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BTG创始人廖翔:BCH是骗局 | Binary对话之001

孙爽 · 零壹财经 2018-06-13 10:47:53 阅读:6527

5月,“链接未来”高峰论坛在台北召开。会上,比特币分叉币——比特币黄金(BitcoinGold,BTG)的创始人廖翔与CraigStevenWright(CSW)产生了激烈冲突,后者曾自称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廖翔提出不能出示私钥,就不能说自己是中本聪,如果拒绝提供,那每个人都可以说自己是中本聪,因为外人无法证伪。

CSW现在是比特币分叉币——比特币现金(BitcoinCash,BCH)的支持者。在与零壹财经·Binary对话时,廖翔直指BCH是骗局。他认为BCH将区块扩容至32M的努力没有必要,并称BCH高度中心化,由比特大陆主导,比特大陆还参与了BCH的交易。他在社交网络中称,“BCH内在价值为零。如果你相信庄家,你应该去买Q币。腾讯比比特大陆可靠得多。”

在这次会议后不久,廖翔与BTG比特大陆创始人、BCH的支持者吴忌寒也产生了正面冲突。当时BTG遭遇51%算力攻击。这是掌握了区块链全网51%算力之后,用这些算力来重新计算已经确认过的区块,使块链产生分叉并且获得利益的行为。

吴忌寒在社交网络发布动态,称被告知廖翔正在花钱请记者发布这次攻击由比特大陆发起,并质疑廖翔本人有可能对BTG发起了51%攻击,因为那样廖翔可以攫取更多利益。吴忌寒更称BTG是“屎币(shitcoin)”。廖翔回称只有比特大陆有EquihashASIC矿机,比特大陆最有能力攻击所有采用Equihash算法的链,并称“只有吴忌寒这样的下三滥才会干出这样栽赃陷害的事情。”

廖翔是国内矿机厂商闪电智能的CEO,该公司有比特币ATM和矿机等多种产品。

本文发稿时,BTG“币值”约为41亿元,在虚拟币市场中排名第29;BCH“币值”约为1041亿元,排名第4。整个加密货币资产市场的规模接近2万亿元。

廖翔与Binary对话时,他的部分发言要点:

1、不能出示私钥,每个人都可以说自己是中本聪。

2、2017年5月23日,比特币社区在纽约召开会议,达成纽约共识(Binary注:会议约定的分两步实现比特币扩容:首先启动隔离见证(Segwit)方案;六个月内将比特币的区块扩容到2MB)。廖翔在赞助比特币纽约团队,之后会发币。

3、比特大陆背叛了“纽约共识”,没等协议失败就上线了新项目(Binary注:这里指BCH)。

4、BTG调整了挖矿难度和机制,有专用地址和重放代码保护工具(Binary注:重放代码指分叉后,在一条链上发起的交易,可以到另一条链上去重新广播,可能也会得到确认)。做BTG项目的核心目标是想让比特币社区知道比特币的算法是可以换的,换了可能会很有生命力。

5、BCH高度中心化,比特大陆有主导权,还参与交易。

6、BTC无法被Blockstream控制。

7、要在一个大的市场里找到细分的方向去创业,而不是要在一个小的市场把全球的零碎的市场攒起来。

8、比特币的增量来自于应用,而不是投资者。

9、不买币不能算作区块链从业者。每个人都应该拿出5%的资产买币。

Binary与廖翔对话全文:

“每个人都是中本聪”

Binary:中午你跟CSW发生了什么口角?

廖翔:一会儿我把视频发给你,你自己听自己分析,我不给你复述了,复述可能有感情色彩。

Binary:你们之前认识吗?

廖翔:第一次见面。

Binary:你怎么会想到指认他并不是真的中本聪?

廖翔:我没有说他不是,我只是提出一个怎么判断谁是的标准。

Binary:他怎么说?

廖翔:他就说他是邀来的嘉宾,要么你走,要么我走。我说我也是被邀请来的嘉宾,这里言论自由。我只是提出一个标准,我也没有说你不是,他就跑掉了。

Binary:他为什么会那么激烈的反应?

