,马丽加价购买的本应于2月底发货的首批300台矿机还没发货,而3月底就已经是第二批矿机应该发货的时候了。

 

2018年3月亿邦正经历在新三板停牌重组以备赴港上市。听闻亿邦即将于新三板“停牌”,马丽立即联系了亿邦的销售经理刘豪,催促对方尽快发货。在多次催促无果的情况下,3月19日,马丽前往亿邦要求退货并解除合同,但亿邦方面没有同意马丽的请求,拒绝退货。

 

2018年3月25日至3月29日,马丽的500台矿机陆续到货,其中就包括本应于2月底发货的300台矿机,根据销售合同,这300台矿机已经因延迟交付而构成违约

 

另据马丽反映,“从收到矿机的第一天开始,就有矿机无法运行”。根据马丽的代理律师提供的一份马丽与亿邦销售经理刘豪的聊天记录证据材料,从2018年3月25日开始至3月31日,马丽向亿邦方面连续数日反映了矿机不能运行的问题。此外,马丽的代理律师还提供了一份马丽及朋友与亿邦客服QQ聊天记录的证据材料,材料显示从2018年3月30日到6月28日,马丽每天都会安排将无法运行的矿机发送回亿邦进行维修,“在短短90天内,返修次数多达63次,返修的矿机台次则高达873台。

 

2018年3月19日马丽前往亿邦与相关销售人员协商时,就了解到了她这一批次的翼比特E10普遍运行不够稳定。当时亿邦给出的补偿方案是按照合同约定总算力的10%为客户额外提供一批新矿机,并发放再次购机的优惠券。马丽没有同意这样的补偿方案,亿邦也没有同意她当时提出的退货请求。

 

2018年3月19日亿邦发布的翼比特E10回馈措施。[8]

 

马丽表示,矿机的高故障率导致的频繁返修让她实在无法忍受。2018年6月20日,马丽与朋友再次前往亿邦要求退货。根据马丽的代理律师提供的一份马丽与亿邦方面协商谈话的录音,一位据称是亿邦副总裁的人在录音中表示“因为确实从目前我们E10发出去的货情况来看,这批机子我们承认,返修率确实是有一点高,故障率有一点高。”但亿邦方面依然不同意退货,只同意签订补充协议,并提出按照合同总算力的50%为马丽额外提供一批新矿机。

 

与亿邦协商退货不成,马丽于是向杭州市余杭区质量技术监督局提出投诉,称亿邦出售的是三无伪劣产品,随后又一纸诉状将亿邦告上法庭。

 

亿邦矿机买卖合同纠纷案时间线。[9]

 

原告方的诉求与被告方的立场

 

本案原告方在民事起诉状中陈述的事实与理由主要包括:

 

被告收到款项后并未依约按时交付,后经原告多次催告后,直至2018年3月20日第一批300台产品才全部发货。被告迟延交付给原告造成了重大损失,按双方约定被告应当按产品总价千分之一每日向原告承担迟延交付的违约责任。

 

●原告在收货后,发现被告的该款产品完达不到其向原告承诺及公开宣传时的使用性能和产品质量,算力严重不足,功耗严重超标,产品不能正常运转导致不断返修,自2018年3月30日至2018年6月28日,不足三个月时间返修共计873台次。时至起诉之日,被告产品仍有468台产品留存在被告处,未在返修后返还,整批产品完全无法正常使用。

 

被告的虚假宣传及虚假承诺行为诱使原告作出错误意思表示,已构成欺诈行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服务的费用的三倍。

 

原告的诉讼请求。[10]

 

零壹财经·Binary曾就此案多次试图联系亿邦的多位相关人士,但亿邦方面至今未就此案回应我们的采访请求,本案被告方代理人上海锦天城杭州律师事务所的唐国华律师表示一切应以庭审结果为准。

 

2018年12月20日,亿邦国际重新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并更新了招股书,并在介绍法律诉讼的段落提及了本案以及亿邦方面的立场。

 

截至最后可行日期,我们面临另一项正在进行的民事诉讼,有关我们于2017年12月向一名个人客户出售价值人民币13,300,000元的BPU。于2018年9月3日,该客户向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发起民事诉讼,主要指称

 

(i)若干产品延迟20天交付及

(ii)若干数量的产品的性能及产品质量规格不符。

 

虽然在销售合约内载有无法按时交付货品的违约赔偿金为约人民币200,000 元,该客户仍就其经济损失及其他损害及成本提出索赔总额人民币53,900,000元(包括根据消费者保护法提出的人民币40,000,000元之赔偿)。

 

据中国法律顾问告知,

 

(i)该索赔方截至最后可行日期未能提供任何证据以支持其有关产品性能及质量的指控;及

(ii)由于该交易并不构成一项用作消费用途的购买及该索赔并无载列任何我们所作出的虚假陈述,故该索赔方根据消费者保护法提出的赔偿并无法律理据或事实依据。

 

截至最后可行日期,上述民事诉讼尚未进行庭审,而据中国法律顾问告知,第一次开庭有可能于2019年3月之前进行。

亿邦招股书中提及本案的段落。[11]

 

案件焦点一:矿机存质量问题还是原告使用不当?

