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裸条横行 估值500亿的借贷宝怎么了?

互联网+ 无马哥 · 无马金融 2016-06-14

关键词:裸条借贷宝熟人借贷

借贷宝的急速发展模式,也许可以用“以钱买时间”来形容,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借贷宝也应该重新思考下了。

 

今天,一则“‘裸条’借贷现大学生群体:不还钱被威胁公布裸照”的新闻传遍网络。南方都市报、澎湃等媒体报道,称有人通过一款熟人间网络借贷平台提供“裸条放款”,以借款人手持身份证的裸体照片替代借条;当未及时还款,放贷人以公开裸照作为要挟。一些借款的女大学生诉称遇到了这样的麻烦。多个微博和微信公号,包括新京报旗下公众号“公司秘闻”,甚至直指该熟人网贷平台为借贷宝

 

 

借贷宝的背景不简单。这家由羽泉代言、新三板首富吴刚的九鼎控股旗下的互金平台,去年6月发布后,宣称以半年时间获得用户上亿、估值500亿。然而因疯狂烧钱推广、涉嫌“传销”和个人信息安全等导致争议不断,最近又被知名网友指控涉嫌非法暴力催收。

 

近日无马哥潜心挖掘,想看看在负面消息侵袭中,借贷宝平台的风险几何?却无意发现,借贷宝的零风控“熟人借贷”模式和无本金“赚利差”卖点,存在很大激励缺陷,已引发平台上多起债务链断裂事件,并可能催生涉及更大规模的债务链危机。考虑到借贷宝上亿规模的用户数,如果发生危机,其波及面恐将比e租宝事件深广得多。

 

土豪的圈钱&烧钱游戏

 

先来看一下借贷宝的独特模式。可以这样理解,主打“熟人借贷”的借贷宝,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比较“纯粹”的P2P网贷信息撮合平台——借贷直接发生在“熟人”之间,借贷宝只提供信息服务,不提供任何风控、审核和担保,也不收取借贷双方的服务费。

 

借贷宝声称解决这样的用户痛点:熟人之间相互比较了解和信任,故熟人借贷比较靠谱。但是传统上由于面子问题,不太好开口,所以借贷宝提供一个平台,以用户的手机通讯录为熟人关系链,借款人发布含金额、利率等借款需求信息后,其熟人圈可以看到。愿意出借的,可以匿名向该借款人出借。这样借款人既能方便借到钱又不伤面子,出借人既帮到熟人又有“放心”、可观的收益。

 

而且,以“人脉变钱脉”为口号的借贷宝,其产品的一个主打卖点,是无本金“赚利差”功能。就是说只要你人脉够好,能够以较低利息从熟人A、B、C借到钱,再以较高利息借出给D、E、F,就可轻松做无本买卖,赚取其中的利息差,获取所谓的“信用收入”。

 

 

运营借贷宝的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人人行”),最早是由同创九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九鼎控股”)于2014年独资设立。在2015年最后一天变更前,人人行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正是九鼎控股的法定代表人吴刚;变更后的法定代表人为吴刚的年轻助理、人人行CEO王璐。

 

吴刚,1977年出生,曾在证监会担任到处长职位,2007年下海后创办九鼎,从事私募股权投资业务,之后在国内资本市场长袖善舞。据官网介绍九鼎投资已累计投资200多个项目,2009-2015年连续7年获评“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十强”。2014年4月,九鼎系以同创九鼎投资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九鼎集团”)名义挂牌新三板。

 

公开报道显示,从挂牌至今两年时间,九鼎集团通过多轮融资,成功融到157.87亿,是新三板当之无愧的“募资王”,这在成交量小、流动性差著称的新三板堪称奇迹,九鼎集团也荣升新三板市值冠军。作为九鼎联合创始人的吴刚,其个人身价也随着公司挂牌后急剧攀升,一年中财富增长8倍,以180亿身家晋身《2015胡润百富榜》,同时也是新三板首富。

 

凭借着九鼎系的丰厚资本和人脉,借贷宝刚上线两个月,就在2015年8月宣布斩获第一轮20亿元融资,估值220亿;之后仅过短短五个月,便宣布完成规模更大的第二轮融资,金额达25亿元人民币,估值升至500亿。但是,两轮融资均没有透露投资人具体名单。

 

估值500亿是什么概念?据今年4月份一份互金行业公司估值排行榜中,当时榜上的借贷宝以A轮的220亿估值位列第8,是所有单纯以P2P网贷公司排行中最高的。若按B轮估值的500亿参加排行,则位次升到第三,甚至超越京东金融,仅次于阿里系的蚂蚁金服和平安系的大陆金所(榜中的“陆金所”是平安集团重组后包含了多项资产的大陆金所,不只是P2P业务)!