廖翔:他现在就是整个社区的过街老鼠。

Binary:如果别人说他是或者不是,他都可以轻易地否认或者承认,而可能他一直选择的策略就是保持沉默,这给了大家继续讨论他的空间。你觉得这是他的策略吗?

廖翔:我不了解,我不判断他的主观行为,我只是说我们社区有一些公开的标准判断一个人是不是中本聪:出示你的私钥,没有私钥就相当于你不是。我们每个人也可以说我是中本聪,

外人没法证伪。

Binary:可不可以让他移动一下比特币的创世块?

廖翔:他移动不了。如果能,这个事情早就解决了。我也是中本聪,你不能证明我不是,证明我不是,要有人拿出一个私钥挪动以下。就只能用这种排除法。

Binary:你觉得他从2016年到现在就是一个闹剧,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跳出来说我是,那为什么是他获得了那么多的关注呢?

廖翔:这个事情背后有人推动,有推手。他说他是,没有关系,我说提一个标准,你可以说这个标准是错的,我的标准是对的,你干嘛要说我?我说在一个社区我们公认可以接受的一个标准,在这个标准上你可以说你是中本聪,我也可以说我是中本聪,每个人都可以说,只要你接受这个标准,不接受?没有办法,每个人都是中本聪。

Binary:他说他没有说过自己是。

廖翔:不要讨论这个问题,我不需要再复述他说的话,网上有一堆的资料包括视频,你去搜集资料,到底他说过没有,这种人就是垃圾,我懒得提他的名字。

“比特币现金是一个骗局”

Binary:我们说一下比特币黄金?

廖翔:比特币黄金进展比较顺利。你是哪一年接触区块链?

Binary:2015年以后,断断续续地看。

廖翔:那时候你做什么工作?

Binary:研究网贷。

廖翔:这个故事挺长的了。比特币现金项目如果没有这么恶劣的行为,其实也可以作为一个独立项目的。做区块链自由软件,谁都可以编制发行,你也可以搞一个。

我讲一下为什么现在出现分叉,为什么大家跟社区的关系很紧张。因为整个比特币社区从2014、2015年就开始讨论扩容,大家知道比特币1M区块可能未来不够用,中间开很多次会,香港、硅谷、米兰,去年的斯坦福就不算很困惑了,都已经分叉了。我一会儿给你讲BCH的整个思路,你也可以去做投资套利,现在是很好赚钱的机会。从2015年起,除了蒙特利尔和去年5月23号纽约共识会议我没有去签字,别的会我都亲身参加了,花了大量的金钱和时间。

社区都知道要扩容,就跟人要吃饭是一样的,都知道。但是怎么扩?有很大争议。有人说我们要搞大区块,或者垄断大量的代码,后来说要做小区块+隔离见证+分片网络,这背后是巨大的经济利益。去年直接的、外面的人看到的是5月23号出了比特币纽约共识。现在我在资助比特币纽约团队,在继续支持这个公司,这个币一定会开发,会逐渐上线,虽然我没有签字,但是我当了最大的赞助商,我也到处去推荐这个项目,这是另外一个可以加以讨论的。

5月23号比特币纽约共识签字,56个企业签字,我们公司没有签,6月在成都,比特大陆就推出比特币现金项目,8月1号比特币现金分叉。在6月他们推出比特币现金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就组织了比特币黄金项目。那么大概在11月12号,我们主网激活上线。

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争议?第一,一个企业签署一个类似于今天说的自律宣言或者一个协议以后,是否应该等到协议不可以执行你才做一个新的项目?第二,如何推广自己的项目非常值得商榷。

我们是怎么做的?这个项目创始时采取了去中心化的架构,当时设计的是三个人是核心的主导者,最后加到6个人。6个人有6把私钥,控制了我们矿工捐赠的10万个微机。这个主网激活以后,我们的软件写明了8000个块必须要给开发者的。没有财政支持你做不了事情的。矿工可以选择不支持,那这样的矿工就不要挖,要想挖就得同意。所以我们不是预挖,有人说出来也没有关系,这个钱没有进我的腰包,这是第一。

