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栏

【专栏】2018金融科技越冬众生相

一本财经 · 零壹财经 2019-02-01 14:18:34 阅读:6038

关键词:公司关键词合规金融危机风险

摘要:
2018年,整个金融科技行业经历了什么?  我们经历了P2P的行业动荡,一些金融创业者甚至身陷囹圄,一切归零。  我们经历了裁员与倒闭潮,一些金融科技企业挣扎在生死边缘,断臂求生。  我们经历了失败,也挣扎着在废墟中重建。  我们经历了严寒,也蛰伏着在冻土中求生。 ...
2018年,整个金融科技行业经历了什么? 

我们经历了P2P的行业动荡,一些金融创业者甚至身陷囹圄,一切归零。 

我们经历了裁员与倒闭潮,一些金融科技企业挣扎在生死边缘,断臂求生。 

我们经历了失败,也挣扎着在废墟中重建。 

我们经历了严寒,也蛰伏着在冻土中求生。 

有人说,2018年,是净化之年。也有人说,2018年,只是重生之劫。 

01 银时代 

2018年开年,尽管有微微寒意,但鲜少有人警觉。 

此时的消费金融浪潮,依然势不可挡。未来三年的发展前景,依然鲜亮诱人。 

大部分的从业者都认为,2018年,即便不是一个黄金年份,至少也是一个银时代。 

白玉也是这样想的。作为一家小型网贷公司的CEO,他决定听取投资人的建议,撸袖一搏。 

“花光钱!等业务做上去、数据变漂亮,就能拿到下一轮融资。”投资人告诉他。 

因此,在2018年年初的年会上,白玉告诉大家,公司在2018年的规划是:员工翻一倍,任务目标翻两倍,落地城市数量翻四倍。 

随后,他的公司在全国开设门店,迅速扩张,员工从四十多人膨胀到了一百多。而公司的业务一直未盈利,都在烧钱。 

当时,公司的P2P业务正在备案。 

很多买家找过来,有人报价3000万,想收购P2P业务。 

“不卖。”野心勃勃、信心满满的白玉,正准备大干一场,怎么可能断了自己的资金来源? 

在2018年第一季度,大部分金融科技公司都没有刹车,而是保持匀速前进。 

猝不及防的是,P2P暴雷潮来了。 

对于小平台来说,第二季度是一个生死关。 

白玉隐隐觉得,市场开始变得不友好。银行资金突然收紧,而他正在谈的几个投资方,都开始选择观望。 

行业危机开始导致连锁反应:用户提现,复投率下降,就连头部平台也被波及。 

而舆论和市场的压力不断增加。 

“你要不要回美国?”从美国一家知名金融企业回国的张绍文,开始不断收到美国前同事们“含蓄”的询问。 

他只能不断地回复:“我很好。” 

二季度,他去参加一个互联网大会,有记者约了会后专访,问的主题只有一个:“P2P暴雷,你怎么看?” 

那一刻,他不想回答。 

8月,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兼CEO自首投案。他和张绍文一样,都是从海外归国的华尔街精英。 

“他不是投机的人,回国创业也是因为理想,没料到是这样的结局。” 消息传来,张绍文不胜唏嘘。 

初心甚好,能力也强,却倾覆在大势之下。 

几乎所有的人都慢慢醒悟:2018年,并不是一个银时代。 

02 措手不及 

第三季度,白玉公司的钱快烧光了,但新的投资却迟迟没有到位。 

他只能缩减开支。 

原本公司敞开供应零食和饮料,每个月组织团建。他先把这些福利砍掉。有员工对他抱怨:“你变了,变成资本家了。” 

雪上加霜的是,公司新签了几个合作方,履约必然导致亏损。为了维护商誉,他咬牙履约。 

资金越来越紧张,他开始裁员,将业务砍半。这个过程,更是血雨腥风。 

8月,公司现金流断了,再也没有钱给员工发工资。 

心急如焚的白玉每天约20多个投资人,却鲜少有人愿意搭理。 

“三天能见一个就不错了。”他说。那段时间他口舌生疮,狼狈不堪,没了人样。 

9月底,公司已拖欠员工一个月工资,而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感兴趣的投资人。 

这是孤注一掷,最后一搏。 

白玉把投资人请到公司会议室。公司40多个员工全都在办公室外,等待命运的宣判。 

那天,他写了满满两黑板,说模式,说未来,说突围,整整一个下午,筋疲力尽。 

投资人沉吟一会,说:“明天来找我拿钱。” 

