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朱嘉明:数字经济周期与传统商业周期大不相同,科技规律是主导

观点 朱嘉明 零壹财经 2022-08-15 阅读:4475

关键词:朱嘉明元宇宙产业数字经济周期数字藏品元宇宙

“现在很难用对传统商业周期的概念来理解目前经历和面临的数字经济。”
 
科技魅力和优势就是让创新成为颠覆,让颠覆刺激创新

朱嘉明:总结发言
 
2022年8月10日,“元宇宙创新:繁荣与前途——元宇宙产业发展峰会2022 暨《全球数字藏品研究报告(2022上)》发布会”成功举办。本届峰会由零壹智库、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ForeChain联合主办,由香港科技大学数字金融实验室、横琴数链数字金融研究院、北京邮电大学科技园元宇宙产业协同创新中心和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研究会数字经济发展研究小组作为学术支持单位。
 
会上,ForeChain和01区块链联合发布了《全球数字藏品研究报告(2022上)》,同时邀请了多位学者、代表性企业、投资机构和行业专家,对数字藏品的全球趋势与元宇宙创新进行深入探讨。
 
发布会的最后,横琴数链数字金融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席朱嘉明对会议进行总结发言。
 
朱嘉明认为整场会议设计和讨论从现实出发,微观切入,注重专业性。因此,他下午从宏观和历史视野做几点补充。
 
朱嘉明认为 ,《全球数字藏品研究报告(2022上)》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就是提供了境外NFT交易市场的数据,特别是比较了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数据。报告中提到,从全球范围内看,与第一季度相比较,第二季度的NFT的交易量、交易额和买卖双方数量,都有大规模、大幅度的减少。面对这样的数字,需要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到底是第二季度更真实地反应NFT的市场,还是第一季度更接近NFT正常NFT交易水平”?朱嘉明的倾向看法是:很可能去年第四季度到今年第一季度NFT交易爆发性的成长,未必是一个正常现象。所以,第二季度NFT交易的跌落是回归理性,是对NFT泡沫的纠偏。
 
进而,就涉及一个深层次的问题:即如何看待数字经济的周期。现在,大量事实证明,数字经济周期和基于工业化的实体经济周期是不同的。所以,需要找出数字经济周期的特征,影响数字经济的周期的要素?以及数字经济周期的规律是什么?
 
数字经济周期和传统经济周期的最大差别,是科技规律对数字经济周期的主导地位,科技规律已成为影响数字经济时代周期的基本规律。对于数字科技规律,例如后摩尔定律,其他芯片规律、网络规律,完全不同于传统的经济规律。现在存在三个过渡期:其一,从摩尔定律期向后摩尔定律期的过渡阶段;其二,从传统经典计算期向传统经典和量子计算并存的过渡阶段;其三,从机器人向人工智能机器人,人机互动过渡阶段。可以看到,数字经济周期受制于这三个过渡阶段的叠加左右,很可能受制于以上相关的“硬科技”演变。
 
朱嘉明看法是:数字经济的周期是由硬件、产品、组织和金融这四个要素交互发生作用的,每一个时候都会出现一个相对应的产品。从加密数字货币、区块链、DeFi、Web3.0、NFT到元宇宙,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发现每一个概念对资本和产业影响的时间不但是有限的,而且是越来越短的。所以,现在很难用对传统商业周期的概念来理解现在经历和面临的数字经济。
 
朱嘉明特别强调:科技本身是有生命力的,科技本身是有自己需求的。因为科技自身的演变,每一个人都处于相当被动的状态。会对原本的基于传统经济制度,针对纯粹“人”的社会制度的法律体系和制度,形成天然的挑战。现在,看得越来越清楚,人类现在所要面对的问题,不是让科技发展适应传统经济模式和法律体系,而是如何让经济运行和法律框架适合科技的发展。例如,在元宇宙中,虚拟人数字人占有重要位置,人机关系将是最基本的社会关系,所以,现实世界以约束人为特征的法律制度,需要调整和变革,以适应对由虚拟人、数字人、智能机器人构成的社会形态的“治理”。 
 
朱嘉明特别阐述了对法律体系的忧虑。当科技成为最大自变量,科技主体化,人工智能机器人大面积替代人类本身,科技规律主导经济规模,科技自身构成需求均衡,当元宇宙的主体逐渐被数字人替代,人和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关系,将导致现存法律体系前所未有困境。现在,一系列紧迫和严肃的问题出现在人们面前:例如,如何面对机器人犯法,如何量刑,如何设置相应的“监獄”? 
 
朱嘉明指出这样一个严重现象:如果在数字经济时代的主导力量是科技,这些规律不断超越当下的科技管理体制和科技本身法规,导致科技体制和科技法规的滞后,成为一种常态状态。所以,人类面对的历史性课题是:不是让科技适应常态经济、传统法律,而是强化经济改革和法律创新,以适应和符合科技本身的发展。
 
朱嘉明阐述了这样的理念:在数字科技领域,在硬技术的推动下或者以硬技术为背景,每一个周期都会产生一个新的产品,这个产品会在短期内有一个爆发力,这个爆发力会把大家的想象力、资本能力和产业结合能力发展到极致,当人们的注意力完全被它吸纳的时候,下一个产品又出现了。在数字经济周期下,“喜新厌旧”是数字经济的基本特征。因为非物质形态的产品的吸引力基本是短暂的。进一步说,支持数字经济的科技前沿从来是不稳定的,不存在科技领域的“马其顿防线”,那是幻觉。所以,今天人们跟随科技前沿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前沿具有先发优势。所以,在科技革命时代,只有创造前沿,而不是追随前沿才有机会。科技魅力和优势就是让创新成为颠覆,让颠覆刺激创新。这是21世纪人类的“红舞鞋”,或者是人类新“宿命”。
 
最后,朱嘉明同意会议关于元宇宙发展处于极其早期的判断,所以元宇宙的标准和定量研究非常重要。朱嘉明简单介绍了他的团队在做元宇宙指数研究,其原理是将元宇宙分成了四个象限和N个维度,以此为基础创立一个复杂的和动态的模型。
 
(注:完整版报告,请持续关注“零壹智库Pro”的数字藏品专栏
 


零壹智库推出“金融毛细血管系列策划”,通过系列文章、系列视频、系列报告、系列研讨会和专著,系统呈现“金融毛细血管”的新状态、新功能、新价值、新定位。
 

上一篇>安信证券焦娟:特斯拉人形机器人9月底面世,将如何颠覆行业?

下一篇>许彬:抢滩元宇宙,重构新城市


所属专题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点击阅读更多内容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第四届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5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7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