第二,我们第一版的代码就非常的完美。我们调整了挖矿难度、调整了机制,我们有了专用的比特币黄金的地址,有了重放代码保护工具,这四点是比特币现金经过了无数次逆分叉以后才实现的,所以我们比特币黄金项目是为比特币生态做了有力的尝试和补充的,我们告诉了社区,算法是可以换的。第二,我们让社区知道换了算法以后,去中心化挖矿会带来什么样的生命力,这是我要做这个事情的核心的目标。

而比特币现金是怎么做的?比特币现金在8月1号激活,产生所谓的EDA,EDA就是难度的单向调整,快速地下跌、上涨,算力来回都赢,当难度值下来以后算力大量涌入,同时他们拉盘,出块会很快,大概几秒钟一个块。当他们多挖了大概十万个币以后,发现EDA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可以让他们快速地出块,但是会快速地迎来减半,这样没有人会说你是比特币,甚至连比特币硬分叉都不是,因为比特币四年减半,比特币有自己非常严格的货币政策,就是四年减半,每10分钟一个块。他们一看,傻了,EDA是伤害自己的,所以紧急推出逆分叉,大概是11月几号改过来,可以双向调整了,可升可降,回到10分钟一个块。他们也没有做专用地址,发现社区反应很大,不是专用地址的话会分叉,同样的地址也可以是比特币网络上用,也可以在比特币现金上用,那么人会犯错的,所以赶紧又搞了一个专用地址,最后又搞了一个硬分叉,变升到32M,完全没有意义。为什么没有意义?今天它连1M都没有用完。升它有什么意义?

Binary:会更快吗?

廖翔:根本不会,就跟烂尾楼一样,你这栋楼本来就只有一个房间有人主,你再盖一百栋楼有意义吗?这是一个骗局。

Binary:它会说是为了未来才这么做吧?

廖翔:未来要等到未来再说,没有必要做硬分叉。32M就没有意义,更搞笑的32M今天它就17%的节点还没有同步完,他们已经把自己的用户都抛弃了,这扯淡啊,他们的硬分叉就是比特大陆,吴忌寒和RogerVer两个人决定的。所有人都要跟,交易所要跟,用户要跟,这就不是虚拟货币,我们连央行都不信任,我们信你这个私人企业?这扯淡啊。

所以我们现在做的是去中心化,挖矿,我们10万个比特币黄金,也是属于社区,也没有进入我个人腰包。我相当于干的是一件非盈利的项目。我们BTG就想做一个测试:去中心化是不是虚拟货币,这种项目的核心价值如果是这个,那比特币黄金一定会蓬勃发展。因为我们BTG团队在财政上有10万个比特币做储备,同时我们有非常严格的纪律:团队成员不可以谈论BTG的价格;不参与二级市场的交易。也就是说,今天任何用户赚了钱跟亏了钱都是市场决定的,你亏钱不是我们团队赚的,你赚钱也没有赚我们团队的钱,真的由用户自己决定这个。

但是BCH完全不一样,BCH他们深度地参与了这个交易和价格。在国内的微信群天天喊单:要拉盘了,比特大陆的管理员就发BCH要涨到多少钱,这是有记录的。总有一天政府会清算的,当投资人亏钱,本来在任何一个正常市场不可以去做操纵市场行为,你可以影响,但是你不可以自己去交易,你也不可以发一些价格的预测,而且是非常笼统的价格预测。

这就是我们现在BTG想做的事情,其实BCH它这个项目今天它的价格高于低不重要。作为普通的用户也好,投资人也好,我们没有这个义务也没有这个能力去教育所有人,每个人对自己的荷包负责,赚钱亏钱都自己负责。

Binary:BTG也是硬分叉自BTC?

廖翔:我们是比特币的硬分叉。

Binary:你们做了什么改进?

廖翔:我们改变了挖矿算法,我们做了难度调整,我们做了专用地址,我们有重放工具保护,就是分叉时候就已经实现了。到今天我们开发了闪电网络(Binary注:一种支持比特币链下快速交易的技术),马上部署了,我们还在开发很多第三方团队形成的工具。

Binary:你想打造生态吗?

