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中央财大保险学院院长李晓林:金融科技重塑了保险业价值链

观点 马雪飞 零壹财经 2018-10-13

关键词:中国金融科技创想峰李晓林保险科技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李晓林就《智能科技时代、保险业的智能化发展趋势》这一主题进行了演讲。
10月13日,中央财经大学联合零壹财经在北京市东方美爵酒店召开"中国金融科技创想峰会暨中国金融科技创新发展指数发布会"。

会上,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李晓林就《智能科技时代、保险业的智能化发展趋势》这一主题进行了演讲。

演讲主要分为四大部分:金融科技正在重塑保险业的价值链、技术突破与结构多元较量中的功能与机制、“智能化”世界的新风险、保险业的智能化发展趋势。

李晓林表示,在当前的技术和经济背景下,金融科技对保险业无论是技术还是社会经济以及业务结构还有保险风险等方面都有相应的影响。

“现在的金融科技的新技术可以说是重塑了保险业的价值链”,李晓林说到。

李晓林指出,目前金融科技对保险业的具体影响主要表现在四方面:

一是传统的保险业通过外包或通过平台间的合作,自主研发,建立了线上的营销渠道。二是互联网巨头凭借自身的客户优势,建立了大金融平台和综合金融的服务体系;三是新兴的互联网保险公司创造了一些新兴的保险需求。四是线上的销售,还有一些比价网,将这些保险业的信息都集中在平台上。

“在智能化世界,技术给我们带来了一些颠覆性的创新,带来竞争格局的突破,也有很多的风险。科技的赋能赋予让保险业的价值链和发展格局都发生重大改变,在颠覆的过程当中,我们也会有一点点困惑需要去克服”,李晓林表示。

对于保险业的智能化发展趋势,李晓林提出主要有四方面:一是技术领域的突破;二是保险生态机制发展趋势——从技术突破到制约风险;三是保险业的社会资源配置与博弈优化;四是保险金融科技市场生态建设。

演讲实录:

李晓林:很高兴跟大家在这里沟通一下保险科技及金融科技发展的趋势。刚才几位领导几位专家都把相关的内容,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科技还是人民币汇率都做出了阐述,我们在这样的技术和经济背景下看到了几个问题:一个是金融科技对保险业的影响,再有就是这种情况下无论是技术还是社会经济以及业务结构还有保险风险都有相应的影响。

我们看一下这种情况下保险业智能化发展是什么样的情况。

我们现在讲金融科技,现在的新技术说是重塑了我们的保险业的价值链,谈“重塑”的时候会谈几个问题:一个是产品定价更精准了,这是我们的数据来源更丰富了,跟我们过去的信息,跟我们过去的风险相对的信息更具体了。所以我们的定价更精准了,也就是我们的风险细分程度更充分了。

再有就是销售渠道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一个是场景化,过去我们一项保险服务比如说旅游保险,大家觉得可能挺有用的,但是它如果在具体的旅行过程中,有一定的体验性,在这种特定的场景下它就变得需求不同了,销售就利用这些技术发力。

另一方面就是多元化,就是渠道逻辑和一些干预方式等等的多元化,再有就是理赔的自动化,比如说区块链,假设说8个指标构成癌症,当测量出来第八个指标一到按照我们的区块链系统,智能合约系统,这时候第八个指标一凑齐就自动的赔付,它的自主化。

再有保险的成本节约了,保险服务的范围扩大了,最大的表现是产业链本身,保险经营的是风险和钱,它只能是经营钱,但是由于科技的服务,它和产业链可以上下适当的延伸,比如说医疗服务,医疗报销,这时候就可能给它提供一些更不同的医疗方式,或者在这之前给它提供一些健康管理,延伸扩张了。

再有是这个行业的边界模糊,这个问题比较敏感,保险行业是专业经营,专业经营意思是只有保险公司经营保险,保险公司只能经营保险,这些边界由于保险金可以花到很多的地方,这时候涉及到它的边界,比如说交换时间,是否可以通过信用的方式让投保人具体的支付晚一点,但是用他的信用做一些保证或者用信用支付,这是我说的价值链在新技术下发生了改变。

目前为止这些科技对保险业的具体表现有哪些?

