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对话赖特:我是中本聪,但我不想证明

孙爽 · 零壹财经 2018-07-30 18:15:19 阅读:775


2008年,“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缩写为SN)”发布比特币白皮书,掀开了加密货币世界的帷幕,其人却在2010年4月人间“蒸发”。
 
他消失后,比特币仍继续运行,时至今日市值已经超过9000亿元。什么样的天才能发明一个如此迷人的数字资产系统?世人从未停止对他身份的好奇。
 
6年后,澳洲学者克雷格·斯蒂芬·赖特(Craig Steven Wright,以下简称“赖特”)宣布自己就是中本聪。今日他在发布社交网络动态时,时常以SN结尾,引人联想。




但是,他拒绝提供关于自己是中本聪的证据。
 
很多人认为他是不折不扣的骗子,“不然为什么不能证明”?零壹财经·Binary曾目睹,比特币黄金(BTG)——比特币(BTC)分叉币——创始人廖翔在台北“链接未来·高峰论坛”上怒斥他是“假本聪”,赖特当场离席。
 
也有人抱着“万一他是呢?”的心态去打量他。
 
他现在是比特币现金(BCH)的支持者,这是比特币(BTC)的第一个分叉币。双方的拥趸都认为自己支持的币种才是真正的比特币。
 
比特大陆被认为是BCH的主要推动者,它的创始人吴忌寒对赖特的评论颇耐人寻味。称“CSW(Binary注:指赖特)早先并不支持BCH,他后来突然大力支持的。CSW由来已久,有关他的专题报道无数,我拉不来。我和他的观点多有不同,我拒绝评论CSW。”
 
而赖特为何选择为BCH站台?如何看待EOS、以太坊等热门的区块链项目?现在他会如何世人对自己身份的质疑?
 
5月23日,零壹财经·Binary在上述论坛向赖特提出了以上问题。他的回答一如既往地令人讶异……
(现场视频查看<iframe frameborder="0" width="640" height="498" src="https://v.qq.com/iframe/player.html?vid=a073540hmrw&tiny=0&auto=0" allowfullscreen></iframe>)


一、关于身份
 

"我说过我是中本聪,但我并不想证明,也不想辟谣"


 
Binary:你依然想证明自己是比特币之父("中本聪")吗?
 
赖特:我从没这样想过,但所有人都想让我证明。
 
Binary:你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中本聪?
 
赖特:我不是说我从没说过。我是说,其他人想让我证明我是。但我不想为了别人去证明。我为什么想证明?



Binary:我听说,你欠了很多债,有家公司说如果你宣称自己是中本聪,就帮你还债。
 
赖特:这些都是谣言。都是胡说八道。
 
吉米:我们是来这里探讨区块链的未来的。希望你的问题能跟区块链未来发展的有关。
 
赖特:你要想听别人对我的谣传,那你就出去听别人瞎说好了。我不欠任何人钱。我的手表大概值250万新台币。所以,我并不穷。你要是想知道的话,我有一双鞋,每只都值5千美元。

吉米:希望你能跟和赖特我谈谈有关比特币和区块链未来发展的问题。这才是我们接受采访的目的。也是我们参加这次会议的目的。我们不是来这里谈论过去的
 
赖特:我不在乎别人怎么造谣,他们可以随便说,但我不会浪费时间去辟谣。我不要钱,我的演讲也是免费的。我自费参加世界各地的会议。参加这次大会花了我1200英镑。不像很多嘉宾,他们的演讲是收费的。大多数费用都是我自己出的。如果你想问些真正的问题,我很乐意回答。
 
Binary:你是中本聪吗?
 
吉米:我再强调一下,我们很乐意跟你谈谈有关比特币和区块链未来发展的问题。如果你想继续追问过去,问一些我们认为与比特币未来发展无关的问题,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二、关于BTC
 

“我不关心BTC,闪电网络很老套”



Binary:对比特币(BTC)与它的分叉币--比特币现金(BCH)之间的战争,你有什么看法?你看好吗?原因是什么?
 
