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中央财经大学郭田勇:新金融行业正在向世界之巅的方向迈进

观点 零壹财经 零壹财经 2018-01-10

关键词:新金融金融监管监管沙盒互金网贷

在行业发展的过程中,各家机构和公司一定要符合金融运行的本质,金融监管也是一样。
1月10日,2018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暨新金融思想汇"技术+资本=发展+责任"在京举行。零壹财经在会上发布《数字普惠金融:全球趋势与中国实践》、《2017年全球金融科技发展指数(GFI)与投融资报告》。

2017年,新金融历经互金监管风暴、互联网巨头与银行联姻、金融科技上市热潮,在资本、技术、责任之上,辟疆拓土。

一年来,新金融蜕变路线初现:行业规则初立,网贷“1+3”监管框架初成,Regtech(监管科技)引发注目,行业自律渐成体系;传统金融机构联姻新兴金融科技巨头,争夺新的场景、客群与数据;资本青睐有加:新兴金融科技正成为二级市场明星,美股、港股成为上市热门选择。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参会并发表主题演讲。郭田勇主要对金融科技行业的发展进行了总结。他认为,现在国内的新金融行业经过了竞争、整合诸多发展过程,正在向着世界之巅的方向迈进,这是未来行业的发展格局。

但是,在行业发展的过程中,各家机构和公司一定要符合金融运行的本质,金融监管也是一样。监管上要根据金融业务的风险点来针对性的出台监管措施,在整体风险可控的情况下给行业一个更大的成长空间。

以下为速记原文:

非常高兴参加零壹财经的年会,我记得去年的年会我们讨论新金融的主题,去年我讲的时候主要讲新金融的内涵,讲了科技引领,零售主导等几个方面做了一个总结。今年又让我来,专家学者也是讲多了以后搜刮脑肠也不一定有什么新的思想出来。我今天来对我们的新金融以及金融科技的发展做一个小的总结,现在说我们的金融科技的已经走在全世界的前面,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这么说“金融科技或者新金融正在引领中国金融业站上世界之巅?”这十七八年以来,如果讲中国金融业特别是中国银行业,如果讲它面临的挑战,经历了两次比较大的挑战,一个是2000年的时候,中国加入WTO,外资银行要进入中国,当时我们一片惊呼“狼来了”,我们当时金融经济机构有一个五年的缓冲期,我们的提高公司治理,最后我们的治理水平提高了一大截,才有之后的五六年银行业发展的黄金期。02、03年开始国有银行上市,股份制银行改造,伴随着中国银行业迎来了一波发展的最高峰,当时引起了“银行业暴利”的争论但是做的非常好。

我们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做研究,那时候银行业都聚焦于高端客户,讲二八定律,现在它已经没有那么火了,原来二八定律因为八的客户都归于我,现在互联网金融把中低端客户挖走了,银行一看发现坏了,当8没有的时候,我还讲二八定律我就真二了,八没有了,你还讲什么二啊?2013年之后互联网银行从P2P开始到现在的做现金贷金融,这些机构雨后春笋一样起来了,使传统的银行坐立不安开始奋起直追,我们的一些银行对Fintech对大数据非常的重视,各大行都在搞,水平也提升了一大块。本世纪初的时候,我们说外资银行是狼,但是它不是真的狼,也不是真的鲶鱼,我们最后发现外资银行在中国没有增大反而变小了。2013年之后的互联网银行对传统银行是一只真鲶鱼,新金融的推动使我们感觉到中国金融业的水平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我们传统商业银行的人一提到互联网金融,说这群人都是监管套利,其实传统银行的人可以反思一下,如果没有互联网金融的进入,你的传统的商业银行你的金融科技水平你的这种Fintech能否达到这么高的高度,要从这个事上认识,你应该感谢这些民营的互联网机构的进入。他们进入确实经过竞争也好,竞合也好,经过这个过程使我们的金融业达到新高度,或者使我们正在朝世界之巅的方向迈进,这是我们的发展格局。

第二点我想说新金融发展到现在,机构林林总总非常多,零壹财经做了金融科技发展报告做的非常好,确实出现了很多的问题,或者有一些问题险象丛生。现在第三方牌照也被收回很多家,消费金融领域做现金贷的,无场景的,无数据无抵押,无征信,或者也无资金用途,你列出很多的无来,要列出无能列出七八个“无”,这些机构也比较多,的确有一些机构没有按照正常的金融机构游戏规则出牌。我们讲了,新金融一定要按照金融业的本质来运行,金融业是一个经营风险的机构,是一个对风控以及对各种业务合规性要求非常严的机构。如果这些场外机构进来做类金融业务,你一定要符合金融的本质,要按照它的基本的业务的属性运作,这是我想强调的第二点。我们现在的确出现了很多乱象和问题,这些问题和乱象的确给监管机构以及新机构和互联网金融公司出手整治使他们事出有名。我们一定要符合金融运行的本质!

