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市公司

贵阳银行招标疑云再起

上市公司 武佩璇,朱白 · 时代财经APP 2022-11-24 阅读:1937

关键词:贵阳银行易鲸捷数据库国产数据库中国软件

“单一选择”隐藏不必要风险。
作者 | 武佩璇 朱白    编辑 | 王薇薇
来源 | 时代财经APP
 
近日,知名打假人王海发布了一篇关于数据库厂商贵州易鲸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易鲸捷”)“假招标、假国产”的文章,直指易鲸捷与贵阳银行(601997.SH)之间的国产核心数据库投招标交易不规范,并称易鲸捷的国产数据库实际上是“盗窃”。
 
11月16日傍晚,易鲸捷通过其公众号再度发布声明,其中否认了王海的所有指控并表示“针对王海的寻衅滋事行为,保留法律手段追究责任的权利。”
 
相较于王海与小杨哥之间引人注目的“打假”纠纷,大众对于易鲸捷这家公司显然没有太大兴趣。
 
但事实上,作为一家中国软件(600536.SH)参与投资、拿下贵阳银行合计4.7亿元订单的数据库厂商,易鲸捷背后的故事更值得关注。
 
01  研发能力存疑
 
易鲸捷成立于2015年。2022年4月,中国软件及其子公司拟对易鲸捷增资合计3.89亿元。根据当时中国软件披露的股东全部权益评估报告,易鲸捷在2017年至2021年上半年的营业总收入合计为3.8亿元,合计净利润则为-3521.27万元。
 
作为一家初创型的科技企业,赚钱能力并不是第一要素,营收数据不能完全代表业务能力,但从研发费用中可以一窥究竟。2017年-2021年6月,易鲸捷研发费用合计6289.22万元,其中2017年研发费用为0,2018年也仅有103万,2019年为1964.71万元。
 

贵州易鲸捷近几年财务数据表。图片来源:中国软件股东权益评估报告
 
但2019年年初,贵阳银行却与易鲸捷以单一来源方式签订了价格为4398万元的核心业务沙箱测试系统项目,采购了易鲸捷的国产数据库。贵阳银行当时给出的理由是根据项目建设要求,只能从唯一供应商处采购。
 
图片来源:贵州省投标招标公共服务平台
 
从获取的专利角度来看,根据天眼查显示,易鲸捷成立以来截至2018年申请了5项专利,其中两项被驳回,一项为实质审查状态,授权有两项。
 

同样是国产数据库厂商的达梦数据,在其今年递交的招股书中披露,仅2018年就以原始取得的方式拥有了84项专利,2019年单一年的研发费用就达到了6255.86万元。
 
2020年10月,贵阳银行继续与易鲸捷签订订单,为核心业务系统国产数据库应用项目,金额接近4.27亿元。贵阳银行给出的理由是此前采购了易鲸捷数据库,基于数据一致性和业务平滑过度,再次使用了单一来源方式采购。
 

图片来源:贵州省公共资源交易网
 
截至此时,易鲸捷与贵阳银行的项目订单已经达到了4.7亿元,且两个项目采购方式均为单一来源。这也意味着,对于贵阳银行来说,这两次采购时,除了易鲸捷外无其他厂商可选。
 
实际上,2020年,易鲸捷还陷入了与美国团队的“内斗”中,知识产权以及核心服务器曾受到极大掣肘。
 
02 “单一选择”隐藏不必要风险
 
王海的“打假文”中,对于易鲸捷的指控,提到了其数据库的研发是由美国团队完成,对于这一指控,易鲸捷发布声明称其核心技术完全自主可控,美国易鲸捷是贵州易鲸捷100%控股的全资子公司,不存在知识产权授权问题。
 
时代财经近日联系到易鲸捷最初的投资者之一,该刘姓投资人对时代财经指出,贵州易鲸捷最初仅持有美国易鲸捷58%的股份。
 
根据刘姓投资人向时代财经提供的微信聊天截图以及一份汇款明细,贵州易鲸捷董事长李静曾表示2015年至2020年5年间,美国易鲸捷团队耗费了易鲸捷2.4亿元人民币,汇款明细中也包括技术服务费和知识产权费。
 
更重要的是,2020年2月,因团队“内斗”,李静在投资人微信群中公开表示,易鲸捷的服务器在美国,中国员工访问需要VPN,但美国团队切断VPN,导致中国方面无法正常开展业务。
 

李静在投资人微信群中的发言。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根据时代财经的调查,贵州易鲸捷确实于2020年12月31日,以192万美元的价格实现了对美国易鲸捷的全资控股。
 
但贵阳银行第二次采购其项目(采购金额4.27亿元)为2020年10月。这也意味着,贵阳银行采购时,易鲸捷并没有全部掌握美国团队的技术,此前还曾遭到了美国团队的网络切断,业务发展一度受到极大影响。
 