赖特:我们看好BCH,原因是我们想看到比特币在世界范围内的应用。



很简单,我们会把比特币提升到一个没人见过的新高度。我在过去几天里宣布了一些成果。我们一直在为我的研究申请专利。这能让技术应用到全球范围。目前用32M大小的区块,我们每天能完成800万笔交易。地球上100年里发生的每一笔交易,我们每十分钟就能在32M区块的比特币区块链上完成全部交易的支付。每一条推特、每一个东西都可以被当作一笔区块链交易处理。

吉米:因此,我们认为BTC与BCH确实存在竞争,而我们认为BTC的做法会让它变得不实用和没有价值。我们专注于建立一个生态系统。与其他形式的比特币竞争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和其他人,比如Roger Ver,以及很多其他公司正在围绕开发程序、产品和应用。我们认为,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更明智。说实话,我们对BTC的情况并不关注。

赖特:BTC怎么发展都无所谓。我是说,这不会对我们产生困扰,对我们没有影响。他们不过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与此同时,我们在构建拓展业务的平台,让整个分布式账本的想法上升到新的高度。我们的速度能比以太坊快数十亿倍。因此,是否在生产加密密钥不重要。它不会对网络造成影响。如果地球上的每个人都有一千个版本的加密猫、加密虾或是其他人们想要加密的东西,网络甚至不会注意到,速度也不会减慢,那些并不重要。这是我们正在做的。

Binary:你们认为BTC被它的开发团队控制了吗?

赖特:我不会过多地关注BTC。

吉米:显然是被核心开发者和黑客控制了。

Binary:你们不认同闪电网络吗?

赖特:我不是不认同,我对它表示担心。三年前,他们做出了可笑的承诺:18个月后技术就会准备就绪。后来他们又说18个月,现在又说需要18个月。他们永远解决不了路径问题,那是无法解决的,他们可以不断许诺,但那些承诺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的笑话。它并不是人们所说的云端解决方案,实际上是一种单独的重叠网络。早在90年代试着与同时运行网络。他们创建了网关,让用户兼容两种网络,所以自60年代起,我们就有了这种笨重、老旧、速度慢,而且过时的网络。其实这就是"闪电网络"的实质。在60年代陈旧的系统中,不存在什么创新技术,它甚至还不如,而是以一种非常慢且有限的方式在处理交易费,这就是闪电网络。

吉米:我们更关注的是,在BCH上开发出很棒的功能,如快捷支付交易、更优化的用户界面。供用户和商家使用的应用,支付功能一定要很便捷。一旦实现了支付功能,这是我们和其他人努力的方向,一旦BCH的支付功能变得非常便捷,即使还存在闪电网络或其他区块链我们也不认为人们会去使用。

赖特:其中一个重要问题是,从来都没人提到闪电网络要有一个节点。它得处于联网状态。这听起来不错。但是想一下,你走进电梯,而网络中断,那么所有的交易就关闭了,但你还得支付费用什么的,你得修复系统,你必须得这样做。你得重启手机,你得支付所有费用,重新建立连接,把交易都关闭,然后重新开始。因此,这种做法不太实际。

吉米:特别是对商家而言,只有顾客连上网,商家才能得到付款?有时,商家也做不了每一天的每一秒都在线。

赖特:而且没人想提前3-4个月把钱定起来。我是说那根本不现实。


三、关于BCH
 

“会比以太坊快、将有智能合约功能、将成加密资产基础”



Binary:你想让比特币成为一种货币?
 
赖特:是的。
 
Binary:当现金使用?
 
赖特:没错。
 
Binary:你想让比特币的应用范围更广,让我们在现实中使用?
 