第三点我想说我们要求各类金融业务的运行,无论是传统金融还是新金融要符合金融的本质,我们的金融监管也要符合金融的本质,也要按照金融的本质来监管,不能说病急乱投医,出台监管政策不能有太多的随意性,这一点我也想强调一下。最近微信群一直转发蚂蚁金服ABS多少亿,挣钱非常多,要整治了,你不能看民营公司业务量特别大,要出问题,进而提出一些因为你ABS量特别大要增加资本金,还有说你做ABS募集的钱要放在统一对外融资里面去,你发行ABS搞来的钱要放进去我算你总的负债,央行对银行有一个规定银行的同业负债总量不能超过总负债的1/3,ABS的钱也要纳入负债里面去,要统一考核。其实我想这些规定的出台,我不能说对蚂蚁金服监管出台政策不能说没有必要,因为我有时候也担心,比如说美国次贷危机是怎么爆发的?就是因为放完贷款很容易打包之后发ABS,然后向外卖,很多机构愿意放贷款,给一些不符合条件的人放贷款,我是中间业务就能赚很多的钱财,美国就是人为性的,你本来贷1万块钱,我想你贷10万块钱,我要讲蚂蚁金服的ABS唯一担心这个问题,它容易融资就会放贷,会过量授信从而带来风险。但是你讲你发ABS要有资本金,要纳入借贷资金,央行正在研究资管新规,资管产品要打破刚性兑付,我发ABS我通过金融市场向外发,下面的机构投资者在买,他们肯定对这个资产进行评估,我卖了以后机构投资者如果认为这个资产包有问题的话这些风险由投资机构承担的,跟我发行机构有什么关系?第二纳入统一的资金,比如像以前的小贷公司来做,当时成立小贷公司只能用自己的资本金放贷,觉得政策苛刻,后来让你们除了资本金,可以从银行借入资金,但是借入资金的量不能超过资本金的多少量。但是小贷公司放贷款为了增加杠杆,我贷款放在20亿,这些风险由小贷公司承担,你这里我发ABS等于我把资产卖掉了,我卖掉之后其他的机构把钱给我,我这块的资产已经出表了,这块的资产跟我借来的钱有什么关系?我卖掉借来的钱可以继续给新的客户发放贷款,这样可以更好的发展消费金融。我们一定要有针对性,要有真正的风险点,你把它管控住,不要看人家做大了就要整治,我不能讲业务没有风险,所有的金融业务都有风险,但是你一定要因地制宜有针对性的出台政策。

现在互联网金融科技类的企业非常多,国际上搞了一个所谓的“监管沙盒”,像沙子一样把沙子放在盒子里面,让你有空间又不出盒,大概是这么一个意思。但是我看监管机构一个人讲了,中国不能这么搞,中国沙子太多了,我们的盒子装不下这么多的沙,不能这么搞。我们中国的沙子数量很多,但是分门别类来看,我们并没有多少种沙,看沙盒里面的沙子量,不是看它的绝对量,而是看每一种沙针对它制订不同的规则。新金融已经追推整个金融业上了一个新层次,甚至我们已经迈向了世界之巅,我们在监管上一定要做到刚柔相济,并且光整治,不扶持。我刚才听零壹财经科技金融的报告,他讲观点好像这一轮现金贷打好像对于互联网机构都要清除,对于银行搞的现金贷就可以规范,政策有点不一致,这是有问题的。我们在监管上一方面要按照金融业的本质,看看它的风险点到底在哪里来出台监管措施。第二考虑到金融科技的新业态发展的状况,以及对金融业发展带来的推动,我们还是要给它更多的监管上的一些灵活性,在整体风险可控的情况下,给它更大的一个成长空间,这是我想讲的。我今天就讲这三点,谢谢大家!

上一篇>新金融圆桌:资本盛宴之后行业的起点与责任

下一篇>鑫苑科技执行总裁庞引明:新金融变革已经来临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网贷大转折——备案进度测评(共4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1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