廖翔:当然是整个生态,现在社区非常的活跃,全球都有人自发自动地做推广,包括使用。

Binary:你会关心BTG的市值吗?

廖翔:我不关心,我有好东西自然会涨的,我也不会鼓励别人去买也不会鼓励卖,因为投资是对自己负责。

Binary:有一些人会说BTC是否被它的核心代码组控制,是否说它被Blockstream这种公司控制?

廖翔:放屁,我告诉你,区块链的开发者就是很松散的团队,里面没有一个人是代表,他们都很独立,而且他们都是那种很古怪的人,你没有合适的理由你说服不了任何一个人,他们不是一个公司,没有股权,每个人都写一段代码,有人认为Core控制了这个项目,或者说它是一个紧密的组织,这是骗子,Core本身内部都打得狗血淋头,它就是一个社区,Core有几个人控制代码的合并,每个人都要去讨论,所以Core整个开发得慢,但是稳健。所以谁认为说有公司控制了这个,那是扯淡。

Binary:这个团队有多少人?

廖翔:紧密的大概100号人,外围还有100多人。我告诉你,我最想的就是比特币把他们干掉,我们BTG把所有人都接收过来,我们就会壮大。

Binary:你发现这件事情很难?

廖翔:不是很难,它不可能。对于我们现在项目最有利的就是Core被比特币社区抛弃掉,他们就会到我们这里来,这是我最想的,我就能获得100个最好的开发者。

Binary:他们是义务做这个事情吗?

廖翔:免费的。

Binary:我们说他们能改代码的时候改的是什么代码?不是中本聪原始的一个?

廖翔:现在改了代码他们是免费的无偿的,而且他们每个人都很贵,他们一个小时第三方付费250美金,他才会帮你写代码,而且他们都有条件,他要优先写比特币的代码,然后才排到收钱的,250美元一个小时,他们现在可以工作10个小时,他们都不会为了钱先写你的代码,所以我更相信Core这样的人,就算失败我也愿意。

Binary:我觉得你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廖翔:这不是理想主义者,你记住,我们来这里都是为了赚钱,有各种各样的办法赚钱,但是你会相信一个整天撒谎、什么都胡说八道的人的项目,还是愿意相信一些人无私奉献的人做的产品?你来判断,你要有认知,你要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你的读者,我说的话你不用听,我赚钱很开心,我到处去出差,飞来飞去,有人请我演讲掏钱,我很爽,你赚钱关我什么事呢?你会请我喝一杯咖啡吗?不可能,你亏钱会一天天地骂我,我干嘛告诉你呢?

Binary:你觉得比特币社区的共识是肯定要跟现实世界发生联系:有人愿意用它,用它支付用。你觉得不能不扩容?

廖翔:扩容有很多的方法,条条大道通罗马,你愿意选择南辕北辙,还是直接去,我们从这里到101大楼直线距离200米,还是愿意绕地球兜一圈走,也能到,这需要专业素养和判断力。

“不买币就不是币圈从业者”

Binary:你这边有没有什么要传递给市场的?

廖翔:没有。像这种高风险的市场,我就告诉你,我们要做什么,我们也不募钱,我们也不交易。如果一定要传递信息,我希望说的是,每个人都要对自己负责,多学习,不要盲从,在我们这个行业没有人属于专家,包括我60%都是错误的,只有够谨慎才行,所以我们在2013年到2018年我们活下来了。很多聪明的创业者和创业团队也能活下来,可有些这样的队伍不负责。我们可以取一个反例,所有人都告诉你,说某个币会涨10倍、100倍,如果有这样的机会,他会卖给你吗?

Binary:你是说他为什么不自己持有?