吉米:是的,每天当现金使用。
 
赖特:每天当现金使用。人们不明白的是,比特币是一种与经济效应相融合的旧技术。签名技术要追溯到1979年,移动协议也出来很长时间了。人们称之为"区块链"的技术早在80年代就形成了。我要强调一下,经济价值是让该技术长期应用的唯一原因。这就意味着"现金支付"。没有储藏手段价值或其他价值,只是作为支付手段。如果用来支付,如果能做到这点,才能为其他应用提供支持和保证。那么智能合约、发行代币、给其他东西赋予分布式账本价值、文件存储等等这些必须在"现金支付"的基础上实现。因此,我们想让货币与BCH挂钩。比如在台湾,这里的银行能发行整个地区的货币,并用BCH进行交易和结算。
 
吉米:从建立一个现金支付系统开始,在此基础上为BCH构建更加先进的技术功能:发行代币、智能合约以及其他功能。这是我们的负责人和整个团队在做的。先要从现金支付开始,一定要从这里起步,然后再将所有东西代币化,包括金融工具、数字资产、有形资产、进行智能合约协商,并为很多其他的技术功能打开通道。
 
Binary:BCH的区块会无限变大吗?
 
赖特:不,不会是无限的。没有什么是无限的。我是说,数字可能会非常大,但大家能想到的最大的数字与人类的思维一样,并不是无限的。如果你能想到一个数字,并把这整个房间用零填满,那离"无限"还差很远。你问的是区块会很大吗?我希望很大,各种业务会争抢区块空间。因为交易量很重要。如果我们打造出兆兆位区块,那么地球上的每个人都能使用完成一笔交易,花费不到一分钱。想象一下,未来的100亿人,每天会进行50笔交易,那就是100亿乘以50,每笔收10美分手续费,也就是每天500亿美金的价值。目前,没有任何公司、市场或其他行业能达到那么大的规模。10倍P/E估值就够了,而多数股票的P/E是30-40倍。只采用10倍值的低标准,就达到了苹果公司每两天的价值。
 
吉米:因此,兆兆位大小的区块会非常大。这是我们未来努力的方向。它将达到一百万兆字节对吧?我们从来不需要畅想某一天能打造出无限大的区块。因为对区块而言,每十分钟的交易量不是无限的。对于代币,我们只是需要足够大的区块。
 
赖特:我们已经为应用到BCH中的标记化技术申请专利。它能让我们在区块链内结算其他交易。它的作用是,每个区块都能在10分钟内完成92笔交易。那将不是几百万或几十亿,而是10亿每十分钟、每个区块都能完成10亿笔交易。我想那应该足够了。它虽然不是无限大,但却足够了。
 
吉米:我们从没探讨过无限大…
 
Binary:如果我们想让货币交易更快。为什么不直接刷Visa卡呢?
 
赖特:刷Visa卡并不快。Visa的结算时间是60-100天。
 
Binary:你是说以后的结算会比更快吗?
 
赖特:现在已经比它快了。
 
Binary:是吗?
 
赖特:是的。结算只需要10分钟。



吉米:我们所说的"结算"不是指顾客支付完成,而是向商家完成付款。商家什么时候才能拿到钱?如赖特博士所说,通过系统,商家要在很多天之后才能得到货款。相比之下,通过比特币区块链进行交易,每十分钟,当区块被确认和验证到区块链时,商家就能得到货款。




赖特:此外,人们不知道的是,实际的交易和确认只需要半秒左右。因此,即使在初期阶段,它也比Visa的结算时间短。
 
吉米:销售的当时就能把货款给商家。
 
赖特:对。BCH更快,安全性也更好,Visa的拒绝率接近3%,而BCH小额支付的拒绝率只有千亿分之一,甚至为零。此外,在专利和标记化技术的护航下,在当地环境中,我们能让支付通道实现纳秒结算。这是目前最快的支付手段。无法做到比这个更快了。因为我们触碰到了光速屏障。遗憾的是,我们还没想出克服这道障碍的办法。
 
吉米:使用比特币钱包后,商家的收款时间能从几天缩短到几分钟。与此同时,商家也能省下一大笔手续费。以Visa系统为例,商家要支付交易总额2-3%的手续费,以及每笔交易固定的20-30美分的底费。而使用BCH,你为每笔交易支付的费用将不到1美分,它也因此能用来进行微支付或小额支付。假如你是博主或作家,你想向文章或博客的读者收取很小额的费用,假如你想收取50美分,这么小的额度不适合用信用卡,因为信用卡的支付费用就得这么多。但你能通过BCH结算,你可以收取20或30美分。我们会投资一家开发这种技术的公司。对商家和消费者来说,BCH都有很多优势。你也可以跨境付款,而无需兑换货币,例如从美元换成新台币,你得支付兑换费,所以说BCH的优势很多。不仅结算速度快,商家不仅能快速得到货款,也能为商家打开一种全新的经营模式。
 
Binary:如果区块太大了,普通人该怎么用呢?怎么才能下载呢?
 
