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成洗钱帮凶?两年9000万美元黑钱被“洗净”

区块链 张晓敏 · 猎云网 2018-10-05
一位朝鲜代理、一个偷信用卡的小贩以及一个价值8000万美元的庞氏骗局的策划者,他们面临着相同的问题:如何洗钱。

他们在ShapeShiftAG找到了解决办法,这是一个由美国的风险投资公司运营的在线交易所,该交易所允许人们匿名交易交易比特币,警察可以追踪这些比特币交易,但是他们无法跟踪其他数字货币。

比特币大概在10年前出现,自那以后,执法部门便开始担心技术会为非法洗钱提供新的方式。如今,新型加密货币中介的出现增加了执法部门的紧迫感,由于警察监管的缺失以及交易的匿名性,他们所担忧的事情屡见不鲜。

《华尔街日报》的一项调查发现,在两年里,有近9000万美元的犯罪所得资金在该类平台上流动。大多数交易超出了美国当局的管理范围,这些不明身份的交易客户多是来自东欧和中国的。

ShapeShift是美国最大的资金接收公司,该公司在管制较为松散的瑞士正式注册,目前位于丹佛一座20世纪八十年代的办公大楼内,周围多是科技公司和大麻企业家。ShapeShift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ErikVoorhees以及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和营销主管都住在丹佛。

该公司的财物支持者包括加州的PanteraCapital和FundersClub,以及科罗拉多州的AccessVenturePartners。Pantera与Access的合伙人表示,经过法律审查,证明ShapeShift的运作是合法的。而FundersClub及其合伙人未回应此类消息。

根据执法人员、独立研究员和报刊的调查,自ShapeShift在2014年开放交易以来,便有许多涉嫌犯罪的人利用该平台的服务洗钱。

安全研究员发现,黑客应该是来自朝鲜,他们通过一款名叫WannaCry勒索软件攻击企业和政府网站,共获得数百万美元非法资金,之后,犯罪分子利用ShapeShift平台将比特币转换为无法追踪的加密货币Monero。《华尔街日报》的调查显示,在第二年,ShapeShift并没有改变其客户的匿名政策,仍然继续处理那数百万美元的犯罪收入。

许多加密货币交易所表示,虽然他们无法确定是否受到洗钱活动的影响,但是他们会遵循打击洗钱的联邦政策。这些交易所会记录客户身份并监控交易,以便及时报告并消除这些可疑行为。

一直以来,Voorhees都在嘲讽这种限制。在五月份的一次采访中,他说道:“我并不赞同因为偶然的犯罪而让客户进行身份登记。”

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交易需要借助于充当数字分类账的软件,该软件的运行需要几千台计算机的支持。大多数加密货币的分类账或区块链是公开可见的,人们可以跟踪比特币在不同匿名账户间的流动。但是,一旦犯罪分子将比特币兑现,匿名性便不复存在。因此,洗钱分子必须找到在数字货币交易中抹去犯罪痕迹的方式。

为了确定加密洗钱的范围,《华尔街日报》编制了计算机程序,通过分析货币的运行软件,追踪2500多个涉嫌诈骗、黑客、勒索和其他利用比特币和以太币洗钱的账户。

《华尔街日报》通过分析锁定了一小部分涉及加密货币的可疑犯罪行为,洗钱行为发生在46个交易所,资金总额达到8860万美元。许多犯罪分子的身份无法确认,部分已经潜逃,部分被捕。目前,执法部门已经扣押了一小部分资金,法院并没有给出具体数额,而《华尔街日报》可以确定的金额不足200万美元。

《华尔街日报》发现经ShapeShift处理的可疑资金有将近900万美元,远超其它交易所。

日报向ShapeShift提供了交易所的可疑账户列表。作为回应,ShapeShift的首席法律顾问VeronicaMcGregor表示,公司已经审查了这些账户并禁止他们继续在该平台交易。

McGregor女士表示,ShapeShift计划从10月1日起,要求用户提供身份证明。她说:“公司这样做不是为了回应任何执法监管行动,而是为了应对潜在的新法规和猖獗的犯罪分子,主动降低风险。公司将开始监测并报告潜在的洗钱行为。”

同时,McGregor也表示:“Voorhees先生的观点无法代表公司,这是首席执行官的个人见解,无法说明公司将如何运作。当然了,Voorhees并没有偏向洗钱的人。”

以下是在ShapeShift平台上追踪到的一个洗钱的案例。一家自称StarscapeCapital的在线公司通过允诺投资者高额回报获得220万美元的资金。投资者把以太币存入一个匿名钱包,进而将资金转给Starscape。然而,Starscape的网站很快就消失了,投资者开始在网上发出抱怨。

像其他加密货币一样,以太币有着公开的分类账,但是其钱包持有人的身份却是未知的,因此收款人只要在兑现前隐藏踪迹就可以了,具体而言,就是他们通过不同的方式将几百万美元的以太币汇入两个交易所。