那一刻,白玉知道了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推开会议室的门,40多双眼睛紧盯着他。 

一些员工眼露凶光,像狼一样。 

他们紧紧抱着公司的笔记本电脑,准备一听到坏消息就带着电脑走人——笔记本的价格,约等于他们一个月的工资。 

那一刻,白玉说了三句话:“公司继续办,明天发工资,不裁员。” 

欢呼声一片。 

当晚,合伙人告诉他,如果他当时说的是“公司破产,人员解散,工资发不了了”这三句话,员工们会吃了他。 

“人性,有时真的无法直视。”白玉说,在利益面前,一切都会原形毕露。 

当天晚上,不敢喝酒庆祝,也无暇嚎啕大哭,他抱着手机,生怕投资人打电话过来反悔。 

直到第二天,投资人的500万到账,他才松了一口气。 

500万,这是他将P2P平台及公司所有业务折价之后的“卖身”价。 

半年前,单是公司P2P业务的价格,就有人开到过3000万;如今,用“贱卖”这个词都算抬举。 

他不由自主地想到摩拜和ofo的命运。 

卖了摩拜,胡玮炜套现15亿离场;坚守ofo,戴威如今又如何? 

此时此刻,他终于理解了戴威说的那句:“跪着也要活。” 

跪着活,是一种狼狈不堪的生存状态——但重点不是“跪”,而是“活”。 

无论如何,白玉的公司活下来了。 

出乎白玉意料的是,投资人的钱到位后,夺权者出现了。 

他的一位合伙人来和他谈判:“我觉得我更适合当CEO。” 

此时的白玉,确实有些沮丧。他觉得2018年的激进决策是错误的,怀疑自己是否适合当CEO。况且,投资人也是这个合伙人引荐来的。 

没有经过太多纠结,白玉决定让贤。 

但事情很快发展为闹剧:合伙人掌权三月,公司一塌糊涂。 

最终,投资人进行了干预,要求合伙人离开。 

“你根本想象不到,我这一年都经历了什么。”对白玉来说,他的2018年,由裁员、内斗、无数的生死边缘时刻组成。 

这一年,他的关键词,是“跪着活”。 

类似这样的故事,在2018年的每一天,几乎都在上演。 

网贷天眼共收录平台6380家,现正常平台1474家,问题平台4906家。 
数据来源网贷天眼 

这意味着,四分之三的平台,在洗牌中退场。 

“我答应了投资人,必须兑付30%的本金。”某网贷平台CEO钱思琦求投资人不要将他送入监狱,条件是,他砸锅卖铁也要兑付这30%。 

为此,他卖房卖车,向所有的亲戚朋友借钱。 

2018年,他的关键词,是“一切归零”。 

成功大抵相同,但关于失败的故事,却有着不一样的辛酸。 

03 唯一生门 
小平台花式死亡,头部平台也在浴血奋战。 

2018年,头部金融科技企业活下来的唯一生门,就是:维持现金流。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一些头部平台走上了“流血”上市之路。 

“你知道吗,我的估值降了一半,但我必须去上市。”一位上市公司的CEO苦笑着称,只有去美国和香港上市,才能活下去。 

“这是唯一的活路。” 

只要冲击上市成功,就有了股市这条融资渠道,就可以保命,熬过寒冬。 

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CEO迟鑫在递交了招股书后,就开始和华尔街的投资机构博弈,车轮战持续了整整三个月。 

“就是压我们的估值,拼命压。我不甘心,我怎能甘心?!”他不愿妥协。 

外患未除,内患丛生。 

他的投资人不断加压,让他贱卖,好套现离场。 

曾经和他一个战壕的兄弟们,在利益面前开始倒戈。 

三个月,他熬白了头发。 

2018年,迟鑫的关键词刚好和白玉相反:“宁可站着死,不能跪着活。” 