一部分是通过传统的保险行业大的保险公司通过外包,还通过平台间的合作,还有自主的技术研发,建立了线上的营销渠道,线上线下数据不同,还有一些干预方式的不同,主要是数据不同,干预在这个位置上也是通过数据的引导指导,这是第一种情况。

第二就是互联网的巨头凭借自身的客户优势,建立了大金融平台和综合金融的服务体系,这指的是百度、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它利用金融科技和互联网跟客户有一些连接的渠道,这些渠道跟他们的联系总是不断的越来越紧密,所以它就左右了他们的行为,它就利用这种更密切的关系,建立了我们说的综合的金融服务体系和金融平台。

典型的像网上的金融服务平台有P2P,现在出问题的多,出问题不是因为它是不是P2P,而是多方面的原因。它在服务过程中,平台因为掌握很多的信息,可以对风险做很多的细分,可以把风险小,服务价值提升快的业务和客户单独的拉出来,剩下的风险可能就推给保险业的其他机构。

第三个就是新兴的互联网保险公司,它创造了一些新兴的保险需求。它把一些碎片化的风险的场景,因为碎片化你要做服务成本很高,但是它利用互联网技术可以低成本的捡起来,给这些场景提供保险服务。

比较典型的是网络销售退货运费保险,这是典型的碎片化,只支付一点点保费,有损失的时候给它一定的保证。这个保费可能很便宜,你通过其他的销售渠道去做这个业务可能不会做的,保费才收一两毛钱,我用人去的成本至少几十块钱。所以一些碎片化的保证服务,通过这些技术能把它捡起来,这一块的业务明显是扩大了。

第四个就是线上的销售,还有一些比价网,像中保信在看这些保险业的信息都集中在那个平台上,结果突然这几个月怎么流量是原来的几十倍、100倍,结果发现那都是比价网,买一个保险至少比10个,那得10个流量等等。

就这些比价网络销售平台,网络销售平台作为一个第三方平台,他就去谋取原有的中间市场,并且他也创造了新的中间市场,以至于当我们说互联网科技跟我们的保险结合的时候,有一些互联网领域,互联网经济领域的概念跟保险交织在一起,对原来的颠覆是很大的。

比如这个中介平台我不收中介费,我把中介费全贴给消费者,我就要流量,我最后保险业务不挣钱,但是流量评估是能挣钱的。更有甚的把中间的钱全给了消费者,就比其他渠道卖的要便宜,更甚者把风头给我的钱再贴一点给消费者,就比保险公司成本还要低,这个叫不正当竞争,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掩盖。总是会一些夸张型的,这是现在的情况,这是我们说现代的金融科技的现状。

技术突破与结构多元,他们其实在较量,在这种情况下,功能和机制所发生的变化对社会发生了影响。我们说结构是什么意思?结构我们说他决定了功能,他决定了风险,他决定了价值,同样是碳,我们也可以搞点碳硅,也可以搞点金刚石,都是这些元素,它的结构不同。

我们一个社会不是财富多少,而是财富的结构,我们的技术和资源也是,结构决定功能。当然也决定风险大小,也决定价值,我们现在要说的是由于技术的突破,他对我们结构带来了重大的影响。同时,他还出现了多结构多元。他带来的结构多元就是技术突破跟原有的结构发生了冲突,我们过去农村包围城市,现在我们说技术包围管理。

我们说,在智能化世界,有很多的风险,一个是这些技术给我们带来了一些颠覆性的创新,业带来竞争格局的突破。这些事情大家现在也都熟悉了,无论是智慧城市、电子医疗、无人驾驶和智能交通等等,带来的情况不同。万物互联,还有大数据,数据化,陈老师还会提到小数据,人工智能等等,他带来的我们行业的产品和行业服务在普遍升级,再就是科技的赋能,让整个保险业的价值链和发展格局都发生重大改变。核心导向发生变化,数据价值凸显,产品形态个性化,长尾需求,定价手段发生变革,业务场景更加多元,业务流程更加迅捷,运营成本降低,还有低端劳动力解放。

