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北京互金协会秘书长郭大刚:网贷行业市场发展不容乐观

观点 零壹财经 零壹财经 2017-11-20

关键词:互金协会郭大刚网贷金融科技监管

郭大刚表示,网贷行业一路走来从无监管,到市场被监管,到强化能力建设,这个周期是监管的强化周期。但是目前来看市场走向还不容乐观,并没有达到最初预期的目标。
消费金融借着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的发展浪潮,在2015年至今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中,迅速发展并进入一个崭新阶段。

鏖战、竞合状态中的行业,不得不思考突围之路。从地域范围的扩张上看,已有服务商将视角置于海外市场,试图先发制人,寻求以更低的边际成本,将业务复制到全球各地;就产品服务的升级换代分析,无论是传统银行、新兴消费金融服务商等,都在孜孜不倦创新升级产品与服务,追求覆盖范围、服务效率、用户体验上的变革。

基于此,“零壹财经新金融秋季峰会·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于北京召开。在本次会议上,零壹财经汇聚行业专家学者从多个角度对消费金融行业发生的变革进行分析探讨。

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大刚参会并以“蟪蛄不知春秋、网贷发展周期”为主题发表演讲。郭大刚表示,网贷行业一路走来从无监管,到市场被监管,到强化能力建设,这个周期是监管的强化周期。但是目前来看市场走向还不容乐观,并没有达到最初预期的目标。

以下为速记原文:

郭大刚:我今天来参加这个会,第一是因为柏亮和零壹财经是北京市互联网金融协会的主任,第二今天我来有人讲是不能以协会身份做这个报告的,只能以我个人的身份来做报告,我这个报告大家很多地方都听过。我来的时候,最近很多人把现金贷换一个名字消费金融拿出来说,互联网就是这样的,不断的有词冒出来,不断的有人把词换了一个概念。我用周期的方法把这个故事重新讲一下。

今天所有的数据都来自于零壹财经,这张图是机构主体进入互联网的数据,红色的曲线有主体机构通过投资行为加入到这个行业,蓝色的曲线是不同的投资主体推出这个行业,这个图特别像我们熟悉的二级市场的一个价格波动的图形。这个里面我们有几个点:第一条红线是2013年年底,大家知道知道每一年年底的时候我们会把未来一年的投资,不管是你的钱还是你的时间决定它的投向也就是说我明年要做什么。2013年年底所有的人都考虑我明年会做什么,当到了2014年的时候,第一季度时候两会有工作报告出来,很多人认为进入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是能挣到钱的,2014年我们看到的场景就是一路狂飙,很多人包括机构加入到这个行业。我们看2014年发展一年之后,在年底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2014年到达峰值,进入这个行业的机构数量达到最高峰。2015年时候我们看到在2015年下半年十部委联合发文规范整个市场,你在这个图上看到很强的周期的感觉。经济学原理有一个“预期理论”,你们可以看一下,这张图是完全符合主体投资的预期理论,俗话讲就是“追涨杀跌”,当遇到政策风险有变化的时候都会退出来,2015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又决定第二年做什么,这时候市场已经开始博弈了。进入的主体和退出的主体已经处于平衡,2016年8月,也是第二季度的时候银监会发布了51号文,整个的行业退出的数量远远超过进入这个行业的数量,这是我们看到的市场情绪反映。2017年的年初跟着这些相关的规则的明确,整个行业开始加剧洗牌,退出周期开始确立。

这个是Scale cost curve,这个拐点跟行业的发展是相吻合的,两个时点一个是2014年的年初第一季度,当时国务院发文进入一个周期是加速发展周期,2015年8月之后进入第二个周期开始收敛,开始进入规范的发展周期。我们回顾一下,整个互金行业发展的历程是什么样的?在我的脑子里,大概分成四段:01-08年是一个周期,这个过程中国的金融经济得到最大的发展是形成了沿海沿江以出口为导向的链条,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国家。在从01-07年的过程中我们经历了一个过程,就是2000年.COM破灭,从05年到08年互联网公司上市潮是这么来的,这个过程中中国的劳动力得到大量的解放,城乡二元化,所有的劳动力进入强化周期,劳动力倾向于提高自己的单比价值能力,我们挣了钱要把自己的能力提高去挣更多钱。每一个人就是一个发动机,中国的GDP就是这么起来的。08年的时候,我们看到前面这个周期不可持续,西方以美国为主的国家出现了金融危机,整个需求回落塌陷,我们进入了再平衡的周期,中国原有的产业结构和支持这个出口为导向的产业结构和国企为主的产业结构都面临着转型,最大的需求就是资金,所有的转型过程中都需要资金的支持。这个阶段迸发出另外一个需求就是所谓的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

全世界来讲中小微企业都是融资很难的,股权和债权因为不确定性的存在,所有的容易破损的机构风险议价都是非常高的。中小微企业融资以股权为核心而不是以债权为核心的,中国存在二元制的货币体系,你会发现另外一个有意思的东西,我们实施刚兑的情况下,股和债是等价的,除了法律结构的差异以外,没有太大的不同。在中国更多的中小微企业倾向于用债权进行融资,这也就是说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和全世界没有什么两样,但是我们利率双轨制存在刚兑,这就是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原因。我们的货币体系的渗透率达不到,它更倾向于通过互联网在民间进行融资,这是08年到2012年中小微企业抵质押贷款大规模崛起的原因。他们的抵押品都是倾向于大额的,有一套房或者一辆车,80%的资产是超限的,跟51号令的相关规定是抵触的。同时08年后有4万亿的刺激,大量的表内资产表外化,所谓的ABS出来了,这一类更倾向于是衍生品。这里就强调投资者的适当性,融资者也有适当性,到2015年8.24之后开始政策强化周期,我们看到了中国互联网民间金融发展道路。

