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互联网新圈地运动:2.4亿人入局,12家大公司参战

新金融洛书 · 零壹财经 2020-06-28 10:45:58 阅读:10664

关键词:健康服务水滴公司相互宝类保险需求网络互助

2019年10月,水滴公司因为雇人在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在各个医院病房进行“扫楼”,引导患者发起筹款,一时成为舆论的“箭靶”。 这是蚂蚁金服在2018年参战网络互助之后行业争抢用户的一个缩影。新的流量圈地运动正在进行,越早参战意味着分得一杯羹的可能性更大。 ...

2019年10月,水滴公司因为雇人在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在各个医院病房进行“扫楼”,引导患者发起筹款,一时成为舆论的“箭靶”。

这是蚂蚁金服在2018年参战网络互助之后行业争抢用户的一个缩影。新的流量圈地运动正在进行,越早参战意味着分得一杯羹的可能性更大。

2018年10月,蚂蚁金服和信美相互一起上线相互保险产品“相互保”。半年后,由于违规,“相互保”改名“相互宝”,承保方信美相互退出。“相互宝”成为单纯的网络互助。

这一年,蚂蚁金服给中国的大公司开了一个头。相互宝之后,跟风成群,包括滴滴、今日头条、美团、奇虎360等在此后两年里跟进推出了类似产品。

在中国,2006年左右的网络社交、2015年的互联网金融,都引起过如此多大公司参与竞技。2006年那一次,网易、搜狐、新浪都败给了腾讯。但这一次,商业模式和市场决定了没有绝对的赢家。

12年后,当第三次浪潮的大公司跟进网络互助这个小模式、大市场后,他们几乎立于不败之地,因为网络互助无门槛,用户需求可以重叠,管理费可以覆盖成本等特点,只要有流量,几乎可以做无米之炊。大家各自为政,败无可败。

01

2019年末,支付宝全球用户已突破12亿人。

流量不是问题,做网络互助,对大公司带来的流量价值不如激活用户的价值。比如相互宝用户,绝大部分或是支付宝的重叠用户,但相互宝1亿人的会员库,却是一个绝大的保险产品潜在用户池。

在马斯洛夫需求层次理论里,安全需求排在社交需求之前,是更优先的需求。不过,社交需求容易满足,要满足安全需求就难了。


此时,当网络互助作为一种无门槛的“类保险”产品到来时,数亿人扑向网络互助这种安全需求场里。

低保费、高保额和增值服务等诱惑,让网络互助成了新流量蓄水池。一旦蓄水池形成,网络互助+互联网保险的变现能力,就会成为平台薅羊毛的手段。

这个局面来自不易。在蚂蚁金服、腾讯、京东、百度等做网络互助之前,于2011年开始出现的网络互助经过7年多的摸爬滚打后,至少为市场准备了三个前提:

——受众培育。网络互助在过去几年中,除吸引了大量的受众参与,也在这一模式中建立了用户间的基本信任。

——基本商业模式的建立。网络互助成功的产品基本经过市场和时间的验证。如0元加入、随时退出、3-9个月不等的入会过渡期。盈利模式虽然尚未完全明朗,但之前网络互助走过弯路却已可避免。

——市场环境的确立。在监管方面,2016年5月和12月,保监会曾对网络互助市场进行整治、划定红线,对行业来说,这是清、浊划线之举,给市场创新明确了禁区;在资本方面,成功的商业模式获得资本的青睐,让创业者有了信心。

02

说网络互助是一个新流量池,相对的是旧流量池已经不活了。

2006年之后,社交流量带来了一波消费、游戏、广告的红利,当这些红利随着市场格局定型时,活力被抽丝剥茧,相对枯竭,而网络互助这种新的场景,充满着年轻人的新活力。

这种流量是一个更细分精准的用户池。过去用户被泛社交软件、支付软件、购物软件等装在一个大池子里,现在出来一个新池子,将有类保险需求的引流到一个池子,有投资需求的引到另一个池子。就成了新流量池。

这更像一个激活、留存、变现用户的过程。

新流量池形成后,流量平台的小刀——保险、数据挖掘、健康管理,一块块切下去,用户的羊毛就出来了。

美团点评10号员工沈鹏离职创立水滴公司,也是以网络互助产品引流,继而推出水滴筹、水滴保,从互助到保险,变现是一步步变现的,用户也是一步步从互助到买保险,实现迁徙的。

表:12家互联网大公司网络互助产品用户数统计

来源:新金融洛书根据公开信息整理,“--”表示数据未披露或不能获取。

2018年之后,蚂蚁金服、百度、滴滴、美团、奇虎360和小米公司,都加入了新流量的争夺战中。雷慢粗略了统计12家互联网大公司网络互助产品的用户数,共计达到了约2.4亿人。但这中间,会有相当大的用户重叠现象。

对用户来说,加入多家不同的互助计划并没有禁忌,互联网公司对用户的加入也没有“多头借贷”那样的忌讳。要做的是,在用户引来后,谁能用更多的增值服务,更好的用户体验,将用户转化为保险等付费产品买单。

03

进军网络互助的大公司,大多有一个保险之心。

2013年,蚂蚁金服、腾讯和平安一起成立了“众安保险”。那之后,互联网公司的保险之心也没熄灭过。腾讯、百度、京东、小米、奇虎360,都更早地涉足了保险业务,而且大多获得了保险业务的牌照。

单卖保险或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在网络互助平台里卖保险,一定是件更容易的事。对单纯的网络互助而言,盈利还是一件难事,10%的管理费虽足够维持运营,但也足够吓退用户。

这是类保险创业的最后一片“法”外之地,因为它仍是一种无门槛、无专门监管办法的弱监管的领域。这种环境,对大胆摸索盈利模式有利,2016年之后,早期的网络互助平台,出现了为保险产品导流、或搭售自家保险产品。

图:艾媒咨询数据显示,41.7%的参与网络互助用户有购买保险习惯,这意味着机会。

网络互助还有一个潜在服务市场,可能这个服务不是保险服务,或是健康服务。

2013年之后,互联网金融突破了传统金融产业的商业模式,如今的网络互助也一样,更像是传统保险行业里破局者,它几乎已可触到“大健康”产业的边际。它是硬件链接、数据与技术支持,以及对健康管理的产物,不再是单单的买卖保险。

2018年9月,美国保险巨头恒康人寿保险公司(John Hancock)宣布将停止承保传统寿险,转而销售基于可穿戴设备跟踪健身和健康数据的交互式新型保险。这一消息震撼了全球保险业。它意味着保险巨头正在踏进健康管理的门槛。

当网络互助蓄起了类保险需求这个流量池后,新的盈利模式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领取「零壹智库Pro」会员优惠券,畅读零壹精品研报!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24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