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平台CEO帮助出借人催收,该不该收费?

P2P情报局 · 零壹财经 2018-11-29 08:47:47 阅读:1532

网贷平台的定位虽然只是信息中介,但实际上其不仅需要对借款用户进行贷前风控,还需要承担贷后催收的责任。

但在这次雷潮中,有家网贷平台的CEO却以个人名义成立了催收团队,而且还向出借人收取额外的催收费用。

到底是为了加速催收进程,还是对出借人的二次收割?

01

9月底,蜜蜂有钱在APP上线了一个“催收委托”的线上签署新功能,出借人可通过该功能签署催收服务合同,但需要在催回后支付一定的服务费用。

相关合同显示,根据逾期天数的不同,服务费用也有一定的差别。以收回欠款金额为基数,逾期30天以内,收取10%服务费;逾期31~60天,收取20%的服务费;逾期60天以上的债权,直接申请诉讼。

在此之前,各网贷平台催收的费用一般都是向借款人收取,蜜蜂有钱向出借人收取催收费用的方式,引起了出借人的质疑。

对此,客服在出借人交流群中解释道,签订催收协议的目的是帮助出借人加速催收。客服还提到,关于催收协议公司不会发布公告,催收团队是付总以个人名义成立的。

客服提到的付总,是蜜蜂有钱的联合创始人兼CEO付哲。付哲在接受菜鸟理财访谈的时候也确认了此事,并就催收费用一事做出了解释:“行业内的催收费用为30%左右,蜜蜂有钱是10%,这个费用已经是比较便宜了,是我托了朋友关系帮忙催收的,算是义务帮忙的了。”

但是几天后,蜜蜂有钱的委托催收功能就紧急下线了。

02

在高峰时期,蜜蜂有钱的员工多达400人。但是到了10月份,付哲在接受菜鸟理财访谈的时候提到线下门店基本都关了,全国的催收人员也只剩30个。

而在当时,蜜蜂有钱在全国的借款人有9000个,这些催收人员的重心又放在维护和联系正常回款的借款人。对于已经逾期部分的催收工作,几乎是停滞的。

蜜蜂有钱大股东也指派管理人员和律师,和付哲等人组成特别工作小组,负责债务清理和催收工作。但是从工作小组几次发布的工作进展声明来看,其催收工作只通过电话催收或者发送律师函等方式展开,并没有线下催收的配合。

而以付哲个人名义引入的第三方催收团队,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与出借人签订付费催收协议。

03

在相关的访谈里,付哲也提及了委托催收紧急下线的原因。他表示先试行一部分,如果第三方催收效果好的话,会重新上线该功能。

随着维权工作的进行,很多出借人的预期会越来越低,从期望收回本息,到收回本金,到了后期甚至愿意让出部分本金。这也使得他们愿意接受“付费催收”的规则,事实上,在哀鸿遍野的雷潮下,仅仅损失20%的本金已属万幸。

但是其中也有一部分人则认为拿回自己的全额本息是天经地义,维护正当合法权益不容妥协,并质疑付哲的付费催收的行为存在收割出借人的嫌疑。

蜜蜂有钱投监会在微信公众号透露,委托催收功能在APP下线后,并没有就此销声匿迹,而是通过出借人QQ群展开。

投监会一篇名为《图穷匕见》的文章中上传了一张第三方催收公司瑞斯金服相关工作人员的聊天截图,提到第二批需要凑几百人。而后蜜蜂有钱出借人群中,便出现鼓励大家拉人签署委托催收协议的现象。

截自微信公众号:MF投监会

不仅如此,投监会还贴出了一张付哲与投监会成员聊天的截图,直指付哲意图“颠覆”投监会、分化出借人维权。

截自微信公众号:MF投监会

而关于付哲提到的第三方催收催回部分,优先兑付已经授权的出借人的言论,也让很多出借人无法接受。

他们认为,首先无法界定回款是否由付哲团队催回,同时不认可付哲提出让菜鸟理财作为第三方监督的建议;其次,他们认为作为出借人回款的权利是同等的,付费催收是在损害其他未授权出借人的利益。

04

关于付费催收引发的矛盾,P2P情报局联系付哲并进行交流。付哲表示,付费催收确实是其组织的,而且目前已经跟未回款的大部分“客户”取得联系。

但同时他也否认有通过优先兑付投监会成员,从而分化出借人的意图。

他表示,付费催收的相关事宜,其实是跟投监会里的代表商量的结果。此外,确实也与投监会相关人员有过交流,但并不是通过优先兑付的承诺分化维权,相反是该投监会成员主动向其提出“特别照顾”的要求。

聊天记录由付哲提供

而关于付费的模式,付哲解释道,服务费用是从催回的部分中直接扣除,而不需要出借人提前支付。至于投监会为何联合出借人拒绝签署委托催收协议,付哲猜测是希望大股东出面兜底。

行业内人士指出,蜜蜂有钱已经被立案了,在这种时候如果平台已无力催收,引入第三方付费催收其实无可厚非。但蜜蜂有钱的委托催收,之所以被出借人质疑为“收割”,其实并不在于催收费用的多少,而是催收团队的组织者的身份。

付哲作为平台的CEO,在出借人眼里代表的就是平台,而催收本就是平台方应尽的义务,如果还要额外收取费用,是部分出借人所不能接受的。

而站在付哲本人的角度,在平台既定的催收计划之外组织催收,是要产生额外费用的,自己无力承担,收取费用无可厚非。更何况,费用的标准极低,或许还不够覆盖其催收成本,这可能是他目前能做的最大努力。

到底是图穷匕见,还是勇于担当,付哲推出“付费催收”的真实动机已无从查证。而付哲与投监会,到底谁在说谎,也已经变得不再重要。

摆在出借人面前的,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难题,面对分歧,谁才能代表绝大多数出借人的利益?

零壹财经将于2019年1月10日在北京JW万豪酒店,以全面独立的研究,联合银行、保险、证券、基金、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等众多领域的学者领袖,召开以“新银行、新互金、新技术、新连接”为主题的新金融年会,探索新金融的变化与机会。本次年会,银行成为真正的主角;金融科技兵器谱榜单(第一期)、商业银行数字客户旅程探究报告、中国银行业运营效率报告&排行榜和区块链产业发展年度报告等多项成果也将在年会上发布。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平台CEO帮助出借人催收,该不该收费?”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金融业装备竞赛

    金融业装备竞赛

  • 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2019

    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2019

  • 金融科技兵器谱访谈录

    金融科技兵器谱访谈录

耗时 331ms