 

 

抛开巨大估值或许是九鼎系自嗨的嫌疑,借贷宝短时间内投入的,可是海量的真金白银。从去年8月8日,借贷宝全国范围的病毒式大型营销开始,有媒体称借贷宝的推广预算是50亿,随后官方辟谣是20亿,之后又传闻追加几十亿……2016年1月25日,借贷宝首次披露用户数据,其下载注册用户已经超过1亿人。假如所言为真,则推算起来50亿左右的开销,恐怕并不为过。

 

但是,这场互联网金融史上最大的烧钱游戏,恐怕实际效果空余一地“羊毛”。没错,从注册用户数来看,曾经在微信朋友圈洗脑般的建群“传销”,及遍布全国大街小巷的地推,也许真的给借贷宝的数据库里带来了上亿条用户信息记录。

 

但是,在为了红包、小礼品而来的“羊毛党”,在知情、不知情情况下“注册”的用户中,旋即卸载应用的不计其数,真正转化为借贷用户能有多少?就在刚过去的5月份,据网贷之家网站统计,当前中国P2P网贷的活跃用户数也仅刚过300万,可想而知借贷宝号称上亿用户量的整体质量如何了。

 

 

▲借贷宝App在应用宝市场显示下载量2000万,但是“精彩评论”排行前3条文字几乎一模一样, 无疑是很low的水军

 

这很像在钱宝网上为赚钱而点击广告的用户,对广告主而言毫无价值。借贷宝副总裁翁晓奇之前在接受“极客公园”采访时也坦承:“我们唯一的指标就是把用户快速拉到一定的量,推广做得比较粗糙和仓促。……借贷宝已经迈过最艰难的阶段,目前阶段,借贷宝要做的就是,用户进来之后用最简单的概念告诉他借贷宝是什么,保证他是活的。”

 

至今无马哥没有查看到,借贷宝官方正式披露过活跃用户数、成交量、营收等平台运营数据,仅在2016年4月《21世纪商业评论》对借贷宝副总裁翁晓奇的采访文章中,翁提到借贷宝的日活跃用户已达百万;而业内人士测算,借贷宝交易用户“只有几百万”。无马哥从借贷宝官网上查到媒体合作的邮箱,曾发信试图问询求证相关信息,但截止至本文发稿时,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吴刚不是圣诞老人,从私募、新三板和股市中筹来的巨资,撒钱、烧钱是需要回报的。海量用户短时间内的聚集,似乎提供了一份非常漂亮的资本估值数据。问题是,这样的圈钱、烧钱游戏,能持续地玩下去吗?

 

模式:理想很完美,现实很骨感

 

在无马哥看来,借贷宝的问题,首先是模式设计的缺陷问题。

 

1、低频应用难成流量入口

 

借贷本身是种低频次的行为,熟人间的借贷频次更低,通过App进行熟人间的借贷,当然是低上加低。因为需求弱、频次低,所以很自然的一个结果,就是“卸载”!

 

无马哥的一个小伙伴,一个月前为了用这个功能,专门下载安装了App。今天问起他,说早就卸载了。为什么?因为熟人圈里根本没有别人在用,不管想借入还是借出,都没机会!同样的场景,无马哥在知乎等网上社区也多次看到,绝非个别现象。

 

 

▲ 网友在借贷宝官方微博上的评论

 

无疑,借贷宝的运营者也意识到这样的问题,不断往App中增加新功能,试图增加用户粘性,“保证他是活的”。比如悬赏解答、免费电话等功能。

 

但是,基于一个低频的核心功能上,要构建出高频的使用场景,谈何容易?用一个名叫“借贷宝”的App来求答案、打电话?说起来就怪怪的。

 

2、熟人借贷“更放心”只是美好愿望

 

