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栏

【专栏】银行大股东们的“空手套”:先从银行贷出钱,用来买银行股权,再质押换钱

夏心愉 · 零壹财经 2019-01-23 08:57:06 阅读:2912

关键词:债券违约凉山商行泸山铁合金银行大股东

摘要:
银行大股东们的“空手套”——我准备写这个话题并收集素材已经很久了。我所观察到的一大风险点是,一批小银行的大股东企业们都有这样的财技:在根本没充足资金的情况下,先找各种名头、各种暗中控制的融资平台,从这家银行贷出巨款,然后再用这笔钱收购银行股权;末了,这些股权还可以拿出去质...

银行大股东们的“空手套”——我准备写这个话题并收集素材已经很久了。我所观察到的一大风险点是,一批小银行的大股东企业们都有这样的财技:在根本没充足资金的情况下,先找各种名头、各种暗中控制的融资平台,从这家银行贷出巨款,然后再用这笔钱收购银行股权;末了,这些股权还可以拿出去质押再贷出钱。

对,就是无中生有地搞出一大笔钱。

“愉见财经”正在收集贷款资料的某去年发生过债券违约的大型民营集团,2016年收过南方某城商行N的股权。其资金来源,就是靠其自己实际控制的多个融资平台,先向N总共贷出了约30亿,反手再用一个干净的主体,出资不到20亿,入股N的股权,并跃升至N的第一大股东。

对这样的财技,N的高层显然并非不知情。因为入股完成后,N的某副行长甚至被派驻了这家民企的某个外部平台任高管,其实就是替银行去看着资金的。

更关键的一点是,当一批民企成了银行的前几大股东后,这些银行或多或少就被“绑架”了,有的几乎成了股东的“钱袋子”。

“愉见财经”所亲身遇到过的最夸张的情形是,已经下午4点多了(也就是就快关账了),大股东一个电话打给分管副行长,要求往自己公司账上打8000万。

因为我手上有你银行的股权,我就像是你的主子,相当任性。什么贷审会呀、过流程呀、资金用途审查呀、追加抵质押或担保呀,统统事后再说吧,反正我现在急着用钱,你赶紧打款。

上述调查我们还在做、还需要更确凿的证据。毕竟相关银行尚未“东窗事发”,亦即很多问题还是捂着的,作为一个系出无门的自媒体,没有足够文书证据,尚不敢贸然指名道姓。

但已有银行“东窗事发”了,有司法调查、有监管定调、有细节公布,就方便“愉见财经”给大家举例了。

今天的例子,是凉山州商业银行。这家成立于2007年5月的银行,是四川省少数民族地区成立的首家股份制城市商业银行。据其2017年年报,这家银行的净利润还不到区区2000万元。

可是一家一年赚不到2000万的银行,被骗起贷来却上亿。

先来顺着今天的话题,给大家讲讲这家银行的大股东西昌泸山铁合金公司,是怎么耍“财技”从银行搞钱的。

鸣谢:下文调查来自微信公众号“成都财经圈”;ID:chengducaijingquan。

(截至年报期末,凉山商行注册资本约5.6亿元。下图是前十大股东图,西昌泸山铁合金系第三大股东。)


据“成都财经圈”报道,2014年6月,泸山铁合金公司董事长杨承斌找到凉山商行董事长郝卫宁,有人准备转让凉山商行股权,杨承斌征询郝卫宁的意见能否接盘,郝卫宁表示可以接,因为四川发展也要来投资了。

财技来了:杨承斌手中无粮啊!于是,郝卫宁召集人来商讨,最后谋划出了以铁合金公司一个技改项目的名义向银行申请贷款的办法。杨承斌拿到的贷款金额为5265万元。

但据凉山商行的一个客户经理事后的说辞,技改这件事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是在会上被讨论出来的。

这名客户经理说,按照《贷款通则》的规定,我们都明知是假的,贷前调查这一步肯定就不搞了,剩下贷中审查这个环节要进行,也不过是审查杨承斌提供的造假资料看看是否符合贷款程序规定。

问题关键是,贷款是用于购买技改机器设备,那发票哪里来呢?客户经理说:“如果不是杨承斌当时保证说能搞定发票,我肯定不敢办理这笔贷款。”

类似的财技故事还有一则。

2013年6月,泸山铁合金公司董事长杨承斌也找过凉山商行董事长郝卫宁、行长王某,提出棚户区改造资金短缺,准备贷点款。由于土地性质问题,不能以棚户区改造名义申请贷款,最后三人商量出了一个“以职工名义贷款”的办法。

做法是,泸山铁合金公司财务科向银行提供了铁合金169位职工个人贷款申请书、征信报告等资料。凉山商行安排五个客户经理,“火把节”都没有休息,就按资料加班加点做贷款。

据“成都财经圈”报道,凉山商行个贷中心办理的最长贷款期限一般不超过3年,但铁合金给的名单则是最长不超过10年;个贷中心办理的执行利率最低不低于40%,但铁合金最后执行的仅仅是基准利率上浮10%。

“除了金额,各项数据都超出了我们平时办理的限度”,这五个客户经理当时都提出了异议,“还有办理贷款时的面谈和面签,贷款人也不来……”

然而,异议无效。两个月后,4115万元的贷款还是发放下来了。

最后,至于泸山铁合金与凉山商行高层之间的“利益关系”,有一个细节:因为政策不允许银行混业经营,据说凉山商行当时要成立公司,就准备由泸山铁合金的杨承斌来代出资、代持股。(杨承斌因其大股东身份,也是银行的董事。)

不过侥幸的是,截止去年8月,泸山铁合金公司在凉山商行的贷款己全部归还,没有给银行造成损失。

可是当一家银行管理混乱,在泸山铁合金这里虽然没有发生贷款损失,在别的地方,早晚还是会被骗贷。

据查证,一名涂姓老板就连续成功骗贷了62笔,以62个个体工商户、个人及企业为贷款主体名义,总金额2.23亿元。加上利息,直接造成凉山商行贷款损失近3.8亿元。

夸张的是,在62个“贷款主体”中,除了两家餐饮公司实际存在,涂老板用来贷款的所有农家乐休闲庄和其它公司,都是“不存在”的。

另外,涂老板还冒用超过10个个人的名义贷款。

当地纪委相关报告称,这“典型塌方式腐败”、“国有资产遭受重大损失”。

好在天网恢恢,腐败就要付出代价。2017年,凉山商行迎来了一场清算与救赎,多人先后被抓或协助调查,其中就包括凉山商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郝卫宁,凉山商行风险管理部原主管(总经理级风险主管)毛明,西昌市泸山铁合金公司董事长杨承斌等
5月10月,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在北京召开“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春季峰会”。本峰会从全球金融科技数据分析与研判出发,聚焦风投、交易所、科技企业、监管层等众多领域精英,共同探索科技价值与资本力量。

点击图片查看会议详情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独角兽观察(共11篇)

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2019(共27篇)

2018新金融行业年度盘点(共12篇)

金融业装备竞赛(共10篇)



耗时 9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