从现在来看,贵阳银行当时的“单一选择”隐藏着巨大的不必要风险。
 
针对刘姓投资人的爆料,时代财经多次联系易鲸捷董事长李静,通过微信、短信等方式传达了采访诉求,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11月15日,能取得联系的易鲸捷上海分公司相关工作人员也明确拒绝了时代财经的采访。
 
03  招标疑云
 
事实上,国产数据库厂商的发展在2018年时已经颇具规模。
 
其中被称为“国产数据库四朵金花”之一的南大通用,据媒体公开报道,其数据库业务在2016年就应用于农行和北京农商行。
 
在贵阳银行最初与易鲸捷合作的2018年,华为也公开表示将和招商银行合作,试图打造一款分布式数据库产品。
 
此外,诸如达梦数据、人大金仓等国产数据库公司,在当时的市场上都拥有一席之地。作为一家成立于2015年的初创厂商,易鲸捷在2018年时并不具备“不可替代性”。
 
11月17日,华南某律所律师对时代财经表示,“贵阳银行作为国有企业,虽不直接适用于政府采购法,但由于国有企业及国有资产的特殊性质,故往往也会将《政府采购法》的相关规定作为国企采购的参考依据,以便规范国企采购流程。”
 
《政府采购法》第39条,对单一来源采购作了严格规定,符合这类采购标准的共有三种情形,一是只能从唯一供应商处采购的;二是发生了不可预见的紧急情况不能从其他供应商处采购的;三是必须保证原有采购项目一致性或者服务配套的要求,需要继续从原供应商处添购,且添购资金总额不超过原合同采购金额百分之十。
 
2018年2月发布的《国有金融企业集中采购管理暂行规定》,其中对于单一来源采购也规定需符合上述三种情形之一,但未做采购金额方面的要求。
 
此外,更使人有所疑虑的是,贵阳银行2020年正式开展的核心业务系统国产数据库应用建设项目,耗资高达4.27亿元,贵阳市相关部门曾发文称其创造了国产数据库单一采购项目记录。
 
然而,2021年3月,邮储银行同样以单一来源采购甲骨文Oracle数据库时,订单金额为1.45亿元。
 
虽然两家银行一个采购的国产数据库,一个采购的Oracle数据库,但单从营收来看,邮储银行2020年的营收为2862亿元,贵阳银行仅为160.81亿元。两个业绩规模相差超10倍的银行,却在数据库的采购金额上有将近3亿元的差距,贵阳银行订单价格的合理性有待考证。
 
此外,中国软件对易鲸捷2020年全部股东权益评估报告显示,上述贵阳银行采购项目的预计上线时间为“明年上半年”;而到了2021年中国软件对易鲸捷全部股东权益评估报告中,该项目计划上线时间仍然为“明年上半年”。两份评估报告均称,“这将是中国第一套全国产化银行核心交易系统应用的解决方案。”

 
截图来源:中国软件公司公告
 
贵阳银行方面,在其2021年年报与2022年半年报中,对该项目的表述均为“稳步推进”。而在11月14日举行的2022年第三季度业绩说明会上,贵阳银行董秘董静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该项目目前进入测试阶段。
 

截图来源:全景网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
 
也就是说,截至目前,该项目仍未正式上线。
 
2019年时,腾讯云官方公布了张家港农商银行新一代核心系统采用了腾讯云TDSQL来承载核心业务数据,当时腾讯云称这是“银行传统核心数据库首次实现国产化”。
 
此外,常熟农商银行也在2022年4月份,实现了核心系统数据库的国产化与自主可控。
 
不过,时代财经未在公开信息中发现上述张家港银行与常熟农商银行的数据库项目金额。
 
11月16日与11月18日,对于两次数据库订单的投招标情况,时代财经致电贵阳银行并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得回复。
 


2022年是传统产业加速数字化转型的一年,也是数字经济全面发力的一年。在顶层设计牵引下,围绕疫情常态化的宏观环境,产业数字化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主战场。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数字科技,与产业转型深度结合,构建新型生产要素和生产力,为数字经济发展带来关键助力。在这一过程中,无论是科技公司还是转型中的传统企业,行业标杆案例不断涌现。在数字科技应用全面发力的背景下,2022年,零壹智库联合《陆家嘴》、《价值线》推出第四届数字科技兵器谱系列榜单评选【点击了解详情】
 

上一篇>小米Q3营收净利齐下滑,今年在造车上已投18.65亿元,四季度能否迎来转机?

下一篇>五家线上助贷中概股三季报对比:360数科首次单季促成贷款破千亿,业务科技属性进一步增强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陆家嘴》交流会第6期(共14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9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