这一年,共有12家中国金融科技公司上市,还有5家提交了招股书。 

但对于部分平台来说,上市并非水到渠成的成功,而是断臂求生的妥协。 

上市公司尚有生路,但对于其他头部企业来说,维持充足的现金流,难上加难。 

在资金充裕期,很多企业都选择急速扩张,甚至只准备了一年的现金流。 

2018年,被曝出最多的死亡原因,就是“资金链断裂”。 

“金融业务都有周期性,会上行,也会下行。真正好的现金流规划,要能对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进行通盘考虑。”美利金融副总裁顾崇伦称。 

因此,他一直坚持一个底线:必须保持正向的现金流。“特别是在汽车金融这个行业,现金流就是生命线。” 

为了预防寒冬到来,2018年下半年,顾崇伦对很多产品进行了调整,“目的就是增加现金流”。 

比如,在卖车的同时,提供一些增值服务,向顾客推荐车险和GPS等。 

再比如,和银行协商,承诺一定的销量,换取较低的保证金。 

“要考虑三年之内的现金流,留足三年粮草。这些生存宝典,在黄金时代,有几个人会记得?”顾崇伦问。 

金融创业具有特殊性,创业者要永远保持冷静。 

“2018年,刚好是净化之年。”顾崇伦说,不懂金融的玩家,会在经济下行周期中离场。 

挺过一个经济周期的金融企业,才将将迈出成功的第一步。 

2018年,顾崇伦的关键词是“净化”。 

04 蛰伏重生 

尽管行业处于寒冬,但玖富T.E科技赋能事业群负责人金增笑判断,未来金融科技将有两个风口:银行和海外。 

2018年的银行,真正觉醒了。 

在和银行频繁打交道的过程中,金增笑发现,银行关于普惠金融和互联网金融的部门特别多:个贷部、信用卡部、互联网金融部、科技部……好几个部门在做同一件事。 

对于金融科技公司来说,2019年的风口路径已非常明晰:赋能传统金融。 

除了发力银行,金增笑还在下半年频繁出国,尤其是去东南亚。 

东南亚市场人口众多,用户年轻化,智能手机普及,金融覆盖率不足。 

而中国的金融科技,在支付、大数据、反欺诈等方面的能力,都已是世界领先水平。 

出海赋能,在金增笑看来将是一大趋势。 

“我们和印尼、菲律宾、泰国等国的银行都在合作。”金增笑称,进入这些国家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是监管。 

“只要你不是带着赚快钱、做掠夺式金融的目的来,当地监管会非常欢迎。”金增笑称,习惯了野路子的中国公司,即使出海,也很难长久。“出海一定要合规,要遵循当地监管政策,保护好当地用户。” 

金增笑认为,赋能东南亚最大的问题,是当地的效率低下。 

他曾带着一队人马入驻一家东南亚银行,联合办公。下午5点,银行的人全部下班,集体拜拜,徒留他们的人在加班。 

在寒潮与希望中交织而行的2018年,金增笑的关键词是“轮回”。 

10年一轮回,从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至今,刚好10年。 

2018年没有急遽的危机,风险缓慢释放,是泡沫逐渐破灭、良币驱逐劣币的一年。 

对于金增笑来说,轮回还有一个含义:“玖富诞生12年了,12年,也刚好是一个轮回。” 

2018年,两种轮回,冰火两重天。 

2019年,白玉给公司定下了新的目标:2018年的一半。 

他决定牢牢管控现金流,继续开源节流,核心指标是盈利。为此,他宁可顶着“资本家”的骂名,继续裁员、降薪。 

而迟鑫已有放弃上市的打算。 

“就算不上市,我们的业务也可以做,慢慢盈利。”2019年,他不想再把时间耗在无谓的资本博弈上,只想沉下心,一步步耕耘。 

结语 

2018年冷吗? 

白玉说,寒彻入骨。 

迟鑫说,不是行业冷,而是利益让他看透了人性。 

顾崇伦说,行业冷,反而能起到净化作用,沉淀出好的企业。 

而金增笑还在拓展海外业务,比往年更忙一点。 

真正的好公司,没有寒冬。
5月10月,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在北京召开“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春季峰会”。本峰会从全球金融科技数据分析与研判出发,聚焦风投、交易所、科技企业、监管层等众多领域精英,共同探索科技价值与资本力量。

点击图片查看会议详情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独角兽观察(共11篇)

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2019(共27篇)

2018新金融行业年度盘点(共12篇)

金融业装备竞赛(共10篇)



耗时 9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