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栏

【专栏】对新任证监会主席,我们在期待些什么?

夏心愉 · 零壹财经 2019-01-31 09:15:09 阅读:2113

关键词:A股央行易会满证监会主席

摘要:
这几天我挺懵圈的。证监会主席换了人,不管是评价原主席,还是寄望新主席,我身边的朋友和社交媒体的转帖,几乎清一色就一个指标,上证综指。 说原主席的,是“从2600点到2600点”,其中几层意思大家或许都能体会;说到新主席的,就是“A股是否会逆袭”、“是否会重回3600点...


这几天我挺懵圈的。证监会主席换了人,不管是评价原主席,还是寄望新主席,我身边的朋友和社交媒体的转帖,几乎清一色就一个指标,上证综指。

说原主席的,是“从2600点到2600点”,其中几层意思大家或许都能体会;说到新主席的,就是“A股是否会逆袭”、“是否会重回3600点”等话术。

搞得好像证监会主席就干一个活——帮大家抬高股价。

要真那么简单,大家前两天就不用那么热追谁来履新证监会主席啦。

因为第一,该去看“天”(大环境)。股市,退回到最基本面上,投资它的收益、大盘上涨的动力,归根结底是企业们创造的价值,市场无非是一个交易平台。所以经济上行周期的主席肯定更好当,另一头,“雷”都爆干净后的主席也更好当。而那些正好处于市场的刮骨期、改革的坚冰期、经济的低速期的主席,显然是最不容易的吧。

第二,该去看“妈”(央妈)。因为货币创造(包括加杠杆)时,整个市场会多出来钱的;货币消灭的周期就是反向的。大盘和这个周期是正相关的(虽然会有些滞后性)。可证监会的职能没有大家所想象的那么宽,大家有时候对于证监会的抱怨,根子其实也不在他身上。证监会及其主席,也只是在整体金融经济的政策、管理和协调上的一个环节。

总不能说,再来一次大放水、大配资、大杠杆牛,那3600点也就是一两个月的事情吧,你在股市套进去的那个“小目标”大概也可以捡回来。可问题是,这就是好的监管和好的主席吗?

“愉见财经”举一个并不确切但好理解的例子,股市就好比个菜市场,有人来这卖菜、有人来这买菜,交易是一个愿买一个愿卖的事情,证监会就是个菜场监督管理员,理论上他不应该管菜价,他只管菜场公平有序,不可以有人卖烂的白菜掺水的货,每个卖家都要信息披露你这菜怎么回事,当然买家也不能内幕交易等……

所以单单说指数,其实并不说明问题。可真正准确的维度又往往是抽象的、关联的、非即期的:中国资本市场的基础性制度完善、法律法规的规范、市场化改革、健康与“活力”、赏罚分明到位(所谓的“监管有序”)、对中小投资者落到实处的保护……当然一切又都要在“稳定”的框架之下。

这其实是在多边联系、多头约束下的动态平衡。

“愉见财经”不是说上证指数不要涨,而是要拷问它,为什么涨,涨得健不健康?

愉记想表达的第一个纯属个人意见,是,请看中国宏观经济,过去10~20年里头的靠老动能和老红利吃饭的那种“十个行业九个增长”,已经不再。现在的情况是很多企业债务过高、周转困难、市场饱和、贸易生变、红利殆尽、体制老朽……

可是我们的上证综指所“综合”的A股市场,仍然有相当占比,是指向“老动能”企业的。如果很多企业实际的经营就是吃力的、就是利润下滑的、甚至利润都只能靠报表腾挪硬做出来的、抑或是利润都没了就靠到处找概念来打强心针的,因为他们在指数里一屁股占下了位子,所以,凭什么上证指数非要涨呢?

不管老一辈企业家或投资人有多难接受,多么来回挣扎,一切如何反反复复死灰复燃然后又被湮灭,总之,上一个大时代的浪潮大势已去。内外挑战,是逼着经济增长回归新本质。

但我并不悲观。这种恰恰是经济高速发展到一定阶段才会遇到的周期(你看东南亚和非洲那些在我们的前周期的国家就不会愁这些,所以会有人把投资搬去了越南柬埔寨),对过往的买单和对未来的重构,过程必然痛苦。但是痛苦才可能孕育新生。

这个“新生”,是代表产业升级、科技进步作为内生动力的未来。

去年诺贝尔经济奖得主保罗·罗默已经向世界回答了,内生技术变化的长期增长模型,技术进步会是经济增长的核心。

市场驱动的时代结束了,能力驱动的时代也就到来了。

那么相对应的,对于A股市场而言,就是要去“腐肉”长“新肉”。

对于那些主业已经千疮百孔、或者是变质的违规的公司,能不能,进一步畅通退市机制,比现在再畅通个10倍。其中不仅仅是对造假企业强制退市,也包括鼓励那些已经不太适合留在资本市场的企业主动退市。

没有正常的退市制度,我们股民就难免会瞎寻思,大部分企业上市就是来不断吸收资金的,是前面A轮的B轮的C轮的要跑来割我们。A股市场资金开流又缓慢,那么仅有的资金就会被分流,股市资金供应和需求无法达到平衡。

而一大批虽然增长大不如前、质地仍然尚可、主业稳定运行的公司,OK,他们仍在股市里,但的确没必要像过去那样股价非涨不可。慢慢来,估值合理就是好的。

去腐的同时也要长出新肉,把真正代表中国经济未来的公司引入二级市场(当然我们也要考察它的估值是否透支了太多未来年份的利润),给我们投资(科创板注册制其实也在这个方向上),换个角度也就是把资金导流给真正代表中国经济未来的企业们,而不是阿猫阿狗主业坏死的炒钱的做PPT的都叫“实体经济”。

