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疫情催生“百年大变局”:知识服务的爆发不可逆

观点 柏亮 零壹财经 2020-04-09 阅读:4694

关键词:数字经济知识服务经济大萧条知识经济学零壹智库Pro

这次疫情对于商业模式,对于工作和生活带来的数字化的改变是不可逆的。
面对疫情严重影响,特别是后疫情时代,企业如何应对,成为广泛关注的话题。对此, 中国房地产众筹联盟主席冯仑先生提出“保持乐观 化危为机”的倡议。联盟秘书处积极践行,充分发挥联盟 在各个行业和产业领域的资源优势,在企业陆续开始复工之际,特别推出“智享汇线上版”。

3月27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创始人,数字资产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柏亮,受智享汇邀请,进行了直播分享:激变时代,知识服务的爆发不可逆。


本文根据作者直播内容编辑,略有增删。

以下为演讲全文:

欢迎来到中国房地产众筹联盟线上智享汇平台,感谢智享汇的邀请。五六年前跟马宁秘书长认识,经常做一些交流。这五六年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经常会感叹时代变化太快了,目不暇接,而且这些变化往往都在我们的预期之外。

但最近的疫情,它的变化还是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原本觉得数字经济时代已经不是的普通的线性变化了,但疫情的这种暂停式的变化是大家始料不及,远远超过预期的。

在本来一个超级变化的时代,面对这样的情况,就我们所处的知识服务行业、所面临的情况,和大家做一个分享,同时也把知识服务放在新的大背景下去看它未来的发展会是什么样子。


过去这几年讲到一些新兴行业的时候喜欢讲一个词——风口,它来自于雷军的一句 “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但这些年验证了,如果仅仅是一个风口,仅仅是在风口能够飞的猪,往往都是比较惨烈的。知识服务行业就被称为“风口”,甚至有人说这个风口都已经过去了。但我有一些自己的思考,简单地归纳为四点:

一,疫情带来的是类似于奇点的一个时代转折点,不是普通的变化,是激变或者是剧变,激变和剧变产生的深度是一样的,但是激变产生的密度更高、速度更快、强度更大。这是我理解的时代背景。

二,在这样一个激变时代金融体系和知识体系正在发生高速的迭代。

三,知识服务的爆发不单纯是一个风口。如果只是一时的风口,不值得我们去做。但是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潮流,是不可逆的,它的成长和发展是不能往回倒的,它是一个趋势性增长的行业。

四,我们的思路和我们的实践,怎样打造一个数字经济和知识服务平台。

一、疫情是一个奇点,时代正在激变

奇点是计算机领域的先驱约翰·冯·诺依曼提出一个概念,这个概念的含义很丰富,但有一个基本的含义:一种可以撕裂人类历史结构的能力。


在疫情爆发(以武汉封城为标志)开始到现在,两个多月过去了,人们对这件事情的认知一次一次发生转折,在国家采取的果断措施取得效果之后,我们觉得中国的疫情快过去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现在已经是全球性疫情。

全球疫情爆发后,资本市场产生了很大的反响,3月9日(周一)开始大跌,这种跌幅震撼人心,当时我有一个预感(仅仅是预感,没有任何依据),这是一个短期不可逆的,会产生大崩溃的危机。当时比较理性的看法是没有那么严重。

在那个星期的周五(第一次爆跌开始的周五)我们就举办了一次研讨会,几位专家用不同的角度去判断这次资本市场的变化,韦森老师从美国基本面思考问题,朱嘉明老师认为要用时间尺度的方法论重新认知经济演变,黄江南老师从时代变迁之下、观念经济学的角度解释当前的变化,陈达飞老师则从康波周期的角度理解当前的形势。这可能是第一场关于这次全球市场危机比较有影响力的研讨会,有人乐观一点,有人悲观一点,都没有想到会发展到现在这样。那时大家都还在很谨慎地思考:这次爆跌有没有可能引发资本市场的危机或者是金融危机。

