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互联网的疆场上,到处跳动着字节的战火

互联网+ 沈拙言 · 零壹财经 2024-02-23 阅读:39934

关键词:字节互联网

四面开战,鹿死谁手,为未可知

图源:通义万相
来源 | 零壹智库
作者 | 沈拙言
 
今日互联网雄主们的“想象力”,相信会超越“抢人抢粮抢地盘”的格局,迭代到新的技术革命和商业文明时代。
 
作为全球估值第一的超级独角兽,字节跳动曾一路过关斩将,在国内已经成为最赚钱的互联网公司,在国际上Tiktok影响力也越发强大。这家公司已经度过了创业期,具备了成为超级巨头的潜力。

伴随着字节跳动的飞速成长,其对手也越来越多。

本地生活领域,字节跳动2023年与原有霸主美团展开激烈的攻防大战;电商领域,迅猛崛起的抖音电商与阿里、京东短兵相接;短视频与社交层面,靠社交起家的腾讯自然不愿与字节跳动平分天下,核心利益的冲突导致双方必有一战。

全球化市场中,已经形成气候的TikTok仍面临着各国政府的监管禁令与其它互联网巨头的围堵。

诚然,擅长多线作战曾是字节跳动的主要特征之一。巅峰时期,字节跳动业务横跨近200个子行业,在快速发展阶段战功赫赫闯下偌大威名,但当前的焦虑显然比之前更大。凭借快速建立的流量帝国,字节跳动四面开战,攻城略地,同时也“远交”“近攻”。如今的互联网战场,颇有一点战国群雄逐鹿的局面。

频频征战的字节跳动,将如率先崛起的魏一样“东败于齐,西丧秦地七百余里,南辱于楚”,或是如秦一样“出秦川而灭六国”?

从壮士断腕舍弃投入巨大的业务与CEO梁汝波的反思来看,字节跳动正在改变过往激进扩张的风格,内部正在酝酿变革。

更好的结果,是一场创新迭代的竞争,当今的互联网雄主们,必将超越2000年前的想象力。
 
一、今昔
 
很多公司都想在财务上回到2019年,而字节跳动,在业务上先回到了2019年。

2019年的字节跳动,刚刚赢下了短视频领域的战争,抖音登上短视频产品日活第一的王座。这家创业公司正打算依靠今日头条与抖音两款超级APP的流量优势,向多个领域渗透,教育、游戏、医疗、智能硬件等都是它的目标。

一系列投资与收购随即启动,外界戏称字节跳动“没有预算甚至不知道什么叫预算”,以此调侃它的财大气粗。

手握巨大的流量入口,向更多的场景渗透,然后成为一家面面俱到的超级巨无霸公司,是彼时字节跳动最大的野心。曾怀有这样野心的互联网前辈腾讯与阿里,已经在中国互联网行业两极争霸了多年。

后续的发展充分证明了,互联网领域的“赢家通吃”也是有上限的,总不能任何场景都插着同一家公司的王旗。

曾经的踌躇满志,等来的却是诸多业务的黯然退场。

2021年,“双减”政策发布,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大量裁员,直至一年后全线停运。

2022年,字节战投部门被裁撤,历时8年积淀、布局多个领域的投资部门烟消云散。

2023年,投入超过100亿元的VR部门PICO被砍;随后,总投资超过300亿元的游戏部门被砍,这一投入了大量资金与人力、与腾讯针锋相对的业务,被字节跳动壮士断腕。

在梁汝波的总结中,2023年的目标是“聚焦”和“务实”,意为砍掉经营乏力或投资回报率过低的业务,去发力更加具有想象空间的“朝阳行业”,舍弃“大而全”的野心。

对于一家正从创业阶段向成熟期转变的公司而言,一些业务的舍弃确实给字节跳动带来了新的合作机遇。比如,砍掉游戏业务后,字节跳动与腾讯迎来了短暂的蜜月期,双方先后在视频版权、游戏直播领域握手言和。但伴随着字节跳动业务的聚焦,新的敌人远比朋友多,毕竟具备足够想象力的业务场景,从来不缺对手。