 

亿邦新版招股书显示,目前翼比特E10已经停产。虽然仍然可以从翼比特商城页面看到这款矿机的相关信息,但已经无法购买到。

 

查阅亿邦国际的招股书,可以找到多处提及翼比特E10矿机的地方。其中有一处提到,2018年5月推出的翼比特E9.2是2017年12月推出的翼比特E10的“改良版”。对比这两款矿机,零壹财经·Binary发现E9.2相比E10,不仅算力降低了三分之一,整机的芯片数也从E10的210颗降到了108颗。用亿邦销售经理的话来说,后面出的矿机要“稳定很多”。

 

亿邦招股书中的翼比特E10与翼比特E9.2。[12]

 

根据招股书,亿邦“非常重视质量控制,在采购及生产过程中采用质量控制措施”,并且“已取得GB/T19001-2008及ISO9001:2008质量控制管理认证”。另据艾瑞咨询报告,2017年亿邦的矿机产品维修率低于4%,为行业内最低维修率之一。

 

但原告方委托代理人之一,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徐凯却表示,翼比特E10矿机本身存在严重的质量和设计问题,根据《产品质量法》本案当事人有权利申请退货。他解释说,“亿邦当初在宣传的时候声称翼比特E10拥有当时市场上最高的算力(18TH/s)、最多的芯片数(210颗)以及最小的纳米制程(10纳米)。据芯片专家介绍,像矿机这样的产品所包含的工业级芯片,一般需要在实验室里完成24到48小时的早期失效等级测试。(早期失效等级测试的方法就是在特定时间内动态提升温度和电压对产品进行测试,以评估芯片产品工艺的稳定性——作者注)。

 

但在一份用作证据的录音文件中,亿邦的一位副总裁承认了由于市场对矿机的需求火爆,前几个批次的产品并没有在实验室里完成老化测试(即早期失效等级测试),违背了芯片行业的生产惯例,这就导致马丽收到的矿机产品表现出了较高的故障率和返修率。

 

同时,翼比特E10的一体机设计(电源和矿机不能分离的设计)造成高密度芯片的E10矿机仅在风冷降温的条件下无法有效降温,使得实际功耗会大大超过设计功耗,过高的运行温度会首先导致电源损坏,从而导致机器无法正常运转。业内专家表示,按照E10矿机这样高密度芯片的设计,应该采用的是液冷设计方案而不是风冷设计方案。

 

我国《产品质量法》规定,商家售出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可以要求商家负责修理、更换、退货;给消费者造成损失的,商家应当赔偿损失。

 

1月16日在本案首次庭审的过程中,原告方共提交了20份证据,有11份证据被用于直接或间接证明翼比特E10存在严重的产品质量问题,这些证据主要包括返修物流单据、原告方与被告方客服及销售经理的QQ和微信聊天记录以及原告方赴被告处协商时采集的录音,证据显示原告方与被告方的客服和销售经理多次沟通了矿机故障与返修事宜,并且据原告代理律师称,亿邦的一位副总裁在录音中承认了翼比特E10矿机在设计上存在缺陷且未进行足够的老化测试便投入市场。

 

被告方共提交了8份证据,其中有5份证据(公证书与权威检测机构的检测报告)被用于证明矿机的产品质量不存在问题,导致高故障率和返修率的原因是原告方不当使用矿机造成的,例如被告委托工信部电子第五研究所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涉案矿机取样检测出原告使用的矿机生产环境中含有硫、钠等腐蚀性元素;又比如被告委托上海华测品标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对本案争议矿机进行检测的基本结论是“矿机在有灰尘的环境中上电不间断运行。失效现象为算力板进风口风道堵塞严重影响矿机整机散热。引起矿机重启,算力板腐蚀,算力板工作不稳定,整机性能下降,无法达到正常指标18TH/s”。

 

被告方向法庭提交的矿机,算力板上布满灰尘。[13]

 

案件焦点二:购买矿机的原告是否具有消费者身份?