但是两个星期过去之后,人们对这个事情的认知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

前不久,朱嘉明老师在一个讨论群里说了一段话:“此次新冠疫情改变历史,将成为新的历史分期的转折点。”

历史分期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比如教科书上讲,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转折点是秦朝统一六国,从古代社会进入到近代社会的转折点是鸦片战争,中国进入现在社会的转折点是新中国成立,都是极为重大的事情。涉及到历史分期,一定都是巨大的变革,当然,不一定都是从政治史的角度来看历史分期。

朱老师还补充说,“现在人们认识局限性是因为只缘身、心、情仍在其中。”我们身在其中,没有发现有那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实际上已经不可逆了。


话音刚落,就有人在群里分享了另外一篇文章,《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写的,他说当今世界将面临新的纪年方法,新元前和新元后,所谓新元前是指新冠肺炎元年之前,新元后是指肺炎之后。纪年的改变,也是非常重大的,比如我们现在常说的公元多少年,是以耶稣的诞辰为元年纪年的。

弗里德曼他对疫情影响的严重程度可见一斑。虽然他说,新元后的世界将会是怎样,我们还不太清楚。其实人类对于新冠肺炎病毒认知依然是有限的,疫情的发展往往超出预期。零壹智库前段时间和大数据公司安讯科技合作推出一个系列报告,用大数据的方式预测疫情发展的趋势,目前来看准确率非常高的。从第三期报告来看,还有很多的区域,比如说像印度还存在巨大的潜在风险,这些地方的病例还没有暴露出来。


《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最近也写了一篇文章,他说这场风暴虽然终将过去,人类也会生存下来,大多数人也会活着,但是我们会生活在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许多短期的应急措施会成为我们永久生活的一部分,这种紧急状况的本质是他们会加快历史的进程。


历史发展进程被加速了,按了快进键。我们目前的生活状态好像是按了暂停键,对于历史学家来说社会变化是被按下了快进键;比如正常情况下需要几年审议的决定,现在几个小时就做出来了。

疫情影响到底多严重,我们从比较直观的金融市场和经济数据来看看。对资本市场受影响程度的判断,一波比一波严重,很多经济学家隔几天就会调整自己对经济增长预期,无论是对中国、对美国、还是对全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期。比如说对中国增长的预期,一开始有人认为PDG增长还能做到5%、6%,到后面很多预测就只有2%,甚至还有人认为可能负增长。整体而言,对中国的判断还算乐观的,对于美国和全球增长的判断更加悲观,且每天都在加重。

到目前为止对于全球经济的判断最严重是金刻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终身教授)。她直接了当地说,我们面临有可能是经济大萧条而不是经济衰退,那经济大萧条和经济衰退的差别是什么呢?直观差别就是1931年叫经济大萧条,2008年、2009年那个叫经济衰退,经济衰退可能丧失是GDP的5%,一个大箫条产生的GDP损失可能是50%。她说这一次美国GDP可能会损失到40%。


(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撰文认为,“回看历史,我们现在所经历的时期,相似度最高的是1930-1945年之间的时期,我们都至道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他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在美国,公司层面的损失大约4万亿美圆,全球大概12万亿美元。2019年美国GDP21万亿多美元,也就是说,他预计本次危机中公司的损失,相当于美国2019年GDP一半。)

我们看看过去一百年,在这样的大危机之后,主要的应对措施时什么。

30年代大箫条,是凯恩斯主义获得了大多数政府的认同和接纳,采用政府花钱的方式向市场投入资金创造需求。
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滞涨,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获得青睐,金融自由化导致金融大爆炸,通过金融体系向市场放钱,用供给侧创新来创造需求。
2008年次贷危机导致全球金融“海啸”,量化宽松成为主流政策。

总而言之,就是不断往市场上投钱,它有各种各样的学派,有各种各样的理论基础、不同的方式,但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要创造新的需求,要投放大量的钱到市场上去。


