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银行同业扩张欲“死灰复燃”?监管连出重手按住

夏心愉 · 零壹财经 2018-12-26 09:18:16 阅读:1978

关键词:资管新规通道业务银行同业银行理财业务银行监管

当银行实际“雇”券商资管、基金子当通道,给自己的贷款客户发企业ABS;当银行将同业拆借款、贸易融资类资产等打包成交易所能够发行的ABS,腾挪出同业借款额度;当有些名曰发行人的券商、基金子在其中实际扮演着“通道”…… 如此狡猾的“下有对策”,你们真以为躲得过监管的火眼金睛...

当银行实际“雇”券商资管、基金子当通道,给自己的贷款客户发企业ABS;当银行将同业拆借款、贸易融资类资产等打包成交易所能够发行的ABS,腾挪出同业借款额度;当有些名曰发行人的券商、基金子在其中实际扮演着“通道”……

如此狡猾的“下有对策”,你们真以为躲得过监管的火眼金睛吗?

临近年底,如果把近期市场上的两则消息放在一起看,交易所ABS市场已经被监管盯上了。

第一条是:12月24日晚间,证监会公司债券监管部官网发布《资产证券化监管问答(二)》,重拳规范交易所ABS业务。特别指出了券商、基金子公司让渡管理责任、开展“通道”类业务,形成风险事件的乱象。

第二条是:市场流传消息称,近期监管层已经窗口指导部分商业银行,暂停发行同业借款类ABS,同时对部分银行的银行理财资产转成交易所ABS(资产支持证券)产品也进行了限制。

综合这两条消息,实际讲的是三件事:

一是,证监会出手规范券商、基金子公司在交易所ABS市场的通道乱象;

二是,央行或银保监会出手监管银行发同业存款类ABS;

三是,央行或银保监会出手监管银行发非标转标ABS产品。

这三件事里,第一件已经铁板钉钉了。第二件还在传闻阶段,但“愉见财经”问下来感觉监管的规范态度本身还是比较明确的,而且同业存款类ABS增速快并已被有的机构利用来进行同业扩张,也是明确的。一般来讲,我们猜测监管的态度不会是“一刀切”停发,但重于业务实质的监管还是会来。

第三件事,关于“非标转标ABS”,实话实说我们问到现在也觉得纠结困惑。我们私下问的某股份制银行觉得现在不缺非标额度了,反过来现在行业的现状其实是缺资产,所以少有拿资产做ABS的;而他们也没收到相应的窗口指导。

所以关于第三件事,有进一步消息的业内朋友,欢迎后台匿名来和我们说说。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交易所ABS业务里藏匿的不规范要成为整顿对象了,这难免给资金空转、脱实向虚和监管套利提供空间,有违回归本源的初衷。下面“愉见财经”为大家分析分析这些消息背后所隐含的监管最新动向。

重拳挥向券商资管、基子通道

同业存款类ABS亟待规范


相比银行间ABN市场的不温不火,交易所ABS则显得相当火爆。从规模看,截止12月已经接近9000亿元,年底有望突破万亿大关。

而今天我们聊到的主角之一“同业借款类ABS”,又是今年火爆的交易所ABS中增长最快的产品之一,累计规模也接近1000亿。

光大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对“愉见财经”表示,同业借款类ABS和银行理财资产发行交易所ABS产品都在交易所发,一般是券商或基金子公司作为发行人。

结合上述监管消息不难得出结论:银行将同业借款等资产打包发行成ABS,从而腾挪规模。而部分券商、基金子公司在其中扮演了违规通道的角色。

虽然此次证监会的《资产证券化监管问答(二)》只点出了合规券商、基金子公司给不符合资质的同类券商、基子扮演通道“不得将不符合其合规风控要求的资产证券化项目以各种方式推荐给其他证券经营机构,也不得为其他证券经营机构提供规避其合规、风控要求的“通道”服务。”

但实际上,券商、基金子给银行业金融机构充当通道也是圈内的惯用玩法。例如,业内人士说,尽管银行不能直接帮企业发行承销ABS产品,但当他们的客户有这方面需求时,一般会“雇”券商资管、基子充当通道,发行就能顺利进行。