守业更比创业难,国内互联网巨头面临着同样的流量焦虑。当流量几近触顶之后,曾经或因轻视或因应对不及时的互联网巨头已经开始回神,审视什么样的护城河才能守住已经打下的江山。

存量竞争时代,守住自己的基本盘再谋扩张已经成为共识,字节跳动再想像从前一样突围的难度已不可同日而言。

二、“远交”

在字节跳动的成长轨迹中,曾经面对过诸多对手。但论利益冲突最明显、战事持续时间最长、行业声浪最大的对手,当属腾讯。

当字节跳动以今日头条起家的时候,外界也曾有过“字节的剑会不会挥向百度“的猜测。只不过字节跳动成长得太快了,彼时百度又在O2O领域腾不开手脚,以致于二者甚至没发生过激烈的竞争。

蓦然回首,后来者字节跳动便已超越百度,站在了腾讯的面前。

在字节跳动与腾讯的冲突中,版权问题是核心。伴随着字节跳动直播业务的快速崛起,版权问题已不可调和。

2016年起,腾讯多次起诉字节跳动直播腾讯游戏的侵权行为,时至今日留下了过千条司法风险。腾讯控诉抖音侵犯自身产品传播权与著作权,字节跳动则控诉腾讯对自家产品封杀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

从起家开始,字节跳动最大的优势便是流量,而腾讯曾经也是如此。腾讯手握QQ与微信两大国民级社交软件,以此为基础,向诸多行业扩散,最终成为中国互联网的两极之一。

在腾讯眼中,这个年轻的对手太像曾经的自己了。

作为伴随着中国互联网发展而成长起来的、全球罕见的互联网全业务公司,腾讯几乎没有缺席过国内任何一场互联网盛宴,它深刻明白自己的强大来源于何处,也更清楚具备自己特质的对手有多么可怕。

在2010年《计算机世界》那篇《“狗日”的腾讯》文章的批评中,腾讯依靠着流量与”钞能力“,在最恰当的时机出现,甚至会成为终结者霸占整个市场。

而这两种能力,字节跳动也拥有。

流量方面,字节跳动是短视频赛道的全球引领者。在国内,抖音2023年的日活达到8亿,与微信在诸多特征上有相似之处。二者同样都有海量的内容生产者与阅读者,且具备粘性十足的熟人社交功能;同样是诸多用户生活中完全离不开的产品。

“钞能力“层面,字节跳动更是给了腾讯十足的压力。2023年上半年,字节跳动年营收为540亿美元,比腾讯同期高出了130亿美元,这并非第一次超越。早在2022年,市场上便有消息称字节跳动以852亿美元的营收,超越了腾讯的766亿美元,两者的差价为86亿美元。也正是因为在优势和擅长领域的针锋相对,导致腾讯与字节跳动长期对立。

既然字节跳动是短视频赛道的王,那么腾讯便重启微视,意图复刻曾经竞争中“釜底抽薪“的绝技;既然游戏领域是腾讯的”现金牛“,那么字节跳动便重金投入,立志成为集游戏研发、宣传、发行为一体的综合性巨头。

双方都认为,“君以此兴,必以此亡”,只要能从对方崛起的领域撕开一个口子,胜利的天平自然倾向于自己一方。

但伴随着流量红利的消失以及互联网领域的增长困境,外加宏观经济的大势影响,双方在后勤方面明显乏力,尤其是一些具备利益冲突的业务并没有达到预期。多方面因素叠加之下,双方又有了坐下来好好谈谈合作的客观条件。

腾讯曾经推动过虎牙与斗鱼的合并,两个“千播大战”幸存者的合并,至少能在游戏乃至泛娱乐直播领域给到抖音压力,但因为反垄断法案未能成行。

于是腾讯在直播领域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自己做的企鹅电竞遗憾关停,斗鱼则是“用户少了,主播跑了,收入低了,灰产搞了,老板进去了”,仅靠虎牙很难与已成气候的抖音正面交锋。而旗下的游戏在增长上已现颓势,需要直播以及其它广告产品的助益。

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尽管投入过大,但综合多方信息,游戏并未被其视为核心业务,仅仅是作为提供增长的一种下注。当发现投入产出比不及预期,外加宏观环境、版号等因素影响,字节便对游戏部门进行了裁撤。

