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信

三个维度揭秘百行征信数据源(附名单)

征信 赵越 零壹财经 2019-03-13

关键词:百行征信数据源个人征信系统央行征信个人隐私

接入600多家、17类中小金融机构,百行征信发展得怎么样了?
1月1日,百行征信正式启动了个人征信系统、特别关注名单平台和信息核验平台三款产品。根据百行征信官方网站介绍,个人征信系统是百行征信生产经营的基础产品,帮助接入机构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特别关注名单平台主要是为了解决机构面临的多头借贷、恶意骗贷等线上欺诈问题,其中包括经有关方面认定的P2P恶意逃废债借款人信息;信息核验平台旨在解决市场上征信数据核验困难。

3月6日,央行副行长陈雨露表示,“目前央行征信中心只是将大型银行和部分中小银行,以及个别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企业和个人负债)数据纳入,但互联网金融机构、小贷公司等金融数据并未纳入。中央要求实现企业和个人负债信息全覆盖,所以去年成立了百行征信,目前已有600多家、17类中小金融机构接入数据,百行征信今年初已向市场提供征信产品服务。”

除百行征信外,上海资信曾经承担过个人征信业务开创性的工作,并建立了网络金融征信系统(NFCS),零壹财经·Fintech前线在对两者的个人征信业务进行比较的基础上,从数据来源、采集标准和共享标准三方面对百行征信的数据采集情况进行了分析。

一、百行征信与上海资信对比

上海资信的网络金融征信系统(NFCS),主要收集网络借贷、小额贷款、消费金融、融资租赁等互联网金融及非银金融信用信息,向合作机构提供个人征信共享服务,帮助网贷机构接入央行征信系统。

目前,百行征信的功能是搜集央行征信中心未覆盖的互联网金融、网络小贷等机构的信息,和央行征信中心共同实现个人负债信息的全覆盖。

虽然,百行征信和上海资信在个人征信服务上的功能定位有所不同,但是两者的数据来源基本一致。

目前,上海资信与接入机构的合作流程分为六步,分别是签署合作协议、提供NFCS数据接口规范、数据报送培训、开通NFCS数据报送权限、数据质量校验和开通NFCS客户端全功能。

百行征信的数据来源有哪些?采集标准如何?又是如何实现共享数据的?零壹财经·Fintech前线对此进行了分析。

二、数据来源

百行征信是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以下简称“中国互金协会”)和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前海征信、鹏元征信、中诚信征信考拉征信中智诚征信、华道征信等八家机构共同发起成立的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此外,百行征信还与多家机构签署信用信息合作共享协议。因此,零壹财经·Fintech前线从发起机构和接入机构两个维度分析了百行征信可能的数据来源。

首先,从发起机构来看。目前,百行征信的最大控股股东中国互金协会的机构会员数量超过500家,截至2018年11月,接入互联网金融统计监测系统的机构数量超300家,会员机构和接入机构高度重合。而且从中国互金协会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的数据维度来看,除个人基本信息外,主要为个人负债信息等信贷数据。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数据信息
资料来源:零壹财经·Fintech前线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除中国互金协会外,其它八家市场化征信机构的数据源也各有优势。

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和前海征信的数据主要来源于自身体系内。阿里体系内的数据包括淘宝的网购数据,支付宝的各类金融数据,涵盖了网购、转账、理财、信用卡还款、水煤电缴费、出行和社交等各方面;腾讯体系内的数据包括QQ、微信的社交数据及财付通的各种金融数据;前海征信的数据主要来源于平安集团内,平安旗下的子公司涉及保险、银行、信托、证券和基金等各个金融领域,同时还开拓了陆金所、金融壹帐通、壹钱包等金融科技业务。

考拉征信和华道征信均由多个股东发起成立,具有多维度的数据来源。考拉征信由拉卡拉支付、北京旋极信息、蓝色光标等公司控股,拉卡拉还与联想集团共同创立联想金融,业务涉及融资、理财和供应链金融等众多金融领域;华道征信的主要控股股东银之杰已与300多家银行在金融大数据方面展开合作,它全资收购的北京亿美软通公司曾由美国三大个人征信公司之一益博睿控股,北京亿美软通公司主要为用户提供移动商务信息化服务,积累了大量的移动商务数据。