在颠覆的过程当中,我们会有一点点困惑需要去克服,这里面包括在数据化过程中,就是我把他叫风险变异,我们过去的交通工具是马车,后来变成了汽车,成了机械的东西,现在人工智能变成了数据处理风险,这个叫风险在异化,数据处理风险这些责任最后怎么界定,原来车撞了,要么是某方全责,要么负主要责任,要么平分,没有现在双方都没有责任,现在车没有设计,车的设计者,模型的设计者,数据的测算可能有责任。怎么划分?这涉及到一些新的伦理,数据讲伦理。还有大数据征信、建模的合理性,还有技术黑箱。

今天发布的指数,是按照一定的算法,拿到的这些公开的数据,我们按这个算法把他算出来。最后发布的这么一个指数,这个相当于我们大家公众都想去找这些信息,然后再算一算,给他比较一下,看看结果怎么样。

我们团队做的服务,我们就相当于一个资料员,帮大家整个网络各个渠道把数拔下来,帮大家算算帐,帮大家排排序,最后告诉大家指数是多少,也就是一个排序。那么这件事情就相当于我们经济里面经常说到的公允价值,这个楼值多少钱?我们可以根据造楼用了多少钱说它成本是多少?我们也可以看它的交易的公允价值,这些价格都可以被操作,这里有没有假的?我们这个指数还没有负责把网络的信息,真实的报告在那里,但是那个信息和它的实际的运营行是否是一致,我们还没有对这个做更深入的判断,只是一个服务。判断的时候我们会把这个算法告诉大家怎么做,但是数据分析的时候也是比较复杂的。

技术分析金融科技,保险科技,也是存在技术黑箱的,黑箱不等于不公平,但是黑箱让它透明就很难,它有什么样的伦理也我们面临的巨大的挑战,这也是我们说的风险,有很多的风险。新技术,我们说无论是互联网科技还是金融科技保险科技统称为新技术。新技术给我们对社会的风险带来了重大的影响,时间关系,我简要的提几句,在我看来一个是高维度,多路径,再有就是多序定性,信息技术的出现,它让任何两个节点之间的联络的路径,干预的路径发生了变化,这本身极大的增加了世界的任何变量的联系,也增加了维度,我管它叫做高维化,因为控制的干预的渠道多了。

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有一些信息我们过去降维了,我们比如说形状维度,进入新技术下,我们发现在一定的情况下锯齿状的形式可能带来痛苦可以杀人,圆弧状的形状可以带来美感可以救命。过去我们不重视的维度,由于有了新技术,它的作用又凸现起来。这两个合并起来,维度大大增加了,当技术突破到一定的阶段,任何一个技术的重大变化会在一个维度上进行新的干预和主张。目前这个情况,大家抢新技术平台都是要多占领一个维度,相当于降维打击,我比别人知道的更多。另外一方面,像我们进入一个高速运算的时代,下一步的量子运算推起来速度更快了,时间关系我不说那么多了。当速度超高速运行的时候,早晚不重要,只要开始运行就可以超过去,我把这个叫并行,就是多序,并行是顺序,高维是空间,在这种情况下量化分析有一定的可能,它更重要影响更大。

再有我们是一个成长的市场,我们的市场还在成长,制度体制还不完善还在逐步的完善,这时候我们还遭遇了很多的困难,比如人口结构发生了变化,加上我们的科技在这时候爆发了,我们说它复杂化了。我说当前的历史阶段是什么?就是我们的经济有了巨大的增长,我们对这样的增长地盘怎么管理风险,我们还不成熟。当我们大家没有饭吃的时候,我们鼓励冒险家,谁能把饭想办法冒险搞出来谁就是英雄,就给我们大家做了贡献,有一天我们发现我们所有人都有饭吃,这时候我们怕一旦发生巨大的风险事件我们的饭没有了,我们开始做风险管理,我们的经济发展这个阶段需要风险管理,可是我们都是冒险家。我们一群冒险家商量一下别冒险了,该好好的过日子了,凭什么你们冒险,让我先不冒险,你们都在偷东西凭什么让我不偷?这个时候风险管理上升为这个社会的主要矛盾。

