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辩零壹财经年会:马太效应凸显 平台如何定义生存法则?

互联网+ 零壹财经 零壹财经 2017-01-10

零壹财经2017新金融年会专题汇总   

今日,由零壹财经主办,宝象金融口袋理财协办的“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年度新金融思想汇”在北京正式召开。

2016年是规范发展之年,互联网金融在多年的野蛮生长之后,走进了监管时代;Fintech、金融科技,取代互联网金融、P2P成为热门关键词;消费金融、汽车金融、互联网保险、供应链金融等细分领域亮点纷呈。这场波澜壮阔的新金融浪潮,才刚刚开始。

零壹财经内容总监雷群涛、链融供应链金融科技联合创始人王雷、小赢科技CEO黄聪、积木盒子CEO谢群、爱投资创始人赵春霞出席并参与了主题为“连接——如何找到合适的资金/资产?”的圆桌论坛。

以下为速记原文:

雷群涛:据我们观察,2016年出现几个情况,由于我们2016年8月24日监管政策的出台,网贷资产朝着小额分散以及相对标准化的方向在进行,比如说我们的车贷,消费信贷这一块是这样一个趋势。另外关于规模这一块,关于我们的数据马太效应,行业前30家平台,它的交易数据将近占到整个行业的占比59%,我们不到2%的平台占行业60%的占比,这其中资金以及它的用户的规模迁移以及它的变动非常大。另外一个随着互联网金融的机构它的能力以及技术的提升,所以我们能看到大量的具有实力的互金平台,在我们资金这一块已经引进包括引进机构资金,这种资金既便捷又便宜,很多消费金融以及互联网金融机构在这当中处于买方市场的地位,这三个趋势在这一年以来我们的资产以及资金有很大的变迁和丰富,下面我们进入正题分别介绍一下各自的平台,然后分别介绍一下平台的资产以及资金平台!我们还有一位链融的王总就讲一下资金的变化。

王雷:我们链融不是一个互联网金融平台,是专注于供应链服务的金融公司,我们想借助一些互联网的手段,借助IT的手段提升传统供应链金融的效率,我们链融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U盘,我们自身有一个完整的金融服务嫁接到产业中,产业是一个大系统,我们是一个小系统,我们帮助产业发育它的供应链金融功能。

黄聪:我们公司是小赢理财,现在刚刚改名叫小赢科技,还有一个小赢普惠是做资产端的,因为国家的管理办法的规定把一部分小额的放到网上来做,然后把大额的放在线下来做对接大额资金。

谢群:我来自于积木盒子,我从业20年左右,原来在传统的金融机构,以及咨询和科研。2013年的时候,当时积木盒子创始人邀请我一起来做P2P,这是非常新的一个行业,我加入积木盒子以来负责风控,然后负责平台。积木盒子今天以小散资产为主的平台,我们每个月将近90%以上的资产平均不超过小几千块钱的借款人的借款需求,每个月撮合金额在10亿左右。

赵春霞:大家好,我是爱投资的创始人赵春霞,爱投资是相对比较早的平台,我们2013年3月份上线,我们从上线开始就坚持个人对企业的投资融资的方式,我们的相对理念来讲也是想把钱给到钱生钱的地位,前期也是服务中小企业后来服务大型企业上市公司,现在我们重点发力供应链金融,不是某一个行业供应链金融,而是现在服务的几十家上市公司给它做更深入的发掘,小额投资人大概不到500万用户,将来会分出两个片区一个是大额投资人一个是小额投资人。


雷群涛:关于马太效应这一块,2%平台占60%的份额,另外一个数据将近80%的平台在过去的将近四个月以来交易额和规模环比下降,除了这20%,那么剩下的80%怎么定义生存法则?