现在疫情可能创造一个新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这种大变局之下,各国政府采用什么措施?还是投钱。

中国推出了新基建计划,现在可以统计到各个省市公布的新基建的投资计划超过50万亿人民币;而美联储直接推出了“无底线、无限量”的货币宽松政策;欧洲央行公布了75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计划;昨天G20首脑会议,达成共识,启动总价值5万亿美元的经济计划。

接下来还会有很多类似的政策。钱,正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从涌出来。

二、金融体系和知识体系的高速迭代
 
但是往市场上投钱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甚至是连一半都算不上,如果没有新的知识,没有新的技术,没有新的产业,就产生不了新的需求,没有新的需求那这个钱就只是一个泡泡,只有用大量的需求把这些泡泡吸收掉,资本收益才会上升,不然资本收益一直会下降,陷入到流动性陷阱。

新的需求来自于哪里,我们直观看到是各种各样的产业、各种基础设施、教育、医疗等等,就是让大家去花钱,但是要重新塑造长期增长,就需要新的动力。

宏观经济学有一个理论叫知识经济学,知识经济学认为长期增长的关键是新知识。你只靠努力干活解决问题,只是把原来的东西不断重复,增加更多的劳动力去做同样的事情,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还应该真正明白做的是什么,并把它归结为知识,我们不仅仅要干活,要明白在做什么,改变什么,把这个笼统地称之为知识。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索洛,曾经试图去计算美国经济增长里面到底有多少是资本贡献的,有多少是新的知识贡献的,然后他得到的结论是绝大多数都要归功于新的知识:美国人的生活水平有四分之三来自于新的知识,只有四分之一来自于资本和其他因素。

很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个不一定可信,所以很多人去算这个数,到底谁贡献更大,谁是经济增长的关键,虽然大家算出的数不一样,争论也很大,但没有反对新知识和科技进步是人类福祉的核心改变因素。


当前阶段,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第一面,就是投入了大量钱,资本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成本很低。新知问题是现在面临的一个新问题,我们以前讲很多经济政策是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到底“面”是什么,我们以前认为这个面是更多的工程,更多的项目,更多的企业,我们用知识经济学角度来理解,“面”是新知识,要不断的新知识、新发明、新科技去使用这些资本创造新的财富、需求、生活方式。


举个例子,2008年之后我们的生活有一个巨大的改变,就是3G的技术发展并马上迭代为4G,智能手机和其他智能设备的发展,使得我们的生活需求和在此之前的生活需求是不一样的。

在此之前没有在网络上直播的需求,这些需求是新知识、新科技创造出来的,不是像原来重复劳动和产业就可以产生的,很大程度上原来那些事情之所以玩不转是因为过剩。必须要有新东西,单纯的资本投入,收益率一定是递减的,但是新的知识、新的科技使相同的资本带来更多的产出,更多的产出会带来更多的消费和投资,所以新知识也会促进资本的积累,大家看到过去十年和过去二十年,市值排名前一百的上市公司的成员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更多的新秀登场。

过去十年来以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公司霸占了前十名绝大多数,在此之前是工业企业、零售企业、金融企业,所以这些新资本替代和新资本的积累,新上市公司的市值要比以前排名前十的那些公司要大很多。

所以经济发展的过程是新知识和更多资本的积累这两步连续完成的。

我们又回到这张图,看看过去几次大危机之后投入了那么多钱进去,在新知识上面又产生了哪些成果。现在我们都知道那几次危机都成功走出来了,而且每一次走出来,都使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使社会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些改变是因为钱和新的知识产生了结合、产生了化学反应。

我们看30年代的凯恩斯主义之后,如果看得更长点,到二战之后,新的经济政策、新的资本产生,比如说电子工业、高分子化学工业、航空航天、原子能工业、精密仪器等行业纷纷出现,有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1946年产生了第一台电子计算机,虽然当时很笨重,但是它突破了,它诞生了。

