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北京市互金协会秘书长郭大刚:机构应回归理性 拒绝监管套利

观点 零壹财经 零壹财经 2018-01-10

关键词:金融监管互联网金融监管套利ICO借贷

郭大刚表示,在2018年新的监管环境下,各家机构应该回归理性,理性的退出,而不是进行此前多次的监管套利。
1月10日,2018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暨新金融思想汇"技术+资本=发展+责任"在京举行。零壹财经在会上发布《数字普惠金融:全球趋势与中国实践》、《2017年全球金融科技发展指数(GFI)与投融资报告》。

2017年,新金融历经互金监管风暴、互联网巨头与银行联姻、金融科技上市热潮,在资本、技术、责任之上,辟疆拓土。

一年来,新金融蜕变路线初现:行业规则初立,网贷“1+3”监管框架初成,Regtech(监管科技)引发注目,行业自律渐成体系;传统金融机构联姻新兴金融科技巨头,争夺新的场景、客群与数据;资本青睐有加:新兴金融科技正成为二级市场明星,美股、港股成为上市热门选择。

在会议上,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大刚登台发表演讲。郭大刚表示,在2018年新的监管环境下,各家机构应该回归理性,理性的退出,而不是进行此前多次的监管套利。

以下为演讲原文:

2017年的平淡和2018年,我希望看到2018年整个的中国的金融领域得到改善、调整和增长。我要问一下,我们2017年年底,2018年初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里面,我们的彼岸在哪里?你看第一周发布的报告还是这样的一句话,2012年到现在所有人都告诉你行业在增长行长在健康发展,这么多年下来没有任何的变化?这里是否有一些本质性的调整呢?我们知道达尔文建立了进化论的体系,我们在年初当时对ICO进行了基本的研究,ICO在整个的互金领域看上去是一个亮点,里面体现出很多互联网金融的逻辑,特别是传统金融里面发生的变异。ICO的结果大家都知道!第二件事情就是整个市场的治理,十九大之前和十九大之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里面始终不变的就是整个金融市场的整顿,我们看到630和930推进了整个市场的健康和稳定。第三件事情就是现金贷,它从异军突起到9月戛然而止,假如说8.24之后没有那么多的机构进行擦边球的业务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现在现金贷的治理也体现了监管能力的提升。

我们的未来是什么样的?张老师讲了一个概念,张老师了也寄予了很多的希望,我见了张老师很多次,张老师说要把社会贫富矛盾加以解决,但是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事实的解决,未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很多人在年底的时候问,这个存量市场到现在为止大概是什么样的?是否是合理和完善?我们看一下机构的主体数量,所有的机构告诉我:市场的主体数量大幅度的回落,假如说行业的主体是中小微为主的,它应该符合中小微的企业发展规律。这个行业在累计6000家的机构里面它的淘汰率也没有超过80%,这个行业依然是过重产能和落后产能比较重的领域,那么这个淘汰期还没有来临。现在市场已经开始有序的出清,今年市场出清的主体数量已经比往年有大幅度的提高。第二关于余额,我们认为风险的敞口跟债券余额有关,假如说以C端的个人消费主体为主,它的涉众性无疑是上升的。从这三个维度考虑它,第一个存量余额,这个行业有三类资产:纯信用类的标的资产,小额分期的纯信用类资产;第二服务中小微企业的经营贷款,给中小微企业短期流动性注入相应的资本;第三是衍生品的业务,从适当性的角度来讲第三类资产不应该存在也应该下降,今年这一类的资产大幅度的出清。第二块是服务实体经济的这一块,由于限额的存在,目前为止没有完全的出清,占比相当高,历史最高的时候占80%的量,我们在1.25万余额底下可以考虑一下,假如说经营型的贷款占非常高的比例,对整个行业的健康性又怎么样?是否真的符合服务实体经济的要求?第三是纯信用的个人领域的贷款,这一类贷款伴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个人收入的上升结构逐渐的增加,这个行业里面的占比也逐步的增加,这是市场的结构。

从存量的角度来讲,假如说看余额的来讲是下降的,看结构的话第一类资产和第二类资产没有大幅度的提升的话,它回到到服务实体经济上,第三类资产是去化掉,这不是一味的压价,这是从风险的角度来看的。最后看一下收益率,它体现了存量的可持续性,第一类资产账龄是可以延长的,北京地区的消费金融占比非常高,我们看到它的债务余额存量占比有了显著的增长。第二类经营贷款有了显著的提高,这一类结构的增长是好的,第三块我们看到对于类资产证券化、衍生品类的业务今年得到大幅度的压价,伴随着治理整顿非常的显著,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现在整个行业的情况。