一路走来从无监管,到市场被监管,到强化能力建设,这个周期是监管的强化周期。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市场里面所有的资产也好,资金也好,政策也好,成本也好都倾向于不好的一侧,这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些市场还是我们原来想要的市场吗?还是我们口口声声想做的事情,我们最早进入这个市场想做什么?服务三农,普惠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事实上是这样的吗?这个橙色的线——融资成本从来没有降低过,民间融资成本并没有因为互联网的金融工具介入而降低,但是不要忘记,我们08年时候所有的互联网已经被移动化了,每个人都可以自主选择投资方向,这里面有另外一条曲线这是投资者的年化综合收益率是下行的而且是持续下行的,北京地区到现在为止收益率达不到10了。但是整个行业的营业额在这个期间翻了3倍以上,从1万亿干到了将近3万亿,这就是我们的行业。这个背景底下,我们要问:行业营业额上升的时候,按道理这个行业应该是盈利的,但是在座的各位有几家机构能站出来说我是盈利的?如果不盈利这么大的规模利润哪里去了?只有看上去的市场反过来它应该是什么样的?我这里列出来了11条,都是我们面临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我们想要的东西都是没有改变的。

我们看看具体的市场应该是什么样的?买和卖是交易对手,市场上必须存在的两个主体。第二是公共服务,有很多的特定功能无法被摊派必须单独存在,第三方服务方的存在带来另外一个挑战,它也是一个主体也倾向于收益率最大化,如何约束它?必须出现监管。监管也是有成本的,假如说监管管好了没有责任,管不好就要被问责,当它的收益率达不到一定的监管要求的时候与其监管还不如没有监管。我们的民间金融已经达到数万亿的规模已经可以支撑比较强的监管。当时的小贷机构只有不到1万家,我们现在的机构没有超过2千家,这就是我们行业到了强监管的周期。

从资金和资产的角度来讲,不同的资源决定资产的禀赋,你有不同的风控能力才能生产不同的资产,从这个角度来讲,不管对公业务还是零售业务,都可以跟随着社会的需求走,十九大的报告我们应该明白,我们未来的社会历史的矛盾应该在哪里?是需求。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社会需求在哪里?中国从二元城乡结构往多元化走要打破城乡二元结构。第二中小微企业的发展是整个社会结构形成稳定的基础,中小微企业的需求一定要被满足,假如说没有提高人均可支配收入,那是没有办法达到这个目标的。第三个如果走到现在,我们的金融体系还是按照原有的二元结构在支撑渗透率还是达不到,有钱获得性是第一位,一切的存在都会变成合理,这就是监管形成的原因,是我们现在的制度货币体系导致的。经常讲一句话“金融的问题不在金融之内而在金融之外”。

我们看另外一个市场就是“投资”。我们看互联网民间金融走来,大量的资金投入这个行业。在政策不确定市场预期不明确的情况下,投资人投资都应该趋于理性不投资或者少投资,2015年之前很多的投资人都是理性的,因为互联网里面建立核心能力初始成本太高了,我们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么多的早期的互联网民间机构全部从线下走来的,但是2015年之后投资强度开始加强。为什么?有了政策的确定性,我知道我花了这些钱将来可以得到什么,第一条可以建立比较优势,必须在能力上进行大规模的增长。但是这里还有一个问题,互联网有外部性,就是互联网单一机构的发展它的市场能力不取决于单一机构,比如宜信做的再大,如果市场环境不好的话它依然不能很好的发展,这就是外部性。比如说这是成本规模曲线,白色的曲线就是著名的摩尔曲线,黄色的曲线是传统的实体机构和金融机构的规模成本曲线,互联网的初始成本非常高,但是它随着规模而被摊薄。如果没有能力,它就无法对冲风险给风险定价,这就是我们整个行业面临的问题。

刚才讲到行业的发展也讲到监管,监管的收益就是整个行业累计起来的风险,我们行业里面累计起来的负的收益就是整个监管正的收益,我们可以看到假如说我们行业一路走来是一个风险累计的过程,目前为止我们的监管收益在不断的扩大。在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监管有相当的滞后性,当监管投资技术能力以后,它的时效性会更加的有效,这就是监管上我们要推行“提高监管对互联网金融的能力和有效性”。对互联网民间金融有效的监管,有朝一日互联网民间金融消亡了,搭建起来的体系对大量的持牌的金融体系是有效的,这就是我们留下来的历史的成果。

讲到外部性,刚才讲到多头借贷,我有数据,柏亮有数据,我和柏亮有比较优势,在互联网情况下没有人主动的分享数据,互联网加强了数据的鸿沟,而不是把数据壁垒消除了,这就是互联网数据的外部性。怎么样让数据流通下来,在一体性的市场里面产生真正的价值,让整个市场应对风险的时候获得核心的能力?协会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们通过加密的方法,通过区块链的方法,在协会的22家机构当中做了数据交换的平台,他们在预防羊毛党打击黑名单上已经初步成效,这也许是未来征信的一个基础。

我今天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上一篇>天天利财江浩亮:网贷之路,做质朴的卫道者

下一篇>圆桌集智:消费金融行至新阶段,行业竞合态势如哪般?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网贷大转折——备案进度测评(共4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19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