80年代通过金融大爆炸方式投了那么多钱,计算机与通讯技术不断突破、产业迅速发展, 80年代初个人电脑出现,乔布斯在他们家车库里面创造了苹果电脑,苹果电脑一直到现在都是世界上比较领先的电脑,当然现在的苹果电脑和当时的苹果电脑已经非常不一样了。1984年,苹果为它的早期产品麦金托什机拍摄的广告“1984”震惊了很多人:一个身穿白色苹果T恤的女模特冲进片场,用铁锤砸碎大银幕上那个象征着精神控制者的 “老大哥”。

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的改变,我们大多数人都可以感受到的,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和第二个十年生活差别有多大,比如说使用网络的方式,手机的变化,基于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产生的工作和生活上的变化。4G和智能设备,人工智能的飞速的变化,大数据、云计算等产业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从一个概念到应用,到大规模的应用,到产业化,到产生的重量级的上市公司,这是从新知识到新资本的一个基本过程。

2008年中本聪发布了比特币白皮书,2009年正式发布了比特币,大家现在可以看到基于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诞生了一个巨大的产业,无论大的互联网公司还是新的创新创业公司,还是产业巨头和金融巨头,以及各国政府都在大力推广和应用区块链。十年,区块链从诞生到成为多个国家的战略性产业。


资本、新知对于社会、经济、生活的改变,不是线性的、水平的变化,而是指数型的激变。


全球市场暴跌开始的时候,我跟同事讨论,我们应该站在一个更长的历史时间看待现在的爆跌,而不仅仅是站在疫情发展的角度去看,它不是简单地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结束又恢复到原来的状态,这是不可能的。于是我们做了一个研究报告《百年“暴跌”启示录》 (点击名称查看完整报告) 。

1月底2月初,公司的几位同事讨论疫情,当时我们做的一个基本的判断是,这次疫情对于商业模式,对于工作和生活带来的数字化的改变是不可逆的。

事情演变到现在,更不可能恢复到原状去发展了,一定是一个激烈的,急速的变化。这种变化体现在很多方面,经济、科技、政治、文化、社会心理等等有非常多,我们简单地归纳为数字化。数字化这个概念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了。但是我们现在说的数字化,技术基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数字化的变化背后是高度的知识密集型,是密集的知识,如果没有这些密集的新知识去支撑,数字化的改变是不可能的。数字化的每一步改变都是知识体系的改变,它的作用是指数级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他最新文章中说,“对于人类来说,最难掌控的事情之一就是指数的力量—— 一种持续不断成倍增长的力量,就像大流行病一样。”“这种病毒就像高利贷,每天收取25%的利息。起初我们借了1美元(相当于此时出现第一例新冠感染者),然后连着40天我们虚报开支,到现在欠了7500美元。要是再等三个星期才还款,我们就要欠将近100万美元了。”从1美元到100万美元,其实只用了六十天,这就是指数的力量。

以前还有个故事,有一个人立了功,皇上问他,你想要什么样奖赏,他说我只要很少的东西。他拿出一个围棋盘,您赏给我1粒米,放在第一个格子里面放一粒米,第二天在第二个格子里面放两粒米,第三个格子里面放四粒米,依此类推,把我的棋盘放满就行,国王觉得这个奖励很少,你不就是要点儿米吗。但是当这个格子不断数下去,国王发现整个国家赔给他都不够。


三、知识服务爆发不是风口,而是潮流

这种趋势下,知识服务不仅仅是一个风口,在指数化增长的过程当中、知识化变化的过程当中其实是一个潮流。潮水也有涨落,但是它产生的趋势不可逆转。

知识经济学认为,知识这种东西和其他生产要素不一样,比如说用来直播的手机,我在用别人就不能用,所以是非此即彼的,它是独占的,但是知识不一样,这本宏观经济学,我们可以同时在读互不干扰。