有风险,我们又没有风险管理,我们的运行就会发生一些风险的事变,我们就会有财务的危机,我们又没有风险的储备,没有保险保障方案,这时候产业链就会不稳,产业链不稳又没有风险管理办法,我们的产业闭环就中断,当产业闭环中断的时候这个闭环上所有的人都拿不到钱了,这一切说我们风险管理是主要矛盾的时候,我们的风险管理的思想很重要,这是我说的经济发展阶段。这时候有科技有人口,人口我们都知道,我们上一代人,我们现在要养活父母的时候有好几个兄弟,我们要养下一代的时候就生了一个,我们还说巨大的发展由科技发展和进步,实际上人口供需关系使得财富有结余,下一步我们孩子要养我们的时候就他自己,没有兄弟,他又生了好几个,一个年轻20岁的人上面有8个老人可能已经很普遍了,再加上处在新技术下的社会高维化并行时代。

再有就是我们跟科技相关的,随机理想与博弈现实的冲突进入高潮期急待管理。我们现在是一个复杂化,我们随机博弈中的保险遭遇了这个环境,我们对这个世界认识的时候万物皆有规律,它有自己的规律,为什么这个讲台放在这里?一定不是随机的,今天为什么你到这里来不是随机的,是大家深思熟虑过来的。

当我们认识这个世界规律的时候,由于我们能力有限性,这个时候我们对于世界。可是,这个保险本身是信息不对称的,大家是在博弈,每一方都希望自己的力量最大化,投保人,保险人,投保人和保险公司,保险中介,还有具体风险管理的服务商,比如说医院,还有监管者等等,这是多方面大家其实在博弈,希望自己的理想目标能够实现,买方希望我少花钱能够买保障服务很多的。

现在的情况下,新技术下,第一万物不再像过去那么随机了。它的规律就是我们智能化的东西,人工智能可以去干预他了。出门下不下雨都是随机的,如果他跟龙王商量好了搞点智能的,你出门他就下雨,你不出门他就不下雨,这就不是随机,这就是跟你作对,或者你出门的时候他不下,你不出门他就下,这是跟别人作对。

第二我们的信息,我们的大数据越来越知道真相,我们把风险细分了很多,本来5000辆奥迪可以分散风险,结果我把奥迪风险分成了100类,每一辆只有3辆,不够。大数法则难以执行,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对于风险的认识,让位于对风险的干预,就干预的作用更大了,这就是现在科技干的干预。所以整个我们说他遭遇了复杂化的风险,这是我们说的第三个。

最后,我们说趋势的时候,我们假设从这四个地方,因为趋势就不能太具体,太具体就不叫趋势。一定是短期的,一个是我们看一看,技术领域的突破,这个没有一个完备的描述方式,我还是用列举的方式提问。第一,在风险干预当中,动态的权利,风险的随机集合进行风险分散,这是第一个,就是我们保险的科技,金融科技在保险里的应用,就是我们刚才讲万物是随机的,但是由于博弈关系大家不随机,比如说你到医院里给病号卖保险,你还装不知道他是不是随机的,那是有问题的,保险是以构建一个随机的目标群体为目标找被保险人,我们现在看,如果不动态的,那就是效率问题,动态就是没有这个技术不能做,有这个技术可以做,这就是第一个确定风险随机的集合,不随机的不能用保险。

第二个就是在信息不对称当中,在信息不对称管理当中去管理那些博弈。

第三个在权利和义务对等当中,我们保险保障的风险,保险服务,我们是例外那些碎片化,利用一些技术,我们把某一个特定的风险比较轻的,我们把他挑出来给他做点服务,还是整个把这一类我们做社会的风险兜底服务,这是有挑战的。怎么样通过我们的科技去完成,下一个就是我们经营管理技术,我们说核心技术,一个能干的主要是动态化,再一个就是自组织。像精算就可以把偏技术部分模块化,智能化,有一天可能就是芯片上的保险公司,这一天在技术部分会实现的,人文部分是需要再干预。人文部分也可以在芯片外去干预芯片内,不影响芯片上的保险公司,这是技术。