王雷:这个行业集中产业集中是发展的规律,我的理解是针对网贷平台是一个马太效应,更大的市场互联网金融这块涉及的行业很多,不同的行业不同的风控点不同的资产不一样,不可能一个平台做了很多的行业,因为这里的风险很大。有的平台只做一个行业,像翼龙贷的老总讲的它只做农业行业,虽然从供应链金融角度来讲,明面上规则很清楚,但是里面的潜规则行业内人才知道。你说的观点我认同一部分,偏向于消费信贷越来越集中,偏向于行业用户B端这块的会越来越分散,比如说以上市公司为核心的是产业链的核心企业,或者以区域性的市场为核心的,这是我的观点。以后的发展方向是产业为本金融为契,还是要借助产业来发育它的功能,这是比较保险的容易形成金融闭环的。

雷群涛:在农村金融领域能找到更多的细分模式,你觉得就网贷行业来说,我们剩下的80%的平台需要怎么寻找我们的资产?我们的话题是资产,就资产问题到底怎么解决?我们现在一个主要的问题是它的风险定价形成它的盈利能力,我们知道网贷行业它的盈利能力和成本相比较非常的低,盈利能力话题来说,我们剩下的平台到底怎么寻找资产解决方案和资金解决方案?

王雷:资产解决方案,相当于走近他们,像赵总说他们已经服务了很多的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产业链当中有一些中小企业,他们的一些存货、一些定单都可以作为优良的资产。资金端像网络投资,更需要是一些专业人士,比如说我本人就干这个行业的,我知道这个行业未来发展怎么样,知道这个行业毛利率怎么样,如果看这个平台给的利息比毛利率都要高,那风险非常大。资金端越来越趋向于行业内的一些人士,以及行业专业理财作为资金的来源。

雷群涛:我们还有一个数据就是网贷限额要求出台以后,我们刚出台的时候,我们做过一个数据统计,80%的借款是超出限额要求的,我们这个行业的大多数的借款和我们资产端和资金端是相对比较平和的,我们经过七八年的发展里程,我们资金端和资产端的对应状态是相对平衡的,限额要求出台以后在资产这一端有一个限制,这平台被打破了。我们现在来说8月24日以后资产端怎么去适应我们新的资金需求?比如说我们的资产降下来以后,我们的资金可能存在资金站岗用户活跃度降低的情况,我们怎么调整我们的资产挖掘获取能力?请嘉宾聊一下!

黄聪:网贷限额对行业来讲是非常大的事情。大家最近都在思考怎么解决?我觉得有几个方案要解决:第一个是找合适的20万以内的资产满足资金,这个会造成车贷、现金贷竞争更加激烈;第二块通过绕到交易所来做,好像国家对此做了一些限制,究竟怎么限制也不是很清楚,很多人目前还是往这个方向走。第三就是机构资金大量的进入这个市场,原来从钱少资产多的时代进入到钱多资产少的时代,如果国家政策执行非常的严格,所有的平台按照这个来做的话最后结果就是利率大幅度的下降,资金回流银行,这可能也是国家希望的结果。

谢群:我们以前接了一些就是周转贷,它是周转的就是有灵活的限制,它还款以后不再接新的。另外一方面怎么样保持资产的稳定性,这块从2015年央行7.18的文件出台以后,我们感受到监管对小额分散的要求和引导,我们在当时做了一些零售类的资产正好派上用场,我们通过一年多的运行发现哪些资产是可以控制风险可以做大的一块,用增加的渠道保持我们主体的资产不变。这样的话,我们认为在未来的半年左右的时间,可以把当时有一些超额的逐步消化掉,包括引进一些机构资金等等,毕竟这些资产质量不错,另外资金的问题,虽然去年是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活动,也同时给更多的普通的投资人可能性,做的比较正规的互金平台P2P平台是能够保证他们的投资的安全性。所以反到涌进更多的资金来到理财的业务里面,这一块我认为第一依靠大势进来的资金本来就多了,第二对合规这一块进行整改,另外一方面也能够知道边界在哪里?这样我们利用科技的优势把资产端化碎为整,几百块钱的小额资产让银行来做不切实际,我们用科技的方法把它融合成一个大一点的整块资产,另外给个人的投资资金充分的分散,我们会逐步的在这个过程中进行融合不至于打破平衡。

