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市公司

一年市值翻7倍 有赞何以成为白鸦的“大牌”?

上市公司 沈拙言 零壹财经 2021-03-04

关键词:有赞零售科技有赞科技有赞云SaaS

有赞在SaaS属性上更为纯粹,近三年其SaaS商家服务收入占比已超七成。
白鸦(真名:朱宁)所创立的零售科技SaaS服务商“有赞”近日动作频频。

2月28日,中国有赞(08083.HK)连发两条公告,主要介绍了其拟从港交所创业板私有化退市,并通过新的主体——有赞科技以介绍方式在港交所主板上市。

中国有赞曾用名“中国创新支付”,于2018年4月收购了白鸦所创立的有赞51%的股权,并在当月登陆港交所创业板。6月,中国创新支付更名为“中国有赞”,中国创新支付董事长关贵森继续担任更名后公司的董事长,而梳理时间线后发现,彼时的关贵森,因涉嫌行贿犯罪处于外逃状态。

2020年12月,关贵森主动归案;2月17日,关贵森因刑事诉讼自中国有赞离职;2021年2月24日,中国有赞宣布委任有赞集团创始人朱宁出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一职。

朱宁正式执掌中国有赞后,后者股价相对关贵森离职公告那周上涨26%。

中国有赞的股价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处于0.5港元/股的横盘状态,2020年开始起飞。2020年全年股价涨幅为367%,进入2021年的前两个月股价最高涨幅近95%,粗略计算,从2020年年初至2021年3月,中国有赞股价涨幅已超7倍。

图:中国有赞(08083.HK)过去一年多股价走势

数据来源:雪球

白鸦似乎真的摸到了“一把大牌”。

白鸦的“摸大牌”之愿

朱宁这个名字,显然没有他的花名“白鸦”在互联网圈子里有名。这个ID来自于一个小故事。

故事说,有一只乌鸦和一只白鸽,乌鸦羡慕白鸽衣食无忧的生活,白鸽羡慕乌鸦自由自在的生活。上帝给它们换了身份,乌鸦变成乌鸽,白鸽变成了白鸦。乌鸽死掉了,变肥之后被人煮来吃了。白鸦也死掉了,因为它自由自在之后不会找吃的,饿死了。

“宁愿饿死也要自由”成为了他的座右铭,给自己取了个网络ID叫白鸦。

这个用上大学的学费报名参加电脑培训的“自学成才者”,先是参与设计了第一版触屏的高德导航,展讯第一款触屏手机,中航信的调度系统;后加入百度,真正的理解了产品的逻辑,从设计师转变为产品设计。

2008年,白鸦加入支付宝。三年后成为了支付宝的首席产品设计师,之后离职出来做了一个时尚导购网站“逛”,这个网站的CEO是曾经的阿里75号员工钱志龙,后来倒在了P2P的血泊中,主动投案。白鸦在“逛”任职COO,后来他自嘲“三个不懂时尚的大老爷们做了一个导购的事”。

“逛”失败后,白鸦创立了口袋通,也就是有赞的前身,本意是基于微信做一个商家的客户管理系统和营销系统。得益于曾经供职支付宝,获取到了早期的商家客户。

转折点来自于2013年11月,淘宝封杀了微信,商家的客户无法从微信直接跳转到淘宝。白鸦感觉自己“摸了把大牌”,他意识到有赞原来是个交易工具,现在可以做支付了,能触碰到交易的底层。

他认为商家需要有一个真正的、脱离平台的CRM系统,在消费者玩的地方跟消费者交朋友,这样商家才有自己固定的客源和固定的流量。而基于社区,商家既能够把下过订单的老客户变成自己的朋友,老客户复购率高,同时,老客户基于社区还会给商家推荐新的客户来。

后来就开始为商家提供开店的工具,包括在线商城、网络营销、客户管理三块。如果只做帮别人做开店工具这件事,一两年内在中国顶破天可能只有30万付费商家,有赞拿50%以上付费商家,也只有15万。一个商家一年在他身上收5000元,最终是个一年只有三到四亿元利润的业务,白鸦觉得这事情还不够大。