知识应该分享,如果一个知识只装在一个人的脑袋里面这个知识是没有意义的,不产生外界的变化,也不改变新的资本结构。分享可以最大化新知的收益,但是我们也知道这种分享出来的收益,比如说一篇文章放在网说随便给人看,无论有多少人看,看到对于写文章人是没有好处的,没有获得什么的。

如果创造者得不到足够的好处他就没有动力,没有那么人愿意生产新知识、创造新思想。所以这是一个两难的经济,知识不溢出就产生不了社会价值,如果随便给人看,又是一个负向激励。这个两难,就是知识服务存在的空间。

对新知的生产者和分享者都应该有所激励,新知才会源源不断出现并在市场上起到作用,才会和跟资本产生结合。被新知加持的资本才能提高它的收益率。


知识服务就是在知识创新和知识普及之间实现互动和平衡的服务。一方面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产权清晰的东西才具备资本化的价值;另一方面加强知识的普及和应用,获得知识服务的人支付适当的费用。

新知被很多人使用,才会产生更大的价值,才会产生竞争,所以新的商业模式、新的科技,往往是以群体的方式出现,而不是一枝独秀。


过去的信息不对称讲的是能不能得到这个信息,但是现在我们得到一个信息非常简单,困难的是理解和使用这些信息,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新知迭代越来越快,结构越来越复杂的情况下,如果没有专业的机构和人去做知识服务,知识产生资本价值的速度就会非常慢。

在这种指数级的变化下,我们认为知识服务也是指数级的。数字科技、数字经济是复杂经济,是指数型的创新指数级的经济形态。它对人们的知识系统的挑战也是指数级的。所以知识服务的必要性、需求也是指数级的。


四、打造数字经济指数服务平台


人们已经在十年前进入到数字经济的时代,而支撑数字经济最重要两大因素和支柱就是金融和科技,所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作为一个知识服务平台,主要集中在金融与科技两个相互作用的领域。


我们打造的知识服务体系包括媒体、研究和共享平台。新媒体服务主要是把一些最新的消息分享给大家,而研究是生产更加深入、更加专业化、针对性的知识服务。我们打造了一个数据和研究体系,已经发布了几百份金融和科技领域的专业报告。


去年四季度我们推出知识共享平台“零壹智库Pro”。第一,它是零壹专业报告的分享平台;


第二,它是一个开放的报告查询工具,我们先推出了第一款小程序“01FINDs找报告”,除了零壹几百份报告以外,目前已经累积了接近12万分报告资源,是一个专业的报告搜索使用和社群互动的一个平台;



第三,它还具有学院功能,推出了一系列体系化的金融与科技的线上课程。疫情期间的两个月,零壹智库Pro推出了290节音频和视频课程。


另外,零壹智库建立了一个多元的智库体系,陆续成立的不同区域性和专业领域研究院已经有八家,这八家研究院或会针对不同的领域,不同的企业还有不同的行业和地区去做专业的咨询级的服务。

这样我们就形成了一个不同层次的、立体的知识服务体系,这个知识服务体系我们也在用数字化的科技去升级它。比如,基于区块链技术实现知识产权保护的系统很快就会上线了,上线之后,所有合格的知识创造者可以直接把作品上传到我们的平台上实现知识产权保护,同时实现分享和分销。


数字经济时代不是来了,而是在指数级的加速,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工作在发生指数级的变化,零壹财经·零壹智库打造数字经济与科技的知识服务平台,与各位共同迎接指数级增长的时代。与大家共勉。
 
加关注 消息
文章:64 粉丝:2 总阅读数:1397.2k


零壹智库推出“金融毛细血管系列策划”,通过系列文章、系列视频、系列报告、系列研讨会和专著,系统呈现“金融毛细血管”的新状态、新功能、新价值、新定位。
 

上一篇>香港科大教授汪扬:一位数学家眼中的区块链技术 | 袁老师访谈录

下一篇>春风又迎东风:重庆金融科技发展新蓝图安排上了,下一步做什么?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点击阅读更多内容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第四届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5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74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