赵春霞:我们前期都是做大额企业的资产端,跟别的P2P平台不一样的方向就是我们转变资金端的属性。我们希望把所谓的小额投资人转化为大额合格的投资人,我们未来转型方向是互联网财富,互联网财富我们也比较看好,我们认为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做好,只要做好一端就会有核心竞争力。我们叫爱投资,我们不叫某某贷,某某贷可能要做好贷的点,我们企业定标也是属于投资段端,我们希望将来花大量的精力人力物力建设更多的合格投资人的筛选,因为爱投资从上线第一天我们当初定的起头的投资金额1块钱,未来我们要区分出100万起头的也不是那么困难,我们要改变资金端的属性,这跟贷款的平台不一样。另外我们的资产端,我们前期服务大型企业和供应链金融,这些资产非常的好处理,现在我们跟很多机构进行合作共同开发资产和共同消化这部分资产。将来我们要走的路线是做大投资端,我们的投资端质量和监管要求非常符合,就是100万或者300万起头的,我们比较看好传统财富管理公司的未来也被互联网化的趋势,这是我们2016年制订的战略转型的战略,我们要从2017年开始正式的转型。

雷群涛:你转型之后资产端不是问题,资金端这块这么高的要求除了合格投资人还有什么方式?

赵春霞:然后就是机构资金,现在机构资金已经占我们业务30%,我们爱投资的定位是大型财富管理公司,比如说我是一个大型集团公司,我的亲戚是子公司,它的账户上都有钱,或者他的大股东非常的缺钱但是他的公司非常的有钱,我们国家财务公司只有60多家,但是没有专业服务的财务公司,我们有70多家合作伙伴的时候,我们开发资产的同时也开发资金端。我们比较有优势的地方就是有技术的力量还可以,我们希望给它快速的增加它自己集团内部的造血能力,增加集团内部或者朋友之间互相互助的能力。

黄聪:刚才讲包括转型也好,包括8.24监管之后出台的问题,行业可能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从我本人和投资人来讲我们有一点体会,我们选择行业的时候也希望把我们的平台从以前做车贷转到相对来说我们更熟悉的行业。我们做新能源时间比较长,对光伏对光热行业整个产业链来讲投资属性,包括投资人来讲是比较熟悉的,我们正在试。怎么试呢?像雾霾产生的原因多种多样,但是很重要的就是散煤焚烧,这是一个问题。包括翼龙贷提出农村的问题,我们正在尝试做一些分布式光伏的贷款,选择它有几点:一个是中国的这几年光伏价格大幅度下降,我们预测三到五年时间基本上可以接近燃煤的发展成本,第二国家大力扶持光伏扶贫,从资金链和产品的属性来看跟监管的要求比较匹配,我们也在做这样的尝试。从投资回收期来看,好的产品全投资回报率10%以上,好的产品资本金回报率能到20%,我们正在往这方面转,现在正在建财务模型包括一些案例也在做,希望跟大家分享,因为这个行业很大我们一家也做不完,对于寻找资产来讲我们正在做一些尝试。

雷群涛:今年我们注意到一个特别的现象就是集团化的现象,我们8.24之后至少有7家网贷平台选择了集团化的形式,我们之前很多的平台都是混业经营,还有基金、保险代销的业务,积木盒子也是这7家当中之一,我们6月份有一个升级,后来积木盒子又单独成立了一个平台,请谢总介绍一下我们的资金和资产较集团化之前有什么优势?两者怎么协作?

谢群:集团化不管是6月份的那次还是9月份的那次,主要是为更加专注我们的业务以及达到监管的要求。第一次把人员分开,第二是完全分开,我们做Fintech有牌照的业务完全分开,这样对我们的资金和资产没有特别大的影响,会有一点,有一些同志既希望投资资金也希望配制一些高风险高收益的产品。资产端推介我们和新的集团公司和现有的集团公司都有资产产生的能力,甚至对接外部一些其他的资产。资金端有一些人希望几个方面同时配制一些不同风险的资产,但是由于积木盒子早期被外界知道更深是做P2P网贷的,在资金端我们受到影响很小,资产端更没有什么影响,这使得我们IT人员和业务人员就更加专注,就做撮合借款和融资需求的业务。今天我们形成了以积木盒子平台,以积木时代找一些合格的优质的资产和第三家子公司积木审贷来找到稳定可靠的资产,同时在一些特殊的时期,我们做不了业务可以推荐给网络小贷公司,这种生态建立起来可以更好的满足客户的要求。