现代金融信贷的逾期违约率,一般要控制在个位数内,才能保证金融企业的盈利。但是想一想,身边熟人间的借贷,有多大可能这么低?你愿意通过中介平台,借钱给一个芝麻信用750分的陌生人,还是愿意借给一个平时午饭由你代付、事后经常忘记给你打钱的同事?熟人间感情、面子等方面的软约束,导致还款逾期是很常见的事情——很多时候甚至没有明确的还款“期限”。

 

 

▲ 前天在借贷宝官方微博置顶帖中的网友评论

 

熟人经济延续了几千年,但金融业直到最近几百年才因为金融借贷的“非人格化”(陈志武教授语),得以快速发展起来。由此可见熟人关系绝非借贷行为的必要条件,更非充分条件。传统熟人关系绝对不能代替现代信用体系,以“熟人借贷”为模式,除了在传播上有差异点外,实际价值恐怕不大。比如,英国主打熟人借贷模式的P2P平台Quakle,因违约率过高早在2011年就倒闭了。

 

借贷宝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在于,平台上几乎看不到对借贷行为有任何风控措施,唯一勉强算得上的,就是用户注册时比较严格、繁琐的实名认证。事实上,在借贷宝官方的宣传中,甚至明确把这当做卖点:“借钱不需要任何审核审批”——也就是说,主动放弃了任何借贷前的风险控制。

 

所以跟官方宣传的“借钱给朋友更放心”很可能相反,借贷宝上的逾期违约率恐怕低不了。无马哥没有找到借贷宝官方的逾期违约率数据,但网上有不少网友的反馈,大家感受一下。

 

▲ 网友贴出来的部分逾期记录

 

另外一个佐证是,官方一再突出强调的“立体追债系统”!放弃了事先的风控,却在事后的逾期催债方面出大力气,各种催收手段并用,甚至还成立了专门的催债和不良资产处置公司“人人催”,招募大众一起来催债。这样的催收力度,在P2P平台中似乎很罕见。

 

 

但是这个立体追债系统,恐怕效果也是“没卵用”。在微博、知乎上,都能经常看到有用户反馈借贷宝的催收系统形式多于实质,比如下面知乎上这个解答,得到了664个点赞认同:

 

 

3、赚利差的激励机制,催生大量三角债

 

然而,借贷宝模式最大的问题,很可能恰是被王璐认为借贷宝最重要的功能“赚利差”,所引发、未来可能会爆发并涉众面广的“债务链”危机!

 

如果说,没有平台风控的熟人借贷,会导致逾期违约率偏高,但还有一定的出借人“自风控”,使逾期率或许能稳定在一定范围内;那么,“赚利差”功能设计的激励机制,则会导致行为扭曲,把债务链拉长,从“熟人借贷”进入陌生人借贷领域;而且同样由于没有平台风控措施,不可避免地将逾期违约率推得更高。

 

 

 

 

▲ 微博等网上利用借贷宝平台向陌生人借贷的“广告”很常见

 

设想这样一条大部分人不需要本金的债务链条:A以8%成本借到款,以12%利率借给B,B以16%利率借给C,C再以20%利率借给D……这条债务链条越长,债权的起始点和终点隔得越远,两者可能完全是陌生人,对债务方的信息和信用并不了解;另一方面,越到链条后面,借贷成本越高,意味着借贷违约风险越高,越容易出现逾期甚至坏账风险。而一旦链条末端出现违约,则整个链条上除了最开始的债权人,其他所有人都会被动陷入违约状态!

 

 

 

可以想象,以借贷宝的用户规模,和这种运营模式的各种缺陷,照这种情形不断积累发展下去,如无有力措施遏制,借贷宝将很可能造成人数广泛的大规模债务链危机!这种危机让无马哥想到中国以前的企业三角债务危机,2008年美国因金融衍生品导致债权链条过长、风险难控引起的次贷危机,和前几年的温州民间借贷危机。

 

企信宝网站上人人行公司信息页面上的用户评论

▲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可以查到,2016年4月份已有多起涉及人人行的借贷合同纠纷案

 

执行:极速前进中的失控乱象

 

借贷宝不但在模式上存在很大缺陷,在执行上的混乱失范,更是备受非议。这也是借贷宝虽然烧了很多钱,但在很多人印象中很low的原因。

 

