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栏

【专栏】民办教育机构涉嫌非吸:以教育之名,行犯罪之实

陈云峰 · 零壹财经 2019-01-07 09:01:15 阅读:1135

关键词:民办教育水米田教育集团潍坊市金融工非法集资事件

摘要:
2018年12月29日,潍坊市金融工作办公室发布《关于对水米田教育集团涉嫌非法集资风险进行核查处置的函》。据该文件显示,水米田教育集团涉嫌非法集资,并且监管部门将会核查具体企业情况。除水米田教育集团外,近年来,多地民办教育机构被曝涉嫌非法集资。由于此类案件参与群众多、财产...

2018年12月29日,潍坊市金融工作办公室发布《关于对水米田教育集团涉嫌非法集资风险进行核查处置的函》。据该文件显示,水米田教育集团涉嫌非法集资,并且监管部门将会核查具体企业情况。除水米田教育集团外,近年来,多地民办教育机构被曝涉嫌非法集资。由于此类案件参与群众多、财产损失大,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从而影响社会稳定。一直以来,教育主管部门及相关监管部门对加强民办教育机构领域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高度重视。

早在2015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的意见》就明确要求各部门要坚决惩处非法集资犯罪活动,密切关注民办教育机构的风险点,加强风险监控。2018年8月20日,教育部刊发《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法律政策宣传座谈会发言材料》再次提到做好教育领域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的风险排查、监测预警、案件查处、善后处置、宣传教育和维护稳定等工作。针对教育领域的非法集资风险主要开展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

1、督促各地对民办教育领域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情况全面开展自查

实践中,涉嫌违法经营、非法集资行为的民办教育机构的经营中主要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1)以预收学费变相非法集资。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中明确规定校外培训机构要严格执行国家关于财务与资产管理的规定,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教育机构超期预收学费均属于超范围经营,很大程度上涉嫌非法集资;(2)证照不全涉嫌非法经营;(3)预收学费资金管理成“暗箱”,一些机构以扩大校区、补贴正常经营为由,大肆集资吸储,在家长甚至员工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资金挪作他用,进行其他领域高风险投资,最终导致教育机构资金链断裂。

2、积极贯彻落实民办教育法律法规,防范民办教育领域非法集资行为

2017年9月1日,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重申了发布虚假招生简章或广告骗取钱财,恶意终止办学、抽逃资金或者挪用办学经费等行为的民办学校的法律责任。另外,《营利性民办学校监督管理实施细则》中明确规定,营利性民办学校违反《教育法》、《民办教育促进法》及相关法律法规,进行非法集资的,由教育、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工商行政部门或其他相关部门依法责令限期改正,并予以警告;有违法所得的,退还所收费用后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责令停止招生、吊销办学许可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3、刑事责任

单位责任


除上述行政责任外,对于民办教育机构的刑事责任定性也非常关键。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明确提出,非法集资的要件包括四个,即非法性、公开性、利诱性、社会性。

非法性。未经有关部门批准募集资金、借用合法经营形式吸收资金,即依托实体经营项目吸收资金,故资金的用途并不影响犯罪的成立。

公开性。向社会公开宣传资金需求、回报等信息,或者明知吸收资金的信息向社会公众扩散而予以放任等情形。

利诱性。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

社会性。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主要为向亲属、朋友、单位内部人员等特定关系之外的社会公众吸收资金。

