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北大光华张峥:互联网众筹的新形式与老问题

互联网+ 张峥 · 零壹财经 2016-05-24 阅读:3458

关键词:北大光华张峥互联网众筹

互联网众筹对于亟待融资的创业企业有什么样的意义,是雪中送炭还是锦上添花?

 

众筹并非一个新生概念,为什么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众筹又重新焕发活力,成为金融创新的热点,成为所谓的新金融?互联网众筹对于亟待融资的创业企业有什么样的意义,是雪中送炭还是锦上添花?

 

新形式

 

众筹并非一个新名词,早在1885年就有著名的美国自由女神像众筹案例,之所以它再度跻身热门话题,是因为“互联网+众筹”这种新形式的出现。互联网众筹指的是,项目发起人通过互联网向投资人发布其创意,以实物、服务或股权等作为回报而募集资金的模式。筹资人、平台和投资人是互联网众筹的三要素。筹资人就是项目发起人,在众筹平台上创建项目,介绍自己的产品、创意或需求,设定筹资期限、筹资模式、筹资金额等;平台运营方就是众筹互联网平台,负责审核、展示筹资人创建的项目,提供服务支持;投资人则通过浏览平台上的各种项目,选择适合的投资目标进行投资。

 

那么《大圣归来》的众筹是否是一个成功的融资?我们评价一个融资是不是成功,理论上有四个重要的方面需要考虑:第一,对双方来说,定价是否合理;第二,能不能高效地达成融资目的;第三,是否有完善的投资者保护机制;第四,是否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激励机制。

 

以《大圣归来》为例,这个众筹项目定价看上去“很贵”,发起人为投资人提供同股同收益权,没有溢价并为投资人设置了保底;融资效率非常高,几小时内就募资500万元;投资者保护依靠投资人跟发起之间朋友、同学的信任关系。在协调资源和治理方面,发起人起到了关键作用,他有效整合了资源,形成了很好的领投跟投模式,并在众筹完成之后,建立了透明的信息发布和反馈机制。这部电影刚开始并不被看好,首日的排片率仅8%左右,在这样的逆境之下,许多投资人自发包场200多场,有效支持了首日票房,创造了口碑营销效果,致使排片率逐渐上升。其间有一些投资人还利用自己的资源,提供广告位等曝光造势,自发承担了宣传任务,形成了发散式的营销网络。

 

这个案例有不少亮点,正因为这样,也唤起了大家更多的期待。业内人士由此产生一些观点和疑问,即互联网众筹是否是一个颠覆性力量,可以在影视项目融资、创业企业融资上起到重要的作用?要理解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回到金融的本质。

 

金融的老问题

 

金融交易有三个基本特征:第一,存在交易成本;第二,交易标的内含不确定性;第三,交易双方信息不对称。金融产品是一种合约,它的交易标的是未来的不确定的现金流,这导致对金融产品的价值评估非常困难。正因为价值评估存在难度,对于交易双方而言,信息占优势的一方就有着巨大的交易优势。信息不对称带来的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问题,会严重妨碍金融市场的正常运作。一个好的金融创新就是可以降低交易成本,帮助交易者准确识别并管理不确定性,或是可以降低交易的信息不对称。作为金融创新,互联网众筹也必须面对这些老问题。对于影视项目和初创企业来说,作为交易标的,它们共同的特点是未来有巨大的不确定性,因此,融资的“痛点”在于高风险、高信息不对称。

 

传统金融在解决这类问题的时候,有以下几个特征:第一,大多数交易结构以股权的形式进行。第二,通过私募融资。第三,强调选择具有承担风险意愿和能力的投资者。另外,这个过程中资产管理人的角色非常重要,它通过信息采集和处理来甄别项目,通过用手投票来控制风险,通过良好的声誉赢得投资人的信任。而监管则以信息披露和审核投资者适当性为主。传统的金融框架以风险匹配、信任关系、用手投票为核心关键词。传统体系客观上产生了一定程度的金融抑制,造成的主要问题是不能充分满足投资者、融资方的需求。

 

对于新金融来说,解决这些老问题,有它的优势吗?

 

互联网众筹

 

互联网金融的无间断、无时空限制的服务,大大提高了金融服务效率,可以用非常低的成本触达所有潜在用户,服务所谓的长尾客户。而长尾投资者多为传统金融中定义的不合格投资者,面临高风险项目时,很有可能发生由于风险错配伤害投资者的利益。通常认为,互联网众筹有两个方法管理高风险。第一是通过分散投资、限制投资金额来控制每一个投资者的损失。但是,采取这样的方式带来一个问题是融资规模不容易提升。另外一个解决方案是产品的结构化设计,即设计不同风险收益特性的证券卖给不同特性的投资人。但如果基础资产具有巨大风险,仍然可能造成风险的实际错配,即优先方和劣后方来说,都承担了高于预期的风险,这对于众筹平台的持续发展则极为不利。

 

互联网收集和处理数据的能力有了巨大提高,加快了信息传递的速度,使得社交网络达成共识的成本降低,失信成本上升。理论上,有利于对各方“靠谱程度”的甄别,有利于建立更广泛的信任关系。然而,大数据也产生了大量的信息“噪音”,信息被人为操纵的可能性提高,虚假信息的传播能力也增强了。因此,建立信任关系仍然不可一蹴而就,还是需要大量资本和人力的投入,亟需在信息分析的技术层面获得突破性进展。另外,高风险项目常常是非标准化的,投资者保护严重依赖于“用手投票”机制,具体反映在投资前的谈判以及投资后的管理,在这一方面,互联网目前本身没有提供更好的方案。

 

回到《大圣归来》众筹,投资前期进入的投资人,无疑承担了很大风险,项目发起人利用他自己的熟人社交圈发布信息,并且建立了良好的信息披露和后期沟通机制。试想,如果发起人是在一个陌生的社群发起众筹,达成共识的成本则会陡增,甚至可能导致融资失败。我们也必须承认,基于互联网社交网络发挥了重要作用,试想在15年以前,这样的案例是几乎不可能实施的。熟人圈+ 交易结构+ 互联网是案例的关键。互联网众筹是一个新的思路,但针对高风险项目,是否能够成为“雪中送炭”的方式,目前还没有肯定的答案。无论称其为“金融互联网”还是“互联网金融”,尊重金融的本质才是根本。如何解决金融的老问题,是金融人和互联网人面临的共同挑战。

 

本文来源于公众号“北大光华高层管理教育”


新模式、新体系、新空间:信用经济开启大发展时代

一年多来,我们经历了最严酷的疫情,社会经济发生很多变化,信用经济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方面,征信体系和社会信用体系都在进行相关的制度建设推进,尤其是征信体系相关政策和制度落地,正在深刻改变征信及其相关生态体系的格局;另一方面,数字经济依然保持在高速发展,对社会生活的渗透进一步加深,而数据要素市场相关制度的逐步确立,尤其是“数据二十条”提出的四大数据基础制度建设,将为信用经济打开全新的市场空间,并催生一个丰富的数据和信用生态体系。【更多信用经济探讨,请关注专题“第二届中国信用经济发展峰会"
 

上一篇>蚂蚁花呗推医疗分期服务,将与150家医院合作

下一篇>融资租赁网络理财骗局再度兴起 厦门招宝网被调查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陆家嘴》交流会第6期(共14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20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