第二个我们说保险生态机制的驱使下科技干什么,我们说一说保险,按照我的理论,我把保险分了三个职能,技术就在这三个职能上服务,一个是风险制约,前面我们谈的都是风险制约,价值创造,比如我们种一棵人参,我有钱买人参,但是要没有钱种,100块买人参再加上300块种的钱就能生成1000块成参,死了怎么办?我们给他一个保险,100块我可以花50块,本来100块就涨成150,就这样逐步的调整,这些东西我们的智能科技可以去做。就是把原来创造价值不能做的,我们用这些帮助创造价值。

第三个职能把他叫做资源配置。我们说的科技就是为这些职能来服务。

服务一方面是技术突破,从不能做到能做,再有就是风险时代由于新技术,这个风险日新月异,现在好像每分钟都在变化,这时候就要做制约风险的防范。怎么制约?就是在这种博弈过程中,我们要做博弈优化,我们在风险的时代,怎么对待风险?风险从来不可怕,需要的是制约,怎么制约呢?我们举例,这是我们传统的东方的博弈论,我把它叫“五方博弈”,任何两点之间新对的是新克的,相邻的是相助的,火克金,赶快再生一个孩子,火生土,土生金,两个相克的加上第三方可以变成相生,金是生水的,水去克,我们在金和火之间加上水,相克的关系发生了变化。任何的风险都要找到制约它的,找到对它相助的,我们相克叫制约,相生叫相助。

我们的保险科技要把风险放在可以制约的相对均衡的这么一个盘子内,有了这个我们保险可以考虑资源配置,增加主体减少信息不对称等等。配置涉险资源,万物都涉险。怎么配置?保险就是配置资源的主体,比如整车不赚钱,它增加了零配件的费用,保险业要买单,超过1/3以上,保险业怎么买单?那保险公司的钱买单,保险公司的钱就是消费者的保费,通过保险的平台车商成功的从消费者把钱配置过来。如果把买一辆奔驰的钱用零配件来买,相当于12辆车的价格,奔驰把发动机降价,多降点,常用的配件涨一涨,消费者没有感觉,现在开始动了。

保险平台有资源配置的职能,我们可以降低风险的成本,可以降低摩擦成本,可以减少交易次数,帮助消费者理性消费。刚才讲了发展的趋势,就是我刚才说的为了三个职能:风险治理职能,价值创造职能和资源配置职能做贡献。这是科技未来的趋势,现在我们怎么构建有利于保险科技,就是我们说的金融科技在保险领域的应用,按我们的发展现状,搞科技的对保险的关注,对风险的关注,对不确定性的关注少,而保险业对科技关注又少,这两家我们市场的博弈都在白热化,都忙着眼前的利益没有长远考虑,所以要加上研究者搞战略的,最大的战略是理论的。我们希望院校的专家可以做好,我们想说这个生态最重要的是产学研,同时搞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要充分的相连,这是我们目前最大的挑战。

我想说的是自然科学的新技术带来的无限量的变化,最终量化分析,技术控制,认识风险,要让位于我们干预这些风险管理,干预好像用科技干预,但是人的心是所有这一切的指导,这就是我们人文社会科学考虑的,这是经济学要考虑的。持有技术的精英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其实并不如资本阵营的精英对社会的理解更深刻,他们已经安排好了垄断的格局,新的用技术要考虑好怎么跟他们交流沟通,时间关系,我只跟大家简单的汇报这些,个人观点个人负责,谢谢大家!
 

5月10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在北京召开“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春季峰会”。本峰会从全球金融科技数据分析与研判出发,聚焦风投、交易所、科技企业、监管层等众多领域精英,共同探索科技价值与资本力量。


点击图片查看会议详情

上一篇>中国精算研究院张宁:央财金融科技创新指数基于知识经济和智能计划

下一篇>新网银行首席运营官刘波:建立数字银行,要先打造数字化的科技和风控体系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网贷315:保护出借人权益 平台在行动(共16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1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