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贷

王思聪揭农村金融布局 加盟模式成翼龙贷双刃剑

网贷 周假 · 零壹财经 2015-12-07

关键词:王思聪农村金融翼龙贷加盟模式

翼龙贷董事长王思聪在11月底向零壹财经揭露了其天价广告背后的布局。

 

在国内P2P借贷行业,翼龙贷是个异数,95%的业务聚焦于农村借贷的特征让其成为这一领域入局三农金融最深的平台。

 

11月18日,央视2016年度黄金资源广告招标会上,首次出现了P2P网贷企业成为"标王"记录,尽管央视在这一年开始也极力避免了"标王"一提。翼龙贷董事长王思聪在11月底向零壹财经揭露了其天价广告背后的布局。

 

3.67亿天价广告投标背后,翼龙贷将今年交易额目标初定为200亿左右,2016年其抱负是500亿到800亿。

 

P2P行业非典型发展路径

 

在得到官方较为意向明显的认可前,翼龙贷的发展历程呈现了由民间借贷的到P2P网贷的典型路径。

 

早在2002年的翼龙贷前身,王思聪所从事的民间借贷业务,与当时时兴的给银行做中介、担保业务类同。此后几年,互联网化的趋势慢慢显现,直到2007年。

 

拍拍贷创始人张俊将网贷模式由欧美引入中国后,王思聪曾经营提供借贷信息的撮合服务的网站。早期的互联网借贷鱼龙混杂,到2009年他发现这个行业的不规范--如假信息太多时,拍拍贷的已由早期的线下模式转入纯线上。闭环项目的交易趋势逐渐抬头。

 

初成立的翼龙贷并不像拍拍贷那样建立起基于互联网技术的交易体系,而是采用小额、O2O的交易模式。直到今天,翼龙贷将这种O2O模式进而切入到同城模式当中。即借款人与出借人已纳入到同城匹配中,而翼龙贷的加盟商,将在这中间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此之前,翼龙贷重心在城市,直到2009年,翼龙贷将其第一笔农村贷款发放给了一家天津郊区的养鸭户。彼时翼龙贷开始有意识地定位于农村。有意思的是,翼龙贷在当时采用了以股东作为出借人发放借款模式,随后的几年中,这一模式教训惨痛。

 

在2015年11月1日翼龙贷的一次沙龙中,王思聪头一次曝出秘闻称,翼龙贷在2012年前的损贷率到了惊人的80%-90%,这一数字在2013年为50%-60%,直到2014年翼龙贷由联想控股,大幅调整加盟政策,王思聪称这一年其损贷率已经降至3%左右。

 

这一演变的历程开始于2011年温州金融改革,那时的民间借贷和网贷,从线下获取资产容易,从线上获取资金难。翼龙贷在这一年将平台入驻到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内,温州投资者的充裕资金让翼龙贷的线上投资有了起色。第二年,温州政府看到了P2P网贷的模式前景,上报国务院,才有了2013年《新闻联播》报道翼龙贷之事。这一报道再次促成了翼龙贷借贷业务的良性循环,此后一两个月,巨大的成交量使得翼龙贷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

 

随后的一年,对王思聪而言已经步入正轨,其今年11月1日开始在央视《新闻联播》后第一条广告位的广告,使翼龙贷在11月份借款端项目增加了50%以上,平时其月度增长约在10%-20%左右。

 

"标王"背影下的翼龙贷

 

这次央视招标会"标王"之由来,翼龙贷比预计的开支多了一个多亿。

 

2014年是翼龙贷的收获年,王思聪在这一年发起成立了互联网金融千人会,翼龙贷也在这一年提出农村互联网金融一说。同年10月,联想9亿人民币入主翼龙贷。直到此次招标会,翼龙贷3.67亿标王的资金也来自联想集团。

 

在王思聪看来,11月份资产端的猛进,并不仅仅体现了其广告效应,收获的也不止于投资人。实际上,翼龙贷当下更注重借款端发展,王思聪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超过100万活跃用户,推广获客对平台已不太重要。

 

而这一判断的背后,翼龙贷用户数却在11月份增长了50万人。

 