但就着“科创板注册制”一事顺便提一嘴,随着注册制总要一步步到来,和“宽门槛”打配合拳的一定是“严惩罚”。信披造假、内幕交易等等,这些我们投资人深恶痛绝的问题,麻烦证监会,能不能不要总是罚得个皮痛肉不痛——别人干成了套利几个亿,被逮了罚款几十万,这数位差得也忒大了。一定要到祸害民生被捅上天的ST长生,才有像样的罚得个倾家荡产的案例。

希望主席新任后的证监会,能够胡萝卜和大棒都用到位。更严明的规范、更通畅的退市、更经常化的惩罚性赔偿制度、让更代表中国未来的企业上市、市场化改革再前进……

让这些都一起来吧!

再说回到今天的题眼,上证综指。愉记想表达的第二个个人观点是,难道大家不觉得,这个指数本身也已经很OUT了吗?

所谓上证综指,那是一个所有股票加权平均之后的综合指数,优质的垃圾的活跃的不活跃的,亦即,全班同学们的平均表现。

正如上文已经提到一些的,未来如果我们的资本市场改革深化,淘汰退市加速,注册制不管早晚总要开始,不活跃的股票可能会越来越多,那现在的这些“全班平均表现”,显然会越来越不说明问题。

我们常说的美国股市大涨,实际指的仅仅是道琼斯30种工业股指数从6000点涨到24000点,并不是全部美国股票的综合指数。

我记得之前读到过原重庆市市长黄奇帆的一个观点,是说,建立中国系统重要性股票监测制度并以其为成分股,重新设立“中国成分股指数”,可以取代、甚至取消上证综合指数。

上证综指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证券市场全部上市公司数量只有几十个,搞指数自然将其全部包括其中。二十多年来,上市公司数量已从几十个增加到四千个左右,其实已经没必要再搞全部在内的综合指数,而应适时推出成分股指数。

从发达国家的股票市场看,非常活跃、一般活跃和不活跃股票基本各占1/3,而成分股指数只代表最活跃的部分。

如果说,证监会主席的考卷不只是上证综指,那到底应该是什么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请百度“证监会职能”即可。鉴于很多朋友最近应该不太想用百度,那好吧,愉记把答案直接贴在文末。

当证监会的职能被有效履行,运转良好,那么证监会主席就是优秀的。

此外,愉记也斗胆再说些细节,算是代表一个普通股民说说期望。除了上面已经提到过的,还有,比如,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上市公司股东都齐刷刷地玩着,在高位的时候去套现或者质押。愉记就不信他们一个个都心里没数、没有内幕、真的都是简单的资金需求使然?证监会是不是可以有个规范性文件之类的,来规定一下:上市公司在股价低位的时候反而应该怎么增持、怎么回购注销;以及那些打了嘴炮说要增持,结果把股民的钱都骗过来、股价哄上去了就跑的股东,要怎么查他;又如,高位时大股东套现或质押要怎么规范?

再比如,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里,愉记总觉得大家很多时候吃的都是哑巴亏,比如被造假的信披骗了投资了损失了以后,还是欲告无门,或者漫长无期,以至于“愉见财经”的公号后台都会经常出现想来我们这里伸冤出闷气的爆料。

以上,仅为愉记个人手记。我的主要写作条线是银行业,对资本市场和证券系统还是比较业外的,有不恰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后附,证监会主要职能:

(一)研究和拟订证券期货市场的方针政策、发展规划;起草证券期货市场的有关法律、法规,提出制定和修改的建议;制定有关证券期货市场监管的规章、规则和办法。

(二)垂直领导全国证券期货监管机构,对证券期货市场实行集中统一监管;管理有关证券公司的领导班子和领导成员。

(三)监管股票、可转换债券、证券公司债券和国务院确定由证监会负责的债券及其他证券的发行、上市、交易、托管和结算;监管证券投资基金活动;批准企业债券的上市;监管上市国债和企业债券的交易活动。

(四)监管上市公司及其按法律法规必须履行有关义务的股东的证券市场行为。

(五)监管境内期货合约的上市、交易和结算;按规定监管境内机构从事境外期货业务。

(六)管理证券期货交易所;按规定管理证券期货交易所的高级管理人员;归口管理证券业、期货业协会。

(七)监管证券期货经营机构、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证券登记结算公司、期货结算机构、证券期货投资咨询机构、证券资信评级机构;审批基金托管机构的资格并监管其基金托管业务;制定有关机构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的管理办法并组织实施;指导中国证券业、期货业协会开展证券期货从业人员资格管理工作。

(八)监管境内企业直接或间接到境外发行股票、上市以及在境外上市的公司到境外发行可转换债券;监管境内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到境外设立证券、期货机构;监管境外机构到境内设立证券、期货机构、从事证券、期货业务。

(九)监管证券期货信息传播活动,负责证券期货市场的统计与信息资源管理。

(十)会同有关部门审批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机构及其成员从事证券期货中介业务的资格,并监管律师事务所、律师及有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机构及其成员从事证券期货相关业务的活动。

(十一)依法对证券期货违法违规行为进行调查、处罚。

(十二)归口管理证券期货行业的对外交往和国际合作事务。

(十三)承办国务院交办的其他事项。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独角兽观察(共8篇)

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2019(共27篇)

2018新金融行业年度盘点(共12篇)

金融业装备竞赛(共9篇)



耗时 8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