雷群涛:谢总说的一个是合规化,另外一个就是管理上可以以单独公司条线来做对外也更加灵活。另外两个问题我想针对小赢理财的黄聪和安禾财富的薛总。我们知道2016年财富变迁过程非常的明显,早期主流担保贷款演变到消费金融,农村金融,资产的类型是逐渐的深化和细分化,在8.24限额之后我们的资产怎么丰富资产来源以及在细分领域更加深化,我们知道小赢理财交易量非常大,资产来源非常的丰富,未来一到三年怎么解决资产的问题?

黄聪:原来小贷贷款公司是把担保公司的业务搬到线上,后来因为中国经济不景气然后往小额担保来走。从我们自己来讲,信用贷款是一个很大的范畴,一种是像平安普惠一样,在各地设门店在线下找投资人,还有一种模式是根据场景的数据来获客来做判断,然后利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这个事情。我们更多的还是集中在第二端,不是线下门店和平安大机构竞争,而是怎么发挥互联网的优势,利用现在的流量做一些信用卡代偿做一些现金贷,做一些互联网场景当中的一些消费的东西,我认为目前还没有完全被满足,这个领域是银行基本永远不会做的领域,因为它太碎,银行有一个空档期在很长时间内不会碰这个东西,就留给了互联网公司来做,这是我们想抓住的机会。

雷群涛:黄总是基于场景化的金融消费解决资产。我们薛总呢,怎么在更细分的领域使它的产品丰富性更大的提高怎么做?


雷群涛:王总和赵总都是供应链金融领域的,我们供应链金融不同的行业和不同的领域跨度非常大,市场空间也非常大,我们涉及到一个问题,这么大的市场空间不同的平台,怎么把市场空间的资产和资金怎么转化为我们平台的交易?

王雷:还是要走进这个企业,走进这个产业链,还是要走进企业服务好企业,毕竟企业为根本。

赵春霞:我觉得王总说的挺对,就走进去,参与进去,大家说的都是往产业供应链里面走,这是发挥互联网金融也好,我们在做的时候确实看到实体企业的困难。拿一个数据来讲美国应收帐款周转率13或者14左右,我们周转两三次就不错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差距,这是未来产业升级和供给侧改革符合我们现在新常态的经济规则,目前我们做供应链金融最大的意义在于提速实体经济的效率。我们作为金融服务平台,对于爱投资的定位也是金融服务平台,你要了解客户的真实需求,做进去,跟它做的特别近,甚至把它当成你自己一样,我们现在做的华为供应商的整条链我们有华为和OPPO最大的采购商,华为虽然没有上市,但围绕华为周边的有很多的上市公司,基本上市值几百亿几千亿的规模,对于没有上市的企业就特别的苦,上市的企业就立马不一样了。我们也在做实体供应链金融的时候也帮助那么马上可以见到曙光的企业让他们离融资的事情更近一些,我们做供应链金融最有价值和意义的就是提升效率。说改变了什么?其实没有改变,就是提高了金融的效率,我们跟银行最大的区别就是:如果你用三个月我就给你三个月,如果你用45天就给你45天,这是互联网金融给供应链上带来不一样的地方。这就是谢总说的我们在技术上比较好玩的改进!

雷群涛:我们发现各个平台在监管办法出台之后都有一个转变,薛总选择了从另外一个新的领域切入,赵总选择了重新的交易方式,财富管理的交易方式,谢总今年也进行了集团化的形式,黄总我们更多的丰富我们的资产来源,我们更多的提供更多金融服务的可能性,主要是场景化这一块,在《办法》之后每个平台在资产资金这一块都有一个转变,我们看到整个政策对行业的大图景式的影响,影响到我们各个平台寻求一种转变丰富行业的业态。好,今天的圆桌论坛就到这里,谢谢各位嘉宾。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激辩零壹财经年会:马太效应凸显 平台如何定义生存法则?”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 零壹数据新金融排行榜

    零壹数据新金融排行榜

耗时 159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