赖特:你会下载整个网络吗?
 
Binary:不会。
 
赖特:所以说,与那个无关,你关注的是交易。对吧?
 
Binary:是的。
 
赖特:总账本有什么用?你想查看交易是否完成,对吧?
 
Binary:是的。
 
赖特:你会关心吉米和别的人的交易吗?
 
Binary:人们只是担心会为人所控。我是说,如果区块太大,它可能会更加中心化……
 
赖特:中心化是什么意思?大家都在说中心化。可你告诉我,中心化是什么意思?
 
Binary:我的意思是,普通人无法验证整个交易过程。
 
赖特:当然能核实了。但你不需要那样做,你不需要存储整个区块链,即使是现在,把整个区块链下载下来也是愚蠢的行为。
 
Binary:是的。
 
赖特:你不会去验证一个哈希节点、把它存下来并验证另一个区块,你并不会那么做。况且那也不是比特币的工作原理。你不需要验证。验证需要花钱,矿工可以尝试进行验证。
 
Binary:啊哈!
 
赖特:所以说,除了你自己的交易,你不需要去验证任何东西。
 
Binary:人们只是担心,会出现很多超级节点,他们可能能做很多坏事。
 
赖特:他们做不了。不,你们做不了的。这就是比特币的独特之处。事实上,你做不了任何坏事。比特币是一种近乎完整的图表。每个单独的节点都能即刻获得信息,而不是网状连接的。当你发布交易时,每个挖矿工都能同时得到消息。任何挖矿工都无法将其瞒起来。如果有3名矿工,当我得到交易信息时,我无法隐瞒消息不让你知道,因为你已经得到了该交易信息,你也已经处理了该交易,任何一名矿工获得交易时,所有矿工就都得到了一笔交易。这就是比特币的工作原理。
 
Binary:另一个问题是,很多银行进入到了这个行业,他们为什么会使用区块链?
 
赖特:交易?
 
Binary:是的。银行有什么动机用BCH交易,而不是他们自己的……
 
赖特:跟他们使用互联网是同样的原因。因为这是最便捷、最高效的系统。如我刚才所说的,在90年代,大家都想有自己的互联网协议。但它不是那样操作的。而是大家都采用同一种协议。如果每家银行都要有自己的网关,才能与其他人互联,这样你就需要再进行转换,这样你就没什么特别的了,你就成为了某项技术更低速、更繁琐的版本了。比特币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通用的,全球用户都采用同一种协议。这意味着,银行能发布一项交易,而所有人都能得到该信息。
 
Binary:我能否这样说,你希望不仅成为互联网货币,也将成为……
 
吉米:世界货币。

 
赖特:包揽一切。
 
Binary:通用世界货币?
 
吉米:是的。
 
赖特:我们想让它成为互联网的分布式账本。让互联网设备在联通和结算时,能使用这种账本。那么,想象一下,假如这种想法实现了,想想未来,不要想现在。想想那些微显设备。人们已经开始戴手环或其他监测设备了。几年之后,人们就会使用显微设备。那些设备会传送所有关于你的数据。想象一下,每秒记录你体温的变化及心率等,想象一下,达到那种程度的医疗数据。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感觉良好。什么时候感觉不舒服,我们就不需要参考人口平均情况的资料了。你去看医生时,他查看你的医疗数据,了解你的体温变化。大多数时候,我的体温要高于大多数人,通常比常人的体温高0.8度。这是说,当有人看到我的体温数据时,他们会说"哦,你的体温过高"。但实则不然。或许当我的体温降到"正常"水平时,我才真的生病了。这样医生开的药就会更有针对性。这是我们想要拓展到的程度。所有数据都能安全无误的通过分布式账本传送。
 