两番“敌后作战”,双方都没有动摇到对方的根基,便开始握手言和。

起初是长视频版权与短视频“二创”的局部合作,再到腾讯将游戏直播授权给抖音,双方都默认牺牲一些次要利益来换取主要利益,以应对更加复杂的互联网存量竞争态势。

短暂的合作蜜月期来临,但究竟能坚持多长时间,无人可下断言。

微信视频号仍在稳步发育,得到了马化腾的大力肯定,甚至被认为是“全鹅厂最后的希望”。

据腾讯2023年二季报数据,视频号总用户使用时长同比几乎翻倍,广告收入超过30亿元。视频号月活方面,在2022年外界猜测便超过8亿,与抖音争夺短视频头一把交椅已成必然,腾讯与抖音之间仍有核心利益冲突。

短暂交好腾讯后,字节跳动又开启了多线作战。

三、“近攻”

自抖音与“卖身还债”的罗永浩一拍即合开始,字节跳动在电商领域的凌厉表现令竞争对手提心吊胆。

抖音电商起步于2020年的直播带货风潮,如今已成为打通直播、货架、搜索等不同场域的消费场景与流量的综合性电商平台。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23年初,抖音将GMV目标定为2.3万亿。根据1-10月完成2万亿GMV的进度推算,年度GMV目标已经完成。

起于直播带货,但终点绝非在此。

2022年,抖音宣布从“兴趣电商“升级为”全域兴趣电商“之后,直播贡献的GMV比重在不断下滑,商城贡献比重逐年增高:2021年商城在抖音电商体系中贡献GMV不到10%,到2023年该比重上升至30%。

在当下的电商市场中,老牌巨头是以卖方视角切入,通过完善商家的产品体系以及对商家的多方面扶持,为消费者提供购买服务。

而新巨头是从买方市场杀出,拼多多早期弱化品牌,将消费者的注意力吸引至产品本身,占领消费者心智后再进行品牌上行的商家积累工作;抖音则以直播带货起家,同样是由爆款产品切入,有足够交易量后自建商城。

在抖音的战略中,商城是未来发展的重点,电商战略也在向着淘宝、京东等综合电商平台靠拢。

2023年,抖音电商通过组织调整,原有的行业运营组和商家发展中心全部打散,重组成A、B两个工作组,分别负责品牌商家和非品牌商家的招商、运营工作。

分类之后工作重心更为明确,品牌商家提供GMV方面扶持,非品牌商家则提供流量曝光扶持。

越像综合电商平台,就意味着抖音与淘宝、京东乃至新秀拼多多的竞争会越来越频繁。

抖音的兴趣算法对商家的吸引力极高,越来越多的工厂型商家和传统电商卖家陆续入局,给综合性电商平台带来了不小压力,淘宝、京东也重磅发力直播电商加以应对。

而本地生活到店业务,则是抖音电商中的线下环节,一旦做成,线上与线下形成双循环,让抖音形成吃喝玩乐的线上线下消费闭环,有望塑造一个超级互联网平台的潜力存在。

据报道,抖音在进入本地生活领域之前,有过“究竟做到家还是到店?”的战略考量,由于缺乏足够运力的硬伤,最终选择以直播间的流量优势发力团购,在到店业务上撕开口子。

2023年,抖音与美团开启了全面战争。由于美团的应对相对滞后,导致抖音战绩非凡:据海通国际研报,2023年抖音本地生活GTV(总交易额)已经约占美团三分之一,接近2000亿元。

而抖音自己发布的《2023年度数据报告》显示,2023年抖音生活服务平台总交易额增长256%,有超过450万家门店获得生意增长,入驻服务商数量增长1.79倍。

到店业务是美团高毛利率的核心业务之一。意识到自己的领地被近攻后,美团开始全面反击,拿出了特价团购和直播两把武器。既然抖音直播间用低价吸引用户,拥有海量商家资源的美团便为愿意提供全网低价商品的商家提供流量支持。对手凭借直播杀入自身腹地,美团便发力直播,力求补足短板。