廖翔:对啊,我自己慢慢卖啊,10倍啊!正常都是高风险的,我可以赚、可以赔,可以卖、可以不卖才对。任何人告诉你马上要涨10倍了,那就是骗局。凭什么好事会掉到你的头上,为什么10倍不自己放在兜里,它是神吗?还是上帝?所以把这个信息传递出去,凡是说涨10倍的都扯淡。

Binary:我觉得你讲得很像监管者会讲的话。

廖翔:这个市场需要监管者,没有监管就是骗子的天堂。

Binary:你想让他们怎么监管?

廖翔:这就是博弈的过程。监管和被监管永远是猫捉老鼠的游戏。

Binary:你想让他们限制从法币到虚拟货币的入金?

廖翔:这个太宏观了。我没有办法跟监管者有效沟通,讲这个没有意义,这个就不用讨论。你想整个虚拟货币大概四五千亿的市值,真实的价值怎么也一千亿到两千亿美元。这是接近一万亿人民币的市场,很大了,有监管者、有创业者、有投资者、有投机客,每个人按照自己的选择定位往前干,最终市场会告诉你能否赚到钱,而且安全地赚到钱,有人赚到钱、跑路了,这样没有意义。安全地、长期地赚到钱,笑到最后,退休也很安心,这才是人生赢家。

Binary:你个人怎么挣钱?投资一些好的项目?

廖翔:我从2013年就投了很多比特币相关的项目,从矿机、到专署钱包、ATM机,投一些区块链的项目,也做一些很宏观的项目。赚钱最好的方式是提供服务,提供服务不对赌币价的上涨、下跌,就一定可以赚钱。现在的模式就是像交易所模式,一下子多出一个传媒,都是可以赚钱的。赌币价的,长期来看,散户80%到90%都是亏钱的,加了杠杆就会死。比特币19000美金快速跌到6000美金,一倍杠杆都会死,因为跌了70%。

Binary:ATM机进展怎么样?

廖翔:不太好,流行的地方挺少的,全球才2000多台,这个市场很小,我们做只是做点缀,有人要就做一点,没人要也没有关系。

Binary:你觉得为什么进展不畅?

廖翔:这个需求非常小,现在主要的是投资人,第二个这个数字钱包货币本来可以存在手机里面,不需要实体,所以它的用户群非常小,有,但是非常小。数字货币本来就是电子化的。

Binary:你一开始为什么想要做?

廖翔:需要这个形态,没有人做,你一个人做,你就是独家,中国做这个的,我们是独家。

Binary:监管有没有来找你们,说你们怎么安了一个ATM机?

廖翔:没有,我们现在主要是卖国外,国内最早在北京、上海、深圳,都通过合作伙伴放,也不知道他们进展怎么样,我也没有看。你自己买币吗?

Binary:我买了0.001个比特币BTC,我不炒币。

廖翔:0.001个?

Binary:100多块钱。

廖翔:你写不出文章。

Binary:你觉得买多少能写出文章?

廖翔:我不会给你推荐币种。你采访很多人,他们都会告诉你一些买币的投资逻辑和理论,但你要建立自己的知识和逻辑体系,然后去过滤、去实践。我现在拿50%的工资去投是必须的,你不投就不会关注它,你会把自己当成看客,5%的话,什么币都可以买。

Binary:这个建议适合其他人吗?

廖翔:任何人,只要想来参与这个事情,尤其是从业者,你都不买币,你没法感受脉搏。

Binary:这一点我可以写吗?

廖翔:可以啊,只要在币圈、链圈的从业者,你不买币你就是旁观者,你永远踏不准整个行业的脉搏。

Binary:如果我写给读者,读者问我我为什么要炒币,你觉得应该怎么回答?

廖翔:你告诉他,因为我是币圈、链圈的从业者,我必须要参与它,所以我根据我的风险承受能力我配置5%的资产,这很合理,丢了也没有关系。

Binary:怎么让新的人入场?

廖翔:干嘛让他入场,不要尝试教育市场。你没有看到网上写了,朋友问你怎么买币,你提了建议,他亏钱了会骂你。你干嘛要提呢?投资是对自己负责的,除非你想做黑嘴,除非你自己有一些项目需要卖给别人,赚钱自己赚就好了。

Binary:我的意思是我可不可以告诉他们,你每年要把5%的钱投到币圈?

