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消费金融

学生贷款可能给美国带来下一次危机?

消费金融 肖经建 · 未央网 2017-12-19

关键词:学生贷款美国教育贷款金融Stafford

通过建模以及回归分析发现,在金融能力指数方面,大学毕业生的得分最高,辍学者最低。
继房贷和信用卡债务危机后,美国的教育贷款趋势令人担忧。有学者估计,在2000至2014年间,未还的高等教育学生贷款总额翻了近四倍,超过1.1万亿美元;借款人数翻了一番,多达4200万;近期借款人的违约率上升到20年来的最高水平。本文介绍美国高等教育学生贷款的基础知识,高等教育学生贷款借款人的特征,拖欠和就业情况,以及教育贷款不同类型借款人的金融能力。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表明,学历与就业、收入呈现正相关性,即学历上升,就业率和年收入也随之上升。许多美国人希望可以进入大学获得学位,从而在未来获得更好的就业机会和收入来源,尤其对于低收入家庭,认为大学是可以提高家庭生活收入的最有效方式。然而在美国上学的学费十分昂贵。据美国大学管理部估计,在2017-18年,四年制公立学校每年学费和生活费针对州内居民平均需要20770美元,外州居民需要36420美元,四年制私立学校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达到46950美元,因此,多数美国的大学生都需要申请学生贷款来支持完成学业。

美国联邦政府提供多种教育贷款。Stafford 贷款是针对学生的教育贷款,又可分为补贴的贷款(Subsidized Loans)和非补贴的贷款(Unsubsidized Loans),补贴的贷款是指申请贷款的学生无需支付利息,美国政府会支付其在学校期间和毕业后的前6个月的利息,但申请这类贷款需要审核学生家庭经济情况,符合条件的学生允许申请。无补贴的贷款是指申请贷款的学生从获得贷款开始就需要支付利息,此类贷款针对校内所有的学生,不需要审核申请者的家庭情况。PLUS 贷款是针对父母的贷款,以父母的名义获得贷款。由于Stafford 贷款获得的教育贷款额大约在每年3000-4000美元,无法完全覆盖学生在校期间的所有费用,通过父母名义的贷款,可以获得更高的贷款额。还有一种叫Perkins贷款,主要是针对低收入家庭的学生。除了联邦的教育贷款外,学生也可以通过社会上的私营贷款来支撑学费开支。私营贷款的利率高于联邦贷款,一般只有在联邦教育贷款无法完全覆盖开支时才会选择私营贷款。

当贷款者无法如期偿还贷款时,符合联邦要求条件的贷款者,如失业、全职无报酬的志愿者等等,可以申请延期偿还贷款且无需支付利息;对于不符合联邦要求条件的贷款者,也可以申请延期,但延期期间的利息需要自行承担,且最多延期12个月。如果贷款者没有申请延期且已连续270天没有还款行为,则被认为是违约。学生贷款是即使申请个人破产也不能被免除的贷款,一旦违约,会直接影响贷款者的信用评分,此外也会增加贷款者其它费用,如滞纳金、额外利息、法庭费用等。如果实在无法偿还联邦教育贷款,申请者可以通过在军队服役、在偏远地方支教等方式免除贷款。

对于消费者,教育贷款是好的债务。教育贷款为消费者投资他们的孩子或者自己的人力资本提供了重要的资源。在2016年,教育贷款家庭持有率为22.4%,持有者贷款额的中位数为1.9万美元,比2013年增长15%,在各类债务中增长率最高。在最近十几年里,美国家庭,尤其是年轻家庭(户主为40岁或更年轻的家庭)的教育贷款持有率和规模都有所增加。研究发现,在2016年,年轻的家庭中,大约50%的教育债务是由年收入超过6万美元的家庭所欠。不断上升的教育贷款,让人质疑是否学生借债太多?而有研究发现,从总体来看,并未存在学生借债太多的情况,反而有些学生没有充分利用政府资助的学生贷款。其次,研究表明进入营利性大学的学生可能会出现过多借款的现象。

近十几年来,教育贷款的借款数额,人数和违约的急剧增加,以及学生贷款对美国年轻人生活的深度影响,促使社会担心学生贷款将有可能带来下一次危机。根据美国财政部和纽约大学研究者2015年的研究表明,高违约率和其他贷款拖欠率,都集中在高风险的非传统借款人,尤其在营利性的教育机构表现突出。多数营利性的教育机构学生在毕业后面临疲软的劳动力市场以及自身竞争力不够,使得其在毕业后难以支付学生期间的教育贷款。然而这些机构却仍在继续招收学生并发放教育贷款,使得这类高风险借款人的数量在不断增加。对此,政府通过采取机构问责制,减少学生入学营利性教育机构,从而降低违约率。

我和我的同事研究了学生贷款持有者的金融能力。希望通过研究的结果,对有效实施消费者金融教育给与一定的指导性作用。我们采用了2015美国国家金融能力调查数据,样本涵盖所有年龄组,并将样本分为大学毕业者,大学辍学者以及大学注册者三类,具体研究不同金融知识点和不同金融行为的差异表现。基于消费者金融能力可以通过教育和生活经验获得的基础思路。我们提出以下假设:大学毕业生和大学注册者的金融知识水平比大学辍学者高;大学毕业生和辍学者比大学注册者表现出更理想的金融行为;大学毕业生的金融能力比大学注册者和辍学者高。

通过建模以及回归分析发现,在金融能力指数方面,大学毕业生的得分最高,辍学者最低。从四个金融能力变量(客观金融知识、主观金融知识、理想金融行为、感知的金融能力)来看,大学毕业生高于其他两组;辍学者在客观金融知识和感知的金融能力低于大学毕业生和大学注册者;对于特定的金融知识点,三个组之间存在不同的差异;对于特定的理想的金融行为,大学毕业生比大学辍学者和注册者表现更好。(本文为作者2017年12月13日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所作讲座的摘要)。

以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生物科技、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技术不断成熟,推动了保险科技的蓬勃发展。保险业加速数字化转型,新型的保险商业生态应运而生。 《保险科技行业观察》专栏跟踪研究保险科技行业发展、企业案例、技术创新和资本投入,并根据市场热点撰写专题报告。

点击下方图片,阅读完整报告专栏

上一篇>蚂蚁金服旗下小贷公司增资至120亿,关于展业资金网商银行行长黄浩曾有回应

下一篇>乐信IPO股价或定为9美元/ADS,为原定区间下限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8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