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郭田勇:互联网金融不能太放任

互联网+ 苟云川 · 零壹财经 2015-11-27

关键词:郭田勇互联网金融监管

对于互联网金融监管,他表示,不能太放任,还是要有独立、公立的做一些审计,防止利用信息不对称圈钱的情况出现。

 

11月27日,由零壹财经携手多家知名互联网金融企业举办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健康大讲坛广州站”在广州进行,本次论坛以“互联网+融资租赁:新金融新蓝海”为主题,来自融资租赁领域和P2P网贷界的多位平台高管齐聚,探讨“互联网+融资租赁“这一热点问题。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在演讲中表示,在互联网金融领域,风险更大的在于信用领域。而对于互联网金融监管,他表示,不能太放任,还是要有独立、公立的做一些审计,防止利用信息不对称圈钱的情况出现。

 

以下为演讲全文:

 

非常高兴来到广州,今天的题目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健康大讲坛,我讲一下互联网金融的风险与监管也是非常贴体。

 

互联网金融前两年是概念,炒作性的阶段,到目前来看,形成一块金融业的新业态,无论是规模还是从业人员的量的来讲,我们讲现在已经是不可小视的一种力量。

 

但是我们从业态发展来说,未来面临很大的困境,金融机构两大基本职能,一块做支付,支付中介,第二块做信用中介,你借钱,无论是搞贷款,还是搞投资,还是租赁,互联网进入到里面还是信用的范畴。

 

如果从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来看,我们讲风险,在两大领域都存在,比如支付中介,央行也出台一些东西,刷脸辨识,扫码支付,他也在进行一些控制,比如单一账户转让资金量。如果在我看来,从互联网金融涉及领域,风险更大是在信用领域,包括P2P、众筹,互联网+各类行业,类似于帮助这些行业融资的这些“+”,都是吸引融资的范畴。

 

关于风险我们也不用一个个企业去看,我们就简单讲,现在社会上流行一个词,资产荒,什么叫资产荒?就是好的资产少了,银行放贷款非常谨慎,为什么?也是在他的眼中,天下无马,找不到好的项目。正规的金融机构,大型的金融机构,想找一些好项目比较难,互联网机构,P2P你们又能找多少好的项目,从资产的领域来看,首先对互联网机构,资产质量到底怎么样,特别在经济下滑的情况下,有这种担忧是很正常的。

 

第二,互联网机构是一帮乌合之众,没有什么经验,不懂风险。就对专业化水平有担心。

 

第三,对金融模式,比如说存在很明显的刚性对付行为,刚性对付,本来是5%的收益,其实也存在刚性收复,而且越往小的机构蔓延,刚性收复就越高。

 

郭秘书长今天来了,霍书记让我写一个书,互联网金融是一种新生态,它的进步我们不能否定,比如它确实很明显的降低了交易成本,确实很明显的所谓的覆盖常规客户,服务到了以前传统的金融机构鞭长莫及的一些领域,同时又能给金融带来一些新领域,大数据的运用是对传统风控的一种手段,进步意义非常大。所以说面对这种情况,尽管互联网金融风险也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但是由于它可以带来一种进步意义,又不可忽略。所以我们未来怎么样规范,怎么样监管,需要我们讨论。

 

现在讨论宏观审视监管的问题,宏观审视监管等于习总书记在十三五规划的时候也讲了,十三五是对现有的机制进行改革。互联网金融是要宏观审视监管当中去,这个有问题。其实宏观审视监管,单一实施监管的单一行为,所以要搭成宏观框架,现在是有争议,到底是由谁实施,我们从理论上,结合各个国家,金融危机的经验,以及实际情况,搭建由中央银行牵头的实施监管方向这个很好。

 

如果不是由于这次出现股灾,就是关于争夺市场,特别是股票市场是否也纳入宏观监管审视监管当中,也是有争议。股灾会爆发,也跟监管协调不利有关系,为什么出现股灾?因为去杠杆比较急,所以有杠杆。我们分析股灾,你场外的量比较大,场外的资金是银行的钱,银行的资金通过一些平台配资,配给信托、或者投资机构,如果你的监管有协调,证监会给银监会进行协调,你把银行场外配资、杠杆进行协调,是有缓释的过程。

 

回到互联网金融,宏观审视监管中,还是量本身不是特别大,即便出问题,可能风险上形不成宏观带来冲击性比较大的问题,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可能有这种声音,并不主张把这个纳入到宏观审视监管框架中。现在是这样,没有出问题,谁也不知道问题爆发后有多大的损坏,现在P2P在银监会普惠金融管,中国的事确实挺麻烦,如果先搞出来,P2P真的出事了,因为有了监管,可能稍微慢一点,也不是坏事。

 

针对P2P行业,如果有事不能做,不能做资金池,平台本身不能做担保,资金不能不托管,第三方托管,同时要信息披露,因为你要面对的投资市场比较多,不能按照私募平台来做,还是有一些尺度,我针对这些行业的特点,在一些关键环节上,我说一些事,不能这样做,等于抓住主要要害,然后在其他方面来放开,让大家进行竞争,这个也是思路。因为我们知道,金融业,就是要解决信息不对称,中国话来说就是买的不如卖的精,你去买他,卖的人可能掌握的信息可能会更多。

 

在监管中,我们要注意一个问题,比如说我自己亲历的一些情况,同样有两个项目,做项目非常清楚,比如这个项目盈利非常高,非常有把握,它就无需使用众筹。这个项目风险大,把握性小。但是这边投众筹的这些人,他们并不清楚这样的一些情况,基本上从实际使用这些人都有这个特点,如果收益率很高,很有把握,钱肯定自己要。如果收益率较低,风险较高,就把其他人的钱搞到这里。

 

中国在众筹领域很明显存在这样一些问题,所以说我就想互联网机构进入到里面,怎么样更好的帮助投融资双方来解决信心不对称的问题就非常重要。我在北京跟一些专家讨论也争论过,有一些学生讲,众筹要搞中国的新五板,让国家少管,让自发性成长起来,长成的量非常大,我不否认这一点,但是这里面很容易产生一些信息不对称,所以在互联网发展,包括众筹,恐怕不能太放任,还是要有独立、公立的做一些审计,防止利用信息不对称圈钱的情况。我们从监管上强调这样一些标准,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所以我今天也没有特别准备,就根据我自己掌握的情况,跟大家说一下,如果有讲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提议。

 


12月20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年度峰会“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即将召开。本次峰会将打造50+银行与消金、100+媒体传播、2项榜单、1000+嘉宾的行业盛况。12月20日,北京东方君悦大酒店,期待您的莅临!报名通道:http://hdxu.cn/iqGSK

上一篇>张劲:互联网金融需做好权益保护、信用、普惠三方面工作

下一篇>李思明:“监管、物权登记、透明、资产转让”解决融资租赁四大痛点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572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