据报道,美团已经将直播确定为公司级别战略,砸入了海量资源,包括50%以上用户的首页入口、直播时段的流量倾斜以及针对入播品牌的费用减免。

美团的反攻也带来了一定的成绩。据美团数据,自2023年7月在APP首页上线固定直播入口、推出多场“神券节”直播以来,相关业务的营收、交易用户数摆脱了2023年上半年的下滑趋势重拾增长,三季度本地商业佣金收入激增近30%至210亿元。

同期,抖音的增长也出现了一定的颓势。据公开报道显示,截至2023年7月,抖音生活服务到店及酒旅业务核销前交易额维持在美团的40%左右,低于2023年初的45%。

靠美团的大意,抖音的确在本地生活战场撕开了口子,但目前战况焦灼。

回过神来的美团反戈一击,抖音仍然需要面对一个全力以赴并且雄踞本地生活多年的霸主,作为追赶者,势必要面对更加巨额的补贴和投入。这样的鏖战,是不是字节跳动目前想看到的?

诚然,线上电商商城和线下到店业务的打通,对于字节跳动的吸引力很大,也确实是一个想象力足够的护城河所在。但当下没有哪一片市场是纯粹的蓝海,想要称雄仍然需要真金白金的“钞能力”以及精细化运营的手段。

曾经的字节跳动可以毫不在意这些要素,但在砍掉PICO和关停游戏业务之后,将持续进行“去肥增瘦”的字节跳动是否还具有这样的魄力?

抖音快速崛起的文旅内容与相关业务也给其它旅游平台带来压力。据巨量城市引擎研究院数据,2023年一季度,抖音旅游兴趣用户数量超过4亿,同比增长13%,平台“旅行“相关内容发布人数占全行业比重居第二位。

由于既有内容又有潜在用户,抖音在携程、飞猪等旅游平台的后院也烧起了一把火。

变现能力最强的金融业务方面,字节跳动拥有全国注册资本最高的小贷公司。早在2023年6月,它的贷款余额便已超过1000亿元,理论可撬动贷款余额约为3800亿元。

小贷之外,字节跳动还曾谋求过数字银行与消费金融牌照,在金融领域内可谓野心勃勃。

时至今日,任何互联网细分领域都难下断言,认为抖音不会成为悬在自身脖颈上的利器。这一情形,与腾讯昔年利用QQ与微信纵横捭阖难逢敌手别无二致。

四、变法

尽管抖音在多个领域内难逢对手,但不可忽视的是,抖音的国内用户增长已经逼近天花板。

据浙商证券统计,截至2023年6月,抖音月活为7.94亿,用户平均使用时长为105.26分钟。而第5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3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79亿人。每10个网民中,就有7.4个是抖音用户。

在国内互联网市场,几大互联网平台表面上看都因不同的业务和商业模式起家,而一旦做大,几乎都是同质化的竞争——流量变现,且变现的主要用户、客户目标和商业模式差异不大。

于是,“抢地盘”成为竞争的主要手段。由于字节跳动是异军突起的追赶者,诸多业务场景已有”前辈“雄踞,为了挖掘抖音庞大用户量背后的商业价值,字节跳动免不了”虎口夺食“,重新划分地盘。

过去二十年,中国互联网的想象力,都聚焦在“流量”上。而如今,流量就像《三体》中的智子一样,锁住了这些互联网公司的想象力空间和发展水平。

曾经,这样的想象力和流量增长能力,使其增长和市值与国际互联网巨头并驾齐驱。短短几年,国际互联网巨头已经在人工智能、商业航天等前沿领域展开新的“工业革命”。还在流量市场鏖战的国内同行们,不得不启动“变法”。

一方面,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奋起直追,另一方面,纷纷反思并内部变革。

阿里在2023年启动了“成立24年最大的组织变革“,赋予各业务在决策和执行上更大的独立性和灵活性,一切为了更好的发展。

刘强东重回京东台前,京东集团CFO许冉升任CEO,事业群制回归事业部制,注重低价战略的实施。

马化腾开始反思王牌业务游戏,”好像躺在功劳薄上“;刘炽平则直言,组织的惯性是平庸化。过去两年,腾讯CVP(公司副总裁)被下课6人,中干87人,总监550人,组长1472人,管理人员总退出率32%。