中诚信征信和鹏元征信作为老牌征信机构,积累了大量数据,数据多来源于金融机构和公共部门等第三方机构。

而中智诚征信与1000多家与P2P平台合作,拥有大量的信贷黑名单数据。

八家征信机构的数据来源
资料来源:零壹财经·Fintech前线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此外,从接入机构来看。截至3月份,百行征信已与近600多家机构签署信用信息合作共享协议,涵盖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消费金融公司、汽车金融公司、融资租赁公司、民营银行、金融科技公司等。

部分百行征信接入机构
资料来源:零壹财经·Fintech前线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3月1日,在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以下简称“北互金协会”)的第二批网贷机构借款主体逃废债名单发布会上,北互金协会秘书长王思聪表示,“协会正在和百行征信合作搭建逃废债行为人信息录入系统,预计将于2019年下半年落地使用。”此前,新华社就曾报道,网贷借款人恶意逃废债信息除纳入央行征信中心外,还将同步纳入百行征信系统,成为百行征信将推出的特别关注名单的一部分。

综合分析百行征信可能的数据来源,它的数据源不仅涉及金融信息,同时涵盖了电商信息、社交信息和公共信息等多维度的信息。

但百行征信董事长朱焕启在日前发布的署名文章《金融科技在市场化个人征信领域的应用前瞻》中表示,“根据相关统计分析,最能反映一个人的还款意愿、还款能力的数据种类依然是信贷数据,目前其他数据只能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无法完全代替信贷数据。

从百行征信可能的数据来源看,不仅涉及接入机构,还涉及发起机构,最终该如何采集?发起机构又是否会贡献自己的数据?

三、数据采集标准

在征信机构的建设、运行和维护上,根据《征信机构信息安全规范》的要求,征信机构应按照法律法规、国家信息安全主管部门和国务院征信业监督管理部门规定对征信系统进行定级,并根据定级情况达到相应的安全要求。个人征信系统应符合国家信息安全保护等级二级或二级以上标准。

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金融市场司副处长、百行征信顾问唐磊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接入机构上,一是,要求接入机构全面、准确报送数据;二是,对接入百行征信的机构建立考核机制,对于恶意瞒报、错报个人征信数据的接入机构,采取严厉的处置措施,直至停止其征信服务;三是,采用技术手段,在数据清洗、核查阶段进行数据互相验证是否存在错报问题。”

而对于具体的信息报送标准,接入机构只对外宣称将向百行征信系统全面、准确、及时地保送征信信息,百行征信将对信用信息进行采集、整理、保存和加工,并向接入机构提供信用信息的查询及相关增值服务,而关于具体的信息报送标准并未透露。

以芝麻信用为例,它除了涵盖阿里体系内的数据和一些合作的外部金融机构、互联网平台、公共部门的数据外,还包含了一些在服务过程中用户自愿上传的数据。但根据芝麻信用的《数据安全及隐私权保护政策》,芝麻信用在对外提供用户数据时,需经过用户授权。

目前,除中国互金协会发布实施互联网消费金融信息披露、个体网络借贷信息披露、个体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规范和系统规范、个体网络借贷合同要素等团体标准外,我国尚未出台统一的个人征信信息采集标准,各家机构的信息采集标准可能存在较大差异。

四、数据共享标准

由于缺乏通用标准,各个机构的信息采集标准不同,这样可能就会存在某个用户在某些平台的记录好,而在某些平台的记录差的情况,最终,百行征信采集这些信息时又该如何实现信息的交叉验证?

3月4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大会发言人张业遂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将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列入本届立法规划。”3月6日,陈雨露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小组讨论时指出,“目前很多征信机构、互联网公司以及金融科技公司信息泄露事件较为普遍,影响很大。”那百行征信又该如何避免报送机构以采集信用信息为由过度采集个人隐私信息?

而且不管是从发起机构,还是接入机构来看,各个机构的数据体量均存在巨大差别,体量差距如此之大的机构间,数据交换的利益分配问题又该如何平衡?

这些都需要明确、统一的信息共享标准。

点击图片查看会议详情
5月10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在北京召开“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春季峰会”。本峰会从全球金融科技数据分析与研判出发,聚焦风投、交易所、科技企业、监管层等众多领域精英,共同探索科技价值与资本力量。

上一篇>标普入华,中国金融市场开放大事件

下一篇>没了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备战科创板(共11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1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