吉米:人们忘记了一点,比特币区块链其实是一种记录存储系统,对吧?它只是一种记录方法。比如我给你发了一枚比特币、你给赖特博士发了一枚比特币等。但它能用来记录任何类型的数据。因此,它只是一种存储记录的分布式账本。我们认为未来区块链能作为互联网内部的数据账本。它不会成为一种消费品。你甚至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但从世界各地的互联网和设备端产生的数据,如医疗等任何类型的数据,都能存储在比特币区块链上。这些数据将是可验证的、无法更改和准确无误的。它将成为未来的公共分布式账本。就像我们用互联网来进行各种交流和信息搜索一样,区块链将在互联网内部记录下所有数据。
 
Binary:BCH将是未来的唯一货币吗?
 
赖特:不会是唯一一种货币。但它将是基础分布式账本。换种说法是,将成为所有其他货币的账本。想象一下,新台币成为BCH的一种代币化版本。台湾的银行能发行新台币,并通过进行记录。再通过我们开发的一些技术,甚至能进行新台币和美元、或新台币与BCH之间的兑换。希望那能促进的进一步普及。



吉米:但我们坚信,未来,BCH将成为唯一一种人们愿意使用的加密货币。目前,加密货币有很多,超过了1000种。这些替代币的存在都不具有必要性。假如作为未来的全球货币系统和智能合约代币化解决方案,我们称其为一体化货币,它能实现任何功能,那么目前现有的其他加密货币就会失去其存在的必要性。假以时日,BCH会成为唯一一种加密货币,同时会赋能其他法币。
 
Binary:将来可能成为唯一的基础……?
 
吉米:是的。
 
Binary:而很多其他法币……
 
吉米:能以数字化的形式发行。可能仍旧会有纸钞,会有不同形式的货币。但我们认为,未来政府会发行数字货币,政府会用BCH来给法币背书。



赖特:人们没有意识到的是,大概2025年,智能手机等电子设备会非常便宜,应用范围也会很广泛,地球上几乎没有人不使用这类设备。目前,我们看到,贫困地区的人们也在使用智能手机。每部设备将只花费几美金,价格会越来越便宜。目前83%的非洲人都能使用移动网络。而这一数字肯定会继续增加,因此8年之后,将会很难找到不使用网络的人。
 
Binary:政府会同意用BCH做背书吗?
 
吉米:有些人想用测试电子法币。我们跟他们交流过。因为他们知道,我们只会用BCH帮他们测试,各国政府都会马上同意吗?不。我不这样想。我认为,有些国家已经在尝试测试了。我想,一旦我们证明,这种做法是完全可行的,更多的政府就会加入进来,这需要经历一个过程,不会马上实现,需要一些时间。
 
Binary:他们将如何监管加密货币?
 
赖特:与其他货币没有区别。这是人们理解错误的地方。加密货币也是货币。关于如何兑换和开户等,已经有诸多相关的法律法规了,只因为是加密货币,AML(反洗钱法)就应该被区别对待吗?
 
Binary:会出现一家全球监管机构吗?
 
赖特:永远不会。你能想象普京和特朗普共处一室并"称兄道弟"吗?让法国和英国人相处融洽并互相拥抱。法国和德国人也一样。你相信能让地球上的所有人让教皇和伊朗首脑共处一室并摒弃分歧吗?
 
Binary:那么,你认为,没人能监管BCH交易?
 
赖特:大家都可以遵守当地各自辖区的货币法规。我们认为,比特币就是金钱。如果台湾有自己货币法规,那么该法规就能对交易进行监管。
 
吉米:现行法律中适用于货币服务业务、税费和证券的那些法规也得用来监管加密货币。不需要制定新的法规。可能需要一些指导和说明。比如如何让现有的货币法规适用于加密货币,如何让现有的证券法规适用于加密货币的代币。我想,大家会看到,法律会增加一些说明。我不认为会制定新的法规,只需要一些相关的说明。
 
四、关于比特大陆
 

“比特大陆有如今的市场地位只是因为它优秀”


 
Binary:你们认为BCH会被比特大陆控制吗?
 
