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郭宏才韭菜庄园:虚拟币牛市下的蛋

孙爽 · 零壹财经 2018-05-07 阅读:12591

近期,零壹财经Binary在美国硅谷探访了“宝二爷”(本名郭宏才)的“韭菜庄园”。

它远离旧金山城区,在森林深处,占地8万平米,价值3000余万,停靠着3辆劳斯莱斯。宝二爷遍寻发财之道,终于靠炒作虚拟货币,抑或经营暴发户人设,获得了真实的名利。

访问当天,不下3拨人来到这里,与宝二爷“品韭”食橘,合影留念,此处俨然已成国内币圈驻美办事处。

然而,此间的盛景是否只是牛市下的蛋?

宝二爷感叹,代币币值已经跌去六七成,他将比特币视为回归价值投资的终极标的。它能承担厚望吗?韭菜庄园的风光能持续多久?

无论如何,他的故事,已经成为虚拟货币风潮的一个缩影。

作者、摄影:孙爽

来源:零壹财经网区块链专页Binary.01caijing.com

一、高调的宝二爷

“有生之年,比特币不到100万美元就直播吃XX(零壹财经Binary注:此处指男性生殖器)。”“只聊区块链,不聊比特币,就像只让谈恋爱,不让做爱。”……

宝二爷大量接受访谈、在各大社交平台发布自己录制的小视频,传播这样大胆、直白的言论,来吸引眼球。他的逻辑是,比特币的币值是根据讨论它的人数决定的,币圈就像娱乐圈,有流量了币价就涨。

国人信奉闷声发大财,而他反其道而行之。从2015年,宝二爷就在中美各地宣讲比特币;2017年8月,他在广东中山发起币圈黄埔军校(“94公告”后改为“ICO普法中国行”),号召各地成立俱乐部。

他用高音喇叭呼喊自己靠比特币挣到了钱,以此为它寻找接盘者。他还希望能以富豪形象,给硅谷精英直接的视觉冲击,激励他们投身比特币产业。

二、韭菜庄园

美国西部时间4月8日,我从旧金山北湾前往洛思·加图斯镇(LosGatos),宝二爷房产所在地。

洛思·加图斯镇位于圣克鲁斯山脉脚下,缺少公共交通,往返北湾约1小时车程,乘出租车约花费500美元(相当于3100元)。它是千亿美元市值公司奈飞(Netflix)总部所在地,富裕度全美排名第33。

沿途风景旖旎,绿树环绕,水库碧波微澜。

宝二爷的山庄坐落在洛思·加图斯镇郊区的森林深处,四下无人,隐居感浓厚。
图:山庄外围

但刚进入主楼,我就遇到了一位相识的比特币矿工。这种相聚在当天接连发生了三次。他们中有项目方,有投资方,有媒体,大部分刚到达硅谷,把这里当作美国行的第一站,这正合宝二爷之意。

宝二爷刚搬来七天,结束了长达两个月的Airbnb(共享住房网站)生活。购房资金来自从各种发币项目中收取的1%代币站台费,这些代币赶上了一波牛市。

2017年,虚拟货币之王比特币价格涨幅高达1900%,一度突破2万美元大关。当年,全球ICO(首次代币发行)规模接近55亿美元,而2016年这一数字仅为3美元。在ICO的狂飙突进下,不少代币一飞冲天。

简单的寒暄后,他带每一拨人参观这座价值490万美元(约3100万元)的庄园。
图:山庄外观

首先是客厅和“客房”。

客厅里堆放着宝二爷朋友送来的中国画和上家留下的美式古典家具,这两者的风格多少有些冲突。

图:中国画

客房有数十间,不少自带厨卫和覆盖着蓬松被褥的大床(甚至健身房),“以后币圈的兄弟们来了就住这儿,把小孩儿也带过来一起住,都是家庭房”。

接着是车库。

这里停放着三辆豪车。其中,白色的劳斯莱斯时值25个比特币,老爷车购于2016年,花了宝二爷100个比特币(当时比特币单价约为300美元)。

它们没能像房产一样为他带来坚实的价值感,过早套现、错失牛市是他对比特币“信仰”最初也最重要的来源。

“按照比特币现在的价格(约8000美元)算,这辆车已经价值80万美元。按照我百万美元一枚比特币的设想,老爷车已经值1亿美元。”他用比特币去衡量价值。他后悔没留住那100个比特币。买老爷车是宝二爷目前为止规模最大的一次套现。

“现在每次开车出门的时候,心里都是万分的难受,各种的不爽。”