廖翔:如果你觉得这个符合你的价值认知观你可以写出来,就看你是否支持这个事物,我觉得挺好我可以尝试,或者我今年投5%,明年我不投了,我就一直看好某一个。

Binary:会计。

廖翔:我学过会计,会计这科无聊的,但是学着挺有用的,我们实践发展走势很难被人正确地预测。你预测到,也不一定能成功,我们看到那么多的创业者,其实每一阵风口来,都有很多腾起的猪,为什么胜出的就那么一点?因为它有风险,我就不做吗?所以还是要做,所以你要建立一个好的认知体系,适度地拥抱风险,你才可能产生你个人的飞跃,包括你的认知和你的财富,你才有可能脱离你的阶层。我们很多人不是在社会的最顶级阶层,我们都还在往上爬,如果你不去做尝试,你爬不上去。尝试了不一定爬得上去,这是我给所有人的建议,尝试了可能爬不上去,但是不尝试永远爬不上去。所以你就要去做,而且去投资,大概率是要赔钱的。

Binary:你看好什么样的项目,可以说吗?

廖翔:我只讲原则。我看应用市场足够大、团队非常好、估值够便宜的,这样的我就会去投。

Binary:大家好像都是这样的标准?

廖翔:我们投的都是10倍以上收益的,因为我们投的很早期,很便宜。

Binary:你是说你有一个投资团队?不是BTG的?

廖翔:不是。去年因为BTG很火,所以市场给了很高的估值。

Binary:你觉得BTG不值那么多吗?

廖翔:去年确实很贵。去年BTC被炒得一千多美金一个,最近跌不少。等社区稳定下来吧,我现在挺愧对当时买了BTC的人,还好我们没有参与交易,如果我参与了交易,至少我有嫌疑操纵这个事情。我并不参与交易,你如果找到任何一个交易所,说有我们的账户,我就把我们的团队送给你,让市场自己决定,你看网上没有人骂我,没有说BTG变成骗子的,有也非常少,我都可以让他们把身份信息透露出来,你可以到法院告我,我可以给你正面的回复。

“币圈增长动能来自比特币应用,而不是投资者”

Binary:你希望更多投资者入场吗?

廖翔:我不希望,现在整个市场价格高估。就像一个能量体系,现在能量太多了,就会被消耗发散掉,它慢慢地会冷静下来。

Binary:你觉得国内的交易所怎么样?

廖翔:国内的交易所很被动,但是国家政策没有办法抗衡,所以都选择最适合自己的路径,不管出海也好、转型也好,你可以看到火币在全球部署,徐明星说要把交易所捐给国家,BTC卖给了香港资本,所以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决定。

Binary:你觉得矿池这条路怎么样?

廖翔:能做得好的话,挖矿是很赚钱的。你看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都赚到了钱,去年做矿都赚钱,很赚钱。

Binary:你也是做矿机的。

廖翔:所以我们也很赚钱。

Binary:你会考虑上市吗?

廖翔:矿机的收入跟我们行业景气周期紧密相关,我觉得上市挺好的,但是不太符合我的想法,赚点小钱或者小利就行。

Binary:方便透露你们团队大概多少人?

廖翔:全球有几十个人。

Binary:全球,并不是说在深圳?

廖翔:大部分都在网上,因为最好的开发者不在中国,或者说不在一个城市。

Binary:你怎么找到他们?

廖翔:我在这个行业做了5年,慢慢地积累了个人的品牌,个人IP,自然有人找我,慢慢去聊,5年时间我们投了那么多钱,肯定能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人。

Binary:你还有什么计划吗?