这一切,很可能跟借贷宝执行的急速扩张策略有关。“快”可能是九鼎文化中重要的基因。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九鼎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吴刚和黄晓捷,生于1977和1978年,分别曾是证监会和央行系统最年轻的处长。而人人行现在的当家人王璐,1988年生,2012年作为研究生才刚到九鼎实习,一年后成为吴刚的助理。据王璐在接受中国新闻网采访时介绍,借贷宝项目于2014年12月开始讨论,2015年“3月份内测、6月份推出、8月份推广,借贷宝就这样以惊人的速度诞生了。”

 

我们知道,“快”往往是件好事,高效率的体现。但是,超出运营管理能力所能掌控的“过快”,则往往是混乱和灾难的根源。互联网金融相关的企业中,在一年内用户或资产规模急剧扩张的典型,是去年年底出事的e租宝。

 

与此相比,目前P2P网贷行业排行靠前的几家,比如成立于2007年,国内最早且同样面向个人的拍拍贷,发展10年目前注册用户数不到2千万;创立于2009年、成交量上千亿的红岭创投,上个月用户数才刚过百万;国内体量最大的P2P平台陆金所,目前用户数也不过2297万。所有这些跟借贷宝宣称半年过亿的用户数比起来,只能算是平稳发展了。

 

 

▲ 图片说明:2013年来百度指数比较,比较对象为借贷宝、e租宝和国内排名靠前的两家互金平台:最大的P2P陆金所、在美国上市的宜人贷。可以看出后两者相比起来非常平滑,而借贷宝则大起大落,跟e租宝类似。

 

借贷宝在短短一年间用户规模的急剧扩大,伴随着的是丛生的推广违规、欺骗、盗用信息等现象,以及在催收过程中相关人员涉嫌违规、甚至违法行为。

 

1、推广乱象

 

去年8月8日启动的借贷宝全国推广活动,可能是互联网企业最大规模的一次推广活动。在这场从线上的微信朋友圈,到线下的小区中退休老人都触及的大型推广活动中,各种乱象纷呈,甚至被不少个人和媒体质疑“传销”。

 

▲ 去年九鼎控股&人人行董事长吴刚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的视频截图

 

乱象1:微信群里洗脑般的推广

乱象2:以送洗衣粉、充电器等小礼品为名,涉嫌在个人可能不知实情的情况下,获取个人身份证、肖像、银行卡等隐私信息,注册借贷宝账号

乱象3:假借马云、阿里系名义推广

乱象4:涉嫌被盗用的个人信息也能通过用户注册的认证

乱象5:已经注册的用户,不能注销和删除个人隐私信息

2、催收乱象

 

借贷这种事情,事先的风控没做好,事后的催收必然忙死。借贷宝就是典型,甚至将催收当做产品的一个主要宣传点。“一旦有逾期的情况出现,平台也能通过完善的催收体系,即通过催收管理中心、呼叫中心、诉讼中心以及遍布全国各省、市、重点县的催收团队对逾期的借款人进行追偿。”借贷宝声称会追踪每一笔逾期款,让“老赖”无所遁形。

 

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有其正当性,特别当欠债的人是“老赖”的时候更是如此。但是,假如欠债的人不是“老赖”,而是被动逾期违约的中间人,则情况有了很大不同。

 

对于借贷宝来说,更大的问题在于:相当多的逾期问题,平台自己正是始作俑者。正是由于借贷宝自己主打的“赚利差”功能,宣传“没有本金也可以赚到钱”。那么问题来了,当最后的借款人违约时,债务链上的中间人本来就是没有本金的,又如何有钱来还前面的出借人?对于这种很多中间人被动逾期的催收,本身少了很多正义性,再采用跟对待“老赖”一样的涉嫌暴力、违规甚至违法的手段,不但得不到公众的认可,反而容易激起大家的反感。

 

 

 

微博上有位认证网友“北京九叔”,在年初时就跟九鼎、吴刚和借贷宝激烈开撕,甚至扬言已向中纪委举报吴刚和九鼎违法违规。最近,北京九叔又在其微博上截图爆料,发文斥责借贷宝非法催收,过程中逼迫农村妇女,压榨大学生,暴力催收无底线。

 

 

▲ 以上为“北京九叔”微博账号上的截图

▲ 网友在“北京九叔”微博上的跟帖评论

 

北京九叔称这些事件说明,借贷宝在严重危害“社会稳定”。无马哥无法对所有截图证据进行核实,也不完全认同北京九叔及当事人的看法。但是,这类事件符合前面的分析和预测,所以对这类事件并不感到意外。

 

钱还能烧多久?