吉米:不会。
 
赖特:不会.系统总是分散的。争论点则经常是:比特币是否受控于比特大陆?假如一切都在CPU上运行,大家会提出质疑,认为英特尔控制了一切,因为硬件是他们研发的。比特大陆不会因为生产硬件而控制任何东西。如果比特大陆停止生产硬件,也会有其他的供应商去生产,比特大陆成为最主要的供应商,因为它是目前最好的,原因就这么简单。假如比特大陆不是最好的,它就不会成为最主要的供应商。我是说,假如它们不能一直做到最好,它们就不会拥有现在的地位。在比特币的发展过程中,我们看到,比特大陆替换掉了很多中国制造商、俄罗斯制造商,替换掉了一家乌克兰制造商,而那家制造商曾胜过一家美国公司。因此,在过去的4年里,我们已经经历了这些。



吉米:是的。很多团队在从事相关的工作,有开发团队在开发软件,比特大陆和其他制造商在开发硬件。一些公司致力于程序在产品中的应用。而我们致力于技术创新。我们也会被问到同样的问题。比特大陆不想,也永远无法控制。我们也不想让这种局面出现。
 
赖特:创建一个无法被控制的系统,完全任其自由发展。
 
吉米:没错,不受控于任何人。
 
Binary:我同意你们的说法。
 
 
五、关于区块链的意义
 

忠实的数据记录者


 
Binary:智能手机已经成为了我们身体的一部分,但你们知道人类的生命是有限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
 
赖特:很遗憾,的确如此。
 
Binary:但区块链上的数据却会永远存在。
 
赖特:但愿如此。
 
Binary:数据会永远存在。在这两个事实面前,有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吗?
 
赖特:想象一下这样的世界。过去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永远不会被遗忘。亚历山大图书馆有超过9万卷书籍,大概是那时现存书籍的70%。但烧毁之后,大多数书籍都丢失了,仅有3%被保留下来,仅有不到1%的希腊悲剧被保留下来,而大多数都是零散的。想象一下,这对历史学家、对那些想要解读历史的人们意味着什么?从1万年前至今,如果他们能回顾历史,从科技革命的源头和人文科学的起源追溯到新纪元,他们就能看到普通人的生活,而不仅仅是皇宫贵族。如果他们能研究各个社群不同的生活方式,观察不同社会经济群体之间的差异并永远记录下来,想象一下,假如能回顾历史,了解莱昂纳多·达芬奇的生活经历、了解马基雅弗利的生活,看看他是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样子,了解14世纪欧洲一个普通人的生活,那将会多么棒!
 
吉米:他是说,现在以及未来人们生活的数据和历史能被永久地记录下来,有些人可能会觉得很可怕,是吧?这意味着,我们通过手机和其他设备互动产生的数据会被某些人在某些地方记录下来,现在就能做到,对吧?在区块链上,这些数据就能被永久保留下来,这可能会让人感到可怕,但它也让我们有一个很棒的机会去记录……
 
赖特:想象一下,有了这些数据,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会拥有计算能力,这一天不会太遥远,真正打造出全息房间等,我们能够与之互动。里面的数据将足以模拟出你想去的地方,你也能回顾历史并探访过去。来自未来1千年后的人类能够回到过去并模拟出跟这次大会一样的场景,并体验生活在这种环境中的感受,行走在台北的街道上,不仅去了解富人,也去看看穷人们的生活。
 
想象一下,当我们到处都安装上摄像头,不仅仅像这样,边走边把一切都记录下来,不仅仅是谷歌地图上的街景,所有数据每秒都在不断更新。这些才是我想说的。
 
想象一下,假如人们能回到过去并畅游历史,你是否曾经想过,在你祖父母的时代,台北是什么样?你能想象回到过去,不仅能观察历史,也能看到你祖父母的生活吗?看看他们是如何生活的、他们经历了什么、了解你的家人和他们的人生历程。
 