《华尔街日报》发现,其中一笔资金流入一家名为KuCoin的亚洲交易所的账户中。KuCoin表示,公司在调查期间会监控并冻结可疑账户,但并未针对Starscape的资金流进行回复。剩余的517000美元则直接流入ShapeShift并被兑换成Monero。至此,资金流消失了。

之后,这些Monero可以被兑换成干净的比特币,或者以硬货币的形式交易,这一过程不会再追溯其原始来源。因此,无法确认谁是Starscape的创始人。

筹款骗局

StarscapeCapital是《华尔街日报》发现的二十多个诈骗项目之一,这些项目在筹集到几百万美元后就消失了。

在分析了1200多万笔交易后,《华尔街日报》列举出一些可疑行为的例子:某公司冒充MarcoFike,为一家比特币创企筹集了200多万美元资金,然后就消失了;MakotoTakahashi(一个明显的假名)获得了近60万美元,说是要开发一个从未公开过的在线投注平台;名叫“sextortion”的诈骗者威胁别人将公开某些照片,从而勒索钱财。《华尔街日报》的公开网络数据显示,甚至有诈骗者冒充ShapeShift,骗取其潜在客户的资金,再将这些资金放入真正的ShapeShift洗白。

Voorhees指出,ShapeShift确实提供了一定程度的透明度,但是它只允许人们看到加密货币的流动,并不能识别其所有者。交易所的系统可以让人们看到哪些匿名钱包收到了加密货币,但是Monero的接收者的地址和交易金额仍然不可见,因此,线索在这里中断了。

Voorhees认为,ShapeShift和与之相似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不为客户提供资金托管服务,不应当受到反洗钱法规的约束。他说:“政府以保护人民为由的说辞根本不足为信。”

美国财政部并不赞同他的话。针对近日ShapeShift发生的事件,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执法官KevinO'Connor表示,只要有美国客户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都必须遵守资金交易的相关规定。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发言人表示,O'Connor的话涉及的对象很多,并不是仅仅针对ShapeShift。

包括Bittrex在内的其它交易所都表示会遵守联邦指导方针,Bittrex还表示他们将会查看资金的来源以及资金在之前流经多少中间账户。

尽管如此,《华尔街日报》依然发现有600万美元的犯罪活动资金流入了Bittrex。其中一部分已经被执法部门没收,一名涉案男子承认曾贩卖毒品并洗钱。

一位了解这些调查的知情人士表示,欧洲刑警组织已经调查出几起犯罪分子利用ShapeShift进行洗钱的案件,美国当局也意识到ShapeShift在洗钱过程中发挥的作用。该人士称:“在靠岸前,你闯红灯的次数是有限的。”

比特币市场的繁荣吸引了大量投资者,欧洲、加利福尼亚和科罗拉多的投资者宁愿忽视法律风险,也要为ShapeShift投入1200多万美元。据说Voorhees让这些投资者坚信他是一个愿意遵守联邦法律的务实商人。

PanteraCapital是著名的以加密货币为重点的风险投资基金之一,也是ShapeShift的投资者。该公司的PaulVeradittakit称:“我相信Erik,他不是第一次做企业家,他是一个有远见的人。Pantera曾检验过匿名的即时交易模式,认为这值得投注,与Voorhees的见面让他们更加坚信这一点。”

无法追踪的交易

2018年2月到8月,ShapeShift平台上有大约7%的交易内容是一种可追踪的加密货币Monero。

PaulVeradittakit说:“律师曾向Pantera保证,只交易加密货币的交易所可以不遵守联邦财政法规。”

Voorhees今年34岁,面色苍白,身材苗条。他在2011年发现了比特币,此前,他加入了“自由州项目”,该项目计划将2万名自由主义者集中到新罕布什尔州,共同创造一个自由主义圣地。

2012年,Voorhees创办了一个名叫SatoshiDice的赌博网站,该网站用比特币进行支付。他也在一个比特币交易所工作过,但是该交易所最终倒闭了,其创始人在之后被指控曾进行过洗钱行为。

Voorhees认为比特币可能会破坏遗产税,他在2013年曾说过:“如果你把准备留给某人的钱变成一种不能被没收隐形资产,相关部门无法发现,那岂不是太好了,这样就没有死亡税了。”

为了避税,Voorhees在SatoshiDice平台上用自己的账户把股票换成了比特币并转移至巴拿马,然后又买回了投资者的股票,并将价值8亿多美元的比特币卖给了该网站。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后来表示,Voorhees在SatoshiDice和他名下的另一家比特币公司出售的股票是未经注册的证券。Voorhees为此支付了超过50000美元的罚款。

Voorhees说:“我曾经十分厌恶政府,之后,我想做的是不要伤及无辜之人。”