图:宝二爷和白色劳斯莱斯

图:劳斯莱斯老爷车

图:雷克萨斯

室外是泳池、花园、果园和菜园。

图:泳池

花园里玫瑰正开,果园里橘子和柠檬树下堆满熟透了的果子,还有荔枝,菜园里种着烤肉用的迷迭香,和韭菜。

图:柑橘

宝二爷对韭菜有着特殊的感情,他的庄园以此为名。

韭菜一茬茬生长,起初这一作物被股民拿来自嘲总被庄家收割,也迅速在币圈获得认可,是许多人确认彼此币民身份的暗号。

“你们尝一尝,已经长出一茬了,看看还有被割的痕迹。”他号召。众人纷纷拍照留念。真的有人薅下韭菜,放到嘴里咂摸,后来为了驱散这股味道,不得不回到客厅吞下能抵御它的水果。

图:韭菜

山庄占地20英亩(相当于120亩、8万平方米),已经开发的只有3亩(相当于18亩、1.2万平方米),只是山头的一部分,而未开发的部分另有用处。

宝二爷声称要在山上把这几年认识的朋友,每个人的头像激光雕刻在树上,“上海一片,北京一片,杭州一片,行走在山中一回头就是一群老朋友,还会把我持有的BTC(比特币)、ETH(以太坊)、LTC(莱特币)的LOGO刻在树上。”他把这个山谷称为crypto_valley(零壹财经Binary注:加密谷)。

整个山庄承担着宝二爷招待币圈人士的使命。

“我希望只要你来到美国,来到旧金山机场,我就派人过去,劳斯莱斯去接,住在咱们韭菜庄园里面,炒一盘韭菜炒鸡蛋,一起包包饺子,一起在家里吃顿饭,我煮一碗面给你们吃,我老婆炒几个四川菜给大家尝尝,都是币圈人,大家不用见外。也不用当成什么,你就当成我是开饭店的,开旅馆的,就行,大家认识,互相连接,互相资源共享,一起把币圈经营起来,就行了。”

午饭时,宝二爷的妻子金洋洋为我们炒了回锅肉、豆腐,煮了青菜。

图:午饭

三、从平遥到北京

午后,宝二爷站在葱葱郁郁的山坡上,提起包括李彦宏在内的数个中国企业家的名字,指认他们在此处也拥有房产,“他们是OldMoney(零壹财经Binary注,直译为老钱阶层),我们是NewMoney(零壹财经Binary注,直译为新钱阶层),我们这代人有些已经进来了。”

他寻求“先富起来的人”对像他一样的币圈“土豪”新贵地位的认同。

我问宝二爷的大女儿,以前在平遥的房子大吗?她说,不大,然后加了句:很小。

宝二爷,本名郭宏才,英文名Chandler(取“钱得乐”之意),自称二宝(下文用此名),折腾过许多事情。

他自述进入币圈之前的收入来自于:

在清华旁听时从水木BBS下载盗版盘,刻成光盘卖,月入万余;

作为校园总代,推广清华教授张罗平的网络电话;

去四川、去新疆,“在喀纳斯抓湖怪,开客栈”;

一年后回山西做电子商务,开网店,在天猫商城开了第一个网店“平遥牛肉旗舰店”,这也是山西的第一家(网)店;

后来拉手、美团起来的时候,又做了一段时间团购。

网上流传的、他没否认过的事迹还包括:卖袜子;在南方做纱巾外贸;申请卖糖、茶和糕点的商标(“东郭居”)。

2013年,在平遥卖牛肉时,二宝突然觉得:再也不能这样活。他想要更大的舞台,他要去北京,要去中关村创业大街寻找机会。

金洋洋作为“先遣人员”,辗转于创业大街的3W咖啡和车库咖啡,在后者认识了不少币圈人物,做起了视频访谈节目“洋洋访谈”,2013年年中还炒起了币。当年年底比特币突然涨到了9000多元,二宝眼看着妻子挣到了钱,惊觉自己是“吃软饭的”,“我做的都是赔钱的生意,唯独我媳妇儿做的是挣钱的生意”,于是辞掉了平遥牛肉销售的工作也来到北京。

尽管2013年比特币的这波牛市相比于2017年的波澜壮阔只能说是“微微泛起涟漪”,已足够二宝和妻子的人生发生转折。

图:2013年底到2018年初的比特币与美元兑换价格走势

洋洋在镜头前访谈,二宝在镜头后对接资源。“我跟洋洋访谈的嘉宾说我们不收钱,收经验,你告诉我你怎么挣的钱。”他也开始长驻车库咖啡,还在此得名“宝二爷”。一来二去,二宝在币圈完成了原始人脉积累。这一“不收钱、更看重资源共享”的理念也体现在他们对山庄的运营中。

他们与国内的朋友仍保持着联系,例如车库咖啡负责人苏菂。我在此次参访之前与二宝在现实生活中的最近也是唯一一次连接即发生在车库咖啡,当时某媒体在此举办网友见面会,应苏菂之邀,二宝寄来不少平遥牛肉,分发给在场观众。