 

钱烧起来的速度犹如森林大火,但是收入相比起来似乎不值一提,新的盈利模式模糊不清,而体量庞大的竞争者却已对借贷宝还未到口的“肉”虎视眈眈。在这样情况下,借贷宝存在很大的生存风险。尤其是在互联网金融整治对行业融资限制多多、资金源本身又面临巨大缺口、甚至退市断流的情况下,给似乎还在意气风发的借贷宝平添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1、高昂的运营成本

 

借贷宝的急速发展模式,也许可以用“以钱买时间”来形容——用户数急速增长带来的是金钱费用的高速消耗。

 

单从推广成本估算,每发展一个新用户,介绍者和新用户各得20元,共40元;新用户再介绍更新的用户加入,除了双方各得20元外,原先介绍的老用户也可得到10元奖励。考虑到还有像请羽泉代言等不菲的广告费用支出,所以总体估计,借贷宝人均推广成本,或者说“获客成本”,保守估计至少不低于50元,对于上亿用户来说(假设官方数字真实),也就意味着不到一年间烧的钱可能已逾50亿。

 

 

 

其实如果借贷宝能将获客成本做到50元,放在整个P2P行业中,已是非常低廉了。据年初《华夏时报》一篇报道,P2P行业的人均获客成本,已从早期的200~300元,涨到甚至高达上千元。更大的可能是,借贷宝所获之“客”,大部分是水分;如果折算成同等价值的活跃之“客”,同一时期整个行业内不同平台的获客成本,应该不会相差甚远。

 

这还没算上借贷宝的庞大人力、运营管理和催收追债等成本。这些成本可都是真金白银花出去的成本,是2轮融资中投资人的钱在供血支持的。可是,这些钱何时能回本、盈利呢?何况,在一篇36氪的报道中,借贷宝副总裁翁晓奇还暗示过,3亿用户量可能才是维持借贷宝用户足够活跃度的合适规模。这意味着需要更多的、甚至上百亿的推广资金,这样的资金需求体量,在中国互金行业堪称天文数字。

 

2、待解的盈利模式

 

一般的P2P网贷平台通过撮合借贷双方,从中收取中介服务费,获得平台收入。由于借贷宝搞的是熟人借贷,目前并不从借贷双方个人收取任何服务费用。那么,借贷宝的收入来源是什么、规模有多大,盈利模式是否靠谱呢?

 

可惜,借贷宝在信息公开披露方面极其吝啬,至今官方没有透露权威可信的相关财务数据。从借贷宝产品中的说明和网上公开信息来看,借贷宝目前阶段似乎并没有稳定、较大规模的收入来源。

 

从官方的介绍来看,存在收入来源的目前主要涉及两块,一块是在自然年度内累计借入总额超过人民币100万元的,将对超过100万元以上的部分收取年化0.3%的交易服务费。另外一块是假如借款方逾期违约了,除了需要向出借方支付违约罚息外,还需要向借贷宝平台支付逾期管理费,这块主要用于覆盖平台的催收费用。

 

以上两块收入目前估计规模并不大,何况拿收取逾期管理费当做盈利模式的说法可谓找死。其它的收入?目前无马哥想到可能的一块,是出借方资金在转移到借款方过程中,可能的资金沉淀产生的利息,类似支付宝在余额宝诞生前多年来的一块“肥肉”。但借贷宝上用户以获取利息为明确目的,估计这种靠用户资金“站岗”而得的收入,恐怕也大不到哪去。

 

那么,关于借贷宝未来盈利模式的猜测,主要有如下三种:

 

 

继续做大用户规模,刷高借贷宝的短期流量,从而抬高其资产估值,用这个到资本市场上继续圈钱。圈钱是九鼎多年来熟悉的游戏,但是从本文前后的分析可以看出,这不太靠谱。

 

将借贷宝发展成整个九鼎系的金融理财入口或零售超市,接入九鼎系的越来越全面的其他金融业务,收取入口流量费,或者说入场“渠道费”。新版本的借贷宝中已接入九鼎系的九信金融理财服务。除此外,九鼎旗下还有证券、基金、保险和第三方支付等金融业务。

 