吉米:或者只是得到他们的档案。假如我想找到父母在越南的出生证明,大概是80年前,现在可能很难找到,对吧?但现在你的血统和历史都能被记录下来,有点像是地球上发生的灾难性事件清除掉了地球上的所有挖矿节点。对比特币网络来说,那也会被记录下来。
 
赖特:以及其他一切数据。
 
吉米:恐龙得再次在短时间内灭亡。
 
Binary:我们都知道,区块链上的数据是无法更改的,但链下数据呢?我是说假如链下数据最初就是假的,你们会怎么处理?
 
赖特:你会知道它是虚假的。采用加密散列的特点就是,它是单向功能,基础数据中单个比特的变化就意味着,你将得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不可预测的值,因此,如果有人更改了任何经区块链验证的链下数据,你就会知道它们发生了更改。
 


吉米:这就是交易方面的优势。货币和数据交易都在区块链上完成对吧?并在区块链上记录和验证。我们对BTC及其闪电网络(即"次层解决方案")的支付提出质疑,这就是原因所在。那是与区块链不同的层级,假如立刻在区块链上完成交易,那就很难去造假、去更改数据,即使是移动设备上的链下数据,因为你随时都会去验证和检查,如果与链上数据冲突,就能证明数据的虚假性。
 
Binary:那么,你提出……
 
吉米:有那么一种方式。假如我想欺骗银行,假如我有比实际更多的钱,或是把花出去的钱转走,在另一端,你能通过某种方式在公共区块链上验证,看看数据是否正确。这就是在区块链上进行交易的优势。
 
赖特:是的。
 
六、关于其他公有链
 

“EOS是笑话,以太坊漏洞太多,Ripple不是区块链”


 
Binary:您对EOS和其他区块链怎么看?它们会取代吗?
 
赖特:EOS就是个笑话。它根本不是比特币或区块链。它就是个笑话。它就是一个典型的噱头。抱歉,它就是一个跟去中心化贴边的笑话。他们到处游说,称他们值几十亿,但其实都是骗人的。他们根本不值那么多钱,你可以说,你值很多钱,除非我把它卖出去,我卖给吉米,说“我有10亿代币,我认为它值5千万美金,现在我拥有的代币值50万亿美元"。但根本没人会买。那些都是胡扯。



Binary:其他的公有链呢?比如你觉得以太坊怎么样?
 
赖特:以太坊的区块链漏洞百出。Ripple甚至不能称为区块链,它是2006年推出的技术,总以加密货币的称谓自居,但这种说法毫无根据。



吉米:目前其中的一项探索是把这些功能合为一体,创建了一个定理,试图把合约功能结合到代币中,目前这是网络无法实现的。
 
赖特:原因是它有扩展性,但却不开放操作码。
 
吉米:但以太坊不是支付系统。
 
赖特:Vitalik和其他人2013年想在比特币区块链上实现一些功能。但当时操作码不开放,功能就无法实现。现在,我们开放了操作码。这意味着,支付将成为BCH的细分功能之一。想象一下,其他区块链能做到的只是BCH功能的一小部分。例如你有Friendster,它只能实现1%的功能,而有人投资了功能更多、更全的网站——Facebook,那么最终就会被Facebook取代。
 
吉米:我们只是觉得,那些区块链在创建时有其存在的理由,但现在有了融合支付和智能合约等技术功能的BCH……
 
赖特:还融合了其他功能。
 
吉米:随着时间的推进,将有更多的功能产生,那些区块链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可能会退出历史舞台。
 
 
You can find subtitle in this link: https://pan.baidu.com/s/1w9rV0iglXxlajae4NAUL9g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对话赖特:我是中本聪,但我不想证明”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网贷风险事件曝光台

    网贷风险事件曝光台

  • P2P平台数据与舆情监测

    P2P平台数据与舆情监测

  • 关键时刻

    关键时刻

耗时 326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