曾经张一鸣在字节跳动年终总结中提到的最多的词是“激进”,而梁汝波2023年年终提到更多的是“问题”。

梁汝波评价,如今的字节跳动“对机会的敏感度不如创业公司”,AI领域的竞争不似本地生活一般,即便抖音竞争不过美团,像拼多多一样暂时停止相关业务即可,AI失利将动摇字节跳动的根基。

关键战场缺位,强如字节跳动也有倒下的风险,就像曾经被它打倒的竞争对手一样。

字节跳动正在进行一系列调整,加强了AI战略。

字节跳动在2023年也推出了一系列基于AI技术的产品,包括豆包、扣子等APP,但整体进度与声浪并没有百度和阿里那样大。而且曾被媒体爆料其大模型是“套壳模型”。

但字节跳动不得不在AI上下重兵。

2024年2月7日,抖音创始人之一的张楠(Kelly)宣布“卸掉重任”,辞去抖音集团CEO一职。接替张楠继任抖音负责人的是2023年带领抖音从美团口中夺食的韩尚佑。韩尚佑还曾是抖音直播商业帝国的缔造者之一,将抖音直播做成了字节跳动的第二大创收业务。

张楠则转向AI领域重新创业。据报道,张楠经常在字节跳动内部发问,如果抖音有一天不行了大家要怎么做?

字节内部把“下一个抖音“的目光望向了剪映——伴随着抖音成长的剪辑软件,也是张楠下一步发力的重点。

据Tech星球报道,2023年年底,剪映开始测试一个名为“Dreamina”的文字生成图片的AIGC工具。用户提供一段文字,剪映就可以随即生成由抽象、写实围度的图片。

据公开报道,在字节内部,大家普遍认为张楠善于“突破、搞定头部资源”。由张楠挂帅,带领字节跳动角逐AI时代,是字节跳动寻求全球核心技术突破的重要布局之一。

不到十天,2024年2月16日,OpenAI发布Sora,“震惊”业界。OpenAI在Tiktok开设官方账号,用Sora生成的视频投稿,在4天内涨粉10万。

OpenAI这种骑脸输出的行为也被网友津津乐道:“谁也没想到,原来Tiktok的存在,是为了给Sora提供训练素材“。

在Sora爆火之前,字节跳动内部也有类似技术,其Boximator产品并非Sora一样根据纯文字生成视频,而是按照文字提示将静态图片动态化。

尽管无人可以忽视字节跳动在算法上的优势,但AI布局较晚的劣势也是扎扎实实存在的。尤其是ChatGPT真正意义上爆发所带来的全球AI军备竞赛的余波尚未消退,Sora又在同样的时间点横空出世。

60秒左右视频是字节跳动的基本盘所在,如在这次竞争中掉队,对于已经多线作战的字节跳动而言,丢将的将不是一城一池。
 
五、待续
 
2000多年前,战国群雄争霸,攻城略地你来我往。纵观几百年争斗,决定胜败的并不是前方阵地,而是后方变法。

魏有李悝领变法之先,楚用吴起变法,齐有邹忌变法,韩有申不害变法,赵有公仲连变法和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或长或短,都有很大改观,但都不够彻底,也不够持续。秦用商鞅变法,用力最深,持续最久,奋六世之余烈,东出函谷,一扫六合。

魏最先因变法崛起,四面开战,逐渐衰弱,为秦所灭。

字节跳动四面开战,是秦是魏,鹿死谁手,未为可知。

当然,所有的比方都有局限性和牵强处,今日互联网雄主们的“想象力”,相信会超越“抢人抢粮抢地盘”的格局,迭代到新的技术革命和商业文明时代。
加关注 消息
文章:270 粉丝:5 总阅读数:6193.4k


零壹智库推出“金融毛细血管系列策划”,通过系列文章、系列视频、系列报告、系列研讨会和专著,系统呈现“金融毛细血管”的新状态、新功能、新价值、新定位。
 

上一篇>事关大型互联网平台,个人信息保护再出新规

下一篇>没了


所属专题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点击阅读更多内容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第四届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5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5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