四、比特币信仰者

当天,二宝给我们讲了许多币圈故事,几乎涉及所有我知道的币圈知名人士,他讲起他们当年如何开矿场,他如何利用两个彼此心有怨恨的好友的自尊心让他们重新振作、走上事业的新高峰,还讲到了自己在比特币产业中的投资心得。

尽管购买山庄和豪车的资金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各项目的代币,尽管自称“比特币神教”圈第一个炒以太坊并因此赚到许多钱的,但像他在自己录制的视频中多次谈到的那样,他在币圈的投资经验似乎可以总结成一句话,只有四个字:买比特币。

这来自于自己的过早抛售经历和目睹的币圈人物的沉浮。他认为在币圈唯一能在长期获得成功的方法是围绕比特币做事。

“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就是炒比特币。”“别的区块链应用都是扯淡。比方说线下资产上链的,这部分传统金融机构已经做得很好了,再说把一个房产上链,再高能炒多高?天花板太低,没有想象力。”……“没有话题性质的币种没有希望。”……“要价值投资,就是要回归比特币。”……“山寨币是越跌越没人买,比特币是越跌越有人买。”……二宝对代币的暴跌感叹道。

他坚定看多比特币,并表示希望募集至多2亿美元,做比特币基金,“就叫减半基金”。

按照比特币白皮书发布者“中本聪”的设计,它大概每4年产量减少一半。每当节点为网络“挖”出一个新的区块,就会获得比特币奖励。2012年11月,比特币的“发行”速度从每区块50个比特币降低至25个比特币,之后每四年减半一次,而比特币总量为2100万个。据估算,2050年,将不再有新发行的比特币。

宝二爷回溯比特币价格,称第一次减半时,比特币价格从几美金涨到了一百美金,第二次减半从100美金涨了10倍,2016年第那次又涨了10倍,下一次减半(2021年),比特币将达到10万美金。他估算等比特币每天产量只有150个时,价格将达到百万美金。

对“这些人难道不会自己买比特币吗?”的疑问,他的回答是:“那些人知道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卖吗?”一时间会场充满欢快的空气,有人感叹道,“是啊,守币比守寡还难。真的拿不住。”

我问,“虽然你说你对比特币有信仰,但你还是用美元买到的这处房产,房产商不接受比特币支付。你对比特币很难在现实生活中用怎么看?你觉得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吗?”

他回答,“不是。比特币最大的作用是藏匿资产,它最大的问题是太便宜了,贵了波动就没那么大了。”

我再问,“你觉得闪电网络技术怎么样?”它致力于解决比特币网络的拥堵问题,后者被认为是比特币被应用于现实生活的重大阻碍。

他反问,“那么多人炒币,有几个看得懂技术?”然后自答,“没有几个。”他否认会雇人为自己研究比特币。

为了推广比特币,他提出一个想法:印实物比特币,面值0.001个比特币。“实际上就是硬件钱包,现在很多人不知道怎么买币,这样印出来就知道怎么有币了。这样持币人有实物感。谁来我这儿,我就送给谁一些。”

我想了想,说,“这听上去跟现金有点像。”他说是。

我接着问,“会找律师为你研究法律问题吗?”他否认,并补充道,“我会问老江湖,传统金融圈的。”

五、不一样的“暴发户”

当时他的手机传来机器朗读消息的声音。一旁的洋洋解释道,二宝的手机设置了自动播放文字消息,每天晚上他会听“得到”App上一位北大老师讲授的金融课。他有四个手机,数个微信号,被拉入了无数微信群,密切关注社群动态,不为闲聊,只为了解市场情绪。

这或许会让人感到诧异,他也有对“传统金融”知识和信息获得的焦虑,豪车豪宅到手还不忘充电,这与他对外树立的不学无术的形象多少有些出入。事实上,志存高远、努力学习是他的一贯作风。尽管二宝高考只考了300多分,无缘任何大学,第一志愿填的却是清华,并真的在清华住了三年半,“蹭”各种课,当然如前所述,在这期间他也通过卖盗版光盘、代理教授的网络电话挣了不少钱。

他的与众不同还体现在,在某些时刻他对风险有着清醒的认知,不把自己的手弄“脏”。

我问,“为那么多项目站台,投资者来找你怎么办?”