因此,对于民办教育机构未经批准擅自以扩大经营、投资或者免费获取课程资格名义通过公开宣传向公众募集资金的,很大程度上涉嫌非法集资。

个人责任

对于民办教育机构中负责人、普通员工的责任,实践中则根据其主观故意、客观行为两方面综合认定其刑事责任。

主要负责人

在童某榕犯集资诈骗罪、合同诈骗罪一案中,法院查明,被告人童某榕为维护涉案幼儿园的资金运转,以许诺支付年息5-12%不等的高息、分红为诱饵,虚构银行转贷、单位经营、发售原始股等事由,向单位员工并通过员工向其亲友及社会大众非法集资。之后,被告人童某榕以非法集资所得先后成立以其为实际控制人的多家幼儿园及培训学校等教育机构,并为此成立XX幼儿教育集团。2010年2月,被告人童某榕为营造具有经济实力的假象,以高息借贷筹集资金并以上述部分教育机构为实体在澳大利亚上市发行股票,期间因支付巨额上市维护费等费用而致其资金漏洞进一步扩大。被告人童某榕遂提高回报利率即许诺以支付年息8%至月息20%为诱饵,向社会公众加大集资并将名下部分经营实体转卖他人,用以维持资金运转。至案发前,造成被害人实际损失人民币数亿余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童某榕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营造具有雄厚经济实力的假象,隐瞒并无归还能力的真相,虚构资金用途,并以承诺高息回报为诱饵,向社会不特定公众骗取资金,用于偿还前债等灭失性用途,造成数额特别巨大的经济损失;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借款用途,隐瞒履约根本不能之真相,骗取贷款公司及担保人信任,并将所骗借款用于偿还前债等以致无力偿还,造成贷款公司、担保人数额特别巨大的经济损失,被告人童某榕的上述行为已分别构成集资诈骗罪、合同诈骗罪。

关于被告人童某榕及其辩护人所提童某榕没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不构成集资诈骗罪、合同诈骗罪的辩解,法院认为,被告人童某榕的上述行为均是在其明知无力偿还的情况下发生的,且非法集资所得款项仅投入较少部分用于维系实体经营,后被告人童某榕又因无力偿还巨额债务而逃匿在外。足见上述教育机构等实体纯系被告人童某榕用于骗取他人钱款、维系资金运转的幌子,故被告人童永榕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其行为应以集资诈骗罪、合同诈骗罪定性。

普通职员

除涉案教育机构的负责人外,普通职员也有可能面临成为非法集资犯罪的共犯的风险。

在张某林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二审程序中,二审法院查明,张某林等作为陕西XX培训学院(涉案教育机构)的业务员带领集资群众签订以XX培训学院及法定代表人刘某为甲方、集资群众为乙方的《投资办学协议》或《借款合同》,收取集资款,开具收款收据,向集资群众发放赠品及返现。且上诉人张某林等业务员按照其吸收资金的比例提成,一年期提成7%,两年期提成8%,三年期提成9%,五年期提成10%,晋升科长、高级科长后加收1%-3%的提成。二审法院认为XX培训学院为扩大办学规模,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的规定,未经国家机关依法批准,采取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公开宣传、组织参加免费旅游等形式,渲染XX培训学院发展前景,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以投资即给予高息回报为诱饵,吸收社会公众存款,数额巨大,而上诉人张某林作为机构内的业务员,向社会公众公开宣传XX培训学院、直接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领取提成款,系XX培训学院犯罪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应依法予以惩处。

除业务员外,一些教育机构的教职工也可能“一不小心”成为非法集资犯罪的共犯。例如在一些被曝的涉嫌非法集资的幼教集团案件中,幼教机构的老师配合机构负责人动员学生家长借款给机构负责人。由于在此情形下,涉案教职工客观上都实际参与了非法集资犯罪活动,根据刑法中的主客观相统一原则,对于这类教职工是否构成非法集资犯罪的共犯的认定关键在于教职工主观上是否明知涉案教育机构的非法集资性质。如果有证据表明教职工成为涉案教育机构负责人在对外借款中起重要作用并从中获取提成或收益,那么该教职工很有可能被司法机关认定为主观上明知涉案教育机构的非法集资性质。因此,教育机构的教职工应警惕教育机构的非法集资行为,不要“误入歧途”。

多起教育机构涉嫌非法集资事件引起了社会对于教育行业的关注甚至声讨,在血泪教训过后,我们更应该思考教育行业的疏导和监管,莫让其沦为不法分子的犯罪工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2019(共28篇)

2018新金融行业年度盘点(共12篇)

金融业装备竞赛(共7篇)

金融科技兵器谱访谈录(共11篇)



耗时 9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