在翼龙贷借款端大幅增长50%的背景下,大多数同行也日子并不好过,经济下行中引发的企业经营借款、个人消费意愿借款降低等因素导致了普遍的资产荒。

 

在王思聪的判断中,农村个体户经营借款或许能算逆经济周期而行,经济下行时,并不影响农村生产借款需求,农副产品价格反有可能会上升,农村的债权对冲了翼龙贷所要面临的经济下行周期所带来的资产荒。

 

对经济下行背景下资产端的思考衍生了王思聪的另一个判断:2015年-2016年将是P2P的危机年。

 

零壹研究院数据统计的结果显示,截至12月1日,2015年新增问题平台已达到1006家。2014年全年问题平台则为323家。

 

王思聪认为,2016年之所以将成为危机年,缘于2013年、2014年P2P平台的大量涌现,加上经济周期与P2P平台运行周期压力的双重叠加,使得2015-2016年P2P行业资产兑付和运营压力倍增。他称,"明年大面积出现问题平台的可能性比较大。"

 

在推出加盟模式近六年后,王思聪颇为自信的认为,加盟模式走对了,使得其跑马圈地并迅速占领农村金额的市场份额,"相对阿里京东,二万五千里长征,农村金融我们走了三分之二,他们才刚开始。"

 

加盟商

 

在推出加盟模式的前几年,翼龙贷的日子并不好过。

 

2009年翼龙贷推出加盟商模式时,其初衷是解决其开支与缺钱问题。不仅如此,加盟商还需向翼龙贷缴纳加盟费。另者,一旦该模式可行,其具有快速复制的特性。王思聪将其称为"轻资产"模式。

 

加盟模式推出初期,翼龙贷采用股东作为出借人向借款人发放借款的形式。如上述王思聪所透露,2012年前这一模式的损贷率高达80%-90%,2013年损贷率降至50%-60%。

 

2013年前,翼龙贷加盟商们大多从市一级城市向县一级农村发放贷款。2014年,翼龙贷加盟商发展到县一级,由县一级加盟商向乡、镇一级农户发放贷款。

 

由于风控、审贷标准、维度设置不合理,翼龙贷和加盟商们遭遇了放款就遭遇跑路的情况,

 

王思聪说,"那时候,收款的时候连村子都进不了,那时的盟商也不靠谱,很多是在民间放高利贷的人。"

 

王思聪将其损贷率的逐步下拉归因于加盟商更加深入并接近农村与借款人。而其自认为"不行"的管理问题,也在联想控股后得到了大幅改善。翼龙贷也在2014年调整了其加盟商政策,开始实行更为严格的加盟商审核制度,如盟商加盟开始采用推荐、保荐制。

 

一开始,翼龙贷主抓加盟商道德问题,前期的放高利贷者加盟行为被摒弃在外。之后又给予加盟商一定的KPI任务。

 

在翼龙贷的加盟模式中,加盟商需要在当地注册投资理财性质的公司,加盟商和翼龙贷是两个独立法人;加盟商负责审贷、风控、资产回购,其发展的借款标由自己做一级审核,再由翼龙贷风控部门做二级审核并发布,满标后由总部发放贷款。在此过程中,加盟商既要对翼龙贷负责,也要负责资产回购;平台则对投资人负责。翼龙贷要求加盟商的缴纳保证金,并控制当地的损贷率和逾期率。

 

另一点值得注意的是,翼龙贷自以股东作为出借人转为线上投标后,在翼龙贷2014年的3%左右损贷率的口径中,加盟商的损贷率不再归纳入翼龙贷整体的坏账率中,其中3%的损贷率口径,还包括翼龙贷总部对加盟商无力回购违约资产的垫付。

 

王思聪直言不讳的称,为什么翼龙贷敢这么大手笔投入央视的广告?"就是说。我所负责工资的,就翼龙贷本部的几百人。盟商在全国有5万左右,由他们负责自身的活动费用和损贷,翼龙贷是轻装上阵。"如此大规模的盟商矩阵,成为联想和翼龙贷管理上的一大痛点。

 

"盟商管理是翼龙贷最大的挑战。"王思聪说。

 