甚至有人分析认为,今年ABS市场庞大发行量背后的一个重要支撑就是商业银行企业客户发行的ABS。

而对于今天监管的主角之一“同业借款类ABS”又与银行雇券商资管、基金子通道给自己的贷款客户发企业ABS不同。

他们直接把同业拆借款、贸易融资类资产等打包成交易所能够发行的ABS,拿到交易所发行,腾挪出的同业借款额度,又拿来继续给别的机构(主要是非银金融机构)同业借款,以此“突破”监管对于银行同业借款业务的限制。

对此,接近监管人士直接对“愉见财经”点出:“此类业务如不规范,难免给资金空转脱实向虚和监管套利提供空间,有违回归本源的初衷,在监管政策加速补短板的大背景下,金融机构应该对新时代下如何兼顾合理回报与创新发展有所思考了。尤其是对逐利倾向强烈的中小金融机构,忽视提高风险管理能力这个核心竞争力,想靠牌照优势无风险套利的日子越来越少了。”

事实上,在上一轮“三三四”监管风暴中,彼时同业理财、表外业务成为监管的风暴眼。当时就有一家城商行忙着将自营非标投资资产出表,该行以“私募ABS”以财产权信托计划的形式,打包三十多笔自营投资资产,总计46亿元,“优先”与“次级”比例8:2。

上述玩法在区域银行中越发明显,这类ABS一般优先级买方为区域银行自营或理财资金,劣后方为资产持方银行(或关联方)自持。

目前,又有不少银行“摩拳擦掌”准备进场,不过这一次不是上述的“私募ABS”,而是“同业存款类ABS”。有券商人士透露,今年将江浙一带的股份行、城商行有参与。(咳咳,是谁,你猜)

腾挪出的同业借款额度,继续同业借款给别的机构(主要是一些非银金融机构),以此突破同业借款业务天花板。

非标转标ABS需求小

“限制”说存疑


对于上述监管消息中的第三件事,即“对部分银行的银行理财资产转成交易所ABS(资产支持证券)产品也进行了限制”,“愉见财经”从机构和监管两方面打探。但这一点我们问到现在也觉得纠结困惑,下文只是把我们问到的情况如实汇报给大家,但也许这些信源尚不在事件核心中央,亦不代表我们有定论。

某股份行资管部负责人对“愉见财经”说,如果非标存量比较大,有可能通过交易所ABS的形式进行转标,但是现阶段的情况下很少有银行的非标存量会超标。今年以来非标都停掉了。

他认为,随着非标到期,超额的部分应该已经回来了,现在很少有大银行有需求和动力做非标,“我们的非标额度还有一堆。”他坦言。

今年7月20日,央行发布《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指导意见》),指出公募资产管理产品的投资范围,除主要投资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和上市交易的股票外,还可以适当投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但监管也要求,应当符合《指导意见》关于非标投资的期限匹配、限额管理、信息披露等监管规定。

虽然“720”对于银行资管行业而言,是一个标志性的监管对非标松绑的事件。随后落地的银行子公司管理办法又明确:“在非标债权投资限额管理方面,理财子公司独立经营理财业务后,根据理财子公司特点,仅要求非标债权类资产投资余额不得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的35%。”

此前,银行资管遵从的非标投资比例限制——“8号文”有(总资产)4%和(理财规模)35%的限制,这意味着,理财子公司取消了4%的非标投资比例限制。

上述股份行资管负责人说,尽管央行给资管新规打了‘补丁’,但是由于非标涉及嵌套、合规等诸多问题,所以银行的非标额度都没有突破,现在行业的现状其实是缺资产,所以少有拿资产做ABS。

最后,“愉见财经”向相应的监管部门求证,获悉“这里说的(指窗口指导)这些名词还需要分析业务实质,现在看起来还有逻辑问题。”

对于限制的原因,有业内人士猜测认为,或与监管部门正在对标准化产品和非标准化产品的标准进行界定有关,不同市场发行的资产的界定可能存在分歧。袁吉伟说,《资管新规》落地后,银行理财非标转标是整改的一部分,不过后续可能监管会有统一部署,避免银行理财业务在转标过程中的不规范操作有关。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网贷大转折——备案进度测评(共13篇)

保险业数字化转型探究(共11篇)

融资租赁40周年访谈与案例 (共30篇)

备战科创板(共17篇)



耗时 9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