数据在做技术的人眼里从来不是资产,现在越来越多人天天讲技术,天天做技术,号称自己做技术,但是真正的技术是这样的吗?技术是否有风险技术是否有边界?我们可以看一下,我们回顾一下人类五千年上下有多少的崇拜这样起来的?它建立一个拜物让所有人去膜拜它,所有的骗子都是这样的,今天更多的人站出来说我拥有了技术,掌握了技术,但是真正有技术的人不会到市场上告诉所有人我是有技术的,因为技术的价值在于解决社会的问题,而不是制造一个社会的问题,或者告诉别人我跟别人有差异性。但是我们看到有多少名字多少的话题多少词汇是用干这个?而前仆后继产生信息不对称的地方都产生了风险,技术不要反对它,但是过度的技术滥用会带来过度的风险,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

这里要讲到一个词“赋能”今年年初有互联网巨头讲我有能力,我可以给你赋能,但是技术的创新第一条带来的是风险而不是收益,你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看我们所理解的数据信息、知识体系和文明,数据毫无价值,你只要利用它就可以了,信息有正向和负向,第三知识体系,知识的沉淀形成了我们现在的文明。技术在这个环节里面是否解决了问题?ICO是一套很有效的技术手段,但是有一条它的底层技术是区块链,但是区块链有新的创新吗?很有限,它放在那个场景里面做了一些别人不明觉厉的事情。技术是中立的,但是使用技术的人有特定的想法和目的我们要加以甄别。这要提到另外一个监管,很多做理论研究的人是把监管放在整个市场体系之外,假如说市场有买卖主体形成的,这里有服务效率的问题。第三方服务主体倾向于利润,大家知道第三方服务主体有代理人风险和道德风险,必须通过第三方约束完成,这就是监管存在的必要性,一个完善的市场要有四方主体构成:买卖双方主体,第三道德风险,第四监管主体。

刚才讲到Regtech,监管是有收益率的,监管实施达不到相应的水平,它的收益就是市场累计的风险,Regtech是在这个领域衍生出来可以提供超额收益率的另外一个环节。我们要记住习大大说的另外一句话“牢记使命不忘初心”,是否所有的问题金融监管可以解决的吗?我觉得金融跟技术一样是一个工具,是一个再分配的工具,是一个切蛋糕的工具,我们不要忘记金融的本质。这时候我们要想想这些金融现象,这些金融问题,所面对的它的本质是是否在金融理念,是否超出我们的范围,技术有外溢性,金融也有外溢性,如果我们没有抓住本质那么它是否可以持续?我们所处的行业是否可以持续?

我们看到2017年金融机构很重要的挑战就是备案,假如说备案环境很松,没有太多的市场出清机制的按该,原来市场的乱象并不因为备案而终止,假如说备案很严格,毫不留情,很多人问“那些投资者怎么办?”我们国家没有建立刚兑的法规,这种情况下你会看到备案之前和备案之后会发生一些情况,2018年这会是一个确定的情况。互联网金融走到今天本质是金融,应该回归到主体经济实体经济,现在和此前做的行为是否在终结?假如说它应该是那样的,我们是否应该更加理性的面对今年市场的发展?理性的退出,而不是进行此前多次的监管套利,我要告诉大部分的机构“离场吧,该退出去了,这个事情不是该做的”互联网的创新是高风险的,不是一般的创业者可以来进行的。

整个协会历时3年,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网贷协会更名为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不对个人开放。这个行业协会已经终止了,这个行业协会的终结并不意味着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终结,我相信它才开始!在茫茫的宇宙过程中,我们人类显得非常的渺小,我们的生命经历的这一刻,不过一瞬,这个时候我们为宇宙为客观世界留下了什么?假如说只是改善了个人的生活,没有任何留下来值得倾诉的东西,它又有什么用呢?我们在生命过程中,到底做了什么?假如遗留下来的东西没有什么可值得的又是怎么样的?最后留给大家一句话“再见2017年,未来你好,凡是过往,皆为序章”我们面临的2018年将比我们走过的2017年更加精彩,中国的金融体系将和全世界是一样的,全世界有的我们也会有。谢谢大家!
 

点击图片查看会议详情
5月10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在北京召开“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春季峰会”。本峰会从全球金融科技数据分析与研判出发,聚焦风投、交易所、科技企业、监管层等众多领域精英,共同探索科技价值与资本力量。

上一篇>中国政法大学李爱君:不符合安全性、收益性和流动性就是伪创新

下一篇>张承惠:责任金融更强调行业可持续性,需机构、监管、投资者三方转变思维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备战科创板(共10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0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