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手记 | “我作为银联的CEO非常焦虑”

孙爽 · 零壹财经 2017-05-19 阅读:1904

文 |  孙爽(零壹财经)

5月18日,《中国支付清算发展报告(2017)》发布暨支付清算创新与安全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参会嘉宾角色多样,既有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李扬等研究者,又有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和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副秘书长王素珍等监管者,还有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和Visa大中华区总裁于雪莉等从业者。嘉宾发言内容涉及移动支付、数字普惠金融、国际化、聚合支付、备付金管理、网联和比特币等多个话题。笔者整理要点如下。

移动支付

范一飞称,
 

2016年,我国支付行业共处理移动支付业务1228.6亿笔、208.4万亿元,处理互联网支付业务1128.8亿笔、2133.4万亿元,移动支付业务笔数首次超越互联网支付,这标志着我国零售支付市场移动支付时代的到来。



王素珍也表示,“移动支付成为现象级亮点”。

国际化

范一飞称,
 

双向开放是支付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走出去”是我国支付行业具备并保持世界领先水平的必经之路,我们不仅要有“向外看”的胸怀,更要有“走出去”的信心。

将继续筹划政策支持,推动打造支付领域开放型合作平台,支持我国支付行业扩大服务、技术、标准的输出,抢占行业全球发展的更多“制高点”。

“一带一路”建设将显著提升沿线国家跨境零售支付业务需求。

鼓励更多市场主体积极融入“一带一路”战略,“走出去”发展,统筹谋划国际国内两个市场,通过开放发展、改革创新,不断提高国际竞争力。

鼓励中国零售支付服务积极走出国门,主动参与国际市场竞争。

鼓励支付行业“走出去”开展市场化经营的同时,在所在国家支付监管部门的指导下,利用金融科技成果推动互联网支付、手机银行等业务的本地化发展,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众提供多渠道、广覆盖的支付服务,实现支付行业发展成果全民共享,提升金融普惠水平。



范一飞特别提到了银联在“一带一路”地带的实践:
 

中国银联跨境受理网络已遍布全球160个国家和地区,在“一带一路”沿线80%以上的国家和地区实现银联卡受理,与俄罗斯、中亚和东南亚多个国家开展发卡合作。

中国银联积极推动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技术标准、系统建设等方面合作:向亚洲支付网络联盟(APN)授权银联芯片卡技术标准;承建的老挝国家银行卡支付转接系统(LAPS)保持平稳运行,帮助老挝实现了境内发行银行卡的联网通用;与泰国主要银行合作建立泰国本地银行卡转接系统,助其创建自有借记卡品牌TPN。



范一飞表示,支付技术和标准的对外输出,标志着我国支付行业的零售支付国际标准建设实现开门红,有效地提升了中国标准的国际话语权和竞争力。

比特币

对于国际化,银联总裁时文朝则表示,
 

国际化,我们和(在座的)Visa比,还是学生。银联才成立15年,我们一直在向MV(Mastercard、Visa)学习。



他转而谈到“社区创新和支付市场发展的关系”,他说,
 

我发现,支付市场的创新往往不是主流机构引导的,经常被一些跨界的、边缘区域创新驱动。



他举了百胜商场会员卡和比特币的例子,他说,
 

我作为银联的CEO(Fintech前线注:总裁)非常焦虑,我不知道哪个社区的创新会不会对我们企业造成致命的影响;会不会对现有的体系有影响,会有什么影响?社区的理念会不会变成社会的理念?



李扬则在某种程度上“安慰”了时文朝,他说,
 

比特币不是货币,只能被称为资产,原因是它不符合货币的两个基本标准:

1、货币作为价格标准,价格要相对稳定,而比特币的价格经常(大幅)浮动;

2、货币要根据经济发展适时调整供应量,而比特币的数量是有限的。



第三方支付和聚合支付

聚合支付,又被称为第四方支付。如果说第三方支付中的“第三方”指的是在银行和商户之外为商户和消费者提供支付服务的机构,第四方支付则指的是在银行、商户和银行之外,聚合多种第三方支付的服务商。

近两年,“聚合支付”成为行业热词,一度引发监管层的注意:
 

2017年春节前夕,网传央行向各收单非银行支付机构下发了《关于开展违规“聚合支付”服务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

2017年3月初,央行下发《关于持续提升收单服务水平规范和促进收单服务市场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鼓励收单机构为特约商户提供“聚合支付”服务。



第三方支付公司先锋支付CEO刘刚在会上谈到了对聚合支付和第三方支付发展趋势的看法:
 

支付是一种基础设施,巨头会把支付变成基础业务。

聚合支付之所以会火,一方面是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巨头力推代理人/合作伙伴的运营模式,另一方面是商户确实有这个需求,它们不想一家一家地去接第三方支付服务。

会有越来越多第三方支付机构做聚合支付服务。因为备付金要集中存管的话,一方面第三方支付逐渐丧失了拿备付金跟银行博弈的能力,另一方面盈利模式要发生改变,以前可以靠备付金,现在不能了,以前比拼的是后端服务能力,现在比拼的前端服务能力,比如必须做垂直行业的解决方案,要尝试跨境支付,要开拓企业支付业务,要协助银行做P2P资金存管系统和直销银行系统……

我们现在已经不认为自己是支付公司,我们是有支付牌照的金融科技公司。如果只是定位为支付公司,我们就不会花大力气去做聚合支付了,那会对主业造成冲突。



刘刚还阐述了支付机构和银行的关系:
 

原来一些第三方支付机构在事实上做了清算的事情,其实很多银行也在做类似的事情。

监管新规限制了支付公司的账户,鼓励了银行的电子账户,后者尤其有利于中小银行打造直销银行,因为这能打破它们业务经营的地域限制,在底层支付能力、账户系统和产品设计能力等方面,都给了支付机构与之合作的业务空间。

银行更加重视互联网金融了,包括支付服务。现在第三方支付机构跟银行有很紧密的合作。

银行在很多时候只知道账户资金的进出,却不知道具体去哪儿了,没有场景,所以现在很多银行在提“场景金融”。



当天会议亦有银行人士在场,招商银行零售金融总部风险总监兼信用卡副总经理魏展明隔空坦承银行在很多时候确实不知道账户资金的具体去向,他呼吁监管方面能加强这方面的支持。

网联

网联,全名为“线上支付统一清算平台”,由央行牵头成立,3月底试运行。

范一飞在演讲时称,
 

“网联”平台作为我国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与传统清算平台建设不同,是首次运用分布式架构开发建设的,这无论在我国支付行业发展史还是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发展史上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Fintech前线注:查阅公开信息,此处的“分布式架构”应该指的是网联将采用的“一地一中心一个系统,京、沪、深多个机房”。)


 


下一步,“网联”平台也要结合“一带一路”战略实施,积极谋篇布局,支持支付行业向境外拓展。



有意思的是,尽管此前“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名称已获(预)核准被解读为网联的股权结果和股东投资比例等均已明确,网联仍未正式成立。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输入“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只有“湖南网联清算有限公司”一条结果,而此网联显然非彼网联。

有分析人士认为,在线上支付和线下支付的界限趋于模糊的当前,网联很难说跟银联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必将对银联的利益造成影响,对当前的第三方支付巨头也将有较大影响,如此一来,网联的“出生和成长”可能仍有很多要协调的关系。

不过,根据范行长的上述表态,网联被赋予了相当大的期待,它必定会到来。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手记 | “我作为银联的CEO非常焦虑””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 网贷资金存管指引正式下发

    网贷资金存管指引正式下发

  • 金融安全深焦

    金融安全深焦

耗时 193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