 

在1月16日的庭审中,针对被告方提交的产品销售合同证据,原告方律师在质证环节指出“该产品销售合同是被告方企业的格式合同,原告方作为消费者没有议价的权利也没有办法对合同中的任何条款予以修改,并且双方在合同明确约定(合同的第6条)乙方也就是被告根据国家三包政策对产品进行保修。国家的三包政策指的是企业对所售商品实行“退货、更换、维修”的责任规定。而该规定约束的是产品的生产者、销售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它的依据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产品质量法》。因此这样的三包政策是经营者对消费者的一个承诺。“

 

对此,被告方律师回应称,“本案中的产品销售合同不是消费合同“,并且在提交了一份比特币价格走势图作为证据后强调,原告购买矿机产品的目的和用途是显而易见的,即用于“挖矿”或者说是比特币的生成,并不是普通的消费行为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条规定,“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时,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要求赔偿”。但矿机行业目前在法律层面存在亟待处理的争议性问题,即购买矿机的矿工是否具有“消费者”身份。

 

原告方代理律师徐凯表示,“多数人认为矿工不具有消费者身份,但这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做个案裁量。就本案的情况来讲,如果一个人购买矿机设备来运转挖矿软件,但并没有买卖加密货币或者转售矿机的行为,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有权利主张消费者身份。”

 

此外,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这就是本案中原告方向被告方索要三倍赔偿的法律依据。这里,消费者在权益受损后能否获得三倍赔偿,取决于经营者在提供商品或服务中是否存在欺诈行为。只有经营者存在欺诈行为,消费者才能要求经营者增加支付三倍赔偿。

 

在本案中,原告方列举了多项证据用以证明被告方存在虚假宣传的情况,使得翼比特E10矿机的实际算力和功耗与官方宣传值相去甚远。被告方则通过由权威机构出具的多份检测报告和公证书来说明翼比特E10矿机在推荐工作环境下的算力和功耗是符合官方宣传值的,正是由于原告在恶劣的环境下使用矿机才造成矿机工作无法实现额定算力和功耗。

 

由于双方在送检样本和第三方检测机构的选择上存在诸多分歧,法庭要求双方庭后对这部分证据材料发表书面质证意见并聘请双方共同认可的第三方机构重新对样品矿机做进一步的检测。

 

“温馨提示”还是“霸王条款”?

 

零壹财经·Binary发现,如今在翼比特网上商城,可以看到这样的“温馨提示”:

 

“本产品不同于消费类产品,而是根据顾客需求特殊定制的、用于投资的产品,一旦购买,无论是否发货,付款后均不能退款、退货。”

 

类似的“不退货”售后条款在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和嘉楠耘智的阿瓦隆矿机售后服务政策中也有表述。

 

蚂蚁矿机售后服务政策。[14]

 

阿瓦隆矿机售后服务政策。[15]

 

零壹财经·Binary针对这样的“不退货”政策联系了包括亿邦在内的多家矿机头部企业的销售和客服,得到的答复是,不退货已经成了矿机行业的一种惯例。

 

“新款矿机都是以预售的方式卖给客户的,厂商手里一般都没有现货,因为是预订的方式(销售),所以一旦按照客户要求做出的矿机是订制产品,原则上是不能退货的”,一位矿机销售经理这样介绍这种行业惯例。

 

矿机厂商在售后政策中普遍设置“无论是否发货,付款后不退款、不退货”条款的做法是否合适,我们暂时无法下定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经营者对消费者提出的修理、重作、更换、退货、补足商品数量、退还货款和服务费用或者赔偿损失的要求,不得故意拖延或者无理拒绝。但前提是,矿机购买者首先需要具备消费者的身份。

 

亿邦坎坷的上市路

 

涉及多起民事诉讼

亿邦于去年12月20日在上市申请即将过期之际重新提交了新版招股书,可见其上市意愿非常强烈。在新版招股书中亿邦首次公开了包括本案在内的两起民事诉讼,亿邦的公司董事认为这两起民事诉讼不会对亿邦的营运及财务状况造成重大影响。

 

1月16日,本案被告方代理律师在庭审质证过程中特别指出,“从原告的诉讼请求和金额可以看出,其利用了被告在去年下半年向香港联交所申请上市的时机,而岁末正处于香港联交所进行关键审核的阶段。原告的行为,是给被告施加压力让被告承担不应当承担的责任和损失。(原告的)这些做法已经产生了效果,被告也因此受到了巨大的精力损失,至今在联交所的流程程序受到了影响。因此,被告对于原告的这些做法的正当性一直是持有异议的,保留了索赔的权利。”