后来有赞选择把零售、餐饮、美业商户做线下管理软件和线上开店工具,把线上线下打通,后来又把这些适用于零售、餐饮、美业商户的软件底层抽取出来,做成有赞云。

要做的事情似乎终于有了大起来的苗头。

2018年、2019年、2020年,中国有赞的存量付费商家数量由5.89万升至9.78万,每年净增加存量商户数约1.5万。

据有赞官网介绍,目前该公司旗下拥有有赞微商城、有赞零售、有赞连锁、有赞美业、有赞教育、有赞小程序、有赞学院等SaaS软件产品及人才服务,面向开发者的“有赞云”PaaS云服务,面向品牌商的有赞广告、有赞分销、有赞客,面向消费者的有赞精选、有赞微小店等服务。

白鸦上一次出现在舆论焦点中是其2019年有赞年会上的演讲,在他的演讲中坦言,人员冗余是令他头疼不已的问题。

上市当年,有赞的团队从995人暴涨到2184人。白鸦发愁公司的价值观保持,演讲内容诸如“只招聘年轻人”、“零食货架收费”、“取消团建费用”等。

顶着亏损 估值起飞

尽管付费商家数量在持续上升中,但截至目前,中国有赞依旧没有实现盈利。

财报显示,2017-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有赞净利润分别为-0.94亿元、-4.41亿元、-5.92亿元、-1.79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51.10%、-370.25%、-34.21%、34.36%,呈现净利润增长不稳定的态势。

亏损原因仍可以用“入不敷出”来形容。2017-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有赞销售成本分别为1.52亿元、3.97亿元、5.63亿元、5.18亿元;行政开支分别为1.34亿元、1.94亿元、2.37亿元、1.83亿元;其他支出分别为0.18亿元、4.42亿元、4.77亿元、3.51亿元。

但亏损并没有影响到市场给有赞的估值。

2020年受疫情影响,商家线上化需求迫在眉睫,整个SaaS行业内的上市公司在估值方面均有不小涨幅。微盟集团(02013.HK)2020年的股价涨幅超过2倍,主营CRM等传统企业软件的金蝶国际(00268.HK)2020年全年股价涨幅2倍,2020年9月上市的明源云(00909.HK)股价涨幅也接近1倍。

同在微信生态内的SaaS服务商微盟已于2019年实现盈利。微盟也是常常与中国有赞对标的公司,两者优势不同。有赞优势在于较早切入支付,微盟的优势在于商家的精准营销。

中国有赞在SaaS属性上显得更为纯粹,在近三年的营收中,中国有赞的SaaS商家服务收入占比已超七成,而微盟去年年中,SaaS服务收入比例已降至不到三成。

这也是即便亏损,市场依旧给到有赞一定的估值溢价的原因。

比如3月2日中信建投发布的公告:以微信为代表的私域流量仍处发展前期,持续看好中国有赞作为龙头SaaS服务商长期的增长空间及竞争力。预测公司2020-2022年营收分别为19.8亿元、29.9亿元、42.4亿元,结合美股高增速SaaS公司目前的估值水平(40%以上增速SaaS公司PS TTM为40x以上)及考虑中国有赞的龙头地位,给予公司SaaS及延伸服务业务2022年30xPS,交易费及其他业务给予5xPS,对应3.6港元目标价,维持“买入”评级。

ps: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加关注 消息
文章:188 粉丝:4 总阅读数:4133.2k

以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生物科技、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技术不断成熟,推动了保险科技的蓬勃发展。保险业加速数字化转型,新型的保险商业生态应运而生。 《保险科技行业观察》专栏跟踪研究保险科技行业发展、企业案例、技术创新和资本投入,并根据市场热点撰写专题报告。

点击下方图片,阅读完整报告专栏

上一篇>从巨头春节红包混战,看快手业务模式与金融布局

下一篇>三年营收复合增速超36%,科大讯飞收获人工智能红利|人工智能案例库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点击阅读更多内容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48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