凭借积累起大规模的用户数,通过今年新推出的企业版,首先提供帮企业发放工资、借款融资的服务,切入企业市场。之后在此基础上,再提供更多增值收费的金融服务来获利,比如后期的企业综合服务、保险、基于大数据的信贷匹配等。

 

后面两种模式或许能给借贷宝带来持续稳定的收入,但需要足够时间来经营。不过,留给借贷宝的时间可能不多了,原因是:一方面,借贷宝所挖掘的“社交金融”,在井水还没见影的时候,阿里、腾讯等大鳄已在旁虎视多时,支付宝推出借条服务,腾讯正在开发微信“借条”产品,随时可能准备抢食。

 

而另一方面,借贷宝快速做大用户量的发展模式,需要有大把钱持续烧到能靠企业新业务盈利那一天。问题在于,还能有大把的钱圈进来吗?

 

3、借贷宝的模式能持续下去吗?

 

借贷宝先后公布的两轮、总额高达45亿的融资,钱从哪里来,没有正式公布过。九鼎控股股东,也是人人行董事的吴强,此前曾对媒体表示,借贷宝首轮 20 亿元的融资,直接找了九鼎原来的 LP (有限合伙人)和九鼎投资一些套现后的原股东。而在关于借贷宝第二轮融资的报道中,普遍提到首轮投资的一些股东也在继续跟投。

 

在借贷宝的盈利模式未明、烧钱推广活动仍在继续、激活众多“僵尸”用户也需要追加费用的情况下,借贷宝是否还有源源不断的资金“血液”输送进来,维持到它至少可以做到盈利业务充分发展、收支平衡的那天?

 

近期多则与九鼎和借贷宝业务有关的负面消息,使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乐观。先是在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大背景下,整个资本市场对互联网金融业务的融资,从监管政策面到市场操作面,都平添了许多限制。比如,九鼎集团在去年年末曾计划新一轮募资,因证监会去年12月21日起暂停了私募等金融类机构在新三板挂牌融资,而石沉大海;本月将实施的新三板分层制度,互联网金融企业也无缘创新层。

 

而最近的一个坏消息是,据专注新三板的挖贝网报道,九鼎集团截止到去年年底拥有现金41亿,而在未来2年左右,九鼎需要向银行等金融机构还款36.4亿,另外购买富通亚洲需要支付88.24亿,因此可能面临83.64亿的巨额资金缺口。

 

这些消息对于急需资金持续“输血”的借贷宝来说,无疑雪上加霜。如果没有后续资金及时供应,快速扩张、没有稳定和足够规模收入流的借贷宝,面临资金断流、甚至崩盘的危险。而这种危险,甚至可能牵扯到九鼎系在新三板和A股上市的两家核心企业,影响上千亿的市值。

 

去年年底《财新周刊》做了一篇《集资风险显露 高层严令排查》的报道,披露各地打击非法金融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要求重点监测的多家互联网金融机构中,有已先后出事的e租宝、望洲财富,借贷宝也名列其中。

 

借贷宝如果出问题,首先亏损最大的是给借贷宝提供了几十亿资金的投资机构或富有的私募投资人。风险自担,这点似乎没什么好说的。无马哥最关注的,还是借贷宝平台上被卷入庞大债务链的普通人,一旦债务链大规模断裂,或许会让数百万用户涉身其中。这层利害关系,让无马哥细思恐极,也望借贷宝的运营者铭记于心,尽快调整措施,避免债务链大规模断裂的可能性真的发生。

 

最后,无马哥也希望借贷宝的运营者们“勿忘初心”,利用互联网金融为用户创造价值、坚持创新理想的同时,也要尊重金融自身规律、遵守社会伦理法规,补上必要的风控短板,不要让一个互金创新平台,沦为债主让女学生拍裸照当借条这类事情一再发生的温床。


以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生物科技、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技术不断成熟,推动了保险科技的蓬勃发展。保险业加速数字化转型,新型的保险商业生态应运而生。 《保险科技行业观察》专栏跟踪研究保险科技行业发展、企业案例、技术创新和资本投入,并根据市场热点撰写专题报告。

点击下方图片,阅读完整报告专栏

上一篇>互联网保险周报:太平洋保险多方布局 苏宁发起设立金诚保险

下一篇>恒大将设立民营银行 光大邱火发或出任董事长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21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