农村互联网金融的出路

 

农村借贷最大的难题莫过于风控问题。在翼龙贷加盟模式中,风控难题被过渡到盟商一端,加盟商需要对借款人进行实地调查、定期回访,并承担因违约而造成的资产回购风险。在此间,加盟商充当了借款人和翼龙贷之间的信用中介。

 

2015年,翼龙贷将加盟商站点已铺设到镇一级,其也将于2016年继续下铺到村一级。尽管3%的损贷率让翼龙贷看似"完美",但加盟商背后隐藏的坏账率仍是一个莫测的数据。

 

农村互联网金融风控手段几乎成为征信缺失的典型状态。翼龙贷的加盟商们在这一块采用传统民间借贷的走访、保荐等风控手段,即借款人需要有同村或同乡的推荐或保荐。

 

在其风控手段中,借款人需要拉拢亲朋好友做紧急联系人,但不做担保;有些借款项目需要与加盟商签订土地租赁协议。这一风控方式,显示其试图以民间信用社会的"集体放逐机制"约束借款人违约风险。

 

尽管在借款人信用风险上,加盟商似乎正朝着"熟人借贷"的民间信用社会中心靠拢。但经营风险是借款人和加盟商所要面对的另一个重要问题。

 

农村个体户经营借款的很大部分来源生产需求,这种经营风险受气候变化、疫情等意外因素影响概率很大。来自翼龙贷的数据显示:其80%的单笔借款在6万元左右;95%的借款资金来自种植、养殖个体户。

 

从行业整体来看,三农贷款的不良率较高。一旦出现较大面积坏账,加盟商催收困难,也无力垫付,这些风险会传导至翼龙贷。尽管王思聪宣称其风控模式正在逐步迭代,但加盟模式对借款人和平台间反馈、互动关系的削弱不言而喻。

 

可复制的加盟模式使翼龙贷在全国迅速扩张,王思聪的思考中,在小额信贷领域,体量越大其风险越小——而通常的金融理论是,体量越大,风险越大。

 

在与零壹财经的对话中,王思聪宣称正在着手建立翼龙贷结构化的资产、债权交易平台,王思聪判断,交易互联网化会是一个趋势。但是这个市场挤进的平台太多了,不仅P2P平台在转型向财富管理靠拢,巨头京东、阿里、腾讯也正在进入,"没必要都挤着去做理财、信托产品"他说,"翼龙贷在高频的资金和理财产品交易上,目前还不具备条件,未来几年内仍将以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债权融资为主要业务--也不排斥做金融产品和衍生产品的交易。"

 

8年间,P2P投资教育了一批又一批投资人,后P2P时代的来临、大众理财时代的来临,使得民间资金越来越多,这成为翼龙贷的另一个出发点,其正试图为对接更为广阔的借款人与投资人,而深入农村更广阔、多达7亿人的市场。

 

 

本文为零壹财经“P2P往何处去”系列主题报道之第三篇,预计以十来篇专访文章,形成对中国P2P借贷行业转型或升级的系统呈现。该思考的出发点,来源于P2P行业于2015年以来所遭遇种种困境与难题:

一、从数据来看,问题平台占总平台数比例不断攀升,新进创业者大幅减少;

二、因经济下行引发的借贷需求萎缩、优质资产难寻已是不争的事实;

三、随着互联网金融指导意见的出台,和即将出台的P2P行业细则,P2P行业面临着未知变数;

四、行业内平台转型、战略升级现象不断显现,似乎昭示着P2P借贷的初始模式军心已动,老平台转型,显现出这一行业从业者观念、思维的转变。

P2P将往何处去?我们将以此开始,提供行业内高管的思考,与行业共勉。


12月20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年度峰会“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即将召开。本次峰会将打造50+银行与消金、100+媒体传播、2项榜单、1000+嘉宾的行业盛况。12月20日,北京东方君悦大酒店,期待您的莅临!报名通道:http://hdxu.cn/iqGSK

上一篇>学者公开支持网贷评级,称法无禁止皆可为

下一篇>P2P监管办法基本成型 年内将公开征求意见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94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