离开巴拿马后,他去了科罗拉多州的滑雪小镇特柳赖德,并决定建立属于自己的交易所,通过赚取交易加密货币的差价来赚钱。

2014年,ShapeShift成立,因为Voorhees想要匿名,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被称为“BeornGonthier”,这是托尔金文学里的一个角色,意味着担当。Voorhees说:“纽约州在三年前推行比特币许可制度,强迫交易所收集客户信息,在那时,我就确定ShapeShift不会在纽约运营。”

2016年,ShapeShift的月交易总额达到1170万美元。Voorhees放弃了他的代用名字,同时定位于老牌投资者。2017年春季,在ShapeShift的新一轮融资中,Pantera及其他投资者为其投资1040万美元。

风险投资出现不久之后,ShapeShift首次出现了公开洗钱问题。WannaCry攻击了几百台政府和企业的计算机,掌握了他们的比特币赎金数据。安全专家以及联邦官员对朝鲜进行了强烈的指责。此后,包括PriscillaMoriuchi在内的研究人员与绝密的国家安全局进行合作,开始追踪WannaCry的收益来源。

当比特币从最初的钱包流出时,Moriuchi(现供职于RecordedFuture咨询公司)追踪到它进入ShapeShift,然后被兑换成无法追踪的Monero。在审查了3万笔交易之后,她确定这条线索中断了,她说:“毫无疑问,ShapeShift为犯罪分子提供了十分有利的庇护。”

Voorhees表示,尽管ShapeShift可供分享的信息有限,他们还是会积极协助执法。

在WannaCry袭击之后,《华尔街日报》发现互联网聊天室的用户提供了有关洗钱的建议,他们提议利用ShapeShift消除肮脏的比特币。

2月份,报社开始跟踪安全研究人员和法庭所记录的与犯罪活动相关的2500多个钱包的地址。

该网站的存档中有这样一个案例,一个属于BTCGlobal的网站向投资者承诺每周5%的存款回报,筹集到8000万美元资金后,这个网站却消失了。在投资者不再收到资金后,南非当局展开了调查,该网站的头号交易员StevenTwain也不见了。《华尔街日报》追踪到BTCGlobal的资金通过中介钱包流向了ShapeShift。

《华尔街日报》还根据安全咨询公司RecordedFuture提供的地址追踪资金,这些地址由暗网供应商控制,向ShapeShift提供被盗信用卡和电子商务账户。

为了开发加密货币借记卡,CentraTechInc.在去年开始筹集资金。公司所有者ohrabSharma和RobertFarkas称他们已经与Visa、Mastercard和Bancorp达成了交易。因此,投资者为其投入了3200万美元。

联邦检察官说:“这些说辞都是不靠谱的。”Centra的创始人在营销材料中使用了真实姓名,今年早期,他们在南佛罗里达州被捕,并被指控欺诈,但这两个人并不认罪。Sharma的律师拒绝发表任何内容,而Farkas的律师称,Centra转入ShapeShift的资金不是投资者的,也不是来自他的辩护人。

虽然政府已经扣押了大部分资金,但在在之前,数百万资金已经被犯罪分子通过ShapeShift等交易所兑现。目前,尚不明确这些钱来自哪里。

如何追踪可疑加密货币交易

《华尔街日报》根据多个信息源汇编了一个含有2500多个可疑钱包地址的数据库,这些信息源包括以太诈骗数据库、比特币诈骗数据库以及来自投资者和安全研究人员的欺诈报告。该报社随后与伦敦的区块链取证公司Elliptic合作,直接追踪与部分钱包的资金相关联的交易所。

为了识别中介钱包,报社从Blockchain.info和Etherscan.io下载了与非法钱包地址相关联的交易数据,然后,又从ShapeShift.io、Walletexplorer.com和Etherscan.io下载了交易所使用的钱包地址列表。

《华尔街日报》分析追踪了资金从可疑钱包地址到达交易所之前的两个以内的中介,这两个中介不包括交易所发出的交易。

为了分析Shapeshift的交易,每15秒钟,《华尔街日报》就要下载并存储一次该公司网站上发布的包含最近50个交易的列表。由于ShapeShift的公开交易报告不能识别重复交易,因此报社删除了货币、金额、时间相同的交易。

零壹财经将于2019年1月10日在北京JW万豪酒店,以全面独立的研究,联合银行、保险、证券、基金、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等众多领域的学者领袖,召开以“新银行、新互金、新技术、新连接”为主题的新金融年会,探索新金融的变化与机会。本次年会,银行成为真正的主角;金融科技兵器谱榜单(第一期)、商业银行数字客户旅程探究报告、中国银行业运营效率报告&排行榜和区块链产业发展年度报告等多项成果也将在年会上发布。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加密货币成洗钱帮凶?两年9000万美元黑钱被“洗净””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耗时 18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