 

此外,2018年10月杭州互联网法院宣判了一起涉及亿邦矿机销售合同纠纷的案件,该案原告陈先生向亿邦购买了价值61.2万元的比特币矿机,后以中国人民银行要求停止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为由,主张比特币矿机交易涉嫌违法,并且消费者有权自收到货物之日起七日内无理由退货,要求亿邦返还全部货款并支付利息。

 

杭州互联网法院的判决认为,比特币是虚拟物品,矿机等相关交易存在政策与商业风险,但在未违反法律的前提下,双方订立的合同为有效合同,任何一方无权随意解除。法院因此判处原、被告通过互联网以数据电文形式订立的矿机买卖合同成立,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卷入银豆网非法集资案调查

除了亿邦在招股书中提到的两起民事诉讼及杭州互联网法院宣判的民事诉讼案,另一起值得关注的案件是银豆网非法集资案,亿邦因为这一案件遭遇银豆网受害者上门讨债

 

2018年7月18日,银豆网发布公告称,因平台实控人李永刚失联,即日起平台将停止运营。银豆网官网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8月31日,银豆网累计交易总额为106.35亿元,待收余额43.37亿元,出借人数量23464人。

 

2018年10月,银豆网部分投资人发起维权,向港交所提交了《关于要求港交所驳回亿邦国际控股公司上市申请之申请书》,并提交了相关举报材料,同时向香港警务处电子报案中心报案。

 

据银豆网投资人反映,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期间,银豆网实际控制人李永刚之妻崔宏伟共计向亿邦国际转入5.249亿元人民币。而在2018年3月-4月期间,亿邦国际又向崔宏伟转出3.8亿元人民币,剩余1.449亿元资金去向不明。此外,在浙江亿邦的母公司杭州亿邦鸿发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变更记录中,发现了银豆网财务人员朱晓琳的名字。

 

零壹财经·Binary在亿邦新版招股书2017年的主要客户中发现了疑似银豆网实际控制人李永刚之妻崔宏伟的名字(Cui Hongwei),资料显示,名称为Cui Hongwei的客户订单额占2017年全年销售额的12.1%。

 

亿邦2017年主要客户中出现了Cui Hongwei的名字。[16]

 

对此,亿邦国际相关负责人称,事情并不属实,所谓的5个多亿,实际上有3.8亿元是被退回去的,剩余的1个多亿,已经用于购置设备款,属于正常合同款。

 

 

注释

[1] 图片来源:零壹财经·Binary摄于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 资料来源:亿邦国际招股书。

[3] 资料来源:亿邦国际招股书。

[4] 算力是一台矿机运算速度的量化指标,1TH/s的算力是指每秒能做10的12次方次运算。

[5] 矿机的功耗比又叫能耗比,是指矿机实现单位算力需要耗费的能源,90W/T的功耗比意味着矿机每TH的算力需要耗费90W电力实现。功耗比越小说明矿机越省电,也就越容易获得对电价比较敏感的客户的青睐。

[6] 图片来源:bitcointalk.org

[7] 参考资料:星球日报:星球图说|一张图看懂“主流比特币矿机哪家强”。

[8]资料来源:亿邦官方微信公众号“翼比特客户服务”。

[9]资料来源:零壹财经·Binary根据采访资料整理。

[10]资料来源:零壹财经·Binary根据采访资料整理。

[11]资料来源:亿邦国际招股书。

[12]资料来源:亿邦国际招股书。

[13]图片来源:零壹财经·Binary摄于庭审现场。

[14]资料来源:蚂蚁矿机商城网站。

[15]资料来源:阿瓦隆矿机商城网站。

[16]资料来源:亿邦国际招股书。

加关注 消息
文章:127 粉丝:7 总阅读数:2876.8k


伴随金融科技运用的日益普及与深化,我国银行业正在加速数字化、智能化推进速度。尤其是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引发商业银行持续探索无接触金融服务模式。在此背景下,银行业不断拓展外部合作伙伴,展开远程银行、智能营销、AI服务、数据治理等科技合作。
零壹将结合众多银行广泛合作的外部合作伙伴情况,筛选出技术优势强、合作银行多的头部银行科技服务商TOP30。这也是零壹智库推出的第二届银行科技服务商TOP 30榜单,榜单将在7月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现场发布。参与报名:请点击“第二届银行科技服务商TOP 30榜单 /扫描下图二维码。

上一篇>改BUG与开源,比特大陆的两难选择

下一篇>伦敦证券交易所将推出全球最大区块链ETF,对标Square等区块链公司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点击阅读更多内容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25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