他答,“我跟项目方说了我没法帮他募资,我也会提醒韭菜有风险。我就说只买比特币就好了。”他停顿了下,说,“所以这波币价下跌我觉得跟我也有一定关系。”

他也用自己“高中生”的身份对投资者维权风险做了一层隔离。“我觉得大概率我投的很多项目会失败,但即使失败也没人说咱。二宝是高中生嘛,选错项目情有可原。如果选成功了,别人会说,高中生选的项目这么成功,挺牛逼。所以这是保护我呢。”

对于监管,二宝也有着不同于常人预料的态度:“没有监管,就没有二宝我。这个行业正是因为监管少才起来的,要是监管多,要发牌照,现在火的交易所你以为会是现在这些吗?BAT(零壹财经Binary注:百度、阿里和腾讯)不早进来了?现在BAT不进来,就是因为监管,它们不敢进来,这就给了很多草根机会,包括我。如果我在强监管的环境中也沉默不语,出名的能是我吗?”

他还曾在一种特别的角度为中国数字货币严打叫好,“政策其实是大智慧。表面说禁止,实际上是暗流涌动;表面上不允许ICO,实际上把中国人全逼着出海了,在海外搞ICO。这样中国成为就成了枢纽和大本营,中国就有机会了。因为中国出去的有几千万上亿人,建立起来的中国文化,建立起来了全世界网络,这个网络就是中国人资源。通过搞ICO,咱们这波人全出海了,所以要感谢政策。”

六、永不止息的发财梦

二宝思考的落脚点几乎总是“比特币价格”和“挣钱”,在思考监管时也是如此。“监管要来得越严厉越好,因为监管越严厉,媒体报道就越多,宣传就越猛,宣传越猛的话,进来的人就越多,币价就越高,币价越高我们就能挣钱。”

或者说他似乎没有时间不是在考虑如何挣钱,不管是不是通过比特币,只是他再也不用像在北京时那样,被地铁的人潮推搡着,在五道口寻找机会,现在他只需在山庄里坐着,就有来自全球的项目飞过来。

访谈当天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他为我们讲昨天到访庄园之人,此人在美国为微信、支付宝和银联做收单服务的华人,以及在美国种植大杏仁的华人农场主。他拿来大杏仁让我们品尝,给我们看杏仁如何被收割的视频,讨论经营农场是一门如何挣钱的生意。现场也有人给他介绍在美国投资水厂可能也是好生意。

虽然已经住进富人区,有那么几次,他跟我们说起对这一区域的居民如何挣到这么多钱感到好奇,“我还没搞明白,我正在想。嗯,还没搞明白。”眼里满是迫切。他想在链圈、币圈外融入其他富人的生意。

这样懂得人性和传播、热爱学习、擅于聚集人气、对财富极度渴望的人,很难说在别的领域不会发财。比特币似乎只是他如愿以偿的一个适逢其时的依托。甚至其实很难说,他究竟是通过炒比特币挣到的钱,还是炒以太坊发的财,或者发迹于经营自己的暴发户和比特币信仰者形象。

这份声名还使律师认为他可以以“杰出人才”的身份申请美国绿卡。二宝说自己怀疑“我只是高中毕业,我有这么杰出吗?”而律师的回答是“你上过达沃斯论坛,被彭博报道过,这就够了。”这是他在等待的。他喜欢硅谷,认为资源终将汇聚到此处,当天还婉拒了去别国参加会议的邀请。他的故事,几乎要成为美国梦的币圈版。

至于被监管层边控而不能回国的传言,二宝毫不在意,自嘲是“自觉跑路”,并称这进一步增加了他的名气。他对自己已被传为“平遥首富”的名号有些忐忑,又对它为自己带来的实际利益颇为得意。

他没想到自己会红得那么快,又迅速适应了爆红后的状态,为了声名,他甚至不介意承受上述传闻或者采用夸大的方式,他认为要让别人相信自己,可以做一些装饰。一个故事是,在做纱巾外贸生意时,常去机场接老外,为了显得有排场,宝二爷斥资30余万购入当时长城唯一一批自带酒吧的加长车,“把老外都震住了。”他声称自己为一百多家项目站台,又说“实际上一开始没有那么多,但说着说着就差不多有那么多了。”

现在二宝最大的梦想是生个儿子,传承自己的财富,尽管已经有三个女儿,他认为生女儿最终还是在给女婿打工。或许他的要紧事,还有拿到绿卡后把女儿安置到学校,以及,继续接待各路币圈人士。“现在币圈新韭菜都认识我,我不想掉队,培养未来新韭菜,使劲浇水,每天开Party搞气氛。只要星星之火还存在就可以燎原,我就当星星之火就可以。”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郭宏才韭菜庄园:虚拟币牛市下的蛋”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网贷风险事件曝光台

    网贷风险事件曝光台

  • 变革与契机:互联网金融五周年

    变革与契机:互联网金融五周年

  • 风险与曙光:网贷恐慌中需要坚守

    风险与曙光:网贷恐慌中需要坚守

耗时 269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