廖翔:我们今年就3个计划,传统的矿机挖矿、ATM机、钱包、交易所继续做,特别是国家数字货币项目。投资项目一样,我们在韩国、台湾、日本、包括美国,都在部署这些矿机,投一些项目,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在未来渡过一个又一个的危机,或者说我们可以在行业的寒冬期熬过去。你2015年进来,2014年到2015年底的时候很多企业倒闭了或者退出了,冬天很难熬的。像我们有的小伙伴,员工住集体宿舍,四个人一间房子,都还干呢,都是很优秀的人,去外面上班肯定不用住集体宿舍,就是压缩成本,因为你的房租,你的吃饭,你的生活费用一定要付的,你不发工资你也要吃饭,你要掏房租,还要想拿钱做发展。所以冬天真的就是抱团取暖。

Binary:你想过搬到日本发展或者到新加坡发展?

廖翔:目前我没有这个计划。

Binary:这个国家数字货币是什么情况?

廖翔:不是,我们跟国外的一些国家和经济体合作,中国想都别想,现在有100多个国家还有很多的地区有兴趣的。这是下一步,未来三到五年,很重要的一个市场。

Binary:你觉得币圈的发展怎么样,就是这个业态?

廖翔:国内肯定没有机会了。

Binary:你是说格局已经确定了?

廖翔:第一,现在传媒挺多,第二,中国我们最主要的市场没有了,交易所没有了,你做产品给谁看?现在很多的传媒团队出来,各种财经,但是行业要共赢共生,现在这个底层市场都没有了,传媒给谁看?

Binary:投资者慢慢地成气侯了,比如说很多人会开区块链的微博号,吸引了很多关注。我觉得投资的群体已经有了。

廖翔:这样帐号也赚不了多少钱。目标要远大一点,一年至少营收几个亿,我要做到几个亿才可以,上10亿、20亿。一个微博号能赚多少钱,发一篇软文,付你两万块钱顶天了,而且这个钱是极度不稳定的。

Binary:做一个币圈的雪球呢?

廖翔:做不了,别想了,凡是你想基于币圈做一个生态,想都别想,市场太小。

Binary:我说是全球市场。

廖翔:全球你做不了,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语言。你怎么管理你的团队?每个国家的市场都这么小,你要在大市场里面做一个精品出来,而不是说把全球小市场拼凑来做。做不了。你能力也不够,你的人全球化,国家、各种法律、语言还有时区都不同,你怎么做?这不是一个好方法。你应该在一个无限大的市场里面,去细分一个领域,而不是在一个小众市场里面抓一部分人出来。你说哪一个更容易成功?

Binary:你觉得现在创业机会还有什么?年轻人的创业机会还有吗?

廖翔:看你的能力。没有一个万能的创业机会给所有人。就看你的背景、你的经验、你在社上有什么资源?你才可以找出适合你的创业机会,现在最好赚钱的就是造矿机,帮人做服务,然后去开一个好的交易所,因为它离钱最近,或者做基金,帮别人投资你抽水,每个收两个点的管理费再拿出20%的提成,最好了,亏了不是你的,赚了你还分钱,多好。

Binary:现在的年轻人刚毕业,要去区块链公司,那个公司说我给你我的币怎么样?你觉得年轻人会面临这样一个选择吗?就是他会问我是要现金还是要公司币?

廖翔:这种年轻人的数量太少,像这种极度的小众市场,你很难说到大学里面拔一批人出来,有100个大学生可能有10个人感兴趣,最后可能就一个人跟你干,所以应该说通过网络让他们自己找你,而不是你找人谈,那个试错的机会成本很大。

Binary:你觉得这个市场增量来自于什么地方?

廖翔:来自于应用。

Binary:不是来自于投资者?

廖翔:热钱它来了可以走。当比特币在2015年跌到谷底的时候,就是应用在支撑它的价格。当时一年是130万个比特币,它单价1000块钱,市场规模是13亿,是需要钱进来才能把这个币的价钱维持住,每年有13亿钱真的进来,一部分是投资者,一部分是应用。

Binary:你说的应用是比特币的应用吗?

廖翔:比特币应用。

提问、撰文:孙爽
来源:零壹财经·Binary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BTG创始人廖翔:BCH是骗局 | Binary对话之001”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网贷风险事件曝光台

    网贷风险事件曝光台

  • P2P平台数据与舆情监测

    P2P平台数据与舆情监测

  • 关键时刻

    关键时刻

耗时 266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